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村姑與膽小鬼
村姑與膽小鬼 連載中

村姑與膽小鬼

來源:google 作者:那書苑主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鳳娟 現代言情 董山

一個心比天高,命比紙薄且俊俏的農村姑娘;一個封閉自卑,貧窮半文盲的恐懼症農村青年,命運讓他們走在一起,在一個特殊的年代裏,他們如何成就自己的人生?《村姑與膽小鬼》作者那書苑主,以自然主義的筆法,精細地雕琢了特定環境下一對農村青年不一般的愛情故事,描述了農家子弟追求幸福生活的曲折奮鬥史該文具有極大的原欲特色,是一份三分熟的牛排配着猛烈的威士忌,讀起來酣暢淋漓,品起來鄉土味十足,極富閱讀感,具靈魂衝擊力展開

《村姑與膽小鬼》章節試讀:

第二天,東方露出魚肚白,地上的露水掛在草葉兒上像水晶珠子一樣。

董山拎着幾個老鼠夾子出門了,很久沒有出遠門,這使他對這次孤獨的遠行有着莫名的懼怕。因此,他一出門就趕緊縮着頭,驚慌地四處望,神色十分慌張,但因為起得早,路上並沒有人,便立即覺得輕鬆起來。其實,董山自己也早想去集市上走走了,儘管他非常害怕人多的地方,但人再怕,也得活着啊!他董山不傻,不笨,不愚蠢,還有兩條腿兩隻胳膊一個頭,總得有自己吃飯的本事啊!因此,他想把他設計製作的老鼠夾子拿去賣,看能不能換錢,要是能換錢了,以後偷偷地買些糧食和雞蛋,也不用吃老鼠和蛇了,讓人看不起。但人多的地方就有是非,集市上人最多,一定也是是非最多之地,他想。他害怕是非,他寧願與大自然打交道,與山河打交道,與樹木打交道,與老鼠和蛇打交道,畢竟,那些雖然也會害人毒人,可不會惹是非,比人好多了。

越靠近集市人越多,人越多,董山身上的不自在越來越嚴重,他使勁地縮着頭,見到人就繞着走。一忽兒到了集市上,這裡人山人海,董山看過去,一圈兒地覺得是鬼,似乎都會吃了他的一樣,提着一串老鼠夾子,猶如失魂一般。

他東繞西繞,就繞進了供銷社。供銷社的東西賊貴,買東西又需糧票,因此,沒幾人光顧。幾個售貨員,大概自己內部天天瞎聊,相互之間已沒有多少話可說,又因為實在沒有顧客,寂寞得夠嗆,只盼着有人來買東西,就是不是熟人,說不上話,也可以散散心。其中一個售貨員突然就看到了畏畏縮縮的董山在屋子遊盪,好像一個鬼一樣瞪着大眼到處看,眼睛猛一亮,看出可以拿來散心解悶,她叫:「哎!過來!」

董山猛的站住了,身上莫名其妙地打了個寒噤。誰叫他?董山扭過頭來,卻看見那售貨員在對他招手,而且滿臉堆着笑。董山小心翼翼地朝她走去,好像一條野狗走向手裡拿着肉片的人。他不知那售貨員要說什麼,他警惕地看着那個人,他想,這類人對他總不會有什麼好意的。但她臉上明明堆着笑。

