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代嫁傻女
代嫁傻女 連載中

代嫁傻女

來源:google 作者:亦小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傅景深 現代言情 藍淺淺

被未婚夫和渣妹算計,她被賣給那個殘了腿,還有隱疾虐死了五個未婚妻的變態新婚夜!男人捏着她的下巴,一臉嫌棄:「傻子?」藍淺淺:「……」你才傻子,你全家都傻子!婚後!傅少:「老婆,要抱抱!」藍淺淺:「……滾!」傅少:「老婆,要親親!」藍淺淺:「……」咱倆到底誰是傻子?【傻妻+替嫁+馬甲+團寵+虐渣+打臉+1v1】展開

《代嫁傻女》章節試讀:

洗澡?

藍淺淺的汗毛都炸起來了。

腦子飛速的運轉,她猛的退後一步像是被嚇到了一樣,瘋狂的搖頭。

「不要打淺淺,淺淺不洗澡,嗚嗚……

淺淺不要洗澡!」

身上有幾個泥點就要洗澡。

這男人應該是有潔癖吧?

藍淺淺心想!

要是她表現的臟一點,這男人是不是就對她沒有興趣了?

「你害怕洗澡?」

看着藍淺淺這反應,傅景深原本帶着笑意的眸子瞬間就冷了下來。

「徐一,十分鐘後,我要知道淺淺在藍家的一切。」

能讓藍淺淺這麼害怕洗澡的可能只有一個,那就是有人在她洗澡的時候欺負過她。

只要一想到他看上的小傻子被別人欺負過,傅景深就憤怒的想要殺人。

藍淺淺倒是不怕傅景深去查她在藍家的一切。

反正她是個傻子,查也查不出什麼來。

她現在只關心怎麼讓傅景深不給她洗澡。

抱着胳膊,藍淺淺和傅景深保持着安全的距離,一副很害怕的樣子。

「淺淺不要洗澡,不要打淺淺……」

「好,我們不洗澡。」

見藍淺淺這麼害怕,傅景深冷硬了二十多年的心,瞬間就軟了。

「我們不洗澡,只是換件衣服好不好,臟衣服穿在身邊不舒服,我讓人給淺淺準備很漂亮的裙子,淺淺肯定會喜歡。」

不能像是正常人一樣和小傻子說話。

傅景深就哄着藍淺淺,讓她換衣服。

不洗澡就不洗吧,誰讓他看上了這個小傻子呢。

換衣服是可以的。

藍淺淺聽到漂亮衣服,瞬間就不害怕了。

就像是傻子一樣,她跑過來高興的扯着自己的衣服,「淺淺喜歡漂亮衣服。」

「那我們去換漂亮衣服。」

傅景深見她就着她身上那件只有老太太才穿的裙子,說是漂亮衣服,心裏滿是心疼。

藍家人之前到底是怎麼虐待她的?

竟然連件像樣的衣服都不給她買。

若不是昨天晚上他遇到藍淺淺,這丫頭怕是真的就要被藍家人給賣了。

「去換漂亮衣服嘍!」

藍淺淺興奮的跟着傅景深往他的卧室走。

聽說傅景深的腿不能走,常年要坐輪椅,所以卧室在一樓,簡單的灰色裝修,低調中帶着奢侈。

像極了他的風格。

他的卧室很大,有書房,還有訓練室,衣帽間,洗手間,浴室……

比酒店的總-統套房都高級。

藍淺淺的手一直被傅景深牽着,很快就到了他卧室的衣帽間。

這裏面都是他的衣服,滿滿的像極了一個高檔的商場。

裏面有很多衣服都是世界頂級服裝設計師親自為他一個人設計的,一片布料就價值幾十萬。

看着這些衣服,藍淺淺忍不住的在心裏咋舌。

跟傅景深比,她那點資產真的不夠看。

「傅少,給少夫人準備的衣服送過來了。」

很快,徐一帶着人傭人出現在門口。

十幾個傭人,每個人手裡都抱着一堆的新衣服。

「淺淺,你自己去挑一件喜歡的,時間倉促只能先給你準備這些,等一會兒吃過飯,我讓人叫設計師過來,幫你設計一些。」

藍淺淺假裝沒有聽到傅景深的話,不停的打量着他的衣帽間,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樣,這裡摸摸,那裡看看。

