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廚神救救我
廚神救救我 連載中

廚神救救我

來源:google 作者:鍾遇明月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關小碗 衛殊 遊戲動漫

古代愛財少女關小碗苦練廚藝,終於名聲大噪被老闆漲月錢準備大幹一場的時候,卻因醉酒後被套麻袋時打破腦袋迷迷糊糊間,靈魂穿越到一款星際未來的全息遊戲《江湖》里當她既來之則安之的打算依靠手藝從頭再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能穿梭於古代現實和虛擬遊戲之間,而且遊戲時間比現實世界時間要慢的多自此她把遊戲當成練手藝的聖地!卻不想在游戲裏成了廚神,千金難買她一道菜!展開

《廚神救救我》章節試讀:

「這位少俠,你好啊!」一個笑眯眯滿面紅光的老頭拄着個拐杖出現在了關小碗面前。

突然竄出來的老頭,就彷彿是從地里鑽出來的土地公一樣,悄無聲息的來到了關小碗的面前,直嚇得她渾身打了個激靈。

「你,你這是從哪冒出來的?」關小婉上下左右的打量着眼前的老頭。

這老頭身高不足一米六,和顏悅色的樣子,禿頭白鬍子,活脫脫一個去了大腦門的壽星公。

「我?我不是冒出來的,我是在看你發獃,慢慢走到你面前的。你好呀,少俠!我是這裡的村長,我姓魏,你可以叫我魏村長。」

「喂村長?」關小碗點了點頭,試探性的叫了一句。

「嗯嗯,孺子可教也。」這位魏村長一手撫摸着鬍子,一手拄着拐,繼續慈祥的笑。「少俠這是第一次下山吧?如若不忙,可否幫老夫做點事情?」

「嘶……我還真有點忙!」關小婉瞅了瞅周圍,那群被指使的像牛馬一般的玩家,搖頭拒絕了村長的任務指派。

「我還得去把胡椒處理了呢!這東西不經過加工處理,很容易壞的!」關小碗想了想,繼續說道。「哦,對了,魏村長你能不能給我安排個住處啊?我可以付租金。」

這地方離她剛剛來到這個世界時的那片森林不遠,而且那些狼應該就是從附近不小心掛上胡椒的。

還有就是最重要的一點,剛剛歐雷說過,高級別玩家不能進入新手村,而且新手村有天然的保護措施。

只要死不作死,隨便踏出新手村範圍內,基本上就是安全的。

關小婉決定了,這段時間她就苟在這兒了!

反正只要不做任務,這些村民也沒辦法把她踢出去。

錢的事倒也不用擔心,她的手藝還在這呢!這一批批進來又出去的新手玩家,那簡直就是她的移動小金庫啊!

所以不走了,打死都不挪窩了!

然而,魏村長……

他懵了!

他還是第一次遇見少俠,不僅不按常理出牌,不肯接任務,甚至還提出要在新手村安家落戶的呢!

以往每次來了新少俠,不用他提醒,都會主動找他來要任務。

那急迫的態度,恨不得,立刻馬上就能從新手村飛出去!

這簡直是,匪夷所思啊!

魏村長上下打量了關小碗一番,如同關小碗剛剛看到他的樣子一般。

「你……真的不想幫忙?」魏村長遲疑的問。

「不想不想!絕對不想。能不能麻煩您先幫我把住處安排一下?我這還有事,着急做呢!」

「嘶——這……」魏村長想了想說道。「這樣吧,所有新來的少俠都住在村東頭的那間屋子裡,那這位少俠,你也……」

「那間屋子我不去!我這個人不習慣和他人同住!能不能麻煩您單獨給我安排個小院兒?我會付租金的!」關小碗咬緊了單獨兩個字,只希望魏村長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唉……行吧,我帶你去問問。」魏村長長嘆一聲,無奈只得領路,帶着關小碗往村裡一戶人家走去。

這真是終日打雁,今日被雁啄了眼。

原本都是他布置任務,叫那些個少俠去完成。結果如今,他居然反被人布置任務了。

魏村長好笑的搖了搖頭。

一路上,一群抱着雞的「少俠」見人就問有沒有看到村長?能不能告訴他們村長在哪?

結果魏村長大搖大擺的,從他們身旁走過去,他們反而視而不見。

關小碗也被其中一個人拖住了袖子,着急的問:

「你有沒有看到村長在哪?」

關小碗蹙眉瞅了瞅,剛剛走在自己身前,由於自己被人拽住,所以也停住了腳步,轉過頭看自己的魏村長。

「他……」

「你放心,他們看不到我!我現在在給你這個新少俠引路,所以現在我是你的專屬村長,等我把你安頓好,他們就能看到我了。」村長笑眯眯的對關小碗。

「抱歉,暫時沒有看到。」關小碗裝瞎。

拽住她衣服的那個人只好鬆開她接着抱着雞去找村長了。

「哈哈,你小丫頭倒是挺機靈的!」魏村長說道。

「你幹嘛要故意避開他們?」關小碗看村長的表現,一點也不像着急幫剛剛那個人完成任務的。

不僅是那個人,周圍那麼多抱雞找人的,眼前這個魏村長卻全都視而不見。

「也許是有些累了吧。哈哈,你就當是我這個老頭子想耍耍懶,搞搞惡作劇吧!」魏村長邊笑着回答邊繼續往前帶路。

「他們為什麼都看不到你?別糊弄我,說什麼專屬村長的。」關小碗從三人組那裡得知,這個世界是虛構的以後,心中最不提防的可能就是這些NPC了。

所以她難得放肆的想說什麼說什麼,想問什麼就問什麼。

「嗯,可以說是我的一項特異功能吧!你知道每次新來的少俠們都是怎樣出去的嗎?」魏村長笑眯眯的回話。

「說說看?」關小碗接話。

「你做任務,我就告訴你!」魏村長意味深長的一笑。

「幼稚,激將法這種東西,我從九歲就不會再用了!」關小碗才不會上當。

「魏老婆子!魏婆婆!魏老婆子在家嗎?」

魏村長帶着關曉婉,走到一戶籬笆小院院門前,拍着那扇搖搖欲墜的木門,衝著屋裡大聲的喊。

「唉唉唉!我門板要被你敲碎了!柱子,你帶個少俠過來幹嘛?難不成也是來哄我開心的?」

一個顫顫巍巍都快沒有牙了的老太太,一臉怒意地從屋裡走了出來,一邊走一邊罵罵咧咧的,恨不得要衝魏村長tui上一口。

拄着拐杖,瘦骨嶙峋的樣子,跟同樣拄拐卻紅光滿面的魏村長一比起來,魏村長都能算是個青壯年的小夥子了!

「這不是怕您耳朵背嗎?是這樣的,這個小姑娘想在咱們村裡租間屋子,你看你孫兒他們一直在城裡沒回來,那間房子空着也是空着,倒不如租出去賺點租金回來。」

「呸!你少來蒙我這個老太婆!這些少俠哪個不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的?我這屋子租出去,怕是沒兩天就給我還回來了。

別說什麼租金了,恐怕收拾折騰就得要我的老命。不租不租,我還得給我孫兒他們留着呢!

聽說我孫媳婦兒又給我孫子添了個大胖小子,我這祖奶奶哪能把娃兒以後娶老婆用的房子給租出去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