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淬染靈魂
淬染靈魂 連載中

淬染靈魂

來源:google 作者:張磊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吳萍 張磊 都市小說

人到底是怎麼變壞的,到底能變到多壞?按照固定比例無限強化的內功,獨特的多樣的超多異能,每一種異能都有超乎尋常的應用展開

《淬染靈魂》章節試讀:

姜志國沒讓張磊失望,五天之後他就一瘸一拐來學校了,他嘴上說自己是個年輕教師,不能因為自己的事情耽誤學校的正常教學,更不能給其他老師增添負擔,但是張磊知道,他是怕時間長了不好調查,特意早點來學校找罪魁禍首的。

這種事情不好委託給別人調查,要說為了這點事情懷疑自己的學生,那就是等於承認自己教學的失敗,可要說除了這些學生薑志國也想不出來自己在這裡得罪過誰。儘管也是本地的學生從這裡考上師專然後迴流分配的,但姜志國想想能跟自己有這麼深仇大恨的好像沒有什麼其他人了。

雖然張磊是特意挑選的熊勇有最大嫌疑的時間,可是姜志國最懷疑的還是他,到底那些陷阱中處處閃爍着智慧的光芒,姜志國認為就算是自己恐怕也沒有那個本事想出這種陷阱來。

就好像那個鎖,本來以為把裏面的東西挖出來就好了,可是他在家休息的時候整整挖了一個上午還是沒有把裏面的東西扣乾淨,很明顯,裏面除了泡泡糖肯定還放了別的什麼,要不不會那麼難拿,到後來姜志國還是不得不忍痛去買了一副新鎖。

因此在姜志國眼中,熊勇很自然也很悲哀的就被排除在外了,能想出這些辦法的只有那些平時腦子就很好使的學生,這裏面最大的嫌疑無疑就是這個張磊了。

「我能幹什麼,寫作業看電視睡覺唄!」張磊努力做出上次在延吉市看到傻子的那個表情,「這個月每天我都跟田志國、王文任他們一起回家的,不管你問我哪天都是那樣,記得周三是一起走的不可以么?」

張磊跟姜志國的矛盾已經有些表面化了,尤其是張磊父親跟小學的傅校長打過招呼之後,姜志國沒有抓到什麼明顯的把柄也根本不敢再為難張磊了,到底校長大人也已經專門關照過了。

「姜老師,我可以回去了么?」也不等到姜志國回答,張磊就帶着得意的笑容走回了座位,一本正經的拿起一本書立在面前,那也擋不住他臉上幸災樂禍的笑容。

他知道這樣雖然會讓姜志國更恨自己,但越是這樣他所受到的懷疑越小,還是考慮不周啊,做的時候覺得處處精妙無比,可是事後再看起來真到處都是破綻,尤其是這個智商問題,張磊偷眼看了看熊勇,這傢伙是不像有那麼高智商的樣子,這就是最大的破綻。想要陷害他應該直接用石頭砸玻璃最好使,不過那樣還用得着陷害么,他自己就去了。

「熊勇,你過來一下!」姜志國看起來就要把這節班會課做成他的福爾摩斯實驗大課堂了,然而張磊從來沒有覺得這個新班主任的聲音會這麼好聽,尤其是那個叫熊勇的聲音,真的應該錄下來一遍一遍的放出來當男高音聽。

看着熊勇緊張的神色,張磊知道,這小子多半是撐不過去了,哦彌陀佛,既然打碎玻璃的事情你逃不了,那麼其他的包括讓偉大的班主任在大糞上游泳的美妙事情你也一併認了吧。

熊勇最後果然是沒逃過去,幾番虛言恐嚇之後他就招了,坐在第一排的張磊也能把姜志國故意壓低的威嚴的聲音,以及熊勇在哭泣中申辯的聲音聽個三五成。

什麼嘛,說我喜歡哭,你不是一樣哭得稀里嘩啦的,比娘們還娘們,姜志國問我的時候我可是應付的有力有理有節的,張磊聽着這兩個人對話的聲音,心中說不出的愉悅!要用一個字來形容張磊的心情,那只有「爽」了,要用兩個…

這種在抽泣中的申辯當然是沒有什麼作用的,熊勇的罪名果然很快定了下來,而且如張磊所願,雖然沒有嚴刑拷打,但是所有的事情熊勇都英勇的被迫扛了下來,小小的心靈也體會到了什麼叫做被冤枉的冤屈,「可憐啊!」張磊終於沒有忍住在空曠的操場上帶着笑容為熊勇鳴冤。