將一個傻子演繹的淋漓盡致。

傅景深:「……」

無奈的轉動着輪椅走到一臉興奮的小傻子面前,傅景深將傭人都叫了過來,指着他們拿的那些衣服問藍淺淺。

「這些漂亮衣服,你喜歡嗎?」

「**!」

「好漂亮的衣服,妹妹的!」

藍淺淺一臉興奮的拍着手,看着那些衣服,這些衣服是真的很漂亮,她看到了上面的牌子,都是頂級的,最便宜的一件都不下六位數。

傅景深果然是大手筆。

只是他為什麼要對自己這個傻子這麼好?

「不是妹妹的,是你的。」

從她的話里,傅景深猜到了,在藍家肯定只有藍菲兒才有穿這些衣服的份,而藍淺淺沒有。

默默的,傅景深又在心裏給藍家人記了一筆。

他拿過一件紫色的長裙給藍淺淺,「這些都是淺淺的。」

「淺淺的?」

藍淺淺將信將疑的接過傅景深手裡的衣服,一臉的小心翼翼,「真的是淺淺的?」

傅景深點頭,開口誘哄:「都是你的,我幫淺淺換下來好不好?」

昨天晚上他走的急,也不知道自己動作那麼粗魯,有沒有在她身上留下傷痕,傅景深想趁着給藍淺淺換衣服的時候,查看一下。

只是他的小傻子根本不給她這個機會。

抱着自己的衣服,藍淺淺撒腿就跑,一邊跑一邊像個幾歲的孩子一樣,興奮的大喊,「淺淺有新衣服嘍……」

傅景深:「……」

「淺淺要去換衣服。」

藍淺淺抱着新衣服就往旁邊的書房沖。

「你不能去哪裡!」

徐一見藍淺淺要去傅景深的書房,下意識的就想去攔她。

「徐一,停下!」

傅景深轉動着輪椅過來,將徐一攔下。

「傅少,那是您的書房!」

裏面全是機密,要是讓人知道……

「沒事!」

傅景深看着跑進書房的藍淺淺,來到她面前,笑着問她,「要在這裡換?」

書房?

也是個不錯的地方。

藍淺淺抱着衣服,很認真很傻氣的點頭,「奶奶說,換衣服不能讓人看!」

她還知道這個。

傅景深再次笑了。

「我不是別人,是你老公。」

讓人關上書房的門,傅景深一把將藍淺淺拽進懷裡。

「這裙子有些複雜,我幫你換。」

複雜個毛線,一件長裙而已,套上就行了。

這變-tai男人分明就是想占自己便宜。

絕對不行!

藍淺淺直接從傅景深的懷裡跳了出來,捂着自己的衣服一臉警惕,像是一隻受了驚嚇的小野貓一樣,大大的眼角里全是不安和警惕。

「不能看,奶奶說!」

傅景深:「……」

忽然覺得奶奶好多事!

「我不是別人!」

他開口,小傻子身上應該很多他留下的痕迹,應該給她上點葯。

誰知道藍淺淺不配合他。

拿起桌上的書就朝他砸了過來。

「壞人,偷看淺淺換衣服的都是壞人。」

「打壞人……」

「砰!」

厚厚的書砸過來,被傅景深偏頭避開。

下一秒筆筒就飛了過來,正好落在他的肩頭。

「砰!」

「嘩啦!」

筆筒從傅景深的肩膀上落到地上,裏面的筆掉了一地,漸起的墨汁正好落在傅景深的褲腿上。

他看着藍淺淺,那雙黑色的眸子瞬間眯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