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帶着三百英雄技能穿越異世界
帶着三百英雄技能穿越異世界 連載中

帶着三百英雄技能穿越異世界

來源:google 作者:午睡教教主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希普賽斯 徐楊 遊戲動漫

「每升一級,你就可以隨機獲得任意一個英雄的某個技能,當然,會根據實際情況進行平衡性調整」「先不說這個,我為什麼會穿越到這樣的世界?」「你已經死亡轉生了」「死亡了?」「你solo世界守護神時候,時候電腦發燙,顯卡爆炸把你帶走了」「誒,別走啊,就這?讓我就這樣在異世界自生自滅了?」「你不是嘴強王者嘛,對比其他穿越者,你的能力足夠強大了,好好享受新的人生吧」展開

《帶着三百英雄技能穿越異世界》章節試讀:

自己以前就連雞都沒殺過。

徐楊在夫魯達家林間的作坊里,挽起袖子,深吸氣,高舉刀,又放下。這一套動作重複好幾遍,案板上雪白的長耳兔子一動不動,紅彤彤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徐楊,徐楊一手拿刀在房間里來回踱步,突然想到自己前世養的貓貓,不知道它吃了沒,自己不在會不會餓死,徐楊就更不忍心下手了。

「老爸,你新招來的這個傢伙在房間里幹什麼呢,聽說他20歲了,真的有男人20歲了連只兔子都不敢殺的?」

夫魯達哈哈大笑着:「看在星塵大人的面子上,我幫他練練膽呢,不過你看他拿着刀手抖的那個樣子,太搞笑了,哈哈哈哈!」

徐楊聽見外面的夫魯達對自己的嘲笑聲,雖然很不爽,但是又沒法語言上回擊,在最後一次給自己壯膽後,徐楊深吸一口氣,高舉匕首一刀扎進長耳山兔肉嘟嘟的肚子上,山兔畢竟也是魔獸,有着強大的力量,肚子挨刀慘叫連連,居然掙脫了束縛,兩腿猛地蹬了徐楊,徐楊的腦袋像是被一塊飛石砸中,「咯噔」一聲,失去了意識,直挺挺倒了下去。

「爸!他被山兔打暈了!」

「我擦!真是個菜鳥啊!快救人先!這小子怎麼殺兔子不割喉放血的。」

徐楊腦子暈暈的,總覺得是被硬物猛砸了,又一次從熟悉的病床上起來看着周圍發出疑問:「這裡是我的復活點嗎!」

眼前又是熟悉的精靈耳朵的少女:尼尼亞

正當徐楊被美麗嬌小的尼尼亞的背影治癒的時候,夫魯達的糙漢臉出現在視野里:「啊,這傢伙醒了啊。」

夫魯達的女兒——莉斯,也在場:「啊,醒了醒了。」

尼尼亞也回過頭,嘆了口氣:「我這裡收治過好多的病人了,還是第一次聽說被山兔毆打昏迷過去的傢伙。」

徐楊好不容易緩過神來,眼前的面板框居然出現了技能點的「+」。

「BUG?」

徐楊自言自語

「他在說什麼,八哥是什麼?是不是腦子壞掉了。」夫魯達一臉疑問,尼尼亞也表示自己沒聽說過什麼叫「八哥」

徐楊:「我,昏迷了兩天?」自己計算好按照正常的經驗自然增長的情況,自己需要三天才能升到二級,但是現在此時此刻自己已經顯示為LV2,並且多出了一個技能點。

「沒那麼久啊,你才昏過去一個小時多點吧,不過放心,你捅了肚子的那山兔已經死掉了。」

徐楊這才明白過來,自己親手宰殺了一隻魔獸,算是野怪吧,自己居然升級了。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啊哈哈哈!!!!」徐楊捂着臉肆無忌憚得狂笑着,狂笑聲讓夫魯達有些害怕:「喂喂喂,醫生,這傢伙不會是瘋了吧,快想想辦法啊。」

尼尼亞從門邊舉起自己的法杖:「你…你沒事吧,對…對不起!」

高舉的法杖正要敲下去進行物理催眠,徐楊伸出一隻手:「且慢!我沒瘋,我,找到了自己的光明未來!啊哈哈哈!」

徐楊一個健步跳下床,抱住夫魯達,給了夫魯達一個大大的擁抱,又轉頭看向莉斯,莉斯嚇得連連後退躲在父親背後,徐楊雙手插在口袋裡:「切~真小氣,等本大爺以後發達了,我將是這個世界最偉大的神!啊哈哈哈!」

