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從木葉開始逃亡
從木葉開始逃亡 連載中

從木葉開始逃亡

來源:外網 作者:葉惜寧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葉惜寧 恐怖靈異

從木葉開始逃亡無彈窗最新章節由網友提供,從木葉開始逃亡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節與文筆俱佳的小說,筆趣閣免費提供從木葉開始逃亡最新清爽乾淨的文字章節在線閱讀。www.jxpxxs.com展開

《從木葉開始逃亡》章節試讀:

往後的一段日子裏,白石經常看到綾音一個人孤零零在學校里生活。

她在突然之間沒有了朋友,也沒有了所謂的生活慾望,眼神空洞,宛如行屍走肉一樣。

這或許就是一個『奴隸』真正的生活姿態。

估計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從這種陰影中走出來。

白石不知道一個明明有嚮往自由理想的女孩,結果被最親近的族人定義成『奴隸』之後,那種心情是什麼。

但一定充滿了常人難以想像的絕望和痛苦。

在那日之後,綾音的成績一落千丈,班主任藤村大河也沒有說她,也只能給她一些微不足道的安慰和鼓勵,讓她安心學習,什麼都不要亂想。

雖然很想幫助自己的學生,但日向一族的傳統,是不會被他這種什麼都不是的學校教師改變的。

這一點,藤村大河非常明白,也知道這種事尋找三代火影幫忙,也沒有辦法解決。

這些豪門在木葉村裡,宛如一個個小村落。

木葉村的很多規定,都管不到他們內部。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白石卻看得很透徹。

話語的安慰對綾音根本無用。

只能從另一個層面上對她進行開導。

精神上的創傷,只能用精神上的藥物來治癒。

用疼痛來折磨自己的身體,一向是轉移精神麻木的良藥。

只有利用這種身體上的痛楚,綾音才可以感受到自己現在真正的活着。

自己還是一個人,而不是被家族圈養的『牲畜』。

她不明白家族的傳統存在意義是什麼,也不想要弄明白,也不願意弄明白。

儘管那些大人們對她不停的進行開導,說在她身上種下『籠中鳥』咒印,是為了她好,也是為了家族的傳承着想。

她的一切犧牲並不是毫無意義,而是有價值的。

如果是這樣,為什麼宗家的人不去犧牲?綾音心裏不斷冒出這種質問的念頭。

越是這樣想,綾音感覺內心充滿了一種想要毀滅一切黑暗感情。

憎恨也不斷開始加劇。

懷着這種仇恨和憤怒的想法,她白凈溫柔的臉也變得有點猙獰起來,多了一絲兇狠的意味,沒有了以往的溫和之色。

用日向一族的柔拳對着木樁攻擊,逐漸的,在揮打之中,她的柔拳也慢慢變了味道,一點柔拳的章法都沒有,而是直接用拳頭對着木樁單純進行發泄,變得狠辣剛硬起來。

就算是拳頭破皮流血,疼痛不止,也沒有停下來的趨勢。

不如說,利用這種痛苦來轉移自己精神上的麻木,正是她希望的。

不一會兒,她停下這種自殘一樣的發泄方式,蹲在木樁旁邊,雙手抱住膝蓋,腦袋低垂,黑色的長髮把臉面遮蓋住,只有輕微的抽泣聲可以聽到。

夕陽西下,樹林里被一片昏暗籠罩。

已經快要天黑了。

林間的空氣也變得有些寒冷。

暗綠色的葉子飄落在綾音肩膀上,她依舊在低聲抽泣着。

――忽然在這時,昏暗的樹林里傳來了輕慢的腳步聲音,讓她陡然停止了哭聲。

「原來你躲在這裡啊,不過,這地方的確很適合一個人在這裡獨自舔舐傷口。」

這個聲音綾音很熟悉,讓她不禁抬起頭看向來人。

那是自己的同桌――千葉白石。

一個真正意義上普普通通的人。

平民,成績不起眼,中等生。

這就是他的全部。

雖然之前和他的關係還算比較融洽,但她現在沒有心情搭理他這種毫不相干的外人。

「你為什麼在這裡?」

沒有像以前那樣用『白石君』這個溫柔的稱號叫出對方的身份,相反,她的聲音變得生硬和陌生。

綾音困惑白石會來這裡的原因是什麼,但有一種被人窺視,發現了秘密一樣的感覺,讓她內心非常惱怒起來。

「原因有很多,但更多的是被你內心的憎恨和憤怒所吸引來的。我其實和你一樣。」

白石臉上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和我一樣?」

綾音呆愣住了,不明白白石在說什麼。

白石從黑暗中走出來,平穩的黑眸中帶着淡淡的笑意:

「是啊,我和你一樣,是這扭曲還不自知,堪稱無聊的村子的一部分。甚至是微不足道的那一部分,俗稱被別人掌握住命運的卑賤之物。」

綾音呼吸一窒。

白石那普通的形象,忽然間在自己心目中變成了另外一名陌生人。

就好像重新認識了自己的同桌一樣。

他這是在對村子表示不滿和敵視?

為什麼他會有這種想法?

但白石如此說,綾音不知道為什麼,心中頓時充滿了共鳴般的快意。

「你很疑惑不是嗎?」

白石又笑着問道。

疑惑?

疑惑什麼?

面對白石莫名其妙的提問,綾音皺起了眉頭,純白的眼眸中多出了一絲警惕之色。

「是不是已經覺得自己低人一等了呢?」

白石這句話剛說出口,綾音胸腔頓時被一股強烈的殺氣盈滿。

這句話已經刺痛到了她的人格和自尊。

一切的負面情緒湧上心頭,讓綾音在瞬間失去了理智,身影飛快的沖向白石,對着白石的身體用力揮起拳頭。

白石微微一笑,被憤怒支配,從而失去冷靜的綾音,攻擊已經變得軟弱可欺,毫無章法。

這種程度的攻擊,完全沒有戒備的必要啊。白石心中說道。

所以,把綾音揮過來的拳頭接住,接着進行反制,把她整個身體壓在旁邊的樹上,不讓她動彈分毫。

一瞬間之內完成了局勢反轉。

可能是敗北的太過突然,所以綾音直接獃滯了下來。

完全沒能夠預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你難道一直在隱藏實力?為什麼要這麼做?」

回過神的綾音,問出這個問題。

「究竟是什麼呢?不過在探索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來聊一聊你的事情怎麼樣?」

白石不緊不慢的用溫潤的嗓音說道。

「哼,你這種平民又懂得什麼?別笑死人了。」

綾音用想要將白石喉嚨咬碎的聲音說道。

這種什麼都不是的平民又懂得什麼?

她被種上了『籠中鳥』,往後人生中的一切,都會被那些高高在上的宗家支配與規劃。

所謂的自由和尊嚴,從現在開始已經被無情的剝奪了。

每當看到那些宗家臉上總是高人一等的傲慢神情,她都有一種想要把那種高高在上的傲慢狠狠踩在腳底踐踏。

讓他們也嘗試一下,被人玩弄尊嚴和自由,是怎樣的屈辱和絕望。

《從木葉開始逃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