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摧凡立仙
摧凡立仙 連載中

摧凡立仙

來源:google 作者:小小拳頭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小小拳頭 楚興

破舊殘壞山村的一名普通少年,此人雖也是凡體肉胎,但卻思想超前,他就是穿越來的楚興在危機四伏,殺意重重的時代洪流中一步一步的造就了屬於自己的船伐,最終爬上仙途展開

《摧凡立仙》章節試讀:

天色已晚,楚興走到人煙稀少的密林中,拿出了圓珠在夜色下圓珠發出了淡淡的光暈。

楚興睜大雙眼,死死的盯着這一幕。自己穿越時圓珠也是如此,難道自己將要返回地球。

那我要是走了楚嫣然不是就要被帶走了嗎?自己回到原來的身體還能不能活?身體有沒有什麼其他的損傷?

想了好一會,發現四周並沒有什麼變化,才知道是虛驚一場。

又仔仔細細的打量了一會,發現除了散發光暈之外並無半點出奇之處。

要不是楚興確信自己是靠着這東西穿越到這個世界,一定也會把它當做會發光的夜明珠之類。

琢磨了半天發現並無發現後,楚興搖了搖頭向著村子走去。

走到村口時,圓珠除了有點透明之外,並沒有再發出光芒。

「不對,剛才自己明明看見圓珠發出光芒。」

腦中猛然一亮,握着圓珠向密林跑去,隨着離密林越來越近手中的圓珠慢慢的發出光芒。

看着圓珠,楚興猛的好像知道了些什麼,向著一個方向奔去。

不多時來到一處山包之上,不遠處瀑布「嘩嘩」之聲,不絕於耳。左右兩座高山,楚興大口呼着氣,看向天上的兩輪大月,確定不是地球。靠着兩輪大月照射而出的光線楚興才來到此處。