這時候沒有人敢為熊勇鳴冤,他也該知道他的那些都是狐朋狗友了吧,也就是我善良的張磊才會這麼有正義感,張磊在肚子裏面給他們下了註解。

這件事情姜志國沒有鬧大,他才是第一年的新老師,這件事情鬧大對他也沒有好處的,學校裏面其他人到現在還只是認為他爬窗戶的時候被碎玻璃扎傷了腳。

不過在班級內部熊勇可是沒得好,姜志國不敢打人,但也有其他很多整人的辦法,負責的姜志國每天都犧牲了自己的業餘時間,備課也都在教室里,就是為了把熊勇留下來罰抄罰寫罰做。

那一段時間留下來值日的都要提心弔膽,因為稍稍有一點塵土飛揚,就算是有姜志國在,熊勇仍然會大發雷霆,雖然不敢當場動手,「你等着!」這種讓人膽顫心驚的話語是少不了的。

與其他人的不同,熊勇的這個可不是場面話,他的這句話兌現率是非常高的。因此幾次以後姜志國終於做出了他任教以來最英明的決定,以後其他學生放學後都不用值日了,這段時間都由熊勇罰抄完了來負責打掃教室。

這讓張磊更加感到了自己釘子放置的正確性,這是造福了全班的好事啊,雖然說每周不過是輪到一次,可是就是這一次也是很讓這些小學生覺得厭煩的,不過這件好事可不能宣揚出去,這也算是做好事不欲為人知吧,姜志國也說過這是一種美德呢,張磊有時候還是很聽新老師話的。

至於熊勇…,沒聽說過犧牲他一個,幸福所有人么,所有人都會在不用打掃而早回家的日子裏為他祝福祈禱的,據說這個是神力的來源呢,如果熊勇以後成了神說不定還要感謝這一段日子呢。

不過熊勇還真的因此受益了,本來一直擔心這個班級裏面有三個人不能考上中學,其中有一個鐵定的名額就是熊勇的。

而且熊勇與另外兩個農村的不同,他如果不能上中學,真的會被家長打死的。但是經過這一段時間姜志國的嚴防死守,熊勇的成績居然上來了,到底小學的課程真的沒有什麼難的,只要智商沒有大問題,其實都是可以及格的,而電廠的子弟中學只要有一門主科及格了就可以收了。

一切看起來都好了起來,張磊覺得學習上也越來越得心應手了,熊勇成天就在琢磨怎麼才能從姜志國的手下逃走,雖然脾氣越來越暴躁,但是只要遠離他不要靠近,他也想不起什麼來。

如果不是那個體育達標測試的話。

小學畢業的時候有一個體育達標測試,要求所有的小學生都參加測試,可不能像是普通的體育考試,只要糊弄糊弄體育老師就能過去的。

本來張磊並沒有太擔心,過去體育考試雖然過得有些緊張,但是每次也都能勉強及格的,反正這個只要及格就好了,而且過去還沒有內氣呢,現在如果用上內氣,張磊可以保證在十米之內,自己可以抓住班級裏面的任何一個人。

真的考起來張磊才發現不對,沒錯,在十米內他確實可以是班級裏面最快的,甚至在二十米內也沒有人可以超過他,只可惜體育達標裏面的考試並沒有十米,也沒有二十米的項目。

張磊那一丁點內氣在十五米左右的地方就用光了,剩下的就只能靠着自己已經被弱化了的肌肉完成了,在五米內靠着前面的優勢還能堅持一下,再往後就不行了,即便是最短的達標項目五十米對於沒有了內氣支撐的張磊來說也像是永遠到不了的終點。

最後張磊的成績足足超過了規定成績的一倍,只不過是好的一倍,而是時間上面的加倍。

要不怎麼說人都會對自己的感覺有所懷疑呢,就算是自我檢視這麼清晰的異能張磊也不免有所懷疑,只有真正的體育測試成績擺在了面前,張磊才真的相信,原來那種肌肉因為元氣不斷的被抽空,而在不斷的萎縮的那種感覺是真的。

人其實都是這樣的,不見棺材不掉淚,張磊也是這樣,到這個時候才能真的正視自己自創內功引起的問題。過去總是避免不了有僥倖心理,也一直逃避着這個問題,要不自己拿個表跑上一次早就有結果了。

雖然運用內氣填充的時候肌肉能爆發出更大的力量,但是肌肉本身的功能卻已經下降了,在沒有內氣填充的時候所能發揮的效果也低了很多,跑完了以後張磊就感到自己身上所有的肌肉都在用酸痛發表着自己的意見。

不僅僅是肌肉,短短的五十米,張磊已經感到了嗓子好像是被刀從裏面割開了一樣,又干又癢,胸口漲得好像是要炸開一樣,以前這可是全力跑完一千米才會有的感覺,現在張磊不過是跑過了五十米而已。好在心臟不過是跳動的劇烈一點,沒有像是呼吸系統那樣給張磊臉色看,張磊才沒有嚇壞,好像有一個聲音在告訴他,他的身體內部的機能已經像是五六十歲的大叔了。