「完了完了,這傢伙真的瘋了,對不起啊徐楊,不該逼着你去干屠宰的,對不起對不起。」

「不!完全不需要道歉,我甚至需要感謝您!請以後繼續讓我進行屠宰魔獸的工作吧!」

「真的不用勉強的,幹不了的話,你可以幫我家挑水劈柴,工資一樣付。」

「不!請!一定!要我包攬所有的屠宰工作!我醒悟了!我要兢兢業業,干一行愛一行!我要成為職業的屠夫,然後~就是我成為偉人的時刻了,啊哈哈哈。」

尼尼亞已經退到自己桌子那,撿起自己的法杖:「誒!」一記物理沉默『魔法』,立刻生效。

約摸半小時後

「我的腦袋…斯…」徐楊的腦袋上腫起了一個包,尼尼亞和莉斯警惕得看着徐楊,夫魯達手持棍子準備隨時再來一下,徐楊看到這個陣勢,嚇得翻身躲在床上:「我沒病,我沒病,我發誓我不瘋了,你們把棍子收起來好吧,我病好了,真的!」

「真的沒問題了嗎?」夫魯達依舊緊握木棒。

「真的!真的!對不起!」

夫魯達半信半疑丟下手中的棍棒,握住尼尼亞的手:「不愧是午睡家的小姐,醫術了得啊!太感謝了!太感謝了!」

一整天就處理了一隻山兔,夫魯達暫且把徐楊安排在了自家的馬廄了對付一晚,並且叮囑好:「別想半夜溜進我女兒的房間!明天開始,你就要加倍完成今天的工作!」

「是是~」徐楊慵懶的回應,躺在乾草垛上,望着露天的星空,感覺自己的未來充滿了光明。

一個技能點,來之不易來之不易,以後還會有第二個,第三個,乃至第四個,直到我成為最強大的英雄!

徐楊坐起身,畢恭畢敬對着月亮鞠個躬,調出自己的技能面板,按着冒着光的加號:「出來吧!我的二號技能!」

獲取技能: 奪魄凝視——被動效果:減少周圍被認定為敵人的單位移動速度與攻擊速度,主動效果:互相直視可以誘導敵人失去自我意識朝自己走來,並且造成微弱的精神傷害。15分鐘可以使用一次。

「噢噢噢噢!!!來了來了來了!雖然不是什麼十分強大的技能,但是這豈不是說明!我可以控制對方的行為了!好,好厲害!」

徐楊在草垛上興奮地鯉魚打挺四處翻滾,但是左顧右盼也找不到能試驗技能的東西,遂用石頭在馬廄牆壁上畫了一個滑稽的笑臉開始反覆練習自己的「瞳術」

徐楊單手支撐面部,從手縫露出一角,擺出帥氣的pose,對着牆壁大喝一聲:」崽種!直視我!不對不對,這樣是不是太粗魯了。命令你!過來!不對不對,感覺好生硬,動作也該修改修改。「反覆練習了近乎一小時後,徐楊終於確定了自己使用這個技能時候的決勝pose,面向敵方,雙目直視,緩緩閉上眼,隨後默念:「直視我。」後,猛然睜眼,並且必須是神情嚴肅,腦中想像着對方向自己走來的動作。

「很有感覺!好帥!」徐楊推開自己的屠宰工坊的大門,鐵籠子里關着明天待宰的山兔,徐楊眼睛盯着山兔,山兔的頭頂浮現出了血條,隨後,根據自己多次的練習,徐楊的眼睛盯上山兔:「直視我。」

山兔不安的呼吸漸漸平靜,蜷縮在角落的身體漸漸放鬆,隨後在狹小的籠子里緩緩挪動,直到腦袋倚靠在籠子鐵絲縫間不能再靠近,山兔的鼻子一吸一合與徐楊面對面,呼出的野獸的腥臭味聞得真真切切,整個過程持續了大約30秒才停止,隨後,徐楊發現自己的技能進入了15分鐘的CD倒計時。

