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從一數到五
從一數到五 連載中

從一數到五

來源:google 作者:那就是我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姜木 柳兒 都市小說

女:我才不嫁給一個隨身帶着棺材的人不吉利,太不吉利了男:那不是棺材,是宮殿裏面有好山好水,好世界,專門為你打造的展開

《從一數到五》章節試讀:

初二下半年,他就突然開了天耳和天眼。只要他想聽,身邊任何人的想法他都聽的到,不管他想不想看,他能看到一切妖魔鬼怪。這話說出去,沒人相信,所以,他無論走到哪裡,只要有空閑,都會閉着眼睛聽音樂 。這樣能減少很多干擾。將近兩年的時間,他對這兩個功能還是不能自由控制,有些意念力比較強的念頭還是時不時地衝擊他的耳朵。所以,耳機和音樂是他的必備裝備。

有一個穿着同樣校服的女孩子看到了顧小東,悄悄走得近了些,故意輕聲咳嗽了一下。她認識顧小東,是隔壁班上出名的混世王子,別人都拼了命的學習,這個顧小東不,他天天打遊戲,打籃球,課堂上看科幻小說。成績排名年級幾乎倒數。這個成績+長得帥,讓顧小東很出名。

主要是長得帥。

這個女孩叫魯薇薇,上次因為考得好被班主任叫到辦公室,表揚鼓勵了一番。那天,她看到了同樣因為成績被喊到辦公室的顧小東,對他印象深刻。因為她聽到老師說他「數學滿分,英語為什麼不及格?!」她對數學滿分的同學特別感興趣。她自己也只差2分滿分。而那次考試,滿分150分,大多數同學都在100分左右徘徊,這種情況下滿分的就顯得格外厲害。

這可是一中的卷子!本就比別的學校的深,她覺得自己就很厲害了,竟然還有一個比她還厲害的存在。她想看看這個顧小東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咳。」魯薇薇輕咳一聲 。

顧小東早就看到她了。他方才只是微眯着雙眼而已,但是現在他全閉上了。因為他根本不想搭理這個女的。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這個隔壁班的女學霸,長相有點像江南小女孩兒,齊耳短髮,戴着不小於400度的無框近視鏡。一看就是個書獃子。

能趕上這趟地鐵站又能與他在同一個車廂里的同一個學校的高一學生,只能說明她提前請假了,因為這個學校不可能有比他跑得快的學生。這麼費盡心思地接近他的,只有一個目的,讓他補課!他可沒有那個閑情。

地鐵到站了,又擠上來一堆人,魯薇薇被擠得晃了幾晃,但還是不死心地豎在這個帥哥前面。她個子不高,不到一米六,兩隻手用力拽着頭上的安全拉手。輕輕發出「唉喲,你看着點!」的聲音,企圖引起顧小東的注意力。

顧小東正琢磨着一會兒出了地鐵站買塊煎餅再回家,是不是再加個豆漿呢??

恩,剛開春,天氣還有些冷,還是加個熱豆漿的好。他盤算着這個月再不出去掙錢,就還不上房租了。晚上再去碰碰運氣。說不定能掙個三瓜兩棗的。運氣好的話,抓個大點的,沒準兒半年的房租都夠了。

還有,我的裝備也應該升升級了。想到這裡,他不由自主地抱緊了背包,一雙修長的手五指動了幾下。

魯薇薇眼神在他手指上滑了一下,這個傢伙,手也這麼好看,給人一種高貴的感覺,他坐在這裡有一種鶴立雞群的趕腳。

不管怎麼樣,都離得這麼近了,總得努力一下吧。

在魯薇薇眼裡,顧小東渾身發著迷人的光芒,吸引着她去了解。他這身衣服是NIFE新款,背包也是國際名牌,這雙鞋雖然是去年的款式,但是看上去也不舊,他的髮型也是在高檔理髮店理的,每一根髮絲都打理的相當到位,把他的氣質襯托的十分出眾。

這黑色運動帽怕沒有上千塊也下不來呢。

這個男生一定不簡單,他的智商一定超群,他家裡也一定很有錢!

顧小東不喜歡有人這樣打量他,他閉着眼就感覺得到面前的人在研究他的形象。他心中暗哼,這年頭,越沒錢的人穿得越品牌,她不知道嗎?!

