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純陽武神
純陽武神 連載中

純陽武神

來源:外網 作者:十步行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十步行 科幻小說

一個妖魔橫行的世界,一個屬於武道的大漢天朝。在這裡,流雲鐵袖可以吞納風雲,降龍十八掌可以撼山斷岳,九字真言可以降妖伏魔,太極拳劍可以扭動乾坤。一個因天朝武庫失竊,而被遣送至武當的重犯次子。一口因故蒙塵,自封於解劍石後的玄虛刀。當諸強的後代斬斷傳承,破碎虛空的大門掀開混沌。這是屬於一個騎乘龍首的螻蟻傳說,長生不死的武林神話! 喜歡《純陽武神》的朋友們可以分享到朋友圈、QQ好友或微博哦!謝謝支持啦!展開

《純陽武神》章節試讀:

(新書沖榜求推薦票,求收藏!)

半個時辰後,辰時,朝陽初升。

蘇乞年睜開眼,雖然依然有些疲憊,但他還是堅持拖着尚未恢復幾分的身體走出茅草屋。

雖說是死囚後裔聚集之地,但這逍遙谷山明水秀,如詩如畫,空氣中甚至瀰漫著一股清香的氣息。

這時,陸陸續續有人從茅草屋中走出來,都是男子,女囚則另有安排,不在這逍遙谷中。

蘇乞年看到,開口說話,乃至說笑的人很少,很多人看上去都心事重重,作為緩刑的死囚,壓力太大了,延遲的鍘刀高懸,沒有人喜歡行走在生死邊緣。

岸邊,中年道士靜篤背對着眾人,看向前方一汪碧湖,在初升的朝陽下泛着赤色鱗光。

大約有一百來人,在蘇乞年眼中,這逍遙谷的死囚,最大的不超過三十歲,最小的甚至比他還小,只有十二三歲,一身筋骨都還沒有長成,不能夠練武。

夜裡的九波人馬,此時也都聚集在岸邊,不過看到蘇乞年到來,都裝作素未相識,甚至一臉迷茫。

「《龜蛇功》第一層,這一層的拳架子叫龜蛇萬年!像龜蛇一樣蟄伏、沉睡,看我怎麼站樁!」

也不等人全都到齊,中年道士靜篤轉身,他腳步沉穩,有一種洞穿力,此時擺出一個拳架子,雙膝微曲,四肢看上去鬆鬆垮垮,乍一看去,就好像一隻人立而起的大烏龜。

呼吸!

一切都靜止了,只剩下中年道士靜篤的呼吸聲,他的氣息十分綿長,甚至眾人都可以聽到他鼻間進出的氣流聲,這聲音又顯得十分古拙,便如同真的有一頭老龜在蟄伏,那吐息聲似沾染了千萬年的塵埃。

「好強的氣機!不愧是武當聞名天下的《龜蛇功》,論天下築基功,這《龜蛇功》足以排入前十之列,如果說普通七層築基功圓滿,習武者可擁有一匹烈馬之力,這《龜蛇功》練到第七層,就不是普通的烈馬,而是千金難求的汗血寶馬,耐力勁力之強,足可冠絕天下。」

蘇乞年感嘆,他生在京城長安,天子腳下,雖然蘇府只是八品府邸,但眼光見識還是有的,中年道士靜篤演練《龜蛇功》所顯露出來的氣韻,不知道比長安城武館中教授《奔馬勁》的尋常武師強了多少倍。

「《龜蛇功》第二層,這一層的拳架子叫龜蛇翻身……」

「第三層……」

一炷香過去。

中年道士已然將七層《龜蛇功》全部的拳架子都演練了一遍,龜蛇樁是根本,無論哪一層的拳架子,這下盤的龜蛇樁都是重中之重。

剛開始,蘇乞年還能看懂七七八八,到了第三層,就變得有些迷糊,第四層便雲里霧裡,四層以上,如有千山萬水,遙不可及。

「這是我之前《奔馬勁》練到第二層的積累轉化,天下築基功不論淺薄與高深,道理都殊途同歸,無非是皮、筋、骨、髓,一層一層層層遞進,最終產生的質變,是人體氣血厚積薄發的過程,或者說,是一種循序漸進的生命進化。」

現在的蘇乞年,可不會再相信前世武俠小說中的離奇編造,盤腿打坐就能把握內息,產生氣感?十天半個月枯坐閉關就能練出內家真氣?別開玩笑了,與練出內家真氣所產生的巨大力量相比,根本不符合能量守恆定律。

接下來的半個時辰,所有人都在岸邊練功,蘇乞年也開始演練《龜蛇功》第一層的拳架子,他擺開龜蛇樁,腦海中回憶中年道士靜篤的呼吸規律,慢慢的,他整個人沉入了一種古井不波的境地,周身皮膜下的氣血在感應中緩緩流動,整個人變得暖融融的。

這是一種奇妙的體驗,緊接着《龜蛇功》第一層的拳架子,蘇乞年很快步入了第二層,與第一層相比,這第二層足足用了小半個時辰才勉強演練完成,而且與第一層相比,可以明顯感到龜蛇樁不穩,似乎欠缺了一些什麼,不能夠連貫。