此時的亢奮已經刺激得無法入睡,徐楊硬是坐在臭氣熏天的牢籠邊上,等待計時結束,又一次對山兔使用了奪魄凝視,這一次,技能生效得更快,並且持續了大約35秒。

「好像掌握到一些竅門了。」徐楊猜測,隨機獲得一個技能但是沒有提到等級,是不是自己多次練習可以增強技能,為了弄清這個原理,徐楊白天已經在病床上睡了一下午,今晚就不打算睡了,瞪着眼睛對着山兔一遍遍試驗(你就可勁得逮住兔子造吧)。

翌日

夫魯達在屠宰籠子邊上發現了還剩一口氣,面色慘白雙目充滿血絲一邊發出滲人的「嘿嘿嘿」笑聲的徐楊。

「喂!不是昨天才治好的嗎!今天還指望你幹活呢!醫藥費可要從你工資里扣啊!」

徐楊用儘力氣,扶着牆站起來:「沒事,只是昨晚一整晚沒睡好,不影響今天的工作,說吧,我今天要殺幾隻。」

「啊,嗯…連上你昨天的份,你今天怎麼說也要殺夠100隻…」

「那就說定了,我馬上開始。」

一整晚下來,徐楊的奪魄凝視技能已經顯示為2級,凝視可以立即生效,並且可以持續更長的時間,單單朝自己走來還不算,還能進行控制一些其他的動作。

稍加休息後,徐楊挽起袖子,抄起屠刀,麻溜得將籠子里的一隻只山兔割破喉嚨放血,簡單地學習後按照夫魯達的要求取出魔獸體內的魔核,與昨天的狀態判若兩人。

徐楊也很興奮得看見自己的經驗條進度飛漲,在宰殺了五隻後,自己居然升級到了第三級,照這個速度下去,100隻山兔殺完的話,自己起碼能到5或者6級。

手起刀落手起刀落,徐楊越來越興奮,發出「咯咯咯」的笑聲,讓莉斯不寒而慄,莉斯覺得徐楊的眼神甚是恐怖,單純是為了屠殺而殺。

奪魄凝視一旦準備就緒,徐楊就會抓起一隻山兔對其進行使用技能增加自己的熟練度,但是兔子始終是兔子,山兔是等級為1的最低級普遍的魔獸之一,如果對大型野獸或者是人使用又會怎麼樣呢,徐楊瞥了眼在一旁分揀魔核的莉斯,又放棄了這樣的想法,這個技能說明裡帶了微弱的精神魔法傷害,莉斯家對自己有恩,自己可不能隨隨便便拿恩人實驗,徐楊計算着自己殺完100隻後,拿完工錢去找自己的正式住所時,找機會試用一下,再不濟,也要去城門口找那天耍自己的那幾個守衛算賬去。最好升到6級時候,自己學到一些攻擊性的技能,以備不時之需。

每升一級,除了自己的技能多了一個點數外,自己那可憐的100生命值以及可憐的5攻擊5法強,居然也上升了一點,大約上升了百分之10,真的是一點點。

同時,徐楊也發現自己接下來宰殺的山兔,每隻提供的經驗值也越來越少,可能無法達到自己預計的6級了。在順利進入三級後,宰殺的山兔獲得的經驗值已經基本可以無視了。

「等級差居然對經驗值獲取影響這麼大!」

徐楊在宰殺了第20隻山兔後,一拍腦袋發出感慨,莉斯擺出嫌棄的表情:「要發病請出去發病。」

徐楊借口自己需要休息一下,處理一下從早上憋到中午的那泡尿,溜了出去,仰頭面向太陽:「感謝山兔們,用血肉堆砌起我的第三級,如果是星爆氣流斬或者是天翔龍斬,我會給這些山兔們立一座碑的,出來吧!我的三級技能。」

徐楊在點下去的時候,嘴裏念完祈禱詞,還哼唱着:「好運來!好運來!好運帶來了喜和愛!」

獲取被動技能——數據備份:死亡後進入斷線狀態,身體與意識脫離,持續一段時間後在備份復活點以備份時候的狀態重生,斷線狀態下可以通過觸碰重新喚醒。技能冷卻時間72小時。

「呸,什麼垃圾技能。」

「是否現在設置備份點。」

「是是是,不會真的死掉後會在這個節點重生吧。」

AI這次破天荒得進行了補充回復:「可以多次修改重生節點,每次修改後視作使用了該技能,技能進入冷卻,冷卻期間無法再次修改時間節點,死亡則真正意義上死亡無法觸發被動,請謹慎修改,首次使用必須確定一次節點。」