那個魯薇薇怎麼可能知道,他的髮型是今年的生日禮物,上周他剛過完生日,母親帶着他去高檔理髮店理的發,說他長大了,要像個男人一樣注意形象。而腳上這雙鞋,是他去年的生日禮物,他也不經常穿,只在心情好的時候才拿出來穿穿。那是母親半個月的工資啊!穿吧,心疼;不穿吧,放着怪可惜的。

魯薇薇緩緩伸出一隻手,打算拍一下面前的帥哥,然後搭個訕。沒想到手沒挨着帥哥呢卻被一股猛烈的力量迅速反彈了回來,整個人往後仰去。

不止她,附近十幾個人都被這種力量擊得往後仰去 ,一時間,車廂內亂成一團。

「你幹什麼?!」

「流氓!」

「你踩到我腳了!」

顧小東只覺得一團熱乎乎的光呼一下子撲過來,烤得整個身子發熱,他也被驚到了,整個身子被轟得後仰,後背緊緊貼着車廂。他猛然睜開眼睛,坐直了身體,兩隻正在打拍的腳穩穩地抓着地板。

有的乘客直接跌坐在地,有的倒到另一邊坐着的乘客身上。半個車廂的人都東倒西歪的。

饒是定力過人的他,也有點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一雙犀利地眼睛警惕地掃視一番後,並未發現有什麼危險。

沒什麼事兒嘛!他一懈力,抱着背包又閉上了眼睛。

魯薇薇剛才看到顧小東警覺的樣子了,冷峻犀利的眼神,加上貴族般的氣質,她當場便被迷住了。一雙小杏核眼一動不動地釘在他身上。旁邊的人再怎麼晃動,完全打擾不到她。

— —

柳兒虛無的身子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吸引着,終於落地了,但是這個地方有些黑,特別黑。

好在她自帶靈韻,把這個地方照得稍微亮了些。她死死抱住一根大柱子,整個身子被摔成了一張大餅,緊緊貼在柱子上。

聽到外面聲音嘈雜,她不敢吱聲,眼珠轉了轉,緩緩地從柱子上剝離身體。

多虧了背着一個大書包,魯薇薇沒有受傷,只是靠在了一個中年婦女的身上,兩個人互相攙扶着站好,都把眼神定在了顧小東身上。

這力量來自這個人身上,莫非大白天見鬼了?!

不只他倆,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顧小東,這小子包里怕是有什麼秘密武器吧?不會是恐怖分子要炸車廂吧?要是這樣,得把他送派出所。

怎麼還不到站?到站了第一個衝出去,離核武器越遠越好。

大家心中七上八下,想什麼的都有。

顧小東閉着眼睛全聽到了。但是他實在想不通大家為什麼這麼想。莫非剛才那一團能量是從自己身上發出去的?

可是我身體並沒發熱啊?是從包里發出去的?

他緩緩拉開拉鏈,看了看,書包里除了書,還是書,沒什麼異常啊!

他故意把拉鏈全打開,把包里的東西呈現出來,還搖了搖,讓附近的人看到。

柳兒立即感到天旋地轉,剛剝離出的身體滾了幾滾,幾根奇怪的大柱子嘩啦啦全部壓了過來,她情急中又抱住一根大柱子。雖然這些大柱子對她造不成實質性傷害,但是這樣亂動,她得不停地被壓扁,不停地恢復體形,甚是麻煩。簡直是讓她身心俱疲呀!

這時車廂內眾人一看,這就是個學生啊,包里沒有核武器。

嗨!一個學生到哪兒去搞高科技?想多了,想多了。

看樣子不是恐怖分子,可是剛才明明從他這裡發出的能量。

有的乘客還彎下腰往椅子下面掃視一番。

顧小東拉上拉鏈,故意看了看自己身邊左右的兩位乘客。

大家的注意力立即轉過去了。哎呀,錯怪人家孩子了,看來是這兩不起眼的貨啊!

對對對,越不起眼的越可疑!

顧小東立即站起身,往車廂門那邊一擠,站在幾個中年人前面,客氣道:「不好意思,我急着上廁所。」

聽到有乘客問他方才座位邊上的乘客:「咋回事,你們倆包里有啥東西?」

「對,打開看看!」

。。。

幾根大柱子不動了。 柳兒終於喘了口氣,它把身子貼在蓋子上,打量了一番這個空間。

這這這,這有點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