到了《龜蛇功》第三層,這一層的拳架子蘇乞年怎麼也演練不下去,筋骨皮膜好像生了銹,第一個動作就差點拉傷筋骨,蘇乞年立即停止了練功。

「氣力似乎增加了不少,還有傷口,瘙癢難止,這是在快速癒合!」

眼中透出銳利之色,蘇乞年明白,自己可以算是勉強練成了《龜蛇功》前兩層,但第二層還不圓融,此前修習《奔馬勁》的積累算是轉化、消耗殆盡了。

就在蘇乞年準備再次演練,鞏固《龜蛇功》前兩層的拳架子,並嘗試參悟這兩層拳架子蘊藏的拳招時,他渾身一顫,眼前發黑,甚至有金星點點,差點站立不穩。

「不好!這是氣血消耗過大,練這《龜蛇功》一二層消耗的氣血,幾乎是《奔馬勁》的一倍!」

蘇乞年一連深吸幾口氣,穩住身形,修鍊築基功對於人體的氣血精神有很大的負擔,皮、筋、骨、髓層層推進,需要消耗大量的氣血進行淬鍊,他舟車勞頓,不僅精神疲憊,這些時日餐風露宿,飲食簡陋,身體氣血衰弱,乍一修鍊《龜蛇功》這樣天下少有的築基功,很快就難以為繼。

「用早飯!」

中年道士靜篤的聲音清冷,卻很清晰地傳入每個人的耳中,也令得蘇乞年精神一振。

不多時,就有身着灰黑色道袍,有些上了年紀的雜役房道人打開了早已準備好的食簍,一塊塊金黃的烤肉冒着熱氣,加上一碗熱騰騰的奶白色的濃湯,盛在陶碗中分給所有人。

「這是妖虎肉!還有妖虎虎骨熬成的濃湯!」

蘇乞年吃了一驚,這絕對是大手筆,因為修鍊築基功對於人體的氣血精神消耗很大,所以需要通過進食來維持消耗。

但食用太多普通的肉類蔬菜,不僅容易壓迫腸胃,影響修行,事倍功半,蘊含的氣血營養也很快會被吸收耗盡,又需要再次進食維持所需,這無疑會浪費太多的時間。

而妖獸血肉不同,因為沾染了妖氣,開啟了最初的靈智,懂得最原始的修行與生命進化,深山大澤中汲取日月精華,草木精氣,野獸血氣,血肉中蘊藏的氣血精氣,至少都是尋常同等大小野獸的數倍以上。所以,食用妖獸血肉,可以減少進食次數,進而令築基功的修行速度大大提升。

不過妖獸遠比一般猛獸厲害得多,想要獵殺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就是江湖武林中,不練出真氣,到達三流之境,也不是人人都能毫髮無傷。

「一塊拳頭大的妖虎肉,一碗妖虎虎骨濃湯,放到長安城中,起碼值一兩雪銀,普通人家,一戶三口人,一個月也不過一兩雪銀的用度,當初父親身居八品,一個月的俸祿也就一十五兩雪銀,一天三餐,都不夠一個人吃五天。」

窮文富武,雖然大漢天朝推行武道,甚至都由皇家書院內歷代大儒推演,創造出來適合普通人修習的七層築基功《奔馬勁》,但內功修行何其艱難,需要消耗大量的血氣,多少人窮其一生,也不能衝破築基功第七層,達到開闢丹田,孕育內家真氣的最低要求。

妖虎肉入口,遠比一般肉類要勁道,蘇乞年兩排牙齒用力撕咬、研磨,七八下才成為肉沫,吞入腹中,最後一碗虎骨湯咕嚕嚕下肚,蘇乞年感到整個人都彷彿浸入了一泓溫暖的熱泉中,早前的疲憊感消散很多,連帶四肢被鐵鏈勒出的傷痕,也開始瘙癢難止,這是皮膜得到足夠的血氣支撐,開始自然生長,快速癒合。

「打坐!消融血氣,給養精神!」

靜篤一聲大喝,如驚雷般在所有人耳邊炸響,蘇乞年心神一跳,很快福至心靈,因為這一刻,他同樣感到了遠比此前更大的疲憊,睏倦感如潮水般湧來,這是食用了蘊藏大量血氣的妖虎肉,內臟在消化,皮膜筋骨在吸收,精神駕馭肉身動作,運轉到了巔峰的透支感。

雙腿盤膝,頭頂心、雙手心、雙足心五心朝天,蘇乞年雙目微闔,渾身筋肉慢慢變得鬆弛,眉毛也舒展開來,身上隱隱散發出來一種自然的味道。

……

半個時辰後。

蘇乞年睜開雙眼,頓時感到神清氣爽,渾身充滿了氣力,再看四肢足裸關節處,些許傷口都已經結了疤,傷勢已經好了七七八八。

「好快!這些人,大多比我的打坐境界高,幾乎都要脫離調息,步入入定之境!」

蘇乞年起身,目光閃爍,岸邊一百餘人,有近八十人比他更早起身,剩下的有三十餘人還沒醒,三十餘人中,還有五、六個沒正式修習築基功的幼童。

練武之人,不可能日夜苦練,很多時候,需要進食,大量的血氣進入體內,就需要依靠打坐來加快消融吸收,同時恢復精神損耗,大漢天朝推行《奔馬勁》,也結合佛道儒三家武道至理,將打坐分為調息、入定、龜息、先天、神照五重境界。

「打坐靜修,師法自然,調整自身與四方天地相融,從而藉助冥冥之中的天地之力滋養恢復精神,加快肉身對於血氣的吸收,如果我能夠直接入定,只要一炷香就能蘇醒,將所有的氣血精元全部吸收。」(新書沖榜求推薦票,求收藏!明日起,正常第一更中午12點左右,第二更晚上8點左右,周一凌晨除外。)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純陽武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