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錯位人生
錯位人生 連載中

錯位人生

來源:google 作者:奪路而逃.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戴傑 霍雲崢 霸道總裁

「你不答應我就徹底毀了她!」婦人凌厲的話衝到他的心裏,身為天之驕子的他卻無能為力只能咬牙握拳……「霍雲崢,我簡直恨透了你!」若有來生,我定不負你……顧憶,你肯定是故意的……展開

《錯位人生》章節試讀:

C市,岳立酒店。
63層,電梯門「叮」地打開,十幾名身着黑色制服的人齊步走出,大廳內璀璨的水晶燈光映射出**之人的傲岸身形。
劍眉英挺,星目有神,眉心一點清冷眼角一點邪魅,輪廓分明,神態從容,好一張帥到人神共憤的臉。
這男人看起來很年輕,舉手投足卻散發王者氣息,那般耀眼,他所到之處,恐怕連鑽石都要遜色幾分。
幾近一米九挺拔的身材包裹在黑色的襯衫里,深灰色的西裝詮釋着他的高貴,以及拒人千里的冷漠。
修長的雙腿邁着穩健的步子,一路不語。
直到總統套房門口,一直跟在他後面的酒店經理戴傑,才總算逮到機會說句話:「霍總,忙碌一天,您累了吧?」
一邊小心翼翼地討好,一邊用餘光觀察着男人的臉色。
見男人不接話,就又開口了:「老夫人說,願您有個美妙的夜晚。」
充滿曖昧的語氣暗示意味十足,成功地讓男人將視線移到在他那張諂媚的臉上。
男人的眸子宛若深潭,眼底掠過一絲暗淡,他輕啟薄唇,淡淡回應:「知道了。」
「那您好好休息,我就先回去了。」
說完話,再用餘光悄悄打量着,想從他那張英俊的臉上窺出一絲絲異樣的神情,只可惜,一如既往。
這位霍家大少爺,正如傳言那般,喜怒不形於色,心底似海深沉。
哪怕他為霍家做事三十多年,看着這位少爺長大,只是對於「霍雲崢」這三個字,他仍是解不開的。
「嗯。」
霍雲崢微微頷首,口吻依然清淡且漫不經心,戴傑忍不住納悶,他究竟有聽懂自己話里的暗示么?
算了,他們人物哪裡是自己隨意揣測透的。
……
男人開門站在玄關處,就見到一個女人躺在Kingsize大床上。
雙眸微微眯起,毫不掩飾的厭煩爬上眼角,加露出些許冷厲。
沒想到奶奶這回來真的,真給他安排女人了,是不是除了她不中意的那個女人,誰都有資格懷上他霍雲崢的孩子?
呵呵,奶奶,怕是你又要失望了。
微擰的眉間清冷中夾雜着危險,壓抑着心底燃起的憤怒,大步流星往床邊走去。
女人側身半掩着被子,柔順的長髮隨意散在枕上,瑩白的月光透過窗溫柔滿地,床上的人宛若失落人間的仙子,超脫世俗的美麗在柔光的照映下更是不可方物。
霍雲崢驟然放慢腳步,望向女人的背身,心裏似乎冒出答案,竟然還有抹期待在心裏一閃而過。
在看清她面容的一霎,他還是愣住了,腦海中不受控地閃過某張出塵淡雅的小臉,那張清麗的容顏,一幕又一幕,曾經只差一點點就刻在他心頭,但就是最後那一點,他才發現她根本不夠資格!
那絲一躍而出的驚喜落地又剎那被憤怒淹沒,男人用力扯開被子,就像硬要從心裏把什麼推出去。
殊不知這露出來的美景,足夠讓人呼吸一窒,移不開眼。
此時的她,僅着一件淡粉色的弔帶睡裙,可能是睡姿的緣故,裙邊皺起到大腿上方,也只能勉強半遮住她的臀,兩條修長的**明晃晃的露着。