等他走到櫃檯前面,那售貨員就柔聲說道:「哎!你臉為什麼這麼臟啊?」

董山臉變紫了,並不是面對女人臉紅的怎麼厲害,而是一進集市他臉就紅了,現在是紅上加紅,一經疊加,就是紫的。

「你是哪個村的啊?」那售貨員問。

董山渾身發抖,感覺自己一說話,似乎全世界都在看着他,條件反射地回答:「我……我……老煙筒……村……村的。」

「哇!老煙筒村的!叮噹響村的!」供銷社裡響起了一片笑聲。

董山的腦子裡也在嗡嗡地響。

另一個售貨員說:「叮噹鄉村的人?叮噹在哪?」

「哈哈哈!!!」供銷社裡全體人中全都笑得前仰後合。

第一個說話的售貨員示意大家,別笑了,厚着臉皮說:「笑什麼,人家也是人!你要想扒那地方看看,你們自己去扒拉去。」

「哈哈哈!!!」全部人又一次狂笑。董山在笑聲中逃離了供銷社,那些突然的鬨笑聲像鞭子一樣有力地抽打他,他更加地害怕了,腦子是一片真空。

他慌亂地在街上東走西走,想再找個人少的地方,可集市能有人少的地方?他把頭縮得更低了,幾乎是把整個頭埋在胸脯里。

他冷不防一頭撞在一個人身上。

立刻,身邊響起了一個無比可怕的聲音:「瞎了?奔你娘的喪!」

董山戰戰兢兢地抬頭一看,一個中年婦女正雙手叉腰,凶剎一般的瞪着大眼看他。

董山發現,這個人居然那麼可憎;發黃的頭髮拉里拉塌地爬在頭上,粗糙的面孔,黑里透灰。木樁一般的身段,半男不女。見過凶的,沒有見過這麼凶的,董山居然敢從牙縫裡說出兩個字:「丑相」,他自己也很覺得驚奇。

但是,他從這兩個字里又發覺自己很英勇,偉大,說這句話時他沒有結巴。於是,董山又盯那中年女人多看了一眼。

那中年婦女氣得發楞,馬上又氣勢磅礴地反擊回來:「王八蛋!不要臉!你也不看看你自己!」

董山剛勃起的英勇,瞬間萎下來,屁滾尿流地逃走了。

雖然逃跑了,不過董山突然發現,自己面對突然攻擊時竟也能順溜地還擊。我是不是可以把街上所有的人都當作攻擊我的對象呢?我是不是可以用突然還擊呢?董山想。

於是,他大着膽子突然抬起了頭,昂首挺胸,瞬間覺得街面清晰了,他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似乎也不時都張着血盆大口。

但他只挺直腰桿一會兒便立即又把頭縮起來,東遊西盪一會兒又猛然地抬起了頭,昂首挺胸,這一次比上一次又堅持得長久一些。

如此,試了幾次,他發現自己已經可以抬着頭在街上走了,不用再縮頭,只是遇到人的時候,他還是不由自主地躲。

一個老大爺微笑着向他揮手。那老大爺佝僂着背,哈着腰,悠閑自得地向他走來。他又感到一陣害怕,但那老人分明笑得親。他也就壯壯膽子,向那老大爺走去。

那老人到了他面前,伸手摸他的老鼠夾子。董山條件反射地往後一縮,但隨即又停住了縮的動作,任那老大爺摸那老鼠夾子。

老大爺問:這是什麼?

董山說:老……老……老鼠……夾……夾子。

老大爺新奇地摸着,嗯了一聲後又問:以前沒有見過這樣的,管用嗎?

董山結結巴巴地說:靈……靈……靈着呢!

老大爺一撇嘴:我看是中看不中用,你咋證明它靈着呢?

董山見老大爺不相信,一急,又說不出話來,脖子上根根筋肉暴起。

此時,引來一群人圍觀。他們看董山設計的老鼠夾子,覺得稀罕呢!董山覺得一層層地恐怖在包圍自己,一步步後退,他想趕緊逃離圍觀。

一位約莫十一二歲的小孩蹦蹦跳跳地走了過來,說:哥哥,我能試試嗎?

董山看小孩很似王枰,那恐懼感立即減了幾分,說:能……能……能試。

董山便把老鼠夾子支棱好,那小孩脫掉鞋子,用手拿着,模仿老鼠跑的樣子,嘴裏還模仿着唧唧唧的老鼠叫聲,一忽兒跑到了老鼠夾子前,輕輕一碰那鐵片,啪一聲夾上了,把那小孩的鞋子夾得死死的。小孩順帶喊了一聲:我的媽呀!

老鼠被夾住也會叫媽啊?眾人一陣哄堂大笑,卻又不禁喝彩:好東西!

老大爺看到這時,方才相信這東西確實能夾老鼠呢,就問:多少錢一個?

董山想了想說:五……五……五毛……五毛一個。

老大爺想了一會說:好,我來一個。

做生意就這樣,一旦賣出去第一個,眾人便立即你一個我一個的爭着買,董山的七八個老鼠夾子很快賣完了。數一數,賣了3塊多錢,心裏一陣竊喜,這差不多相當於半個月的工分了。數着手裡的錢,心裏的恐懼感減少了,突然感到一陣地暢快。

董山正得意時,突然有人喊一聲:有人來盤查了!

嘩啦啦一群小販收了攤子就跑。這是咋了?董山正發獃,他突然看到剛才那個凶他的中年婦女,帶着一群人衝來。剛才買老鼠夾子的老大爺偷偷拉了他一把,說:小夥子,割金錢主義尾巴的來了!你賣老鼠夾子,有村裡開的證明嗎?

