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帶着商業廣場去穿越
帶着商業廣場去穿越 連載中

帶着商業廣場去穿越

來源:google 作者:卷卷的蕪菁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卷卷的蕪菁 古代言情 林陶陶

空間+種田+物資+經商林陶陶被天降火球砸中後穿越到古代災年隔了房的堂祖父帶着家人吃絕戶奪家產祖父的族人想要商業機密還要面對瓦剌入侵的危險族老魁爺塞進一個免費保鏢兼嚮導落魄公子哥一眼看出林陶陶是個有糧的富戶必須抱緊大腿行吧!人多力量大,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超級商業廣場林陶陶手握空間資源帶着大家一起去逃荒展開

《帶着商業廣場去穿越》章節試讀:

丁管事被這突然出現的女子氣得不輕,顧不上生氣,趕緊撿起奶粉,肉疼的拍了拍灰塵。

那女子見丁管事這麼寶貝,便想伸手拿食盒裡的奶粉看清楚。

「啪」

「哎呦!」

薛醒手上的細樹枝便在那細嫩的手背上留下一道紅印。

他剛剛也被新奇的奶粉轉移了注意力,忽略了旁人的靠近,所以這次下手便不客氣。

那女子手上的紅印肉眼可見地腫起來。

「你!你」那女子眼含淚花氣得直哆嗦,姣好的臉蛋都扭曲了。

但是被薛醒犀利的目光盯着也不敢說什麼。

丁管事向著林陶陶連連拱手賠禮道歉,「對不住,府里奴婢沒見過世面,冒犯了小娘子,請小娘子千萬不要氣惱,我自會稟告主子處罰。」

「誰沒見過世面,一個鄉下丫頭丁管事你何必這樣低三下四。」

「銀珠,住口」丁管事聲色俱厲地呵斥令女婢安靜下來,他示意一個小廝將她帶走。

「這牛乳粉還請小娘子報個價。」

林陶陶見丁管事態度誠懇,也不為難他,報了個五十貫一包的價格,那量杯白送。

丁管事生怕她反悔,沒有還價直接付了三百貫的錢莊兌票。

林陶陶見他雖然有些傲氣但是做生意還是很爽快,於是從袖子里拿出三個鹹鴨蛋送給他。

又細細叮囑他牛乳粉的沖調比例和方法,一定讓他重複兩遍沒有差錯才放他走。

林陶陶拿着銀庄的兌票開心地回到馬車旁,見到等着她的那個小媳婦。

林蘭只管坐在一旁,一聲不吭地看着林陶陶怎麼處理。

薛醒和謝奇等人散開在四周。

林陶陶讓那媳婦坐在篝火旁,塞了一杯熱水給她,坐在她旁邊問道:「你叫什麼名?家在哪裡?父母可還在世?想不想回去。」

「婢子叫翠草,娘家姓高,在道縣溪林村,父母都在。」

翠草聲音雖然輕卻清楚,林陶陶問什麼就答什麼。

當林陶陶問她離開夫家難過嗎?

翠草就打開了話匣子,「不難過,天沒有旱之前,他們家用一斗麥子、一吊錢和三隻羊上我家將我換了來,夫君嗯就是方老二,他對婆母就是劉婆子的話言聽計從。

我進門一直沒有懷上孩子,劉婆子聽了嫂子的挑撥就認為我不孕,對我十分不好,不是打就是罵,公公還算明理經常攔着,可是在我進門後不久染上風寒去世了。

劉婆子從這以後家裡有什麼不好的都怪我,罵我掃把星,天旱不下雨也罵我,想着法子罰我,終於我懷了小妮子,後面也下了兩場雨。

家裡慢慢就不罵我掃把星了,但在我產下小妮子那天,方老二出去換糧食,結果流民搶他的錢財還被打得頭破血流,他躺了幾天才爬起來。

劉婆子就用藤條將我抽了一頓泄氣,第二天就說要休我回去,我是盼着回去的,這樣的日子我不想過,更不想妮子也這樣過。

我爹卻不肯讓我回家,爹對劉婆子說我沒有錯,我為公公守過孝不能被休,不然家裡人女人都抬不起頭。

劉婆子自知理虧,就改口說和離,爹爹更加不願意,不為別的就因為這一斗糧食我們家還不出來。

劉婆子死活不願意留我,就張羅人牙子要將我典出去做乳母,當時我很高興,可是我一走小妮子怕是活不了。

人牙子帶買家來的時候,我就求那人將我們母女一起買走,那人看我可憐答應下來,留下糧食讓婆母為我調養好身體,約定了日子來帶走我。

偏偏這個時候瓦剌人來了,婆母便丟下我和小妮子帶着一家人跑了。」

林陶陶問:「你前夫呢!他難道一點舊情都不念嗎?你怎麼還追上來送上門來給他們欺負。」

「方老二在我剛進門時對我還算好,家裡的活都會幫我干,婆母卻不喜歡他幫我幹活。

嫂子也總是在婆婆跟前挑撥,之前我以為嫂子是因為方老大對她不好所以嫉妒我。

後來我無意間知道了,方老二和他嫂子早在我進門前就勾搭在一起了,方老二被流民打了以後徹底信了我是掃把星,恨不得我立刻離開他。

還有方老二的嫂子懷上了,這個孩子是方老二的,我被他們撇下十分害怕,孤兒寡母怕是還沒有走出道縣地界就給人煮了當肉吃了。

所以我嚇唬這兩個姦夫**,說我告訴了娘家姐姐,如果我有個三長兩短她就會宣揚出去,兩個人被我捏着把柄,只能讓我跟着,每天給我一點稀粥,

可是這一路走來糧食也吃完了,路上根本沒有地方換糧,劉婆子的大孫子餓狠了,他們便又打我主意。」

翠草說到這裡,看着襁褓里的小臉蛋,眼淚流了出來,她腳上的鞋子已經露出來腳趾,凍得黑紅流膿。

林陶陶臉上此時露出成年人才有的悲憫神情,與她稚嫩的外表形成強烈的反差。

薛醒、謝奇、林蘭都注意到了,林蘭感慨,她的女兒從小跟着爹長大對待世人世情的方法都一樣。

薛醒和謝奇則好奇這個小丫頭從小錦衣玉食的長大,怎麼會有這樣世故的表情?

翠草抱着襁褓站了起來,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朝林蘭和林陶陶叩了三個頭,感謝她們的救命之恩,林陶陶很不自在地扭來扭去。

林蘭則淡定地讓翠草起來,讓惠娘給翠草弄點吃的,木芬幫着翠草收拾乾淨,拿了凍瘡葯敷上,找了一身舊衣裳和鞋襪給她穿,再拿來一件羊毛毯子給小妮子做襁褓。

巧娘和虎子圍着襁褓看小妮子吐着奶泡睡覺。

林陶陶回到房車裡準備休息,這時她想起來空間里的露營裝備,想想拿什麼才不會太引人注意。

正在思索的時候,林蘭上馬車來了,巧娘見了立刻下了馬車在外面候着。

「阿娘,這麼晚了……」林陶陶在林蘭的注視下嘴巴掀了掀就不作聲了。

「陶娘,今天為娘沒有攔着你救翠草,也沒有插手你與那丁管事的交易,這是因為娘信任你能處理好,可是你是不是應該也信任娘。」

林蘭意有所指,「那糧食是怎麼回事?牛乳粉從哪裡來的?祖父可從來沒有販過牛乳粉。」

《帶着商業廣場去穿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