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大佬竟是小可憐
大佬竟是小可憐 連載中

大佬竟是小可憐

來源:google 作者:吃蘿蔔梅大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向魚 月禾 現代言情

有一天,我這個社會小透明也要去拯救世界了遇到了好多帥哥,對不起我成了渣女o(╥﹏╥)o好傢夥,原來全都是一個人在搗鬼!--------------------------「一生一世也無法滿足」「漫長歲月有你」展開

《大佬竟是小可憐》章節試讀:

除了沈哲,劉雅和向魚吃完後休息了一會兒就出門了。

臨走前,劉雅囑咐向魚:「今天放學後去配一把家裡的鑰匙。」

向魚點點頭,等劉雅走後又囑咐沈哲:「你沒有鑰匙,今天我回來之前不要出門了,知道嗎?」

沈哲現在對於「知道嗎」三個字敬敏不謝,這種被當小孩兒照顧的心情也是十分複雜。

「嗯。」但他還是很給面子的點點頭,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聽話。

獨自一人待在譚家的沈哲沒有半點寄宿別人家的拘束。他全身心的放在自己的事情上。

住在哪裡對他來說是一件無所謂的事情。更何況憑他自己的能力,一個人生活完全沒有負擔。但沈家的那些人是看不得他好的,為了避免麻煩,沈哲從來都是低調生活,以弱勢人。

住到譚家,雖然表面上處境更加尷尬了,但也更加自由。而且從這兩天的表現來看,譚家一家三口都是很好的人。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來到譚家都是利大於弊。

他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打開自己的電腦。特殊的提示音同時響起,沈哲搓了搓觸摸板,點開那條信息。

紅色的光影倒影在他的鏡片上,而他卻露出了一副略顯邪氣的笑容。

艷陽漸漸西落,藏進雲層,怕躲不盡目光,又反手灑下一片粉色的紗,層層間隙里透出金色的光,一時間波光粼粼。

向魚站在街邊,抬起一條腿支撐着沉重的書包。她利落地拉開拉鏈,將新到手的鑰匙丟了進去。唰的一聲,將拉鏈又合上。小手捏緊肩帶一甩,書包輕鬆得背回了肩上。

減肥的過程非常痛苦,但是帶來的好處更讓人心情愉悅。不僅人瘦了,走路也輕盈了,每天睡眠質量也極佳,體力和力量都大大增加。向魚對於現在的身體狀態簡直不能再滿意。

踏着夕陽的餘暉,向魚哼着歌兒回家。

啪嗒啪嗒一陣開門聲響起,沈哲迷濛地睜開眼睛。

是誰?

他揉揉眼和臉,恢復幾分清明。掀被子下床,走出房門一看。向魚撅着屁股在沙發上,雙手在大書包里翻找着什麼。

從沈哲的角度看,寬鬆的藍白校服將少女的身子籠罩成小小一團,但因着躬身的動作,臀腿的布料完美貼合於身。

沈哲的目光被那圓潤至極的弧度彈開,暗罵一聲,下流!

「咳咳。」沈哲不自在的咳嗽一聲,引得沙發上的少女轉過身來。

少女不知是熱的還是怎麼,臉頰上布滿紅暈,一雙眼眸濕漉漉的,看着又呆又萌。

向魚看到沈哲,高興地對他說:「你今天沒去學校,但是我幫你把作業都帶回來了。」

沈哲嘴角一抽:「謝謝。」

幾本練習冊推在一起,就像幾塊壘起的石磚。向魚抱着這堆「磚頭」,蹬蹬蹬地跑到沈哲面前,微微仰頭:「吶,還有家裡的鑰匙,你要收好。」

「嗯。」沈哲接過暗自顛了顛,分量不輕,「謝謝。」

「不客氣!教材太重了我沒帶你的,需要的話找我。」

「好。」

一陣沉默。向魚歪了歪腦袋,覺得也沒什麼好吩咐的了。雖說要溫暖關懷,但是說多了容易遭人煩。

點點頭,向魚說了句「我回房寫作業了。」

「等等!」沈哲突然出聲。

「嗯?」

沈哲本來想問,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但又想,萬一她只是單純人好呢、這樣問,顯得自作多情。

