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從民俗學院開始無敵
從民俗學院開始無敵 連載中

從民俗學院開始無敵

來源:google 作者:不能喝我的雪碧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夢棠 江籬 都市小說

探秘營口墜龍,揭秘通古斯大爆炸,揭露前蘇聯絕密……老師你們這真的是正經民俗學院?憑藉著金手指考入父母失蹤前任教的學院的江籬,為了完成學業、尋找父母的蹤跡,被迫開啟了一段離奇的大學生活展開

《從民俗學院開始無敵》章節試讀:

五天時間眨眼而過,江籬和小姨也漸漸從中大獎的興奮感中消退。不過江籬緊接着又迎來了一件大事:參加體測。

這五天的訓練下來,江籬的數據也越來越好,甚至有幾個項目甚至打破了學校的記錄,達到了專業運動員的水準。而系統的積累步數也達到了四十多萬之巨。

「江籬,今天要好好加油哦,晚上回來帶你去吃大餐。」林夢棠今天特地起早給江籬做了早飯。

「小爺出馬還不手到擒來?你就等着小爺凱旋的好消息吧。」

「希望如此。」

江籬吃完早飯後便前往學校,汪老師把手底下的學生集合後進行了一番訓話:「同學們,今天是你們決定未來人生的大日子,平日里你們訓練的非常好,但今天你們更是要拿出比平日里訓練更好的狀態出來。測試時也不要被同組個別成績特別好的同學打擊了信心,也不要看到成績差的同學沾沾自喜而拉低了自己的水平。體測只看分數不看小組排名,你們要競爭的 不單單是自己的小組,而是全國參加體測的同學們,所以你們一定要把目標放長遠,保持一顆平常心,最好能超常發揮出自己的水平。告訴我你們有沒有信心?」

「有!」

「那好我們就現在出發,到體育館大概還有一個半小時給你們熱身熟悉場地。」

考試場地是江籬學校附近的一個體育館,附近的幾所中學的體測考試都在此進行。

江籬他們到體育館時雖才七點三十左右但場內已是人聲鼎沸。汪老師帶着江籬他們先是去簽了到,然後帶着大家粗略的看了看場地,最後找了處中間的看台作為集合地。

「大家都記住自己考試的場地了 吧,因為大家都是同時開考,但測試的項目不同,老師一個人分身乏術,老師就在看台這中間的位置等大家了。大家加油!現在要去廁所的可以去了,然後就可以前往各自第一場項目的考點了。」

幸好到的早,此時的廁所早已人滿為患,需要排隊上廁所,不過時間上倒是充裕。

江籬無聊的左顧右盼,卻發現了王磊就在旁邊和幾個外校的學生搭話。

與其說是學生,倒不如說是混混,幾個人肥頭大耳的,領頭的更是紋了個花臂,而在學校混的風生水起的王磊此時儼然一副跟班小弟的模樣殷勤的給為首大哥點煙。而他們站着的後方牆上分明貼着禁止吸煙的標誌。

江籬暗暗鄙視着沒素質卻發現王磊竟然指着自己對這群混混說著什麼,然後混混們順着王磊手指的方向看向了自己。

江籬不禁挑了挑眉,為首的混混似乎也發現了江籬也在盯着他們,更是回了幾個挑釁的眼神。

江籬皺了皺眉,也沒去搭理對方,上完廁所便去了自己第一項測試的考點。

隨着一旁觀看人群的驚呼,江籬結束了輔助技術項目,江籬選的籃球,一通熟練的運球加百發百中的投籃引得圍觀群眾驚呼。

江籬此時已經完成了輔助技術項目和專項技術項目,此時就剩下了身體素質項目中的1000米。而已經結束的項目江籬都取得了完美的成績,幾乎每項都差不多滿分。

等到江籬1000米上場時卻發現自己身旁竟是王磊跟着的那個花臂混混。

「小子聽說你很囂張?」

江籬皺了皺眉,沒有搭話。

「行,你小子夠NB的。你他嗎給老子等着。」

江籬剛想回嘴,裁判那邊卻開始發號指令了:「各位考生請歸位,各就各位,預備……跑!」

聽到砰的一聲發令槍聲,江籬箭一般的竄了出去。不過江籬處於中間的跑道落後內圈的幾個身位,而江籬的左側正是花臂男。

只見花臂男沒有一絲高考體測的樣子,不緊不慢的跑着等了江籬兩秒,等江籬追上時故意往右側撞了江籬。江籬哪有防備,被撞了個措手不及,往前趔趄了好幾步,幸好用手撐了撐地面沒有摔倒。

不過等江籬重新加速跑起來卻已經掉到了隊尾差不多落後了二三十米,等江籬重回剛才的速度更是已經落後了小半圈。

此時已經先頭部隊已經差不多跑完了一圈,江籬無奈只能開始衝刺,但之前已經經過了多個測試體力已經沒有那麼充沛,加上江籬亂了節奏,實在很難追上大部隊。

「叮,檢測到宿主積累步數已達五十萬,且吸收月之精華已達標,開啟系統新功能:消耗十萬步來換取燭龍之力入體,身體素質提升30%,持續時間30秒。」

「卧槽,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頭啊。系統,我要兌換新功能。」

「兌換成功,剩餘步數400016步。」

看似發生了很久的兌換,不過卻與預知未來不同,只是在江籬腦海中的一瞬便兌換成功,下一秒江籬感到一股無窮的力量從腹部湧出,緊接着是感覺腳步輕盈了許多,腳步邁的更大卻更快了,甚至擺臂也是快了許多。

