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從地球反祖之後開始練武
從地球反祖之後開始練武 連載中

從地球反祖之後開始練武

來源:google 作者:從地球反祖之後開始練武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李言 胖子

科技沒落時期,武道一途崛起,武俠江湖與現代大都市交融,一個不相信練武能強到哪兒去的少年,最終走上練武之路這是一個人人可以仗劍天涯的現代社會!蟬鳴起,便是你我行俠仗義之時!展開

《從地球反祖之後開始練武》章節試讀:

在風之柔一拳打在陶李的面門之上,血肉橫飛之際,李言書看到陶李原本朝着姑娘小腹打去的手竟然向下移去,只是打在了姑娘的大腿之上。

望着躺在地上大口喘氣的陶李,李言書憤怒的喊道:「李子,你TM在幹什麼!」

陶李此刻已經有些聽不清周圍的聲音了,但還是聽見了李言書的大喊。

突然,看到風之柔再一次在視野中出現,一隻腳毫不留情的朝着他的腹部猛然踏去。

他背部猛的一發力,一下子從地上彈了起來,躲過了姑娘的一腳,按照他對姑娘力量的分析,這一腳若是踏在自己的腹部,自己說不定就要死了。

這個看起來毫無感情的姑娘,是真的不在乎他的死活,每一次攻擊,都是以打死他為目的。

陶李從地上彈起後,吞咽了一口口中的血水,喘息了一口,大吼一聲,攥起拳頭朝着姑娘衝去。

打到現在,華麗呼哨的攻擊招式兩人都已是無力使出,現在,兩人的戰鬥從歸原始,拳拳到肉!

這一刻,沒人再把那個姑娘當成一個女人。

陶李不再像之前一樣刻意迴避着姑娘的要害部位,在深刻的意識到,這個毫無人性的姑娘是想要打死自己的時候,他便已經拋棄了心中的最後一絲理智。

風之柔自有記憶起,便是一直呆在那個地方,在那個地方,每時每刻都有戰鬥,但是戰鬥方式直接暴力,沒有任何技巧,在和陶李戰鬥的這短時間,她簡單的學會了一些簡單的攻擊技巧。

但是,只是學會了一些簡單的而已,若是像他們這些沒有評等級的武人也能夠有個等級劃分的話,陶李等級絕對沒有風之柔高,也就是說,陶李不是這個十九歲姑娘的對手。

但是,陶李打了這麼久的地下黑拳,早已積攢了很多的戰鬥技巧與經驗。

靠着這些,便能夠彌補他與風之柔的差距。

在陶李拋下一切攻擊風之柔的時候,姑娘突然發現,她竟然直接失去了攻擊的權利了。

戰鬥直接呈現一邊倒的情況,陶李十分暴力的一拳,讓風之柔的嘴裏迸發鮮血,整個嘴唇裂開。看到自己的兄弟終於不再是一味受傷,李言書心中不禁一松之際,也在為姑娘的慘狀而心疼。

風之柔的血液濺射到陶李的臉上,他望着被自己一拳打得沒有人樣的姑娘,眼神中閃過一絲掙扎。他的目光迎向姑娘的目光,姑娘沒有發出任何一聲痛喊,兩眼依舊如同死水一般。

陶李眼神一堅定,拋開心中的雜念,毫不留情的朝着姑娘抓去。

「對!就這樣,給我打!」擂台之下,早已是吶喊聲歡呼聲四起,聲音震耳欲聾。

撕拉!

打鬥中,一陣清脆的撕裂聲傳到了李言書的耳中。

姑娘緊貼身體的衣服被撕開了,露出了白藕搬的肌膚,有着胸衣的遮擋,姑娘的重要位置倒是沒有直接暴露出來。

這香艷的一幕,讓在場的男人們更加熱血沸騰。

然而,姑娘的兩眼依舊是沒有任何異樣,彷彿根本就不在意。

「撕!小子,撕光他的衣服,我線下給你一萬!」

「我也是,我給你兩萬,給我撕光!」

「快,立刻,馬上!」

一些男人們似是打了興奮劑一般,大聲的朝擂台上的陶李喊道。李言書望向台上的陶李,只見陶李此刻竟然在望着姑娘發愣,李子的嘴角竟然在顫抖。

朝着李子的目光望去,李言書直接無視了姑娘那近似赤露的胸口,看到了姑娘肩膀之上,在那肩膀上,有着一條條的黑線,非常細,但是很清晰。

這種黑線,李子的身上也有,同樣在肩膀上,顯然是紋上去的,不同的是,李子肩膀之上只有一條,而那個姑娘有着十二條!

陶李此刻望着風之柔肩膀上的黑線,忽然間能夠明白姑娘如今的狀態了。

那黑線,是進入過那種地方之人的特有標識,每待一年,便會有專門的人在肩膀上紋下一條黑線,幾乎無法洗去的黑線。

自己進去呆了一年,所以肩膀上有一條黑線。

而眼前的這個姑娘,肩膀上竟然有着十二條黑線。

這意味着什麼,她在那種地方呆了十二年!