事情真的已經壓到了頭上,張磊倒是不想逃避了,其實到了這個份上就算想逃也沒辦法逃了,回家以後接連對自己做了幾項簡單的測試。

測試的結果讓張磊徹底死心了,這個亂七八糟自己拼湊出來的內功果然沒有什麼強身健體作用,反倒是身體的機能已經下降到讓張磊膽戰心驚的地步了。

比如說最容易的仰卧起坐,本來張磊可以輕鬆的一分鐘四十個,可是剛才張磊沒用內氣的情況下,不過才做了十五個就感到腹部的肌肉痛的好像是要斷了一樣,心臟和肺泡也再次提出了抗議。

測試的項目當然不會僅僅是這一個,吹氣球張磊只能吹到以前一半的大小,更不用說吹爆了。扔石頭張磊從樓上的陽台原來可以扔到河中間,現在剛剛過了堤壩石頭就已經掉了下來。

張磊自己也清楚,這些現象表達的只有一個問題,自己已經變弱了,而且正在繼續變弱,那個內功是無論如何不能再練下去了。

張磊狠狠的把《中華武術精粹》第三版摔在地上,本來想要撕碎它的,後來想想還是沒下得去手,說不定解決的辦法也要在這上面去找。

當晚張磊決定用莫大的毅力抵制練功時候的快感,直接上床睡覺,對於自己的毅力張磊還是有信心的,從小不管做什麼事情只要張磊自己下定決心,通常都會有毅力能堅持下去。

剛開始的時候張磊不過是在床上輾轉反側睡不着而已,張磊以為那不過是違反了平時的生物鐘,前一陣子這個時候張磊都還在練功,伶仃這麼早睡肯定是睡不着的。

過了一個多小時以後張磊逐漸感到了不妙,他的身上開始有些刺痛的感覺傳來,起初還以為是今天運動過量了,然而後面繼續的感覺否定了這一點,因為運動再怎麼累應該也不會從骨頭裏面傳來瘙癢的感覺吧。

刺痛還好,可是那骨子裏面傳來的瘙癢越來越強烈了,簡直就像是有人拿了一根鵝毛在張磊的骨頭裏面拉來拉去,心裏面也像是貓抓一樣。

張磊緊緊的咬着嘴裏面的枕頭,不敢發出聲音,想要用頭撞牆,卻又擔心撞壞了被父母看出來,他可不想讓父母知道這件事情。

曾經在什麼地方看到過自己現在的這幅樣子,儘管已經關了燈,張磊還是能從牆上的鏡子里看到自己血紅的雙眼。這分明就是大集體商店門口貼着的那張招貼畫,上面寫着四個註解的大字「遠離毒品」。

想起來現在的感覺真的跟吸毒者毒癮上來的感覺差多了,宣傳片里就是這麼說的,渾身刺痛,骨頭裏面發癢,恨不得用腦袋去撞牆。

張磊當然清楚自己沒有碰過毒品,今天除了做了一些測試之外,唯一與往常不同的事情就是今天沒有練功了。

雖然跡象很像是毒癮發作,張磊的頭腦裏面還很清醒,要不也不會咬住枕頭不敢出聲了,更不會控制住自己不去撞牆。

就算是知道這氣功弊大於利,張磊也不得不練下去了,毒品還有戒掉的一天,可是這個氣功就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戒除了,畢竟醫生也不會有過那樣的經驗,昨晚上又堅持了十幾分鐘,張磊終於決定,管他娘的,先練了再說。果然,一旦張磊開始練功,所有不適的感覺一瞬間都煙消雲散了,那種愉悅的感覺也好像從天而降一般一**的再次襲來。

很多人不清楚自己究竟能做到什麼不能做到什麼,還好張磊不是其中的一個,有着自我檢視的張磊很清楚自己能做到什麼,不能做到什麼,這個比戒毒還要艱難無望的廢止練功就不是自己能做到的事情。

雖然日子和前面沒什麼兩樣,也就是白天上學,跟朋友一起回家,回家做作業或者跟朋友湊到誰家裡一起合作做好,在家裡看看電視,玩玩遊戲機,晚上早點上床,在床上練功,然後睡覺。

但是張磊現在心裏面多了一股負罪感,好像是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前面那種內心裏面因為自己練了功而高人一級的感覺不見了,在旁人看來他的表象就是這孩子突然間又內向了起來,又沉寂了下去。

張磊在這段時間又發現自己一個弱點,原來他真的受情緒的影響很大,好像情緒不好的時候就連運氣也會變差,情緒高昂的時候有的時候題目不會亂寫也會對,情緒不好的時候這種美事就不要想了,甚至本來穩對的題目也會出錯。

小六升初中的考試就在這種情況下結束了,目前這樣狀態的張磊自然不會有太好的成績,全部二十多個考生裏面他排在第六位,畢竟張磊的底子還在那裡,就算他最近的心思不在上面也不會掉得太后面。

