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帶着神筆穿成病嬌攝政王的黏人精
帶着神筆穿成病嬌攝政王的黏人精 連載中

帶着神筆穿成病嬌攝政王的黏人精

來源:google 作者:坦蕩雪大大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慕依然 璽執墨

【病嬌偏執腹黑男VS鹹魚沙雕萬人迷】慕依然問候霸總全家後意外把自己咒成了某人劍下的反派炮灰!但她不知道她後來黏得要命、寵她入骨的殘疾攝政王竟是她最討厭的瘋批霸總!起先「上床睡覺!」某然:「要頭一顆要命一條!」後來「夫君,親親抱抱舉高高」「寶寶乖,叫璽總」「你……」再後來美人們都想嫁給她,男人們都想寵着她,反派路人們跟着她打到正派做主角團!某人盛怒:「再搶本王的寶寶,全部拖下去砍了!」展開

《帶着神筆穿成病嬌攝政王的黏人精》章節試讀:

翌日,天朗氣清,風和日麗。

窗外傳來丫環的喊聲,「啟稟王爺,王妃,早膳已備好,向皇上和嫻貴妃娘娘請安的時辰也快到了。」

「啊~~~~唔~!」

「不準叫!」

慕依然剛睜開睡眼,就看見璽執墨那張近在咫尺的俊顏,男人正用手捂住她的嘴,冷冰冰的聲音命令着她。

她掙扎着點頭,見她消停了,他才鬆開了手,「還不快替本王更衣!耽誤了向父皇母妃請安,本王砍了你!」

「好勒王爺,我就這給您更衣。」

慕依然臉上笑嘻嘻,心中MMP!

這瘋批比璽執墨還可怕,一言不合就要砍她頭!

不過還好他有健忘症,沒有追究她私自上了床!

她麻利的起身穿好衣服後,又將一襲華貴的黑金龍袍穿在男人身上。

屋外不知從哪兒閃身飛來一個黑袍侍衛,身影微微頷首,單膝跪地,「左頃參見攝政王,王妃。」

他說王妃時,語氣透露着清晰可見的敷衍和輕視。

慕依然也沒當回事,畢竟在書中這個左頃是攝政王最忠心的一個狗腿子了。

而此時璽執墨的內心卻是複雜得一批,此刻他只想先遠離這個女人想出應對之策,免得在她面前爆了馬甲。

「快推本王出去!」

「是。」

左頃用輪椅將他推走後,慕依然也鬆了一口氣,她轉身坐在梳妝台前,翹着二郎腿打量着這隻玉筆,

沒一會兒,一個丫環走進來把房門反鎖,低聲道:「二小姐,昨夜的計劃是沒實施嗎?」

「沒關係,慢慢來,這次不成,還有其他辦法。」

慕依然聽着她在耳邊叨叨,心中煩悶,索性拿着筆在桌面上無聊的畫著字,

丫環的聲音還在繼續,「二小姐,現在您已貴為攝政王妃,這件事成功之後,您在璽國的地位也是十分尊貴的,」

「老爺也承諾會讓你過繼到夫人名下,成為慕府的嫡……」

慕依然剛抬起筆尖,她就看見銅鏡里這丫環嘴巴緊緊閉成一條直線,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臉上全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她眼神炙熱的看了看手中的玉筆,又看了看桌上正在自動消失的【閉嘴吧您勒】。

她生生愣了兩秒,原來這真的是只有求必應的神筆啊!

那隻要再寫一遍,不就可以回去了?

「出去出去,你立刻出去!」

「嗯嗯嗯……」丫環小琴已經不能張口了,急得嗯嗯直叫。

「別嗯嗯了,本宮是攝政王妃,我讓你出去!」

小琴十分驚恐,她的嘴怎麼張不開了?

這二小姐是不是也被逼的發了瘋了?

她再次試圖張口,可是還是沒辦法,她只得急忙從袖間拿出一包什麼東西塞進了慕依然的袖包里,焦急的跑去找大夫!

小琴出門後,慕依然立馬在桌上寫字:【讓我穿回現代】

可這一次,桌面上的字一點反應也沒有,

突然,腦海里響起一個機械的聲音,

【警告:神筆能量不足,無法再次跨越時空】

某人剛剛才興奮了沒多久,美夢『啪嘰』一聲,說碎就碎!

慕依然冷靜下來,問道:「我要怎麼才能給它補充能量?」

【吸他!】

「什麼玩意兒?」

她現在嚴重懷疑這是只傻筆!

【吸攝政王身上的龍氣】

【離他越近吸的龍氣越多,打開空間位面所需能量巨大,需消耗百分之八十的能量】

「你現在還有多少?」

【百分之零點一,這零一點還是昨晚你和他同床共枕剛吸的】

夢輕卿心中暗暗盤算,睡他一晚上吸了零點一,那要吸百分之八十豈不是要睡他八百天!

「我剛剛也用龍氣能量讓那丫環閉嘴了,怎麼能量沒減少啊?」

【能量消耗不足零點零一,可以忽略不計】

慕依然心中冷得直發涼,聽到這句話還稍微緩了緩,

如果剛剛那種程度消耗的能量可以忽略不計,至少這金手指所剩的能量能讓她在這裡繼續苟下去,

苟個兩年多應該問題不大!

脫離宮斗漩渦,當個天天寫字願望成真的鹹魚,

每天還有人好吃好喝伺候着?

嗯,生活還是很美好的嘛!

現在形勢迫於無奈,慕依然只得瘋狂回憶劇情,避免踩雷!

她現在的身份是璽國左相慕府的庶女慕依然,妥妥的反派小綠茶,在當今聖上的聖旨下被她親爹逼迫着嫁進攝政王府,實則是去搞暗殺!

她嫁的人璽執墨是當今的攝政王,也是皇帝最小的一個皇子,

在一個月前他被人暗算雙腿殘疾後,已經變得殘暴無情,昏庸無度,只要稍有不爽就要砍頭泄憤,

更重要的是,他也是個炮灰男配,三個月後,他就會被男主四皇子暗殺而死!

她冷靜的捋了捋苟下去的思路,現在最重要的是先讓自己活下來,再想辦法救璽執墨!

畢竟這倒霉玩意兒可是她的移動電源啊!

想到這裡,慕依然趕緊把袖間那包東西掏出來,一臉嫌棄的丟在旁邊的渣斗里。

「什麼宮斗宅斗,自己玩兒去吧!什麼也不能阻擋我要當一條鹹魚的夢想!」

就在這時,屋外再次傳來了丫環的聲音,這次來的是王府的丫環。

「王妃,您梳妝好了嗎?王爺已經等得不耐煩了。」

「好了好了,我這就來。」

璽執墨這邊也是穩了穩思路,他打算先穩住,再暗下尋找方法穿回去,這樣殘疾的問題就能迎刃而解!

只要不被這女人識破,這一切就不會有人知道了。

他端着茶盞,薄唇輕抿了一口茶水,一道熟悉的聲音入耳,「對不起王爺,我來遲了。」

「嗯,過來吃早膳。」

慕依然心中竊喜,只道個歉他就消氣了?

可原劇情中攝政王早已知道自己是慕府派來的姦細,根本沒讓她坐下來吃早餐!

難道,菜里有毒???

「王爺,臣妾不餓,還是給父皇母妃請安要緊,我們現在就進宮吧。」

璽執墨神色如常,心裏卻在暗暗緋腹,

不餓?

每天早上要吃兩屜小籠包三杯豆漿的人是誰?

是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