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呔!放開那惡靈,那是我的KPI
呔!放開那惡靈,那是我的KPI 連載中

呔!放開那惡靈,那是我的KPI

來源:google 作者:我想養只朏朏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我想養只朏朏 陳昭

(沒男主!有男的也只是男配!陳昭是唯一的主角!愛情,是不靠譜的!男人,只會影響她拔刀的速度!)地星新紀元3012年,陳昭做鬼的第2022年末法時代觸底反彈,血月當空十二天坊間傳聞:血月現,厲鬼出,群魔亂舞山脈動,禁忌起,靈氣復蘇——陳昭被崔胖子從被窩裡一刨出來,連哄帶攆的趕上來收拾爛攤子穿着風衣扛着刀,她以一身高三丈二的王霸之氣讓一個又一個不服管的老六對她心悅誠服「來來來!拘魂驅鬼了解一下?!」「哎哎哎!別動那個惡靈!那是我的KPI!」展開

《呔!放開那惡靈,那是我的KPI》章節試讀:

原本,顧盼的任務是接陳昭回宿舍,但事情弄成現在這樣,她倆是不太好意思拍拍屁股就走的。

最後是封燚親自過來,把陳昭和顧盼,還有顧盼那隻狗接回家去的。

倆貨知道自己做了錯事,一路上乖得好像一對兒苦命鵪鶉。

張繁星一邊開車一邊瞄後視鏡里的胖瘦鵪鶉,再看看繃著臉的親媽封燚,他試圖緩和車裡氣氛:「阿昭你別擔心了,張道長不是說了嘛,以後你再有類似的事情提前說一下就是了,又不是認識你一天兩天了,他們是不會真的跟你生氣的。」

「我。。。」

「是我的錯,今天是我出的餿主意。」陳昭剛張嘴,顧盼就趕緊把責任攬過去。

「這是誰的錯的問題嗎?!」封燚被顧盼這沒意義的攬責任的行為氣的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兒的說她倆:「你們倆做的事,要付出代價的!別看人家說不在意了你們就真當人家好欺負!誰都跑不了!今天他們消耗掉的符籙道具,你倆平攤!一人一月扣兩萬!扣二十年的!

顧盼你多扣五年!這給你能耐的!借陰路你還帶只狗!揣着那麼純凈的生氣在陰路上晃蕩,你是瘋了不成?!也不怕遇見那沒有神志的瘋鬼活撕了你!」

「我們錯啦~~」一胖一瘦兩個小可憐相互依偎,可憐巴巴的聽着訓,陳昭壯起膽子捅了捅盛怒中的封燚,和她商量:「那個。。。我存貨多,那些東西我自己補了吧。這事兒是我的責任,當時盼盼勸過我的,是我沒聽。。。」

「行,知道你財大氣粗,你願意給就給唄。」封燚很好說話的答應了:「那正好,卡利那份你也出了吧,正所謂寧落一群不落一人,顧盼的那份你都擔了,也別差她家卡利的了!」

卡利就是那隻小白狗。

顧盼活着時候她家狗就叫卡利,聽說是她媽起的,她家每次養的狗都叫卡利。。。

「哦~~」陳昭不敢反駁封燚,只能乖乖聽話。

雖說封燚是她的鬼奴,但是這貨活着的時候可是堂堂鎮北侯,那氣質,那架勢,真的生起氣來,可是很嚇人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陳昭自己也覺得這次的事情做的不地道。

封燚的意思她明白,她是想給那些老道士翻倍補償,彌補心傷。

畢竟是這種需要眾志成城的當口,她做錯了事,就要拿出比滿分還多一分的誠意,可不能讓好人寒了心。

——

作為冥府公職人員,陳昭她們的待遇是相當不錯的。

就拿這宿舍來說吧。

宿舍位於江城市一處佔地面積約兩千平方的山頂別墅,一人一間大床房。傢具齊全,品牌一線,全別墅5g光速WIFI。

每間配備超豪華浴室,陰氣十足的水源,超豪華電競太空艙,全自動按摩椅,保證員工休閑放鬆全方位!

