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春野小痞醫
春野小痞醫 連載中

春野小痞醫

來源:google 作者:春野小痞醫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葉春蘭 夏柳

小村醫本領非凡,種田我能行,賺錢我能行,對付賤人我能行,就連泡妞我也能行!且看夏柳用絕品醫術和聰明才智,和美女一起,過上愜意逍遙人生!展開

《春野小痞醫》章節試讀:

“要是今天還能看到春蘭姐換衣服的話,那該多好呀?”

那天傍晚,老天爺把憋了一天的悶氣化作一場大雨,呼啦啦地灑落在美麗的茶花村,也灑落在美麗的葉春蘭身上!

頓時,葉春蘭渾身濕透,那輕盈的薄紗沾着雨水而變得緊緻,把她姣好的身材完美展示出來!

“嗬!”

夏柳正在家裡切着草藥,忽見如此迷人的一剎那,讓整個人都打了一個激靈!

“不得了啊!”

夏柳瞬間變得神清氣爽,真是一身夏日疲勞盡去,有的只是渾身燥熱吶!

“夏柳?”

而葉春蘭也看到了夏柳,當她發現夏柳雙眼放光地看着自己的時候,她那張沾着水滴的玉臉一下子就漲紅了!

“春蘭姐!”

夏柳急忙回過神,嘴角卻一下子就邪笑起來:”乖乖嘍,淋得那麼濕呀!咋滴不叫我給你帶把傘呦?”

說話的同時,夏柳的那雙眼珠子卻是賊溜溜地往葉春蘭看去!

“嘖嘖,真好看!”

葉春蘭急忙捂住胸脯,低聲怪責:”你這臭小子還說風涼話是不嘍,眼睛往哪兒瞧吶!就不怕姐再也不給你包餃子吃么!”

“哈哈,今天不吃餃子,咱吃包子嘍!”

夏柳雙眼瞪大,笑嘻嘻地往門外走去想看清楚點,可是葉春蘭已是嬌羞欲滴地往自家屋裡走去!

他們兩家因為住得近,而且性子都特別隨和,所以關係特別好,壓根就不會為了這事兒不開心。

農村人都知道,這夏日憋了一天的悶雨是帶着瘴氣的,要是被淋濕就得趕緊擦乾身子換衣服。

葉春蘭曉得這道理,學過中醫的夏柳更曉得!所以他立馬扭頭朝院子另一側跑去!

因為攀上那裡的圍牆上可以看到葉春蘭的閨房!

“這大雨來的倉猝,春蘭姐必定沒關好窗戶,而且她被這瘴氣雨淋濕,也來不及關窗就要換衣服!”

夏柳腦子特別溜達,滿臉邪笑地冒着雨,攀上了兩米高的圍牆!

果然!

葉春蘭因為害怕瘴氣雨傷了身子,一下子就把濕漉漉的薄紗脫掉!

“我的娘誒!”

夏柳這小子深吸一口熱氣,心跳飛快的同時,也覺得唇乾舌燥,體內邪火燒身了!

他今年剛好二十歲,正是那年少氣壯、對男女之事極度敏感的年紀,白天看了這說不得的一幕,夜裡自然就做起也說不得的夢。

而夢裡的女主角,當然就是他夢寐以求的少婦——芳年二十六歲的葉春蘭了。

……

“咱們村的春蘭姐,可真是數一數二的大美人。如果可以跟她發生點什麼,那真的想一想都受不了啊!”

一想起那天的事,夏柳那俊俏的臉上不自覺就浮現笑意,肩頭上沉甸甸的草藥頓時就變得輕盈了很多,腳下生風似的,飛一樣走下山。

這座山名叫雲霧山,因為地處偏僻平時甚少有人上山,不過這時候夏柳卻清楚地聽到前面不遠的結緣池有響聲,就跟人在沐浴的聲音一樣。

最關鍵的是,微風中飄來了陣陣的香氣,夏柳不禁使勁地抽了幾下鼻子,貪婪地聞着這香味。

“太香了!這味道……怎麼跟春蘭姐身上的香味那麼像的!該不會是……”

一想到這,夏柳不禁加快步伐往結緣池飛奔過去。

不過沒等夏柳跑近,就隱隱聽到葉春蘭慌亂的叫喊聲:”王穆德!你要幹什麼?不要過來!”

隨後,就聽到村裡衛生站那王穆德低沉嘶啞的聲音響起:”春蘭啊,你老大遠跑到結緣池無非就是想上天賜你姻緣嘛,老子不就是你的姻緣嘛!”

與此同時,就聽到王穆德通的一聲撲進了結緣池的聲響,估計他已經等不及跳到裏面準備游過去欺負葉春蘭了。

“嗬!”

聽了兩人的對話,夏柳禁不住使勁拽緊了拳頭,心中無名火起三千丈:”草泥馬的!”

而這時,又聽到葉春蘭帶着哭腔十分害怕的聲音響起:”不要臉,誰和你有緣啊!你自己已經結婚了,就不忌憚一下別人的閑言閑語嗎?”

沒想到王穆德那傢伙忽然怒喝道:”老子身為村衛生站的站長,我爹還是村委會主人,哪個不要命的敢說老子的不是?”

不過他吹噓完立馬又色眯眯地接著說:”春蘭啊,你前幾日被雨淋濕那副楚楚動人的模樣老子看了早就饞得很啊!”