回想起自己那一年所遭受的痛苦與折磨,陶李在這一刻將之前姑娘一直對自己下死手的事情拋諸腦後。

他無法想像,一個人在那種地方待十二年,而且還是在六七歲的時候便進去是什麼概念。

在那個地方,他曾看到過一個肩膀上紋了六條線的人,那個人是一個中年人,一個能夠活動的死人!

僅僅只是六條線,呆了六年便成為了那樣,眼前的這個人,還是一個姑娘,待十二年!

沒有人能夠體會到陶李現在的心情,唯有親身去那個地方待過以後,才能體會。

李言書看到,李子流眼淚的了!

下一刻,沒有再被攻擊的風之柔掙扎着從地上站起,攻擊正要打向陶李的時候,忽然看到陶李那流淚的雙眼,忽然間,她身體微微一顫,旋即,他不再猶豫,朝着陶李打去。

李言書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看着李子就這樣毫不抵抗的任由着姑娘一拳拳的打在他身上,李言書高聲呼喊着,但是卻沒有絲毫作用。

「那小子怎麼了!」

陶李本來已經是勝券在握了,可是突如其來的情況卻讓觀眾們疑惑不解。

在大家肆意的謾罵聲中,陶李就這樣半坐靠在鐵籠桿上,朦朧的雙眼望着眼前的姑娘,毫不掙扎的硬抗着風之柔的一拳又一拳。

好在兩人的力氣早已是消耗殆盡,風之柔的拳頭力道早已是微小不堪,否則的話,李子這樣,必然會被活活打死。

自己的好兄弟這樣了,李言書感覺自己要瘋了,他用力的擠開前方的人,想要爬上擂台,可是卻被人死死的攔住了。

「放開我!放開我!」他大吼道。

二樓的一個小房間中,一個中年男子笑了一聲,道:「有點血性。」

旁邊的人同樣是笑道:「確實如此,怎麼,看上,想要收入你的麾下?」

「有點想法。」中年男子點頭道:「老子就喜歡這樣的人,只有這樣的年輕人,才配成為一名真正的武兵!」

旁邊的人說道:「可是這小子再這樣下去,就要被打死了,要不要我去說一下?」

「嗯,去說一下吧!」中年男子點頭,道:「這場拳賽打到這裡也差不多夠了。」

擂台上,鐵籠邊上,風之柔的拳頭已經變得緩慢無比,到了最後,已經是變得軟綿綿,毫無力道可言。

陶李雙眼依舊朦朧,身上的衣服早已被鮮血染紅,他吸了吸鼻子後,用盡全身力氣,忽然間一把將姑娘抱在了懷中。

姑娘並沒有掙扎,想來已經是沒有掙扎的力氣了。

台下的李言書愣住了,他看到,李子的雙眼中流出的已經是血淚。

李子滿是鮮血的嘴附到了姑娘的耳邊,顯然是說了幾句話。

這個陌生男人的幾句話,讓風之柔一下子淚如決堤,這個自打有記憶起,便每天徘徊在死亡邊緣,從不知道何為眼淚的姑娘哭了。

沒有人知道陶李究竟說了什麼。

這場拳賽最終因為某位不知名大人物的介入而結束,比賽結果判定為陶李勝,這個結果沒有人有異議,他們不是瞎子,能夠分得清最準確的形勢。

當那個黑黝黝的鐵籠重新被吊起的時候,李言書奮力的掙開了拉住他的人,爬上了擂台。

「李子,李子,你怎麼樣,你別嚇我!」來到擂台上的李言書,看到那全身染血的陶李,眼淚掉了下來。

不一會兒,幾個人拿着擔架上了擂台,粗暴的將李言書拉到了一邊。

一位身穿長袍的老者上來,簡單的檢查了一下台上兩人的情況後,沖拿着擔架的人點了點頭後,那些人快速的將兩個慘不忍睹的人放到了擔架之上。

見此情況,李言書忙追去,卻是被那個穿長衫的老人攔住了。

「小子,那是你朋友吧!」老人問道。

「是的,老爺爺,你讓我過去!」李言書焦急的請求道。

「小子,放心吧!我都檢查過了,他們兩人雖然都受了很重的傷,但是並沒有生命危險,只是昏了過去,現在要帶他們去進行緊急處理,練武之人,身體強度不是你能夠想像的。」老人緩緩說道。

「可是……」李言書遲疑了那麼一下。

「小子,你難道不相信我嗎,我記得那個你那個朋友,幾個月前受的傷可是比現在還嚴重數倍,可是後來還不是依舊啥事沒有了!」老人說道。

「這……」李言書突然想到了,幾個月前李子的那一場拳賽後四肢全斷的事情,仔細想來,這一次的傷好像真的是沒有上一次那麼嚴重。

「兩天後,經過緊急處理後的他們,都會被送去青陽城最大的醫院,到時候你再去探望就行了,你現在硬要去跟着去,反而是妨礙了他們。」老人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