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代宋我哥是宋江開局重演陳橋兵變
代宋我哥是宋江開局重演陳橋兵變 連載中

代宋我哥是宋江開局重演陳橋兵變

來源:google 作者:明皿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吳用 宋清

宋清本是現代都市裡一名機械專業出身的普通青年,可誰知機緣巧合之下他竟然穿越到了古展開

《代宋我哥是宋江開局重演陳橋兵變》章節試讀:

宋清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才悠悠轉醒,腦袋痛得彷彿要炸開一般,耳中蜂鳴之聲不絕,嗡嗡作響。
又不知過了多久,宋清才稍稍清醒了一些,迷迷瞪瞪的發現自己睡在一張大床之上,身上蓋着一床還有一些腥臭的雞毛被子。
他支撐着一隻膀子想起身,可是渾身沒有半點力氣,心中暗道: 「我這是在哪裡啊?
難道我已經死了,我才剛剛提拔上去,還準備好好為人民服務呢……」 作為一個在機械領域蹉跎了十年,終於在三十五歲前成功考公上岸的宋清,正準備大顯身手的時候,居然一下子就沒了。
想到這裡,他放眼四望,只見房中一色的古香傢具。
一道淡黃色的斜陽,透過半開的窗戶,投進房中。
「這……這裡也不像是陰曹地府啊?」
剛剛想到這兒,猛然間宋清又覺得腦袋一陣錐刺一般的疼痛,一些雜亂的念頭紛至沓來,塞滿了他的記憶中樞神經: 我的名字叫宋清,是梁山泊第一把交椅,江湖人稱及時雨的宋江的同胞兄弟宋清。
什麼!
穿越了……我是在做夢嗎?
就在宋清對自己的處境莫名其妙的時候,忽然聽見有人喊道:「軍師,軍師,宋清兄弟醒了,宋清兄弟醒了!」
不一會兒,宋清看見兩個漢子急匆匆的進得房來。
一個三十多歲,秀才打扮,眉清目秀,白面長須。
一個身材高大、瘦骨稜稜,四十開外。
宋清記得,這個三十多歲的名叫智多星吳用;四十開外的是梁山上專治諸病的醫生神醫安道全。
「我去,我不會真的重生到了梁山賊窩了吧……」 吳用快步到了宋清的面前,將右手探在宋清的額頭上摸了摸,問道:「宋清兄弟,你的頭還疼嗎?」
宋清一臉茫然的搖了搖頭。
接着,吳用又對身旁的安道全道:「安神醫,已經退熱了。」
安道全微笑的道:「宋清頭領吉人自有天向。」
吳用衝著安道全拱手道:「這一切都是安神醫的妙手回春。」
「不敢,不敢。」
安道全趕忙謙遜。
吳用又對宋清道:「宋清兄弟,公明哥哥和盧員外往宮中面聖去了,你有什麼就只管喊我,等他回來了我就告訴他你的熱病好了,他一定會第一時間來看你的。」
在宋清的腦海里雖然有宋江、吳用等人的一切記憶,但是這個新宋清還是忍不住端詳了吳用良久,答了一聲:「哦……」 同時吳用也對宋清傳達了一個很重要的訊息: 梁山已經接受朝廷的招安了。
吳用對門外的一名兵士道:「去叫廚房煮一碗湯餅,切得細些!」
宋代的湯餅就是現在的麵條。
「是。」
門外的兵士應聲而去。
那兵士去後,安道全又給宋清把脈。
就在安道全給宋清把脈的時候,宋清開始搜檢着前任宋清的全部記憶。
如今的梁山確實已經接受了朝廷的招安,並且全部人馬和家眷都駐紮在與大宋都城東京汴梁只有一河之隔的陳橋驛。
原本宋徽宗是打算召見全部梁山將領的。
不過等梁山大部人馬全部來到,高俅、童貫又說全部召見怕他們在宮中鬧事,於是宋徽宗就只招了宋江和盧俊義進宮來面聖,其他人馬就全都駐紮在了這裡。
無論是讀過《水滸傳》原著的,還是看過《水滸傳》影視劇的都知道,梁山在接受了宋朝的招安之後,被派去打方臘。
結果是梁山軍雖然消滅了方臘,卻也因此元氣大傷。
最後宋江和盧俊義,一個被下了慢性毒藥,一個被餵了水銀,雙雙死於非命。
