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帶着商場混古代,這個農女不一般
帶着商場混古代,這個農女不一般 連載中

帶着商場混古代,這個農女不一般

來源:google 作者:李小9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小9 李筱君

李筱君上一輩子是個孤兒,好不容易攢出的家業就是這座瀕臨開業的大樓,誰曾想,上一瞬還在失火的大樓中,下一瞬就重生在同名同姓的古代少女身上,爹娘愛,哥哥疼,且看她如何手握商場會活出怎樣的人生……展開

《帶着商場混古代,這個農女不一般》章節試讀:

雪還在下,馮家院兒里突地響起一聲尖叫:「天爺喲,你就算不是我生的也得喊我一聲娘,你這是幹什麼?是想殺了我嗎?」

王氏坐地上拍着大腿就開始嚎,可不想只有看熱鬧的,沒有一個人來勸,就是她未嫁的閨女和親生兒子的兒媳婦也是一樣。

李爭悠悠從地上起身:「我閨女要是活不成了,別管是誰就得償命。」

他說的毫無波瀾,卻叫人無法去質疑,實在是他們一家現在的樣子,慘的很。

王氏眨了眨眼睛,心裏發慌,卻還自持身份哽着脖子道:

「那不過就是個丫頭片子,她叫我一聲奶,難不成我還不能安排她的婚事?屁大個事兒也值當她去撞柱?再說,那也是她自己撞的,可不是我逼的。」

李爭和李煜文父子倆都湧出了殺人的衝動,李劉氏尖叫一聲就要撲上去,卻被馬翠給扯住了,自己擼胳膊挽袖子上去照着王氏的臉就是啪啪兩巴掌。

「好個不要臉的老虔婆,我李兄弟家都跟你有關係,我卻是不怕的,你個蹬鼻子上臉的,是在李家過得舒服了吧?要麼你償命,要麼痛痛快快的把斷親書籤了,哪兒那麼多廢話。」

李筱君都想給這位鼓掌了,瞧瞧這利索勁兒。

王氏愣了愣,回神就抱着老李頭的大衣哭嚎了起來:「當家的,當家的,我一把年紀還叫一個小輩打了,我不活啦……」

馮村長眉毛鬍子抖了抖,猛地一拍桌子:「回你家嚎去,問你是啥說啥就是了。」

說完,也不管王氏的臉色是多麼精彩,起身踱步到了老李頭面前:

「你也是,好好的家叫一個婆娘作成了這樣,誰是誰非大家都明白,雖說清官難斷家務事,可這扯到了人命上,便是再不好,我也得管上一管了。」

說著招呼自己二兒子將才寫好的斷親書拿了過來:「老弟,早晚都得簽,利索點大家臉上都好看。」

馬翠當即扯着嗓子跟着吆喝了起來:「就是,要我說,李叔,你這媳婦你也該管管了,今兒是爭子兄弟家,說不好過幾天你們幾房都得被她攪和散了。」

老李頭沒瞧她,只將李爭一家幾人都打量個遍,連帶着躺在木板上的李筱君都沒放過,這才點了點頭:

「我簽,老四,是我對不住你,爹眼下唯一能為你做的也就是這個了。」

這話說的,真是茶的一手好功夫,李筱君都想起身呸他一臉了,這茶啊還真的是越老越渾,越久越澀。

李爭神色不變,只抱了抱拳道了句:「多謝成全。」

李老頭接過紅泥印的時候低頭瞧了王氏一眼,只把她看的一個哆嗦。

有了馮村長和馬翠的助攻,斷親一事順利的出乎了李爭父子的預料,就是李劉氏看着馬翠的做派,也覺得心裏頭有股火兒在燒。

等將人都打發走了,李爭這才對留下的馬翠和馮村長他們道:「等君兒好了,我再請兩家一起吃飯。」

馮村長拍了拍他的肩膀:「好說,如今還省了那每個月的兩錢銀子,夠你們家吃上多少頓的大肉,就是君丫頭,可得仔細將養。」

馬翠跟着附和:「就是,瞧這小臉兒白的,可憐見兒的。」

想起自家閨女的樣子,李爭臉色沉了沉:「說起這個,村長,我還想跟你家借下牛車,明天帶君兒去鎮上看看。」

「你來牽就是。」對於這個村長倒是沒含糊:「把那油紙棚子也扣上,好歹能遮擋一下寒風,這場雪斷斷續續的下了三天了,也不知什麼時候是個頭……」

……

馬翠是跟李爭一家一起離開的,半途拐道回了自己家,期間少不了各種囑咐,等人走了,李筱君鬆了一口氣睜開了眼:

「方才那嬸子可真爽利,說的話辦的事兒我聽着就解氣。」

她說話時雙眼神采奕奕,就連臉蛋上都多了抹紅色,看的李劉氏心頭酸澀不已,忙不迭保證:

「娘以後就跟你翠翠嬸子學,我一定立起來,再也不叫人欺負。」

自己要叫娘的人現在卻跟自己做保證,這場景怎麼看怎麼怪,李筱君躺在木板上,不知該說什麼。

李劉氏一眼,眼淚又要掉,李煜文見狀忙不迭道:「娘,你快別哭了,小心風把臉吹得裂了口子。」

李劉氏悶不吭聲的點頭,整個人肉眼可見的沉鬱了不少。

等到進了家門,李爭父子倆又不顧李筱君想要自己走的意願把她抬上了床,看着有些懨懨的李劉氏,李筱君想了想還是道:

「娘,我相信你以後不會再讓我被人欺負的,就是……以前的事兒我的確想不起來了……很抱歉。」

李劉氏沖回床邊抱着李筱君,哭的嗓子都破了音兒:「你沒錯,錯的是娘,是娘護不住你,娘以後一定保護好你,不再叫人欺負。」

李爭和李煜文靜靜的看着,都紅了眼睛,李煜文用手背抹了一把臉:

「爹,這樣下去不是個辦法,家裡已經沒多少銀錢了吧?還是大冬天的……」

「你別擔心,等帶君兒看過了病,我就上山去。」

李爭話音才落就被李煜文給否掉了:「不行,這漫天大雪進了山說不得就會找不着路,那些猛獸也沒吃沒喝……」

兩人說話聲不小,李筱君自然也聽到了,敲敲的捅了捅李劉氏:「娘,不能讓爹上山,我看外面的雪很厚,且還在下,很危險。」

李劉氏一抹眼淚,當即附和:「對,不能去,家裡還有些米糧,地窖里也有存下來的菜,只要餓不死,就犯不上冒這種險。」

而李爭也有他自己的堅持:「孩他娘,還有不到半月的時間就該過年了,要是不弄些銀子,這年怎麼過啊……」

李筱君看看這個,看看那個:「是因為我給看病所以把錢花沒了嗎?我好了,明天就不用看大夫了。」

「不行!」

三人異口同聲,眼珠子都是一樣的紅,卻也是一樣的堅持,饒是這種情形下,李筱君也忍不住抿唇笑了笑。

「那就去,我們去鎮上看看,能不能找點賺錢的法子。」

三人看着笑顏如花的她都說不出拒絕的話,只能點頭應允了。

《帶着商場混古代,這個農女不一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