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帶着手機回大唐
帶着手機回大唐 連載中

帶着手機回大唐

來源:google 作者:風千鈴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蘇健 蘇明月

夏陽穿越到了大唐時代,發現手機也跟着他一起來到了這裡,同時他更是能從手機閱讀器里提取武技與物品一躍成為了蘇家最引以為傲的上門女婿最後,他輔助李家建立大唐,幫助李世民稱霸天下,雄踞一方功成名就之時,卻只想在大唐做一個鹹魚,讓妻子每天給他做飯錘腿,生活安逸展開

《帶着手機回大唐》章節試讀:

李世民張了幾次口,但是看到高君雅陰狠的神色,他苦笑一聲:「夏兄可要小心!」

蘇健想要上前去幫忙,被夏陽拉住:「大舅哥你就放心吧,我會沒事的。」

看着夏陽的背影,蘇健驀然間覺得他們家裡人對於夏陽一直存在着固執的偏見,其實他做得已經夠好了。

在蘇健幽幽地嘆息一聲之時,夏陽已經和高唐面對着面。

蹭地一聲,一把閃爍寒光的軟劍從高唐的腰間拔出,猶自在微微顫抖着,如同一條急欲擇人而噬的蛇。

「你的劍呢?」高唐斜睨着夏陽:「你用不用劍其實沒有多少關係的,因為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夏兄,我這裡有劍!」李世民還是不顧高君雅的眼神將自己的劍遞了過去。

接過李世民手中的長劍,劍鞘是鯊魚皮材質,紋以金線。夏陽將劍拔出一截,眉目皆碧,劍身距離劍柄的位置鐫有「尚武」兩個陰文。

劍完全抽出,掂在手中,厚重平實,正符合了達摩劍法的要義。

夏陽將劍豎在當胸,劍尖朝上,謂之一柱朝天。這是達摩劍法起手勢。

高唐神情一頓,沒想到對方還是一個行家裡手,他嘴角一撇,輕薄的嘴唇宛似刀鋒。

「殺!」高唐嘴裏吐出這個字的同時,軟劍如同毒蛇一樣,劍身顫抖遊走不定,向著夏陽的側身方位攻來。

劍走偏鋒,刀走正宮,是千古不易的道理。

十年練劍,所有劍中尤以軟劍最為考究使用者的功夫!

高唐的軟劍快要到中途這時,所有人都沒有看到高唐要攻向夏陽的**,他們屏息靜氣地觀看着。

蘇健更是捏緊拳頭:「讓你逞能,還逞個屁能?」

劍尖距離夏陽的右臂將不到半寸,高唐的劍招變動,由點變為橫斬,目標正是夏陽的右臂。

夏陽似早有所覺,手肘以上的關節不動,手肘以下的部位運劍如風,速度快得讓人只感覺眼皮一跳,劍尖已經點在高唐的右腕上。

兩人的姿勢是這樣的,夏陽這邊低着頭,身子向下呈半蹲狀,高唐的劍刃抖得筆直,已經挨着夏陽的耳朵。高唐的右手手腕受傷,鮮血在地上滴了一小灘,啪嗒的聲音充耳可聞。

雖然兩人只交手了一招,但其中驚險之處是在場諸人都能體會得到的。

高君雅拍了兩個手:「想不到蘇家居然有如此高手,你們可以走了。」

夏陽收劍,將劍交還給李世民。

李世民稱讚道:「想不到夏兄劍法如此高強,我倒是真得看走了眼,改天咱們兄弟可一定要切磋切磋。」

高唐在收劍之時,欲偷襲夏陽,暗裡高君雅搖了搖頭。

看着三個年輕人結伴走出後花園,高唐不服氣地道:「留守大人如果我適才偷襲的話,早就得手了,你怎麼會阻止我呢?」

高君雅道:「他們有三個人,你認為你一人能打得過三人的聯手攻擊嗎?別忘了李家跟蘇家那可是同氣連枝的關係。」

高唐額下滲出些許冰涼的汗水,這才緩聲道:「是我魯莽了。」

「夏兄你剛才那招劍法真是帥呆了,能給我講講你是怎麼做到的嗎?」李世民問纏問着夏陽。

蘇健豪笑道:「李老三向我們家內弟討學劍法,總要交些學費。我聽說晉陽城中的醉春樓不僅歌舞一絕,菜肴也是一絕。」

李世民笑道:「怕不是夏兄的主意,而是高兄的主意吧。」

蘇健虎眼一瞪:「我跟夏陽那可是一家人。」

「是,是。」李世民點頭道:「走吧,我們就到醉春樓一敘。」

三人在二樓靠近晉河的樓台坐下,早有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們進入到房間里。

一個姑娘坐在夏陽的大腿上,手攀着他的脖子,後者鬧了個大紅臉。

蘇健大喇喇地拿出十兩銀子:「今天你們誰要是能把我這妹夫拿下,這十兩銀子就作為額外的花紅。」

夏陽知道蘇健在捉弄自己:「爺晚上就不走了,咱們同床共枕可好?」

「夏陽你們要是真敢這麼做的話,就別怪我今天把你給閹了!」蘇健這下不樂意了,要是夏陽真得這麼做,蘇明月肯定不會放過他,敢慫恿妹夫給她戴綠帽子,真是不知死活。

說話間,夏陽已經把那個姑娘推開,害得那個姑娘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夏陽,話說這個年輕人身上的味道還真是好聞。

平素在青樓里她可是聞過不少人身上的味道,秀才身上有一股子自以為是的酸味,商人身上有一股銅臭味,腳夫身上有一股汗臭霉味。這個年輕人身上則有着一股讓人安心的寧靜味道,是她不曾聞過的。

李世民的話題再度回到夏陽與楚唐的比劍上,夏陽喝過一杯酒後,這才道:「我能刺出那一劍,最主要有兩點。第一,高君雅不會讓高唐要我的命的,因為我們家的勢力在晉陽城中也算頗為錢勢。」

夏陽和蘇健同時點頭,晉陽城中可以說分為三股勢力,一股是以李淵為首的晉陽宮監一方,一股是以高君雅王威為代表的留守一方,還有一股就是以蘇啟為代表的巨富一方。

高君雅雖然將與李家來往過密的高家視為眼中釘,但是也不敢明面上真得得罪高家,所以別看他說得凶,其實也就是想讓高唐給夏陽一些教訓而已。

「那麼第二呢?」蘇健迫不及待地問。

夏陽好像故意和蘇健作對似的,慢吞吞地喝了一杯酒道:「第二就是劍法本身的問題了,不管再厲害的劍法,總要用手來握劍柄的吧。握劍的手當然就跟蛇的七寸差不多。」

「妙啊,妙啊。」李世民當先鼓掌道:「聽夏兄這麼一說,我真是茅塞頓開!」

蘇健輕哂道:「你就少誇我這個妹夫了,他有一項拿手的絕活,那就是瞎貓逮着死耗子。」

外面的天色暗了下來,夏陽當先道:「酒快要喝完,菜也吃得差不多了。我們就先行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