曾任職半步多酒店五星級神廚全天候命,冰點甜品糖,煎炒烹炸拌,南北風味!現點現做!

並且住家保潔定點打掃,一聲令下,飯菜送上門,垃圾不用自己倒!

就這麼說吧,好多員工之所以願意入職,幹着那累得想讓人投胎的活兒,就是因為薪資豐厚外加這個住宿環境太好!

到了地方,下了車,顧盼還好,陳昭那身破破爛爛的樣子就好像狗尿苔端上了滿漢全席的席面。

好在這別墅滿山就這麼一棟,倒是也不怕被別人看。

但是瞅着陳昭那個樣子,還是有好幾個新晉鬼仆偷偷鄙夷了幾眼。

封燚瞧見了,抬手就讓護衛把他們弄走,倒不會弄死,只是會送進冥府,按律處置。

只是若不是重罪不想承擔,他們能豁的出去做奴僕的?!再者,主家丟棄者,罪加十分之一。

看着少吧?!但他們若是刑罰一千年,那十分之一就是多加了一百年。。。

看了眼被捂着嘴拖下去的幾個鬼仆,陳昭不太高興的皺了皺眉,和封燚商量:「現在的人和咱們那個時候不一樣的,他們更加自我,鬼仆只有賣身契,只是能限制他們自由,這種明顯容易生外心的,以後還是別要了。」

「還是像從前那樣,找那種願意簽血契賣終身的,找好了叫我,咱家人,必須確保向心力。」

她一個生前沒記憶,死後寡千年的可憐蟲,好不容易用簽鬼契的辦法給自己找了點親近的夥伴,當然要個個向著她,不能向著她的,她才不會留着!

瞧那七個不服八個不忿的樣子,這是根本沒找好自己定位啊,她身邊可不能留這種明顯會有麻煩的傢伙!

別說她吹毛求疵,她千里之堤潰於蟻穴,她看不見也就算了,明顯能看見的漏洞,她怎麼留着?!

雖說做鬼兩千多年,但她還想長長久久快快樂樂存在下去呢!

她的大家庭,絕不允許有人生外心!就算是最外圍的鬼仆也不行!簽賣身契有屁用!她手裡的,必須簽血契!

「我知道了。」說著,封燚疲憊的嘆了口氣:「要不是冥府的宅子也需要打理,我原本想從那邊抽調人手。。。吶,這是你的房間,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封燚把陳昭領到她三樓的房間門口推開門,原本一副抬腳也要進去的樣子,但邁了一步,大約是想到了什麼,又丟下陳昭匆匆忙忙下去安排事情了。

陳昭打量着這房間,窗明几淨的落地窗,休閑放鬆的太空艙,功能齊全的按摩椅,三乘五的大床床。

我滴天呀!每一樣都安排在了她的心坎里!

興沖沖的跑進衛生間,把那滿是天南海北的灰塵的破衣服脫了丟進早就準備好的大號垃圾桶。

撇着嘴鏡子里那張被塵土吹得又黑又黃的老臉和身上猶如老樹皮般的皮子,她自己都覺得沒眼看

抄起剪子,在額頭正中間小心的劃開一道大口子,一手抓一邊卷皮,用力的朝兩邊撕扯。

其實吧,她應該先泡一泡的,那樣比較好撕。

可她太討厭這身又臟又乾巴的假皮了,也不打算再要它了,所以就算疼點,她也想儘快撕掉它。

將又破又髒的皮子丟進垃圾桶,她把頭髮扎個衝天揪,然後摸出把剪子,給打成柳的頭髮狠狠的來了個一剪梅!

這破頭髮她也恨了好多天了!好幾次穿山越嶺被掛樹葉的時候,她都在後悔為什麼一開始沒直接剪了它!

把該扔的都扔了,披頭散髮半遮臉的陳昭終於撲進了她心心念念的雙人寬的大浴缸!

啊啊啊!我的大寶貝啊!我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