話鋒一轉,他又說:「等下我爸請的家政會來,之後就由她負責午飯晚飯吧。」

「啊?好的。」原來是這事兒。

回到房間,向魚,翻出床頭的手機在家庭群里說了一聲家政的事,就放下手機,沉入學習世界了。

不知過了多久,一陣飯菜的香味引起了向魚的注意。看了眼手邊的最後一本練習冊,竟然只剩最後一項作業了。向魚此刻才感到一種深深的疲倦。向魚合上筆帽,揉了揉酸痛僵硬的肩膀,閉眼慢慢轉動頭部。耳朵深處立馬傳來一陣骨頭伸展的咔咔聲。

「唔……好酸。」雙眼不受控制地緊閉着,兩滴清澈的水珠被眼皮推搡出來。

向魚快速搓動雙手,然後將微微發熱的掌心蓋在算賬不已的眼睛上揉着,暗想,這樣可不行,她可不行戴眼鏡。

叩門聲響起。

「嗯?」向魚站起身,打開了房門。

敲門的是沈哲,他一手插兜,一手自然垂在身側,膚白細膩,根系一般的血管隱約凸顯,纏繞在骨骼分明的手腕和手掌上。

剛剛就是這隻手敲響了房門。

向魚強迫自己將視線從沈哲美好的手上移開,浸潤了水色的眼眸望向沈哲,帶點詢問。

「飯做好了。」少年的聲音遲疑,「但是叔叔阿姨還沒回……」

「我問問。」向魚轉身走到床邊,看了眼手機,迅速打了個幾個字,又丟到床上。

沈哲站在門口沒有進來,但是此時房門打開,他基本可以看到房間所有陳設。

簡潔乾淨中,又帶着幾分溫馨柔軟。比如書桌上那一盆小小的仙人球,又或者床邊地上棕熊樣式的地毯。

收回視線,房間的主人向他走來。

「爸爸去接媽媽了,結果一起堵在橋上了。」少女聳聳肩。

「沒關係,讓廖阿姨溫着。」

「廖阿姨在哪兒?」向魚往外探去。

沈哲擋在門口,見她突然的動作趕緊退開一步,說道:「還在廚房,出來認識一下吧。」

「嗯嗯。」

廖阿姨看起來四十多歲,身材微胖,臉上有一點斑,但面容飽滿,氣色不錯。

她看到向魚出來,臉上立馬掛着笑:「你是向魚吧,我姓廖,負責你們的晚飯。」

向魚從沒有請過家政,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保姆服務都這麼熱情。

「嗯嗯,廖阿姨你好,我剛剛在房間寫作業,現在才出來不好意思啊。」

「這有啥,努力學習就是學生最主要的事情。」廖阿姨有點北方口語,但是向魚聽不出具體是哪,「剛這男娃都告訴我了。」

「啊?」向魚有點不太懂,看向在餐桌旁倒水喝的沈哲。

沈哲動作一頓,咽下口中的溫涼的水:「飲食的忌口,每天晚飯時間的安排,都說清楚了。」

「對對,」廖阿姨笑着說,「你不吃辣對吧,我今兒做的幾道菜都沒放辣椒。」

「啊……哈哈,謝謝廖阿姨。」向魚摸摸後腦勺,「對了,我爸我媽堵路上了,能不能先溫着菜呀?」

廖阿姨一聽,一擺手:「嗨,這有啥。我兒子媳婦有時候回家晚,我天天得溫菜,我馬上就給弄上。」一邊說著,一邊又快步走進了廚房。

向魚揮去那抹不自在,蹭到沈哲身邊,用氣音說道:「這個阿姨好熱情,人還挺好嘛。我記得是你爸爸聯繫的吧?」

沈哲微微低頭看着她蘋果一樣可愛的小臉,手指微動,你更熱情。

「你不用那麼小心謹慎,這是你家。」

向魚沒想到對方竟然看出了她的不自在:「呃,我只是不太習慣……」

「嗯?」

「沒什麼。」

廖阿姨只負責晚飯,並不在僱主家吃,中途離開接送家中小孩,再過來洗碗。

譚景山和劉雅回來看到滿桌飯菜,表現得很滿意。譚景山默默地想,等沈哲離開後,他們家乾脆也找個煮飯阿姨,他和劉雅經常要忙,天天吃外邊的也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