在第二圈過半的時候,江籬已經追上了隊尾。

在周圍的一片加油聲中迎來了最後一圈的衝刺,當先頭部隊來到最後半圈的時候,江籬也是終於趕了上來。

此時位居第二的花臂男一臉錯愕的看着江籬超了過去,咬着牙竟想繼續加速衝刺。但是卻已經是無濟於事了,一百多米的距離也就是十多秒的事情,而狗大戶江籬早已經在第一次兌換時間結束之前兌換了第二次。當第二次時間結束的時候,江籬已經是反超了第二名二三十米,距離終點只剩了幾米距離。

江籬衝線後便跑過去看成績,2分34秒,距離二級運動員的標準只差1秒,換算過來的成績即使不是滿分,也估計差不了多少,江籬這才舒了口氣,看向坐在跑道旁的花臂男。

「要不是這腦癱東西損人不利己,小爺我不得混個一級運動員的標準。」

跑完1000米的江籬已經結束了自己的所有體測項目,不過此時也已經到了下午四點,基本上大家都已經結束了測試。

體育館距離學校不遠只有十分鐘的車程,離江籬家更近。

江籬到集合點和汪老師彙報了下成績並說了下想自己回家的想法。汪老師此刻正沉浸在喜提**的欣喜中,哪會不同意。

「那你自己路上小心,到家了給老師來個電話。」

「嗯嗯,好的。」

欣喜中的江籬卻沒發現自己和汪老師的對話全被躲在一旁的王磊給聽見了。

「楊哥,這小子準備自己走路回去,現在他正往體育館門口走去,我先跟着他。」

「瑪了個巴子,跟老子跟緊了,老子馬上過來。這小子敢耍老子,看老子今天不弄死他。」

燕市多衚衕,江籬從體育館回家的路上就要穿過四五條衚衕。

「楊哥,這小子終於進衚衕了,四哥剛才已經趕到前面口子去堵了,現在這點還沒下班,衚衕里也沒人,可以放心搞。」

「兄弟們給我跟上,今天給老子猛猛干他。」

江籬聽着背後雜亂的腳步,又看到前面走來的兩個混混,再回頭一看後面跟着的熟悉的花臂男和王磊還有兩個跟班,哪裡還不知道將要發生什麼。

「小子,你剛才不是很囂張嗎,你現在給你楊爹跪下磕三個響頭,再喊三聲爸爸,把你爹哄開心了,你楊爹今天沒準就饒過你。」

「真的嗎?」江籬邊說邊退向牆角。

「你爹難道還會騙你嗎?」

「那好吧。」

江籬彎下腰,裝作要下跪的樣子,卻猛的從地上抄起牆角散落的一塊板磚和木棍。江籬猛的將板磚朝花臂男砸去,花臂男一臉錯愕的來不及躲閃只能抬起手來格擋。

一聲慘叫後「給老子干他。」

一群混混也從邊上抄起木棍掄向江籬,江籬左格右擋,但三拳難敵四手,冷不防的挨了好幾蒙棍,不過好在這群混混也還是高中生不敢下死手,挨打的都是背部。

但江籬哪裡是肯吃虧的主,直接默念系統兌換了燭龍之力,燭龍之力瞬間湧入,江籬被燭龍之力灌注的忘記了測試後身體的疲憊和挨打的疼痛,甚至差點不住**出來。

江籬平日里雖然不怎麼打架,但也深知打架靠的就是一個狠字還有擒賊先擒王,也不管其他混混毆打,掄着棍子就沖人群後的花臂男打去。

此時還搓着手臂大呼小叫讓小弟們狠狠打的花臂男哪有準備,直接挨了江籬好幾棍,直接被江籬打翻在地,江籬忍着痛衝過去拿棍子卡住花臂男脖子從背後把他拖到了牆角。

「卧槽尼瑪,老子沒辦法呼吸了,咳咳。」

花臂男死命用兩隻手往外拉着棍子,卻又挨了江籬一腳,直接單膝跪在了地上。

而其他的幾個小弟此時看到老大成了人質,而江籬又縮在了角落,擋在前面的老大妥妥成了肉盾,也不敢再動手。

「你他嗎的服了沒,還敢叫爹給你跪下?」江籬又狠狠踹了一腳花臂男屁股,衝擊力差點沒讓被木棍卡着脖子的花臂男背過氣去。

「你他媽還不服?」

「草泥馬的,老子……」

「還要嘴臭是吧?」江籬又是一腳。

一陣慘叫夾着咳嗽「我錯了,爸爸我錯了還不行嗎。」

「誒,乖兒子,知錯就好,早認錯爸爸不就不會打你了嗎。你們幾個放下木棍給老子蹲好。快點,老子數一二三,過一秒你們老大就要挨一腳。」

「1~2~」

「老子淦尼們嗎,趕緊給老子扔了蹲好,想老子死是吧你們這群廢物。」

小弟們無奈只好扔下棍子蹲在對面。江籬卡着花臂男脖子慢慢的背退向衚衕口,等到了衚衕口江籬一松木棍,狠狠踹了腳花臂男屁股,直接把花臂男踹翻在地,然後扭頭就跑。

「你他媽有種別跑,老子弄死你。你們這群廢物,還不趕緊過來扶老子起來。」

衚衕里一陣花臂男對手下的打罵。許久花臂男才在混混們的攙扶下趔趄的走了出來。

……

是夜,一個衚衕里昏黃的路燈下,花臂男和手底下的混混們叼着煙,一身酒氣的搖晃着邊走邊吹。

「老子,今天是剛體測完太累了,又被這小子偷襲,瑪德,這小子有種別被老子再碰到……啊」

衚衕里突然傳來花臂男的慘叫。

「救命!」許久衚衕口才衝出來一個滿臉是血的混混,然後摔倒在地掙扎着想要爬起,卻最終昏倒在地。

《從民俗學院開始無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