董山脖子上的筋肉暴起來,他想說,賣個老鼠夾子還需要開證明?但卻一個字兒也說不出來,渾身發抖。

那老大爺推了他一把,跑,快跑吧!

董山縮着頭,一陣跑,周邊幾個人被他撞倒了。董山耳邊聽到好多聲,「瞎了?奔你娘的喪!」有男人,有女人,還有老人和小孩。他越發害怕了,縮着頭如一頭瞎眼的豬,胡亂撞一氣。繞了幾個巷子,終於發現周邊沒有人了,這才停下來,呼呼地喘氣。

董山站在巷子里,突然看到巷子口站住一個姑娘。

他遠遠地看到那姑娘心不在焉地提着個草籃子慢騰騰地晃悠,不覺感到一陣溫暖,吃驚地想,哎!這姑娘真是漂亮,長長的脖子,圓圓的臉蛋,杏子眼兒閃爍着,尤其是那脖子白白的,****的,吹一口就破了的樣子。還有那苗條且消瘦的身體,以及碩大的屁股,像年畫上的仙子一樣,唱戲書的說,這樣的女人最能生男娃。又想着黃尿壺說他可以到集市上撿個媳婦,要是能撿到這個,那該多好啊!有一種力量,牽引着他,他多想走過去,但感到一陣緊張,顫抖,終於沒有挪動腳步。

他突然聽到外面響起吆喝聲,他看到巷子口,一個巨大尖頭的東西,拉着一個巨大方形的大鐵兜兜,呼隆隆地叫喚着,經過巷子口。

正尋思間,他看到那姑娘向他這邊急匆匆地走來。他突然聽到啪的一聲,那漂亮姑娘的草籃子掉在了地上,隨後,那姑娘竟然吐了一口血,要昏倒的樣子。

他多麼害怕,他想立即就跑了。但一種力量,讓他停住了腳步,他回頭向那姑娘飛快地跑去,伸手攬住了那姑娘的腰,喉嚨里發出嘶啞的顫抖的溫和的急切的聲音:快……快來……快來救……來救人,來救人啊!

正在他擔心這當兒,剛才那賣老鼠夾子的老大爺出現在身邊。董山向老人投去求救的目光。老大爺過來,拿手在鼻子邊試了試呼吸,點了點頭,伸手去掐人中。

一忽兒,那姑娘緩緩睜開眼來!

董山長出一口氣說:你……你……你可醒了。

那老大爺見姑娘醒來也長出了一口氣說:沒事了,沒事了,只是身子虛了點。順便伸手拿起那姑娘的右手摸起脈門來,認真摸了半天,不覺臉上露出笑容,說:小夥子你要照顧好你媳婦兒,她這是有喜了啊!

董山一愣:啊!

老人說:可不是嗎?你要照顧好哦!便放開手,擠進人群中消失不見了。

那姑娘這時候已經完全清醒了,掙扎着從董山的右手中掙扎出來。

董山這時才覺得捧着那姑娘的右手猶如觸電一般,趕緊縮回來。

那姑娘認真端詳了董山半天,說了一句:謝謝!轉身走了。

董山緊張地,想追了上去,可雙腿仍在打顫,腳步沒有挪動。

那姑娘走了半天才豁然想起,草籃子呢?回頭看了,還在董山手裡。就又趕緊走回來去拿,提到手裡一看,天啊!一籃子雞蛋,早變成了黃白相間的糊糊了,這回去怎麼向家人交代呢?不覺粉紅的臉上泛起難色來,眼中嘩啦啦地流下淚來。

董山揣摩這女人的男人可能很兇,要不然也不會讓他一個人懷着身孕來賣雞蛋。

那年月,一家攢幾個雞蛋不容易,她這樣回家一定會被男人打個半死,不覺心生許多憐惜來!再看那女人的美麗容顏,以及前胸那鼓鼓的山峰,下身居然有某種反應來,心裏卻罵著自己真是下賤,這個時候竟有卑鄙的想法。

董山盯着那女人正胡思亂想,那女人用眼瞟了他一下說:不管怎樣,還是謝謝你剛才的幫助,轉身要走。

董山醒過神來,他又跑過去,拿出兩塊錢來塞給了李鳳娟。

李鳳娟說:不要,不要,我咋能要你的錢呢!董山稍停了一下,想說什麼,但卻沒有說出口,轉身趕緊走了。

一忽兒,董山便消失在了人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