向著左右前後跑出不遠,圓珠光暈都減弱半分,最後才知道腳下的山包是圓珠帶領自己選擇的地方。

楚興在山包處留下記號,在回去的路上也都留下了記號。自己什麼工具都沒有帶,何況身子感染風寒剛愈,能來到此處已經是精疲力盡。

休息了會,向著村子的路走去。路上聽到一些叫聲,讓他不覺有些後怕自己還是太莽撞了,還不清楚這是怎麼一個世界。要是被什麼東西吃掉怕是後悔莫及。

回到村口天色已經泛白,楚興推開木門。

「咔嚓」一聲,半彎曲身子躺在木床上的楚嫣然,立即睜開了泛着黑圈的眼睛。

「哥,你到哪去了。我還以為你要丟下嫣然呢!」

「你別瞎想了,就算是死,我也不會讓人把你帶走的。」

聽到楚興的話,楚嫣然一副愁苦的臉才緩解了不少,看着楚興嚅囁道:「哥,要不你走吧!等你湊夠錢再回來救我吧!」

「想什麼呢?我是那種拋下自己妹妹獨自逃跑的人嗎?」

「別想太多,哥會解決的。」

聽着楚興的話,楚嫣然點了點頭,從小不管自己出了什麼事情都是哥哥解決的。現在也一樣相信哥哥,只是感覺哥哥有什麼變的好像不一樣了,但是又說不出是什麼感覺。

「哥,我去給你盛飯。」

一碗黃米飯被楚嫣然端到自己面前,還有一盤不知道什麼菜,看着好像路邊看到的野菜。

楚興奔走一夜,也實在餓的慌,三兩下就都吃完了。

「嫣然,家裡有挖土的工具嗎?」

「王婆家有,哥,你要用啊?」

「嗯。」

「那我去找王婆借。」

看着楚嫣然站起身走後,楚興來到床邊,看着一塊被啃了一半的黑饅頭。楚興嗓子像是被什麼梗住一般,透不過氣來。

拿起黑饅頭咬了一口,咬的牙疼,味道還怪怪的。

「唉!」

不由嘆了口氣,「有個妹妹也挺好的。」

「哥,你沒吃飽嗎?我去給你做飯。」

「嫣然,昨天村長不是給了我們一起吃食嗎?你怎麼吃這東西,身子吃壞了怎麼好。」

「沒事啦!我命硬,這麼多年的病也沒把我怎麼樣。你就放心好啦!哥你才痊癒,家裡只剩下這些好點的東西,當然要給你補補。」

「你就別擔心我啦!」

「那你多煮點,我有點餓了。」

「嗯。」

楚嫣然把飯煮好後,楚興一把拉過她坐下,給她裝了滿滿一大碗。

一直到她吃完,自己才肯吃。縱然推脫數次也被楚興嚴厲的拒絕。

一直睡到晚上,楚興交代一番,扛着工具向著昨天的山包走去,把圓珠貼身藏好。

白天問過楚嫣然,附近並沒什麼兇猛的野獸,發出怪叫的不過是一種楚興沒有見過的鳥叫聲罷了。

楚興這才放下心。

不多時來到了昨天標記的山包處,打量四周發現並沒有什麼人,伸進大腿處縫了三層布處掏出了圓珠。圓珠還是如昨天一般發出淡淡光暈。

將圓珠放回原來地方,拿起工具開始挖起土來。

反倒是越挖越起勁,心裏想着是什麼靈藥仙草,愈發的迫不及待。

隨着洞口慢慢下移,豆大的汗珠,打**身上的衣物只稍作休息,便立即起身挖掘。

不知道挖了多久,頭昏昏沉沉,楚興是斜着往下挖,挖出來的土也方便運出來。不知道又過去了多久,只聽「砰」的一聲出現拳頭大小的口。

猛然睜開眼,看着洞口呢喃道:「不會是個墓穴吧!」

搖了搖發散的思緒,向著下面又挖了幾下,洞口也被挖出半人大小的口子。

猶豫一會,聽到洞內傳來嘩嘩聲,「怎麼會有瀑布聲。」

大着膽子,拿出圓珠下了洞口,洞內空氣清新,吸入讓人有種神清氣爽之感。藉著圓珠散發出的光暈,看清了周圍。

四周黑漆漆一片,像是一個洞穴,尋着瀑布聲走去見到瀑布從上而下從上方流過。

原來這洞口是在瀑布下,洞口旁長着幾株不知名的小草。楚興見狀摘下揣進懷裡,聽得嫣然說過有着仙師的傳說,不由得對懷中的小草多了幾許期待。

向著深處走去,一條狹窄的甬道上的石頭泛起點點熒光,照的裏面光亮少許。

半盞茶的時間,眼前豁然開朗,眼前出現一座巨大的溶洞,洞內的石壁上鑲嵌着不知多少發著熒光的石頭。溶洞中間有着一片一丈多的水池,水池邊長着許多株洞口所見的小草,只是比之略大上不少。

楚興被眼前的場景所震撼,大腿處隱隱發燙,伸手摸去竟是那圓珠散發出溫熱之感。

楚興剛準備彎腰採摘小草,瞥眼掃到溶洞不遠處凸起的石頭上,一雙拳頭大小淡黃色的眼睛死死盯着自己。

像是一陣電流流過全身,楚興身子僵硬在原地,腦中如巨雷轟過死死的盯着不遠處的石頭之上。

心念急轉之間,豆大的汗珠在額頭溢出,呼吸都好像要停止一般,保持着彎腰的動作向著身後挪動着。恐懼佔領着全身,像掉進了冰湖僵硬的突兀。

遠處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睛,竟然出自一條巨大的蟒蛇,只露出一個碩大的頭顱。

只是向著楚興的方向看着,並沒有向著他衝來。

退後了一段距離,發現這條巨蟒並沒有向著自己衝來,猛然回頭向著來時的路衝去,速度之快令楚興自己都驚訝不已。

「呼!呼!」楚興直奔洞外,瞧見巨蟒並未追來才停下腳步大口喘着粗氣。

涼風襲過,樹葉沙沙作響,回頭看着自己挖出的幽暗洞口。回想起剛才的一幕,一股涼氣從腳踝處穿到脊樑,眼神飄忽間向著村子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