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帶系統穿成喪夫寡婦,養三個乖崽
帶系統穿成喪夫寡婦,養三個乖崽 連載中

帶系統穿成喪夫寡婦,養三個乖崽

來源:google 作者:朱草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朱草草 梁月

種田+美食+養娃+系統被星際美食聯盟選中,現代美食博主梁月穿到一個架空的朝代,完成養娃和發展美食事業的雙向任務梁某人表示:系統在手,天下我有!某系統:你在想屁吃!展開

《帶系統穿成喪夫寡婦,養三個乖崽》章節試讀:

鎮上的來福客棧,一群人坐在二樓的包廂里,顧老大正扒着窗戶,看外面熱鬧的街市,他好久沒有這麼放鬆過了。

老二和阿秀兩人秀氣的吃着桌上的點心,聽他娘和邵老闆做生意。

邵老闆親自給梁月倒了一杯茶:「顧娘子,明人不說暗話,不知你願不願意將你的茶葉蛋方子賣給我?這個數!」他伸出五個手指。

梁月喝了一口茶,叫賣半天,她早就口乾舌燥了。

「五兩?」

「不不不,是五十兩。」邵老闆一副篤定她不會拒絕的神情,胸有成竹地道。

「五十兩?」這確實是高價了,畢竟找個有經驗的廚子來看兩眼就能知道這茶葉蛋是怎麼回事。

但是「雖說我這茶葉蛋不是什麼大買賣,但也是家裡祖傳的,不能輕易拿出去啊!」

邵老闆聽出梁月的言下之意,挑眉:「顧娘子,這茶葉蛋,我觀之並不是複雜難做之物啊,就算你們自己出去賣,要到哪年哪月才能賣到五十兩?」

商人要是能這麼容易拿捏就不是商人了!

「雖說茶葉蛋不是什麼精貴物,但是,邵老闆我觀你好像做的商品倒賣這一行當,要經過的地方不知凡幾,你到一處就有了一處市場,這賺的可不是區區的五十兩啊!」梁月放下杯子,不想和他打機鋒。

「娘子果然聰慧過人!罷了,就當我邵某結識一位朋友了!」邵老闆看她不似平凡婦人,估計以後不一定還會有生意來往,口頭鬆了些!

「一口價,七十兩!」邵老闆開出他心中的最大值,要是這顧娘子要的更多,今天這生意就算了。

「邵老闆爽快!要不是為了養家糊口,我是斷不能將祖傳的方子賣掉的,今天就當和邵老闆交個朋友了!」

梁月本以為今天這方子最多也就六十兩左右了,沒想到他竟然能叫價到七十兩,心知這人生意做的肯定不小。

第一天做生意,娘幾個除了賣方子的七十兩,還有在碼頭賣的四百文錢,一下子就脫貧奔小康了。

回去的路上,老二問出了百思不得解的問題「娘,今天茶葉蛋賣的那麼好,你為什麼要把方子賣掉呢?如果不賣掉,我們遲早能賺到七十兩,而且這還是個長期可做的買賣,生活就有了一定的保障了!」

聞言,另外兩兄妹也疑惑地看着梁月,顯然他們也從七十兩的驚喜中清醒過來了。

梁月知道老二是家裡最聰慧的孩子,也預感到會有此一問。

「話雖不假,但你們要知道這七十兩有多麼的難掙。首先,這茶葉蛋並不是每家每戶都願意吃的,有的人家連雞蛋都不捨得吃,怎麼會花錢吃這個茶葉蛋。第二,我們這個茶葉蛋並不是多麼複雜的巧物,鎮上隨便找個廚子琢磨琢磨,這個配方就不值錢了。到時候,賣茶葉蛋的人增多,而鎮上會買茶葉蛋的人就那麼多,僧多粥少,很快這生意就做不下去了!所以現在是把它賣掉的最好時機!」

還有一個原因梁月沒說,他們家現在最缺錢,而且有了她這個行走的食譜,還在乎一個茶葉蛋方子嗎?

