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明惡人傳
大明惡人傳 連載中

大明惡人傳

來源:google 作者:儒楓先生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儒楓先生 軍事歷史 皮鳳山

皮家老五風度翩翩,長相難看勝似潘安;喝酒打架就是沒完,找個老婆還的借錢;插科打諢哭個三天,吃喝嫖賭就剩披肩;街頭欺人抱個空碗,街後慈悲就剩侃侃;偷師學藝成仁不晚,老婆沒了只能上山;當兵吃糧還有靠山,遇到老二相見恨晚;一路艱辛尋找老三,伯虎學藝寧王稱攢;預知後事翻翻看看,寫的不好你就拜拜;展開

《大明惡人傳》章節試讀:

傢具店一條街,皮五剛走到這邊,所有的門噼里啪啦的關門,門上上板子,窗也關上,一下子靜了街了,但是有一家沒有關門,這家是剛來定遠縣做生意的,這家人姓馮,父子兩人做生意。

父親叫馮世榮,兒子叫馮老大,兩人是浙江人,來定遠縣做生意,也是剛開張,對街面上根本不清楚,今天父子兩人收拾好算是正式開業了。

「兒子,這第一筆錢我先,畢竟鋪子是我盤的。」

父親語重心長的跟自己兒子說道。

「爹,這個應該我先開張,這樣咱家才能生意興隆。」

兒子反駁道,因為這樣,兩人產生爭執,最後馮世榮還是用了最簡單的方式讓兒子回了後院,那就是一巴掌打在自己兒子臉上,吹鬍子瞪眼之後,兒子只好乖乖回了後院。

馮世榮拿起一把雞毛撣子開始打掃灰塵,皮五皮鳳山一步走了進來,正好跟馮世榮轉了一個滿懷。

「哎呦,怎麼不看着點啊?」

馮世榮一個屁股蹲倒在地上,帶着一絲怒意說道。

「我不看能裝的那麼准?」

皮五抱着肩膀看着倒在地上的老頭笑嘻嘻的說著。

「哎呦,我說客爺,您這勁頭也挺大的,練家子吧?」

馮世榮起身恭維皮鳳山,畢竟來者是客。

「好說,好說。」

皮五回應着,然後低頭看着店裡的傢具。

「客爺,你是用,還是給家裡買?」

馮世榮確實混跡江湖數十載的人物,單獨看皮五一身的裝扮已經猜出來,皮五應該是哪個府上的管家,穿着打扮就像。

「我看怎麼就你一家開門啊?」

皮五先探頭看了看外邊其他的鋪面。

「這個誰知道,我們也是剛來,不知道這邊的風俗。」

「剛來?不是本地人?」

皮五瞪着眼盯着馮世榮。

「不是本地人,老小兒是浙江金華人。」

馮世榮說道。

「哦,那你也不認識我?」

皮五指着自己問馮世榮,馮世榮看着皮五搖着頭。

「那,那我知道了,我跟你說一下,我是咱這個定遠縣一個大宅門的管家,你看我穿着能看出來。」

「看的出來,看得出來。」

「嗯,是這樣,我們家小姐呢,要出閣,要做整套的傢具,想出來看看哪家的好,定一下。」

皮五開始編故事,可是馮世榮聽得很認真。

「哎呦,大管家,那你可以看我這邊,到時候,我給您好好做,然後給您便便宜宜的,也讓您省點心。」

馮世榮說道。

「這肯定的,這樣,今天只是出來看看,這個給你,這是我出來的時候,本家老爺賞的二十兩銀子,先給你吧,就算定錢,你可以稱一下夠不夠二十兩。」

「哎呀,這,夠夠夠,二十兩得多。」

馮世榮拿着銀子直接揣進懷裡。

「那行,我們就先這樣定。」

「好,那,大管家,今天你要點什麼不要?」

馮世榮也是久經商場,這點話還是要說的。

「要什麼?還真沒有,哎,對了,我那個睡覺的床壞了,給我拿一張床給我吧。」

皮五裝的特別像,馮世榮也看不出來。

