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錯愛成婚:陸爺總是在吃醋
錯愛成婚:陸爺總是在吃醋 連載中

錯愛成婚:陸爺總是在吃醋

來源:外網 作者:蘇遙陸青城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蘇遙陸青城 都市言情

正在連載中的現言之作《陸爺又吃醋了》,是新生代作者「餘九九」所出品的,蘇遙、陸青城是書中的主要人物,該文內容充滿了無盡的看點,小說精彩劇情十分吸睛,文章詳情講述的是一場車禍,一場陰謀算計,將蘇遙變成了替罪羊,成為陸青城眼裡最痛恨的女人。他們之間原本的關係十分幸福,但是如今經歷了種種劫難之後,陸青城已經不想同她在一起了。誤會的發生,真相的不得解,讓他們的這場愛情之路走到了盡頭。而當蘇遙被傷透心真正 展開

《錯愛成婚:陸爺總是在吃醋》章節試讀:

『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自己不識貨,讓這乾坤盒啄了眼睛,現在有臉怪別人撿漏?」

徐震業到店的時間比秦立兩人晚不了多少,整個交易的過程,他都看在眼裡。

古玩的圈子裡,拼的就是誰眼界更高,膽氣更大,撿漏打眼的事情比比皆是,像何天這樣出爾反爾,在圈子裡是為大忌中的大忌。

何天此時憋的臉紅脖子粗,但他也聽出來了,徐震業看似是把何天臭罵一頓,實際卻是在幫何天挽回名聲。

半會兒,何天總算是磨磨唧唧的欠了欠身子,來到秦立面前說道:「剛才對不住了。」

「沒什麼。」

秦立搖搖頭,他並不在意道歉,更多的注意力都在手中的破盒子上面。

聽徐老的意思,這盒子似乎也大有來頭?

不僅是他,在場的看客們也都好奇不已:「徐老,這一個普普通通的木盒子,難道也有什麼講究?」

「哼,古人的智慧博大精深,一個小小的盒子,也大有名頭!」

徐震業沒好氣的撇了撇嘴,等目光落在那什麼乾坤盒上,這才緩和一些,「此盒叫做乾坤盒,其中藏有暗格,以油紙相間,能製作乾坤盒的,無不是名動一方的能工巧匠,而通常能用到它的,也都是那些大商賈大豪紳。」

看客們聽得連連驚嘆,何天臉色陣青陣白,說不出的難受,而秦立與林初夏兩人,也都訝異不已。

沒想到古玩圈的水這麼深,一個木盒子也大有天地!

這時候,徐震業突然做出個全場悚然大驚的舉動。

只見徐震業來到秦立面前,恭恭敬敬的欠了下shen子:「小友,以我多年來的研究,也一直對乾坤盒這類寶貝知之甚少,至少把它擺在我面前,我是瞧不出什麼端倪的,我想請教一下,你這是怎麼看出來的?」

秦立頓時被問住了,他總不能直白的告訴人家,自己有透視眼,一眼就瞧出來了。

想了片刻,秦立乾脆說道:「老先生,這是家傳本事,請原諒我不能如實相告。」

「原來是這樣。」

能在這個行當里站穩腳跟,都是各憑本事,徐震業也沒有強求,而是拿出一張紅色的帖子,遞到秦立面前,「收藏家協會每年都會舉行一場品鑒大會,屆時大家會帶着各自的藏品到協會一敘,我們幾個老傢伙都會到場,如果小友有時間的話,也請拿着這桿玉煙斗,到會上給大家品鑒一番。」

秦立為難的笑了笑:「這桿玉煙斗是我們給初夏的祖父挑選的禮物,恐怕……」

「這也無妨。」

徐震業坦然道,「小友若不便,就單憑這一身本事,也足夠有資格參會。」

把帖子拿在手中,秦立露出會心的笑容:「好,到時候不見不散了。」

「徐老,我這瓷瓶是難得一見的寶貝,您也給看看唄。」

就在兩人相談甚歡之時,何天突然搓着手笑道,「還有那個品鑒大會,您不是說也給我準備了一張……」

誰知,徐震業不屑的看他一眼,直接拂袖:「邀請函只此一張,是你不珍惜機會……小友,我們走!」

何天還想再說些什麼,卻只看到三人的背影,等他們徹底離開之後,何天再也按捺不住,抄起附近一尊幾千塊錢的瓷瓶,狠狠摔在了地上。

砰!

碎裂的瓷片,就如同他的心一樣,隨着玉煙斗的離開,支離破碎!

從匯寶齋出來,感受着撲面而來的清涼夜風,秦立終於如釋重負般鬆了一口氣。

隨即面對徐震業,認真的鞠了一躬:「徐老,多謝您出手幫忙,要是只憑我們兩個的話,可能還真的保不住這桿玉煙斗。」

「小事一樁。」

徐震業笑着擺擺手,目光卻始終在玉煙鬥上徘徊,「小友,之前我離的太遠,看的不清不楚,能不能……」

秦立與林初夏相視一笑,很爽快的把煙斗遞了過去。

徐震業拿着那桿煙斗,左右把玩,愛不釋手。

「妙啊,玉質細膩潤潔,煙斗渾然天成,就算是放到現在,有這樣的玉料,也沒有這樣巧奪天工的師傅能夠做到。」

聽到這兒,林初夏突然小心翼翼的開口:「徐老,我能問一問,這桿玉煙斗的價值嗎?」

「保守估計的話,差不多在五百萬到七百萬之間。」

徐震業沒有把話說的太死,「當然了,這是根據玉器的行情來的,如果是放在拍賣會上,那就另當別論了。」

林初夏驚訝的小嘴微張,半晌都說不出話來。

徐震業不知道二人的關係,還以為林初夏是單純的震驚,露出個淡淡的笑容說道:「天色已晚,我也該回去了,對了,這何天雖然跋扈,但也是古玩圈的人,孰輕孰重,他還是分的清的,倘若他因為今天的事情再去找你們的麻煩,儘管打我的電話就好。」

說著,徐震業交給秦立一張名片,便轉身離開了。

名片的質感很好,而且透着一股清淡的檀香味,足見這徐老是個清雅風致,高風亮節的大人物。

秦立把名片仔細收好,隨即看到林初夏面容上有些猶豫,頓時福至心靈,輕鬆的語氣說道:「多虧了徐老啊,不然剛才就打起來了,他們那麼多人,咱們可打不過。」

噗嗤。

看到秦立突然間的小慫,林初夏忍不住笑了起來:「原來你也怕呀。」

「切,我才不怕。」

秦立心想着不能在妹子面前折了形象,立即挺起胸膛說道,「我是擔心動起手來,你會在亂戰裏面受傷什麼的,就何天那種肥宅,我讓他一雙拳頭都打不過我!」

林初夏沒有戳破秦立,只是掩着唇偷笑,月光照在她精緻的鼻尖上,煞是**可愛。

欣賞了一會兒妹子的盛世美顏,秦立拿起那個木盒子:「把玉煙斗裝進去吧,直接拿在手裡的話,太引人注目了。」

「啊對!」

林初夏恍然大悟,卻是把玉煙斗遞過去,「這物件實在是太貴重了,我覺得還是給你吧,等到明天,我再另選一件禮物送給祖父。」

秦立笑着搖搖頭:「說好我是幫你墊付的嘛,而且這也不貴,一共就花了兩萬,等你什麼時候有錢了,把這點錢給我就行,其實不還也行,多來照顧照顧我的生意就好。」

《錯愛成婚:陸爺總是在吃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