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從鹹魚到不死不滅
從鹹魚到不死不滅 連載中

從鹹魚到不死不滅

來源:google 作者:灣長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袁稻 陳石

看宇宙如何起源,看生命如何進化,看意識如何覺醒,看雜交水稻成就無上強者,一劍鎮壓萬族,這裡有都市溫馨,這裡有智能科技,這裡有進化修鍊,這裡還有種田爭霸,陰謀詭計,爾虞我詐,輪番上演,鹹魚也有夢想,且看他不死不滅展開

《從鹹魚到不死不滅》章節試讀:

「宇宙戰場已重新開啟,現在開始新演化文明徵召。」

「開啟全宇宙新文明篩查……篩查完畢。」

「開始上傳新文明資料信息……上傳完畢」

「開始對新文明兵種分配,兵種分配詳情,稍後請到星球智能管理系統處查詢。」

「為穩定新文明的治安管理和個體智慧生命體的生命財產安全,開始對新文明的武器進行回收。」

「開始投放空間門,空間門將與宇宙其他新文明同步降臨。」

「開始投放星球智能管理系統,星球智能管理系統將和空間門同步降臨,星球智能管理系統降臨後將全面接管星球治安管理。」

「開始發放兵種基礎物資,基礎物資稍後請到星球智能管理系統處登記領取。」

「開啟新文明保護機制,新文明所在的恆星系統將被納入到保護機制,保護時間為新文明升至4級文明結束。」

「特別提示:此次徵召為強制徵召,請符合徵召條件的個體智慧生命體在規定時間內按時履行徵召,未在規定時間內按時履行徵召的智慧生命體將會被宇宙意志處罰。」

躺在出租房床上睡覺的陳石,模模糊糊的聽到了這些在腦海里的聲音,讓他有種在夢中又在現實中的錯覺。

其實陳石早就醒了,在聲音剛剛在腦海里響起的那一刻,他就醒了。

陳石只是不想起床而已,躺在床上發獃了好久,等把腦海里的內容都理清完了,陳石才慢慢從床上坐了起來。

穿上拖鞋,來到窗戶前,望着馬路上驚詫的人,陳石知道,這應該是個全球事件。

其實腦海里的內容早就告訴他們答案了,陳石只是不願意相信,想確定一下而已。

作為一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對於這類突發事件,是沒有多少抵抗力的,除了隨波逐流,那也只剩下以命相搏了。

望着天空中的空間門,陳石思緒良多,只是睡了一覺而已,世界就發生了如此大的變化,還真是天意難測啊。

一陣胡思亂想下來,空間門早已降落於地,關於武器是怎麼回收的,陳石便不想知道。

說實在話,對於這個宇宙意志的徵召,陳石不怎麼抗拒,人嘛,呆在底層太久,總想着要改變一下的。

從窗戶旁回到狹窄的洗手間,陳石準備洗漱一下,至於空間門的事情,陳石現在也沒有什麼辦法,被迫關在房間里,陳石也不是很清楚具體情況,樓下人群已經開始混亂起來了,從嘈雜的叫喊聲中就可以分辨出來。

「快跑啊,空間門裡飛出來了很多房子,還有好多的機械人,他們都拿着槍呢。」

「都拿着槍,不會是要過來殺我們吧」

「卧槽,你個屌毛拿了東西還沒給錢呢?」

「給個毛線的錢啊,都世界末日了,要錢還有什麼用。」

一邊刷着牙,一邊聽着樓下的聲音,陳石一臉的平靜,因為他準備要拚命了,為自己拚命,也為在農村的爺爺奶奶和父母拚命。

鹹魚的太久了,也安穩的太久了,洗漱完了的陳石,拿出了在床底下的背包,他準備去外面看一看情況。

陳石在賭,賭腦海里的內容是真的,賭錯了,大不了一死了之,賭對了,那就快人一步。

匆匆收拾了幾件衣服,拿起幾瓶礦泉水和幾包麵包,胡亂塞進背包里,出門前,陳石從抽屜里拿出了上次洗風扇用的螺絲刀。

望着街上混亂的人群,還有完全堵住的馬路,陳石也沒多做停留,朝着空間門降落的方向,就急匆匆走了過去。

吃着手中的麵包,陳石一邊將礦泉水夾在腋下,一邊不停的往空間門方向趕,早上起來不吃早餐,是個很不好的習慣,對於上班的陳石來說,吃早餐是很有必要的,不然一早上都會沒有力氣幹活,他上班可是計件的。