「得來,你看看這個怎麼樣,大管家。」

馮世榮介紹着一張床,皮五坐了一下試了試,點點頭很滿意。

「那行,那我找人給你送家去。」

馮世榮說道。

「那不用,我自己扛回去就得了。」

說著皮五扛起床就離開了鋪子,馮世榮顛了顛銀子,正好兒子馮老大走了出來。

「看看,看看,第一單生意就是大活,你看着點,我去銀號存上去。」

「哎,得嘞。」

說完馮世榮換了一身衣服拿着紅紙包着的銀子走出門,這時候所有的店鋪都在開門,馮世榮特意聲調很大說道:「我得去銀號把我那個銀子存上去。」

所有的鄰居都投來異樣的眼光,馮世榮根本就沒有理會,出門上大街,來到銀號,把紅包遞上櫃檯,馮世榮心中暗喜,這一下就能得個十幾兩銀子,太划算了。

「你有病嗎?」

櫃檯夥計喊了一句。

「怎麼回事,我存錢。」

馮世榮本來好好的心情被銀號夥計弄的有些生氣。

「我們這裡不存磚頭!」

說著櫃檯夥計把一塊磚頭扔了出來,馮世榮也很納悶,這到底怎麼回事,想問夥計又沒有辦法開口,只能背着手回家,當回到自己店鋪門口的時候,所有人都在笑,還有人問。

「哎,老頭,是磚還是瓦啊?」

馮世榮氣的直接昏了過去,當馮世榮了解來人之後,才解開了自己內心的疑惑。

皮五扛着床回到家門口,正好遇到賣菜回來的倪四。

「呦,五爺,你這是哪裡弄來的床?」

倪四笑着問道。

「我買的。」

「買的?您這是幾塊磚買的?」

倪四知道皮五的人性,索性沒有給皮五留面子,皮五也沒有搭理他,直接進了自己房間,床放好之後,又借來掃把掃了掃地,算是齊活,自己躺在床上盤算了一會兒出門找倪四。

「老四,老四。」

皮五喊着在洗菜的倪四。

「怎麼了五爺?」

倪四放下菜迎了過來。

「我這幾天要結婚,你幫我個忙。」

「什麼!結婚,五爺您跟誰結婚?」

倪四愣一旁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就是跟劉大力的女兒,英四姑。」

皮五說道。

「哎呦哎,五爺,也就是您,換成旁人這都沒人信。」

倪四奉承道。

「好了,這樣,既然結婚就要辦酒席,你得幫我忙。」

「沒問題,您說,五爺。」

「這第一就是通知一下我這些好朋友,插雞王二,偷狗老六,牌老三等等,我寫請柬,你通知,然後你再幫我辦一下酒席。」

「這沒問題,就是用誰家,清風樓還是德香居?」

倪四問道。

「沒有,沒有,就是你這樣,你買兩塊豆腐,兩斤豬肉,兩斤牛肉,你家門口不是還有一缸鹹菜嗎,然後放鍋里熬一鍋,你再放點菜,這是三百文,你再給我打兩斤酒,一斤我自己和,另一斤兌水就行了。」

皮五說著,倪四都傻了,這是辦酒席嗎?來那麼多人就一斤酒?但是倪四也沒有辦法,誰讓自己不如人家呢。

「這些事情你抓緊時間辦,我再出去一趟,還有好幾家的帳還沒收,我收完之後,我跟你一起做,明天新娘子就回來了。」

皮五說完之後就離開倪四家,皮五直奔大街跟那些鋪面要錢去,倪四看了看自己手裡的三百文,自己留了一百文,然後給皮五打酒買肉去了,此時的新媳婦英四姑知道實情之後一直哭訴,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好了,孩子,你只有這樣才能逃離魔爪,你放心,我一定會幫你的。」

一旁的張媽媽只能這樣安慰英四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