雖然最後這個宋清得了善終,但是作為穿越者,並且讀了不少歷史方面書籍的穿越者,怎麼可能不知道靖康之變呢?
梁山招安的事情發生在宣和四年三月,也就是公元1122年的三月。
靖康之變發生在哪一年?
發生在公元1127年。
其實從1126年開始,由女真人建立的金國在消滅了體量比他們大得多的遼國之後,就開始侵宋了。
無論是水泊梁山還是宋江、宋清兄弟二人的老家鄆城縣宋家莊都正處在宋金雙方交戰的前線上。
梁山軍在打完方臘之後,就算他宋清能躲過朝廷的暗害,也躲不過金兵的鐵蹄。
想到這裡,宋清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不能讓宋江招安成功。
必須想個辦法,壞了他的招安之事!
這時,那兵士端着一碗熱騰騰的湯餅到了吳用的面前。
吳用抱來一床被子,放在宋清的背後,讓宋清舒舒服服的靠在被子上,然後再從那兵士手上接過湯餅,一面餵給宋清吃,一面道:「宋清兄弟,你有七八日只靠喝點米湯度日了,來,快吃了這碗湯餅吧。」
宋清的肚子確實是餓了,七八天只喝米湯,能不餓嗎?
他接過吳用手裡的湯餅碗,呼呼的大快朵頤起來。
安道全道:「軍師,讓宋清頭領先吃着湯餅,在下去給宋清頭領熬藥。」
吳用恭敬的道:「安先生請先忙。」
吳用目送安道全離開之後,沉默了半晌,忽然問躺在床上的宋清道:「宋清兄弟,你覺得招安真是我梁山的出路嗎?」
宋清聽了這話一愣,不由自主的盯着吳用的臉看: 吳用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難不成是在試探我嗎?
對了,水滸裏面,吳用、李逵這些人都是反對招安的。
宋清就直接了當的道:「軍師,恕我直言,招安是一條死路。」
「哦?」
吳用方才的問話確實是在試探宋清,他也確實不願意接受招安,但是對於宋清這樣肯定的回答,多多少少有些驚訝:「何以見得?」
宋清吃了兩口面,吧唧吧唧道:「軍師啊,朝廷為什麼招安我梁山兄弟?
不就是因為我梁山人馬兩破童貫,三敗高俅,殺得朝廷沒了法子,萬般無奈之下才來招安我等的嗎?
可是,當今天下鼎沸,河北有田虎,淮西有王慶,江南有方臘,招安之後恐怕朝廷要我等兄弟去征討這些賊寇。」
在聽了宋清這番話之前,吳用只是不贊成招安,至於為什麼不贊成招安,和招安之後會有什麼後果,他還沒有想得如此的清楚明白。
他之所以沒有在兄弟們面前明確的反對招安,那是怕會引起梁山的分裂,甚至內訌。
為了顧全大局,他也就隱忍不發了。
宋清接着又道:「軍師,招安之後,我梁山兄弟就是朝廷的人了,說得難聽一些,就是朝廷的鷹犬,朝廷要我們去做什麼,那我們就必須要去做什麼,不然就是違抗聖旨,這是誅滅九族的大罪啊。
「朝廷不將我梁山的人馬全部消耗乾淨,無論是蔡京、童貫、高俅等一般奸臣,還是那龍椅上的昏君,都不會放心的。
一旦兄弟們都拼光了,恐怕朝廷對咱們就會另眼相看。
「到了那個時候,無論是我哥哥宋江,還是您這位軍師,那可就都成了朝廷案板上的魚肉,他們想怎麼處置我等,也沒法反抗了。」
吳用在聽了宋清這話後,頓時覺得後脊樑發涼,他萬萬沒有想到宋江的弟弟宋清在招安這件事上看得比他們所有人都透徹,頓時有了一種自愧不如之感,問道:「那依宋清兄弟之見,該如何是好?」
宋清正要說話,這時,一名梁山兵士小跑到房門前,略顯驚慌的對吳用道:「軍師,不好了,水軍校尉何成將高俅高太尉手下的李虞侯給殺了!」
「啊!」
吳用一聽這話,驚得面色蒼白,額頭上冒着津津細汗:「怎……怎麼會出這樣的事?」
 

《代宋我哥是宋江開局重演陳橋兵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