兄妹幾個聽到這個都放下心來,看來自己家還是賺的。

「那娘」阿秀咬了咬唇:「這個方子賣掉了,我們以後怎麼辦啊?坐吃山空嗎?」

「阿秀懂事了,都知道操心家裡生計了!」梁月摸了摸了阿秀的小腦袋,欣慰孩子的長大,又忍不住心疼,窮人的孩子早當家。

「你們放心,跟着娘,娘帶你們吃香的喝辣的,保准把你們養的白白胖胖的,像二奶奶家的小豬仔一樣。」

「我們才不是小豬仔!」幾個孩子抗議,不想被娘比喻成小豬仔,小豬仔那麼憨。

娘幾個說說笑笑就到了家,二奶奶聽說他們回來了,立馬從村口的「八卦交流地」(梁月戲稱這是古代版的「微某博」)往他們家去。

「月娘,你們今天生意怎麼樣啊?」二奶奶擔心一天了,他們又沒做過生意,不知道這吃食賣不賣的出去。

梁月剛洗了把臉,就聽到二奶奶的聲音傳來,真是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啊。

知道她擔心,梁月也沒賣關子:「還不錯!二嬸,今天家裡買了些點心你拿回去給曉曉他們吃!」

「那就好!」聽到生意不錯,二奶奶連聲道好,又聽到點心,連連擺手拒絕,孩子剛賺了點錢,不能這樣占他便宜。

梁月沒說多話,直接讓老大送到二奶奶家去。

「對了月娘,你們今晚娘幾個就去家裡吃飯吧!正好你二叔想和小良聊聊!」二奶奶看她又要拿東西招待她,扔下一句話,連忙往外走。

估計二爺爺是想和老二聊聊讀書的事,梁月也沒拒絕,心裏想着以後再報答他們的恩情。

「叮!宿主,請接收今天的任務!」小二又突然的出現,不過今天的機械的語氣多了份微妙的卑微。

「請做一道蝦滑紫菜湯,打開楊秀芳的胃口!」

梁月知道楊秀芳是二堂嫂,她懷孕了,最近胃口不太好,對於這個任務,梁月不覺得奇怪。

可是她好像沒在這邊看到過「紫菜」啊,所以這個湯要怎麼做?

「宿主,村子裏有人知道紫菜的存在。」小二終於扔掉了高冷人設,現在淪為和梁月一樣的打工人,打工人之間就是要互幫互助。

「誰啊?」梁某人心想會說你就多說點。

「本系統也無法定位具體人群,只知道這個村子裏有紫菜。」

誒,辣雞系統不擺爛照樣辣雞啊!

村子裏人那麼多,不可能大海撈針地一個個問,她打算先去二奶奶家,二奶奶或許就是那個知情人。

梁月去二奶奶家,老大和阿秀跟着一起去了,老大是去找小兄弟一起練武,阿秀帶着她的綉活找曉曉她們,老二留在家讀書。

二奶奶和兩個媳婦正在準備夕食,忙的熱火朝天的。

「二嫂,你身子重,我來。」梁月看到二嫂正準備接水(二奶奶家有一口井)嚇了一跳,連忙接過桶,開玩笑,大肚婆可不能做這麼重的活。

「嗐!這有什麼?哪家媳婦不是做到臨生產?」二嫂不以為意,農村的婦人都是這麼過來的。

作為一個現代人,梁月一直認為孕婦是應該要好好保重身體的,不說十指不沾陽春水,但基本上是不能做重活的,說不準一不小心,對孩子就有傷害。

但這邊好像不是很在意,有可能是生在農村沒有條件的原因,但她做不到心安理得的看着孕婦幹活。

「二嬸,你知道哪家有紫草嗎?」梁月連忙岔開話題。(紫菜,古時稱紫草)

「紫草?你問這個幹嘛?」這邊沒有海,紫草當然也不常見,二奶奶詫異。

「想做點吃的。」

「誒呦,那你可就問對人了,紫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