「唔,也就是說我現在設置是必須的,三天內死亡就死了,三天後技能完成冷卻,我如果死亡就會回到今天的狀態嘛,也不能說是完全沒用的技能吧…」徐楊半信半疑得點擊了備份按鈕,什麼都沒發生,但是技能顯示進入了冷卻。

「這就完事了?」

點完技能,徐楊一心想着這三天不能死,一旦死了就完了的事情:「再怎麼說…我就是個臭打雜的,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的殺身之禍吧,而且我還有着強大的技能,嗯,大概。」

人就是這樣,正常過日子誰也不會在意自己會不會死,但是一旦有了個什麼限制,比如三天內不能怎麼怎麼樣,那麼就會變得提心弔膽。

徐楊手摸着口袋裡的那個徽章,總感覺這玩意會給自己帶來厄運,見四下無人,徐楊找了夫魯達家後院茅廁邊的臭石頭,用樹葉包裹着壓在下面:「這樣不用放在身上擔驚受怕,而且還隨時可以找到了,不會有人閑的去翻動茅廁邊臭石頭的吧。」

100隻山兔從白天殺到晚上,離升級遙遙無期,還剩下20多隻實在太累了,拿着夫魯達給的30門幣,徐楊來到了一個看上去略顯寒酸的旅店,據說旅店裡都是長期居住的冒險者傭兵,除了住店吃飯方便外,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就是結交不同的相同等級的隊友,一起方便行動。

「有人嗎?」徐楊無視大廳哄鬧的那群傭兵冒險者,走向樓梯邊的前台,向前台裏面張望。

「打尖還是住店啊,住店一晚12,包月300,打尖有普通套餐兩門幣,戰士套餐4門幣,豪華套餐10門幣,只收門幣,不收大陸金銀幣,兌換請去隔壁商鋪。」坐在吧台里的小矮個低着頭看着書,並沒正眼看徐楊,徐楊正要掏錢,隔壁桌上的一群冒險者正在叫嚷着,興奮至極。

「他們在幹什麼?」

「你是新入行的?沒見過賭魔核的?」

「賭魔核?」

「傭兵冒險者手上那些沒人要的低級魔物的劣質魔核破損到連內部屬性和魔法量都看不出了,兩個人各自拿一個這樣的廢品魔核由第三人一手抓一個同時釋放魔力刺激魔核,誰的魔核先碎掉誰就輸,就是這麼簡單,真不知道這群傢伙天天哪裡的興奮勁為這種事賭上自己幾天掙來的辛苦錢。」

「賭博這種事嘛,來錢快所以才這麼受歡迎吧。」

「看你是個新人,奉勸你一句哦,別想着靠賭博發財哦,十賭九騙,嗯,身份卡拿來登記一下。」

徐楊遞過身份卡,回頭望着聚成一團的冒險者,中間站着的魔法師打扮的人一手一個魔核,手指縫隙發出一絲光亮後,伸開手,兩塊魔核都沒碎,周圍人更加興奮的錘擊桌子,繼續加註。

