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從鼠鼠開始陰影肅清
從鼠鼠開始陰影肅清 連載中

從鼠鼠開始陰影肅清

來源:google 作者:紅鯉半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柳青 紅鯉半溺 都市小說

夜幕將至,迷霧伴隨黑暗瀰漫有人說,此霧吃人,食人而吐出詭魅被迷霧吞食過的人終生陷入昏迷,與潛意識深藏的恐懼終日相伴,蘇醒之時,已至瘋狂、分裂···而從迷霧中逃竄的人,可以獲得各種奇異的能力「所以說,給你留下心理陰影的,便是···老鼠?」龍湘眼前的少年,汗水浸透白衫,肌肉線條清晰可見柳青:「老鼠這種東西,骯髒狡詐,喜愛破壞,周身攜帶病菌,會用磨牙聲折磨人,但偏偏生命力頑強,有着獨特的危險感知能力······總之,我討厭老鼠!」「你現在是遊走在暴怒與分裂邊緣的病人,我們暫時將你的病症定名為【病疫之鼠】」柳青:「相較之下,我更喜歡稱呼自己為老鼠先生」老鼠先生永遠會做出最明智的選擇!展開

《從鼠鼠開始陰影肅清》章節試讀:

**處理局天明市分部位於市中心繁華地帶。

簡約清冷的建築風格與喧囂熱鬧的氛圍有點格格不入。

柳青被帶到一個三面白牆的單調房間,進行下一步觀測與候審。

令人白的發慌的幽閉空間並沒有引起他多大的反感。

與其他的審問室不同,室內觀測用的玻璃窗並沒有單向透視的設置。

因此,柳青對室外的事物一覽無餘,他正半托着腮,隔窗看着外面兩個白色大褂的人爭吵。

體型魁梧的男人脾氣顯然暴躁,大絡腮鬍子,臉頰微紅,說起話來臉上青筋和皺紋都擠在一起。

另一位清新可人,是個萌妹子,矮了身前男人將近半個身高,頭頂方到達男人腰部。

這畫面別有一番趣味。

「博奇前輩,你要是再往我的豆花里加糖,我一定會咬死你的。」

妹子憤憤說道。

「你的味蕾一定是壞掉了!」

博奇抓撓下鳥巢般亂糟糟的鬍鬚,回擊道。

兩人毫無營養的爭吵持續良久,直到龍湘推門而入。

「兩位,檢測結果怎麼樣?」龍湘問道。

「那可真是夠糟糕的,我們原以為只要檢測一份樣本就可以分清死亡時間,可後來,我們又不得不檢驗了剩下的六百份殘渣!」

博奇的語氣中頗有抱怨,搖晃下不知從何處掏出來的檢測報告。

「那些未被消化的殘渣,來自兩個人!」

龍湘接過報告,眉頭緊鎖,一言不發。

「你得問問審問室那位,除了他的倒霉鄰居,還有誰死於他能力的暴走。這病症可真令人噁心,大老爺們害怕老鼠?要不是反噬了心理陰影成為了反噬者,就這種膽小鬼我真就一輩子瞧不起!」

