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從離婚開始的文娛
從離婚開始的文娛 連載中

從離婚開始的文娛

來源:外網 作者:會發光的風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會發光的風 都市言情

展開

《從離婚開始的文娛》章節試讀:

摁通電話,譚越沒有說話。

「喂?」

電話里,傳來齊雪的聲音,對面好像是在舉行活動,有些嘈雜。

「我在呢。」譚越說道。

「嗯,明天我應該就能到濟水了,你準備一下,明天我們把離婚證辦了。」齊雪的聲音有些平淡,似乎不是在說離婚這種人生大事,而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

譚越也沒有猶豫,直接道:「行。」

他不是原主,對齊雪沒有什麼感情。穿越過來,他也不希望和齊雪捆綁在一起,離婚這件事,也是他所希望的。

「好,明天我到濟水了給你打電話,下午你請一下假吧,我們辦完手續之後,我就回魔都了。」

齊雪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譚越扔掉煙頭,用腳踩滅。

他有些同情原主了,這樣的夫妻生活,有什麼愛情、親情可言呢?
一秒記住https://

甚至為此輕生,更不值得!

譚越覺得,就算他沒有穿越過來,知道原主死了,齊雪或許都沒什麼情緒波動。

「真是傻子。」

譚越感慨了一聲,沿着明亮的路燈,哼着有些傷感的小曲兒,往家裡走去。

……

第二天上班的時候,譚越把身份證、戶口本、結婚證都帶上了。

到了電視台,譚越把手裡的工作處理了之後,就開始思考競聘的事情。

昨天晚上他就已經想過了,篩選出來了幾檔前世比較有名的兒童節目。

拿着筆在筆記本上寫寫畫畫了一會兒,許諾就走過來了。

許諾以前和譚越共事過一檔節目,只是後來工作調整,許諾去了隔壁《濟水大小事》節目做策劃,譚越則到了《民間雜談》。

不過都在同一個頻道,工作區域離的很近,許諾常到譚越這邊兒來閑聊。

看到譚越在筆記本上寫着什麼東西,許諾湊過來好奇道:「你幹嘛呢?」

專註構思的譚越被嚇了一跳,猛地一抬頭,差點和許諾的大臉碰到一起,瞪了一眼許諾,道:「我在準備少兒頻道的那個總策劃競聘。」

對於參加競聘的事情,譚越也沒想過要瞞着誰,又沒什麼見不得人的,昨天競聘的郵件發出來之後,誰有這個心思,基本上都能看得出來。

比如眼前的許諾許胖子,就沒有這個心思,整個鹹魚一條。

許諾聽到譚越的話,頓時被嚇了一跳,「什麼玩意?你還要競聘?」

許諾詫異的看着譚越,以為自己聽錯了。

要知道,他和譚越可是頻道里出名的鹹魚啊。

不過,兩個人還是有差別的,許諾家是本地人,有房子,能買得起車,也沒女朋友,工作上沒有什麼上進心,是真的鹹魚。

而譚越剛進公司那會兒,還是很有上進心的,只是後來結婚之後,精力都放在家庭上了,工作也被耽誤了下來。

時間久了,看不到上升空間,譚越也漸漸和許諾一樣,成了一條鹹魚。

現在,這條鹹魚居然想要競聘總策劃?

譚越哼了一聲,「不行啊?我也是有理想的好吧?」

許諾嘿嘿笑道:「呦呵,譚哥理想是什麼啊?」

這一下,譚越還真被許諾給問住了。

穿越過來之後,他的理想是什麼呢?

當一個總策劃?

還是成為名人?

是錢財還是地位?

譚越也不知道到底什麼才是他的理想。

不過,譚越知道,他想要追求更好的生活,起碼現在的生活,他一點也不喜歡。

在親朋好友面前抬不起頭,和父母關係冷淡,被同事私下嘲笑,被妻子逼着離婚。

這樣的生活,他能舒服才怪。

譚越推了一把許諾,揮了揮手,道:「一邊兒玩兒去吧,別打擾我工作。」

許諾笑道:「要不要一起去抽一根?」

譚越搖了搖頭,「不去!」

許諾哦了一聲,轉身去樓下抽煙去了。

笑罵了一聲許諾這廢物,譚越也站起身,向總策劃那邊過去。

「秦老師。」走到秦愛國辦公桌前,譚越喊了一聲。

秦愛國抬頭,看向譚越,道:「小譚啊,怎麼了?」

譚越道:「秦老師,我跟您請一個假,今天下午我想提前下班。」

秦愛國是《民間雜談》節目的總策劃,也就是譚越的直接上級領導。

像這種提前兩個小時下班的事情,不需要找主任,直接跟秦愛國說一聲就行,一般都會同意。

秦愛國道:「可以啊,是有什麼事嗎?」

譚越道:「家裡有點事兒。」

秦愛國點了點頭,心說果然是這樣。

節目組裡,譚越請的假算是比較多的,都是因為他那個明星老婆。

秦愛國不便多問,道:「我知道了,沒事兒。」

譚越道了聲謝,轉身就要回去。

秦愛國看着譚越的背影,喊道:「小譚。」

譚越疑惑的轉過頭,看向秦愛國,「秦老師,還有什麼事兒嗎?」

秦愛國想了想,看着面前譚越,有些惋惜的說道:「小譚啊,趁年輕,應該多把精力放在工作上,你這樣下去,對你的前途不好啊。」

說到這裡,秦愛國的話便戛然而止。

他突然想起來了譚越在公司里的外號,譚越的妻子可是齊雪,掙的錢可比他這個總策劃多得多,養活一個譚越還不是輕輕鬆鬆。

唉,人各有志,不能強求。

「沒事兒了,你去工作吧。」秦愛國擺了擺手,有些意興闌珊道。

對譚越這種吃軟飯的,他也不好評說,畢竟人和人的想法是不一樣的。

但對譚越,他以前還是挺看好得。

譚越剛剛進《民生雜談》的時候,他也想過鍛煉一下譚越,只是後來譚越的表現,不說爛泥扶不上牆,也着實讓他有些失望。

在譚越那裡,老婆大上天。

有次齊雪半夜在微博上發了一句『拍戲餓了』的話,譚越居然二話不說,請假飛去外地送飯,這在公司都成了大家茶餘飯後的談資。

秦愛國在電視台幹了二十年,這麼奇葩的人,還是第一次見到。

譚越也聽出來秦愛國的勸誡意思,不過他也不能說什麼,畢竟他佔了原主的身子,也要背原主留下的鍋。

「嗯,謝謝秦老師,我以後會注意。」

說完,譚越便轉身走了回去。

下午三點多的時候,

齊雪就打電話過來了,「我在電視台大門口,你下來吧。」

《從離婚開始的文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