「現在對這兩塊魔核要是施加的是!二級的水屬性魔力!如果有哪一個魔核是弱火!就要失敗了!下注下注了!」

「買定離手!」魔法師面前是分成了兩堆的鈔票或者銀幣銅板。

隨着魔法師的用力發功,聽見沉悶的咔嚓聲,手心裏的其中一塊魔核看樣子化作兩半。

徐楊也和那群冒險者一樣閉住呼吸,靜靜等待結果。

「碎!碎了!兩塊魔核居然同時破碎了!居然都沒有撐過二級水屬性魔法的壓力!平局!」

「喂,新來的,看樣子就知道你是個什麼都不會的弱雞,你是怎麼找到這家店的,有興趣來一局?」人群中一個光頭壯漢,頭上扎着白色布條頭巾的傢伙,朝徐楊招手。

「夫魯達,他告訴我這個地方的,有什麼問題嗎?」

「嘿呀,夫魯達介紹來的啊,我們可都是他的常客,他的那些加工用的活魔獸就是從我手上收過去的,你是做什麼的?」

「我,目前還是夫魯達家的小工,負責屠宰之類的雜活。」

「啊哈哈哈哈哈哈!小子!看樣子今天拿工錢了嘛,怎麼樣,有沒有興趣來一把?我手上這個魔核,兩個門請我吃頓飯賣給你怎麼樣。」

徐楊估算着自己的錢目前還是有點富裕的,很簡單的同意了這個交易,和光頭男人買下了這個魔核。

前台的小矮個嘆口氣,努努嘴,慵懶得趴在前台桌子上朝着人群張望。

「下注下注,買定離手!現在使用的是一級的——土屬性魔法!」

……

損失8個門幣。

矮個子店員幸災樂禍笑笑,徐楊回敬了一個苦笑。

身上還剩下十塊,勉強夠明天過活。

錢的事小,現在徐楊一心想要儘快升級,目前能用得上的技能也就只有一個奪魄凝視,而且還無法確定在人身上的具體效果,思索再三,徐楊準備起身去街頭逛逛,自己來這個世界兩天了,還沒好好看看這個世界到底是個什麼樣子。

下樓的時候正好撞見正在穿鞋的矮個子店員

店員:「客人,逛夜街啊?」

「嗯,算是吧,初來乍到,逛一逛,晚上閑着沒事做。」

「現在這個點,你可以去西面的交易廣場看看,那裡晚上夜市很熱鬧的。」

西邊啊,徐楊摸摸口袋的10塊,就玩玩吧,應該不會太晚。

本來對異世界的夜市並沒有抱太大的幻想,連網絡電燈都沒有的時代,交通運輸還在依靠牲畜與人力車,頂多是自家老家鄉下的街頭集市吧。

沿着石板路向西,前方居然燈火通明,閃耀着與這個落後的異世界格格不入的五顏六色的光芒。

光芒的方向人頭攢動,還有着熱鬧的樂器鼓聲。

在踏入西廣場的那一刻,徐楊被這熱鬧的場景驚得直瞪眼。

滿天飛舞着五顏六色的照明魔法球,將整個廣場照的透亮,沿着圓形廣場的是各式各樣的推車攤販,最中心部分是一座約摸30米高,佔地60多平的人物雕像,以雕像為廣場中心,攤販擺設呈現出由小到大的三個同心圓環。

最靠近中心的也是地段最好的鋪子,就設在雕像人物的裙邊,出售的都是些昂貴的精品恢復藥劑,看樣子就價格不菲的華麗長劍法杖的武器店,精緻的首飾以及一些其他認不出的東西。

中環售賣的大多是常見的武器防具,兒童玩具,各色平民穿着的衣服工具,以及各式各樣的點心小吃攤,徐楊聞到了熟悉的燒烤味兒,中環也是整個西廣場最繁華最擁擠的區域。

徐楊身邊的就是依靠這廣場圍欄牆根腳下的外環攤販,雖然生意紅火來往人很多,穿着上就能看出,外環交易的人群顯然生活質量不及中心,售賣的也大多數是些上不得檯面的玩意,比如沒人要的劣質魔核,二手用壞的武器,血淋淋的剛剛完成宰殺的魔獸等等。

光亮照射不到的陰暗的牆根,還能看見男男女女勾勾搭搭在進行體育鍛煉,徐楊找了個不太惹人注意的地方,饒有興緻得看着對男女大汗淋漓得鍛煉肌肉。腦子裡也萌生了一些奇怪的想法。

在男子完成了一個階段的鍛煉後,擦擦汗環視了周圍,目光與徐楊擦過,徐楊抓住這一瞬間:「奪魄凝視!」

男子瞬間失去了意識一樣,連褲子拉鏈都沒拉上,火腿腸就耷拉在那,滴着油水,像是夢遊一樣朝着徐楊放心走了過去。

「woc,噗哇哈哈哈哈哈!!!」徐楊捂住自己嘴巴,強忍着笑,周圍的人也注意到了這個奇怪的男人,對其指指點點評頭論足。大約十幾秒後,男子才回過神來,捂着火腿腸跑開了。

徐楊心跳加速,第一次體驗到了技能帶給自己的快樂,雖說和自己無冤無仇,但是對人使用這樣的技能,確實有違倫理,徐楊說服了自己:這是在處理不文明的行為,哪有在大庭廣眾之下搞這玩意的。熱鬧的集市並沒有因為這種小插曲而停止,這樣的事情在這個世界似乎更為常見,圍觀的人群也就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