原來,那天美人濕身的畫面不僅夏柳被勾了魂,還被王穆德這混賬東西給記掛上了。

所以,今天他才會一路暗中跟着葉春蘭到了結緣池,想趁着周圍沒人,強佔了葉春蘭。

“春蘭啊,你就從了老子吧,讓老子來愛惜你啊!我保證,你要是和我好了,日子肯定能過得很滋潤,村子裏再也沒人敢對你這個寡婦說三道四了。”

說完,王穆德居然臭不要臉火急火燎地脫掉了自己的衣服,把一身圓滾滾的肥肉連同胸膛上那撮黑毛露了出來,讓人看了就倒胃口。

“不要,不要過來啊!”

葉春蘭怎麼也沒料到自己千辛萬苦跑到結緣池求上蒼賜福不成,卻偏偏碰着了色鬼王穆德。

不過現在在深山野林里,葉春蘭知道根本不可能有人會來搭救自己,心底里能想到的人就只有夏柳了。

她心裏在吶喊,如果這時候夏柳把自己救出去,幹掉王穆德這混賬東西,自己以身相許也可以。

危難關頭,葉春蘭只得咬着牙道:”王穆德,我要是告訴夏柳,他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夏柳?”

王穆德冷冷地笑道:”你儘管跟他說,不過哪怕他是天神現在也沒辦法來救你了,再說了,他不就是個窮光蛋嘛!老子早就看不慣他了。”

因為夏柳從小就跟着隔壁村胡老頭學醫,這些年醫術長進不少,村裡的人如果有感冒發燒之類的小病小通都會找他幫忙看病,自然就搶了王穆德不少生意。

最關鍵的是夏柳為人爽朗、隨和很好相處,治病收費並不高,這樣一來衛生站相比較就沒有優勢了。

正因為這樣,王穆德的衛生站越來越少生意,這怎麼不讓王穆德懷恨在心,而且夏柳和葉春蘭又是鄰居兩人走得特別近,這點更加讓王穆德心裏嫉妒恨了!

而這時,王穆德聽到葉春蘭竟然把夏柳拿出來當救命神,不覺無名火起三千丈,心裏對葉春蘭的慾念就更加強烈了。

聽了他們一番話,夏柳心頭一陣感慨:”想不到春蘭姐危險時刻竟然會想到我!”

一想到這裡,夏柳立馬把肩膀上的草藥放到地上,彎腰拾起兩塊鋒利的石頭,離弦的箭一般往結緣池撲過去。

眼前,葉春蘭正拚命地用單薄的衣衫遮住自己的酮體,水裡的大長腿往對岸不停地游,臉上沾滿了淚水。

而色鬼王穆德正賤兮兮地一臉淫笑,擦着嘴角的口水道:”春蘭啊,你太好看了!別妄想會有人來救你,哪怕神仙都拿我沒辦法了,嘻嘻!”

“王穆德!”

看到這情景,夏柳被氣得眼裡燃燒着熊熊的火焰,對着王穆德一聲驚天怒吼。

“夏柳!?”

王穆德和葉春蘭忽然看到夏柳一臉震怒地出現在眼前,兩隻眼睛瞪得圓圓的,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夏柳怎麼會到這來?!

當夏柳和葉春蘭眼神接觸的瞬間,只見她滿目含淚,看得夏柳的心頓時像被揪住一樣痛。

“媽的!”

他氣極了,舉起手裡的石頭一下子砸向王穆德。

“嗬!”

王穆德上一秒腦海里還沉醉在和葉春蘭鴛鴦戲水的幻想里,怎麼會想到下一秒夏柳就出現在眼前,還撿起石頭砸自己。

“哎呦!”

驚慌之際,王穆德頓時覺得自己的肩膀和左耳一陣嗡嗡響,接着劇痛無比。

他摸了摸生痛的地方,媽呀,滿手都是血。

王穆德這才開始害怕,哪還有心思去侵犯別人,腦海里只剩下逃命兩個字了。

“咚!”

不過沒等王穆德來得及跑,夏柳已經大腳一伸踏進了結緣池,揮舞着兩個鐵拳迎面砸向王穆德。

“王穆德,你這混賬,老子今天弄死你!”

夏柳的拳頭像雨點般落下,用不了多久王穆德就被打得嘴角崩了,鼻樑骨也被打斷,臉上沾滿血。

“救命啊,救命啊!”

王穆德清楚夏柳是誓死要幹掉自己,趕緊挪動着一身肥肉想逃離夏柳的鐵拳攻擊,十足一條狗那樣往岸上爬。

“往哪裡跑!”

夏柳難泄心頭之憤,抬起腳步就要追。

“別追了,夏柳!”

葉春蘭趕緊使勁從身後抱緊了夏柳,勸他說:”你再打的話,他就被你打死了,到時候坐牢的話我可怎麼辦啊?!”

“瘋了,夏柳真的瘋了!”

王穆德趁着夏柳被阻住的時候趕緊跑到地面上,確認自己沒有危險後轉過身罵起來:”夏柳這這瘋子,你完蛋了,你完蛋了。”

“你還敢嘴硬!”

夏柳被氣得拔腿又想追上去,沒想葉春蘭死命地抱住他:”夏柳,你打死他可要坐牢的,春蘭姐怎麼對得起你啊。算了,別追了!”

王穆德心驚膽顫,不過嘴巴還不願意認輸:”夏柳你等着,這山裡時常都會有獠牙山豬的,小心它出來吃掉你們這對苟且男女!”一邊罵,一邊沒命地往山下逃命去了。

聽到葉春蘭苦苦勸阻,夏柳這才慢慢鎮定下來。

不過等他轉過身,看到葉春蘭嬌艷欲滴的酮體站在水**就像水中仙子一樣的時候,瞬間整個人都燥熱起來。

“春蘭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