倒是那個前班主任姜志國很有些得意,「怎麼樣,我說張磊是曇花一現吧,真的有出息的是趙錄偉,張磊那是小聰明,趙錄偉才是真聰明!」

這句話是張磊媽媽傳給張磊聽的,那姜志國的話是對着來交接的中學老師說的,怎麼可能不傳到身為同事的張磊媽媽耳朵里,張磊媽媽把這話傳給張磊明顯是想要激起他的好勝心,可惜這時候的張磊心思明顯就不在這個上面了。

既然這功沒辦法不練,那麼就當然要想辦法把它的不利影響降到最低了,既然這內氣是從身體的其它部分硬抽出來的,導致那些部位逐漸的衰弱下去,那能不能再把內氣硬補回去呢。

想到就做,反正張磊認為不會有比現在更壞的事情了,後來張磊回憶起來,還真的感謝自己當初有那麼一股闖勁呢。

後面張磊對於內氣的了解當然不是小時候可以比擬的,他後來才明白,如果要達到自己後來的那樣效果,這個階段還真的是必須要經過的,只有不斷的從身體里抽取先天元氣,然後讓其自動從外界補充,不斷的精鍊,雖然各器官的功能在下降,但是它們對於元氣的適應度承受度獲得了提高,才有着後來無限強化的可能。只不過像是他這麼胡搞的人基本上都沒能挺得過去,換句話說就是都隔屁了。

首先天生的身體稍稍有點不足,甚至說不夠優秀就萬萬沒有機會挺過去,而且就算是天賦異秉,沒有自己那個自我檢視的異能也堅持不下來,不過話說回來,如果沒有自我檢視也不可能練出那麼邪門的內功。

從此以後每天晚上練功以後張磊又多了一件事情,就是把聚攏過來的內氣再按照自我檢視的引導,均勻的填充回體內的肌肉骨骼以及內臟等處,好在沒有從大腦細胞裏面抽取元氣,否則那麼複雜的部位即便有了自我檢視張磊也不敢亂來,張磊清楚,那裡只要有一丁點差錯,人就完蛋了。

這種填充和平時的那種把內氣運用到什麼地方瞬間提高爆發力不同,這種填充是永久性的。

就拿肌肉組織來說,張磊特意指引着這種元氣把因為元氣被抽空而萎縮的肌肉纖維重新滋養起來,甚至在自我檢視的引導下重新製造出新的肌纖維出來。我們都知道,肌纖維的數目是固定的,但是張磊不知道,他知道的只是這樣新造出來的肌纖維往往效果比慢慢滋養原來的肌肉纖維效果還要好,如果不是一種莫名其妙的懷舊心理,原來的那些肌纖維他早就不管了。

這當然也是有熟練度,剛開始的時候張磊花上兩個每天吸收進來的元氣也不過用上三分之一,到了後來一個小時多一點的時間裏面張磊已經可以基本上把今天吸收的元氣全部用光,如果不是因為一種莫名其妙的僥倖心理,讓張磊每天都特意留出一點來強化自己體內的那個氣旋。

隨着對內氣操作熟練程度的增高,張磊對於內氣的理解也在增加着,他發現了那個體內的氣旋一直是在緩慢而持續的運轉着,即便是沒有對它進行操作,這也就是意味着時時刻刻它都在從自己的身體以及外界抽取着元氣。

這個發現讓張磊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意味着張磊身體並沒有衰弱到他想像的那個地步,因為測試的時候那些組織內的元氣並不是已經吸滿的,那麼它們在元氣充滿的原來正常狀態下應該會好一些,儘管這些組織萎縮了已經是事實了也算一個是好消息了。本來丟了二十元,後來又找到了十元錢,儘管還是虧損,但也算是一個好消息不是么。

按理說張磊把體內組織抽取的元氣全都補了回去,而且還有很多本來是從外界吸收的內氣,甚至體內的組織本身自然的就會從外界吸取元氣來補充自己,這麼算起來總量上怎麼都應該盈利的。

可是實際上並不是如此,內氣在修補體內組織的時候並不是沒有損耗的,相反這個損耗還相當大,雖然在自我檢視的進步下這個損耗也在縮小,但是這個縮小的程度比起總量來說是及其細微的。

然而張磊對於內氣的鑽研也並不是沒有效果的,他專門列了一張表出來,詳細的記錄著每一天的感覺,以及自我檢視偵測出來的數額。

人的感覺在長時間是做不得準的,就好像成天看着一個小孩,根本感覺不到他在長高,只有一段時間沒有看到才會,「哎呀,都長了這麼多了!」

還有另外一個辦法,就是每天記錄,雖然說變化很小,但是詳細的刻度可比逐漸變化適應着的人的感覺要準確的多了。

《淬染靈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