作為底層人的陳石,身體健康是他立足這個世界最基本的條件,萬幸的是,陳石平常都有經常的鍛煉,以至於現在走了那麼長的路,陳石也沒有覺得很累。

陳石看過,空間門是降落在城市的郊區,本來陳石也想掃一輛共享單車的,但是自從空間門降臨後,網絡就莫名其妙的中斷了,現在的陳石也只好走路了。

沿路上的一些門店大多都是關着門的,越往郊區走,人也越來越少,大部分人其實還是求穩的,他們可能已經躲在了家中,透過窗戶看着街上的一切,就像沒出門的陳石一樣,默默的看着街上的人。

這個世界上便沒有多少真正傻子,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他們大部分人也許沒有什麼害人的心思,但是讓別人先去探雷,是每個人的本性。

反過來講,林子大了也會出現不在基本本性之內的人,有喜歡作死的,有嚴重好奇心的,也有正義感十足的人,他們也都願意當一個探雷者。

走至街角,迎面就看到不遠處一隊機械人向陳石走來,數了數,有10個機械人,說實話,看到這些機械人,陳石不免有些緊張。

人嘛,在選擇做某些事的時候,想法是一回事,但真正碰到了就是另一回事了。

手握螺絲刀的陳石,靜靜的站在街角路邊,眼睛死死的看着向自己走來的機械人,心情隨着機械人不斷的接近,越來越緊張了,已至於握着螺絲刀的手都有些發白。

待到機械人與陳石擦肩而過之時,陳石都快要躺倒在地了,大氣都不敢喘,沒有人會不怕死,陳石也不例外。

看着消失在街角的機械人,憋在陳石心中的一口氣,頓時就泄了出來,長長的呼了一口氣,陳石有些欣喜。

他賭對了,機械人不會無緣無故的隨便攻擊人類,對比腦海里的內容就不難發現,這些機械人是來全面接管治安管理的,只要你不威脅他人生命財產安全,機械人就不會管你。

至於機械人是怎麼判斷有人遭到了威脅,這個陳石也不得而知了。

再次看到空間門,已經是10幾分鐘以後了,望着矗立在地上的空間門,陳石仿如有種隔世的感覺。

空間門大概有二三十米左右寬,高大概有五六十米上下,它就像是一個放大版的門框,冒着淡淡的藍光。

以空間門為中心,方圓幾百米的土地都被那藍光清晰的照亮,地上被藍光照亮的土地,好像也被改造過了,原本稀稀落落的野草,已經消失不見了,地面也被改造的非常平坦。

而平坦土地的邊緣已經坐落着黑白兩色的房屋,它們按黑白對立排列,還有一些像自動**機一樣的機器,也圍繞着空間門排列着,使空間門藍光照亮範圍形成一個半封閉的巨大廣場。

面對街道馬路這邊,卻特意留了個進出口,兩排機械人站在進出口的兩邊,手裡拿着槍,像士兵站崗一樣。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陳石感覺眼前的一切,都非常的魔幻,藍星上所有的人都可能沒有想到,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天,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站在空間門廣場邊緣,陳石沒有停留太久,前面的99步都走過來了,也不差最後的1步了,抬起腿,陳石毅然決然的向空間門廣場裏面走去。

陳石不知道到的是,在他向空間門廣場走去的時候,從馬路對面走來了一群人,有男有女,這些人也看到了走進空間門廣場的陳石,這些人沒有叫喊,只是走到離空間門邊緣大概10米左右的距離就停下了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