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帶着芯片,穿到天子洞房
帶着芯片,穿到天子洞房 連載中

帶着芯片,穿到天子洞房

來源:google 作者:微雨竹窗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上官霖蕭 古代言情 葉蘭

(懸疑+宮斗+甜寵)葉蘭出生在古代,7歲那年,掙脫原身,穿越到現代社會,長到21歲,卻生了一種怪病,命不久矣為了救她,醫學院的老教授,將自己花費畢生心血研製的芯片,植入了她的大腦手術成功的那一刻,白光一閃,葉蘭又穿越回了古代這一次,卻是在一個命案現場——皇帝的洞房花燭夜,新娘刺傷了皇上,皇上掐死了新娘然而,葉蘭跟兇手,竟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這場謀殺的幕後主使是誰?葉蘭腦子裡的芯片發揮作用,她會一步步,查明事情真相她與皇帝,又會有怎樣的奇緣?展開

《帶着芯片,穿到天子洞房》章節試讀:

——還好,還有一絲心跳。

接下來,問題來了,如果要拔出刀的話,拿什麼止血?

想到這裡,她不由得有了几絲慌亂,目光無意中掃過她剛才躺着的地面。

等等!那是什麼?

她急忙又回頭一看,見地上有個銀光閃閃的小匣子。

這個匣子她認得,是康納教授的小藥箱。

沒想到,它也跟着自己回來了。

她急忙走過去,拿起藥箱來,放到桌上,打開,想看看裏面有沒有自己需要的東西。

結果,讓她的心裏一陣狂喜——應有盡有。

她拿出止血藥、消毒水、繃帶,走回床前,又有些艱難地,挪動上官霖蕭的身體,讓他在床上躺好。

她見他的衣服礙事,便又拿過剪刀,「咔嚓咔嚓」兩下,將衣服剪開,接着,雙手握住刀柄,一用力,匕首被拔了出來。

他的身子,也隨同她的力道,彈跳了一下。

與此同時,一股鮮血,從他的體內噴濺出來。

她急忙將備好的止血藥往傷口上倒,很快,血止住了。

她給刀口消了毒,見傷處有些長,便又從藥箱里找出針和線,縫了幾針,這才用繃帶包紮好。

隨後,她將那些帶血的紗布集中起來,用一塊手帕包好,準備找機會處理掉。

接着,又把各種物品收回藥箱,四處看了看,想將藥箱放在一個安全的地方。

看了半天,她覺得床下最安全,便一彎腰,將藥箱塞在了床下。

然而,上官霖蕭的情況,卻有些不太好,他的心跳越來越弱。

葉蘭知道,是由於剛才失血過多的緣故。

怎麼辦?

他的胸口有刀傷,不能做心肺復蘇。

現在只剩下一個辦法,那就是——人工呼吸。

想到人工呼吸,她便低下頭,靜靜打量着面前這個年輕人。

——這是一個有着盛世美顏的、高貴的男人,可是,他為什麼會和另一個自己有如此深的仇恨?

顯然,她用刀捅了他,而他,則掐斷了她的脖子,還是,在他們的洞房花燭夜。

就在她出神的時候,床上的上官霖蕭,呼吸越發微弱。

她見了,來不及多想,俯下身,拿兩根手指捏住他的鼻子,使他的嘴被迫張開,然後,把自己的唇壓了上去。

幾個回合下來,她明顯感覺,他的心跳又變得均勻而有力。

她想,做完這次,就可以收工了。

然而,正當她把自己的唇,壓在他的唇上時,忽然看到,上官霖蕭的眼猛地睜開,像兩潭幽深的湖水,裏面,倒映出她受到驚嚇的眼神。

她還來不及做出反應,上官霖蕭就伸出雙手,在她的肩上用力一推。

她被一股強大的力量衝擊着,「噔噔噔」後退幾步,又「Duang」的一聲,撞在了桌子上。

「嘶!疼死他爺了!」

她的心裏暗暗罵了一句,同時皺起了眉頭。

「你居然敢在朕昏迷的時候,輕薄朕!」上官霖蕭怒氣沖沖道。

「輕薄?哼哼!」她冷笑了一聲,拿一隻手揉着自己腰上的痛處,「這裡是我們的洞房,我做點什麼,難道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葉蘭也不清楚,自己怎麼會想出這麼不正經的理由。

剛才一用力,這時,上官霖蕭才覺得自己的左胸處,鑽心地疼。

他低頭一看,見匕首已不知什麼時候被拔了出來,刀口也已經被包紮好。

而屋內,始終只有他們兩個人。

「你既然想殺朕,為什麼還要給朕包紮傷口?」上官霖蕭含着怒氣,疑惑地問道。

「……」葉蘭張了張嘴,卻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

此事說來話長,又有許多常人難以理解的地方,該怎麼給他解釋呢?

說自己七歲時脫離了原身,穿越到現代社會,闖蕩了十大幾年,如今剛回來,就碰上這血腥的場面。

而且,您老人家,還把另一個我給掐死了。

上官霖蕭見她不說話,便又大聲道:「回答朕!」

葉蘭急忙走上前,一把捂住他的嘴,道:「你小聲點,要是把外面的人驚動了,怎麼收場?!」

上官霖蕭嫌棄地用力掰開她的手,壓低聲音,冷冷道:「哼!你還知道收場?謀殺皇帝,是誅九族的死罪!」

「你不是沒死嗎?」葉蘭訕笑着說道,「而且,我還救了你。」

「……」

這樣的歪理,竟讓上官霖蕭一時無言反駁。

這也是他想不通的地方——

這個女人,冒充衛素清進入宮來,分明就是想刺殺他。

而且,他記得,在他失去意識前,應該是把她掐死了,她現在怎麼還好端端地在自己面前,並且給自己包紮傷口呢?

「剛才,朕記得,明明已經掐斷了你的脖子……」他小心地試探。

「哦,對,你是掐了我一下,但我沒死。」葉蘭沒心沒肺地笑道。

「???」上官霖蕭開始懷疑自己。

接着,繼續追問那個令他迷惑的問題——

「你既然想殺朕,為什麼還要替朕包紮傷口?」

「我後悔了。」葉蘭信口胡謅,「我那也是迫不得已。」

聽到「迫不得已」四個字,上官霖蕭立刻沉下臉來,問道:「是誰派你來的?」

這……這我哪兒知道呀!

葉蘭着急地想岔開話題,一低頭,見上官霖蕭的傷口處,隱隱滲出了血水,便連忙道:「你看,你的傷口出血了,來,我幫你上點止血藥。」

上官霖蕭有點費力地、往自己的傷處看去,見雪白的繃帶上,果然洇出一片紅來。

宮裡醫術高明的御醫多的是,他才信不過這個黃毛丫頭呢!

葉蘭彷彿看出了他的心思,連忙說道:「你千萬不能傳御醫,讓別人看到洞房裡是這個樣子,不僅我的腦袋保不住,就連你,也會成為全天下的笑話。」

上官霖蕭聽她說得有幾分道理,便打消了傳御醫的念頭。

葉蘭彎腰,從床底下拿出小藥箱。

「這是什麼東西?」上官霖蕭問。

「我的藥箱。」葉蘭咧嘴一笑道。

「她偷偷摸摸進宮來,竟還準備了小藥箱,這是什麼騷操作?」上官霖蕭的心裏,更加困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