細肩的綢帶任意滑落,毫不吝嗇的香肩出露,空氣里瀰漫了更多不只是魅惑的味道,櫻桃般**的唇微微嘟起更像是在邀請着誰來。
霍雲崢的身份地位,什麼樣的女人沒見過,尤其是近幾年,英名在外,多少女人都把他當作夢中情人,那些名媛淑女也是費盡心思往他床上撲。
只不過,性感的也好,清純的也好,他通通不感興趣,沒有誰能輕易攫取他的視線,可今天……
身子突然間像是隱忍的火藥被點燃,這種熟悉的感覺讓他很快就明白,戴傑那老傢伙,對他下了葯?
霍雲崢是個自制力極強的男人,也是個有潔癖的男人,可不是誰都能得到他的臨幸的,哪怕是現在的她。
就算現在身體的反應讓他難受的想要爆炸,幾欲想把眼前的女人吞下。
但他腦子裡閃過的一幅幅畫面逼迫他保持着幾分清醒,決意把床上的女人丟出去。
將被子狠狠地扔到一邊,他伸手掐住女人的肩膀,星目染上不耐煩與厭惡,「起來!」
「嗯……」
床上的女人看似睡得極沉,被這粗魯的動作擾醒,難受地嚶嚀一聲,兩條秀眉緊蹙,粉唇輕啟,呼吸輕喘,那無辜的模樣,如同世間最單純的仙子般甜美,像是最繽紛的糖果讓人忍不住品嘗,男人望着望着不自覺出了神。
身體本能的想要索取,手心不自主的附上嫩滑的肌膚,由下到上,輕撫女人的鎖骨,順勢而下,來到柔軟的渴望,隨着女人的呼吸一起一伏,掌心異常滾燙,頃刻間,似有絲絲電流迅速竄到心頭,他倏地收回了手,卻又忍不住嗅着掌心她獨有的味道。
這時那原本熟睡的女人,卻靈蛇般纏了上來。
雙臂環上他的肩頸,怡人的香氣充滿了他的鼻息,也充斥了他的最後理智。
這一股記憶中熟悉的味道,那樣的清新迷人,讓他心頭莫名悸動。
溫香軟玉在懷,不知道是藥力作用,還是因為她太過美好,霍雲崢竟有些捨不得放開她。
「熱……」
她在他懷中不安分的扭動着曼妙的身體,那兩朵柔軟伴着她的*喘摩擦着他,雪白的雙臂用力抱緊,他好涼,像是火熱的沙漠中浸入了清泉,然而下身燃起的*熱讓她想要更多,不夠,遠遠不夠。
好熱……
怎麼會這麼熱……
「水……我要水……我要洗澡??????」她輕輕呢喃着,半夢半醒間,她微微睜開迷離的雙眼,卻不小心撞進深幽如潭的雙眸。
蝶翼般的睫毛撲欶着閃動,痴痴地望着那雙鷹隼般的眸子,就像是一個無底的深淵,卻深深地吸引她,忍不住想靠近在靠近,把她的靈魂都送進去也不夠,儘管她知道後果會是萬劫不復。
霍……
腦海中閃過一個每每想起都會無比心痛的名字,她猛然搖搖頭,雙臂放開,像是想要把男人從自己腦海中甩出去一樣,而且身體本能的就想要遠遠逃開——
「不……不可以……」
她就算做這種夢,也絕對不可以夢見他!
「不可以?
晚了!」
男人冷冷勾唇,眸光暗淡了下去,倏地變得危險起來。
原本,他是不屑對她怎麼樣的,只不過她毫不掩飾的抗拒映在眼中,硬生生激起男人潛在的征服欲,還夾雜着有一絲痛隱隱作怪,讓他忍不住想要把她吞下去,揉進骨子裡……
心底最後一根弦在此刻徹底崩斷,男人化作一頭兇猛的狼,單手收緊她的腰,讓她完全貼在自己的身上,另一隻手毫不憐惜的扯下她僅有的裙,欺身壓下,霸道地將她吻住,索取她的全部甜蜜,任憑自己的手在嫩滑的肌膚上遊走,毫不控制噬火般的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