博奇話匣子逐漸收斂不住,口水沾在鬍鬚上閃閃發光。

小妹子拿腳踢了下博奇的膝蓋,這才打住他的滔滔不絕。

「辛苦了。」

龍湘丟下一句話,朝審問室走去。

「龍湘女士,結果是否如我所料?」

「清晨至此時,短短几個小時便有了結果,不得不說,貴單位很有效率。」

柳青率先搭話,語氣中多少有點期盼。

只要能撇清殺人的嫌疑,納入處理局的編製,便結束了節衣縮食的日子。

畢竟吃公家飯,在任何時代都是最為明智的選擇。

押送途中,柳青曾見過走廊上的機構設置,除了執行隊伍【Redemption】,另有辦公室、後勤部、科研室、情報分析處等多個職能部門。

像柳青此類的反噬者,沒有多餘選擇的權利,最後多半是流入【Redemption】這種先遣部隊。

柳青明白,加入先遣隊,就要去應對迷霧具現化的「陰影」,還要對付和自己一樣的傢伙。

雖說是下下策,但也好過在外面被人壓榨成干。

目前已知的陰影,尚未逃脫影視作品的衍生和現實生活中的異化,運用制式武器完全可以處理。

至於反噬者,柳青猜不透這些人異變的上限,不過身為反噬者的自己,先前不照樣被人用槍頂在腦門,實在不行,回頭再跑路就是了。

龍湘推門而進時的腳步略帶遲疑,面對自己的發問又遲遲不回復,柳青料想,該是那檢測結果多了意外的發現。

「我以為我們有合作的機會,看樣子有人有所保留。」

龍湘將報告放在桌上,推向前去。

先前的檢測做了DNA的匹配對比,老鼠體內的殘渣確實來源於兩人,一個是柳青的倒霉鄰居,名為**,另一個是市中心某家咖啡店的服務小哥,名為謝宇。

根據老鼠胃內的殘存組織,勉強可以推測兩人的死亡時間。

正如柳青所說,**確為一具腐屍,只是謝宇血肉的新鮮程度,表明了死亡時間不過二十四小時。

「另一具白骨在哪裡?」

龍湘的質問口吻如寒冬般凜冽。

「龍湘女士,我承認您美得不可方物,但我也希望您的思考能力,多少可以匹配的上自己冷艷的氣質。」

柳青並未抬頭,目不轉睛的盯着報告上的數據,心裏暗自不爽又不好發作,只好丟下一句自認無關痛癢卻足夠有攻擊力的話。

他手指抵着下巴,想的入神,絲毫沒有注意到對面女人面容上的不悅神采。

處理局科研室的檢測結果毋庸置疑,甚至有點精細的令人咂舌。

除了屍體的腐爛程度,他們甚至根據老鼠胃內的消化速度,推測出了屍塊的大小。

密密麻麻的數據讓人眼花繚亂,一個新奇可怖的想法突然躥上柳青腦海。

「屍體的殘存,謝宇預計只有4到6千克,而**卻是36千克左右,多麼有意思啊女士!」

「如果留給檢測科的時間夠多,我想他們很快就會知道這些屍體組織的來處。」

「就像是腐爛的雕塑重新刷上光鮮亮麗的外殼。」

龍湘瞳孔猛地一縮,不可思議地望着眼前少年。

「你一定是瘋了!」

「難道這個世界就沒瘋?」柳青反問道,「很有意思,不是嗎?」

龍湘憤然起身,抓起桌上的報告便朝門外走去,柳青的話再次使她回想起監控中的畫面。

老鼠身上,確實是一具完好無缺的屍體,毫無拼接縫合的痕迹,謝宇面容清秀,並無一點懼色,就好比安眠一般,靜卧鼠潮之上。

垃圾場周邊,並未發現第二幅白骨,也沒有兩個死者其他的身體組織。

難道,真的如柳青所說一般······

龍湘在門口處駐足良久,手上的檢測報告單被攥得不成樣子。

「柳青先生,我想你已經爭取到一份收入可觀又頗為體面的工作了。」

柳青默不作聲,肚子里發出山崩地裂般的鳴叫聲,算是龍湘的答覆。

「你可以拒絕,那樣或許可以在我們的嚴密監視下度過餘生,大概······」

龍湘語氣略帶憂鬱,一番等候下,身後少年並沒有出聲拒絕。

「只有怪物,才能打敗怪物······」

她小聲嘀咕一句,剩下的話卡在喉嚨,又咽回腹中。

意味深長的一句話頗讓柳青玩味,他起身,抖擻下手上腳下的鐐銬,發出一陣清脆聲響。

沉重的鐵鏈已經在腳踝處勒出一道紅印。

對於一個只可以操縱老鼠的反噬者來講,這個待遇屬實有點過於奢侈。

「就這樣,讓新人多點表現的機會吧!」柳青笑道,「不過剛才的話,女士,我想要糾正一下。」

「怪物無法打敗怪物,能打敗怪物的,永遠只有人類!」

《從鼠鼠開始陰影肅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