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明豪閥
大明豪閥 連載中

大明豪閥

來源:google 作者:鐵頭小金剛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楊宇 鐵頭小金剛

(非系統腦洞文,讀者朋友們不喜慎入)意外穿越到明朝末期,正是內憂外患之時發展才是硬道理,實力才是解決爭端的靈丹妙藥推翻大明擊敗滿清自己當皇帝?不,當皇帝太累了,一點興趣都沒有我就是要掙錢,掙很多很多錢順帶着把大明朝也拯救了還要掙歐洲人的錢,掙全世界的錢哪裡有戰爭,那裡就有我的客戶哪裡有人,哪裡就有我的客戶我就是要把大中華當作工業革命的發源地展開

《大明豪閥》章節試讀:

楊宇看向門外,慢慢渡步走出房屋。

外面都是一片肅穆忙碌的景象。

每個人都守在自己的位置上,做着屬於自己的分工。

就連工坊里年輕的工人們也都分發了長刀作為預備隊,隨時準備補上去。

這一張張年輕的面孔,每個都充滿了活力,充滿了朝氣蓬勃。

見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部署,楊宇又慢慢走上了高大的圍牆。

說是圍牆其實已經可以算是小型的城牆了。

高高的牆垛後面站立着眾多手持火槍和弓箭的甲士,每間隔20米的位置上還擺有一樽小型的守城火炮。

這些武器大多出自楊家自己的武器工廠,都是仿製的現今流傳的最新式火器並且加以改造過。

站在高高的牆垛後面往遠處望去,已經可以看到黑壓壓的一片人影緩緩壓近。

心情也隨着流寇大軍的壓近變的沉重。

「少爺,這裡太危險,您還是先下去吧,這裡有卑職看着呢!」

張貴不知何時站在了楊宇身後,小聲的提醒道。

楊宇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緩緩轉身離去。

不多時-

兩萬多人的流民大軍在距離工坊不過兩里的位置停下。

開始安營紮寨,生火做飯。

「我操你姥姥的,果真的是衝著我們來的。」

「呸..」

張貴衝著高牆下吐了口口水。

之前還有一絲絲的僥倖,希望他們就是普通的流民。

現在看這架勢什麼都明白了。

「馬上派幾個人過去接觸一下,看看他們到底想要什麼!」

「是,屬下立刻安排。」

片刻過後,工坊高大的寨門開啟,十名甲士騎馬佩刀打着楊字大旗朝着兩里外的流民駐地飛奔過去。

不過是一盞茶的功夫,一行人又騎着馬回來了。

個個身上都帶着些傷,佩刀也不見了。

「怎麼回事?你們的刀呢?」張貴沉着臉問道。

「團長……我們……我們剛過去刀就被收了,沒說幾句話還把我們打一頓。」

張貴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他們說了什麼?」

「他們說……說楊少爺多管閑事,他們受闖王之命過來給我們點顏色。」

帶隊的那人頭低得更深了。

「刀都被收走了,你們可真出息,自己去軍法處領罰。」

「是,屬下領罰。」

看着一行人灰頭土臉的離開,張貴轉身就準備去向楊宇稟報。

可剛一轉身就見楊宇帶着宋奇勝站在自己身後,趕忙就要行禮。

楊宇一抬手給制止了。

「免了吧,我都聽到了,現在情況已經明朗了。」

「他們莫非是因為少爺賣給朝廷的那批武器?」張貴試探問道。

他知道兩個多月前楊宇低價賣了一批火器給孫傳庭,而對手正是盤踞在河南的闖王李自成。

楊宇沒說話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

「姥姥的,闖賊的手伸得也太長了吧?正面還在跟孫傳庭干仗呢,背後還敢指使人來咱們這裡耍威風。」

「呸…狗日的。」

張貴又是惡狠狠的啐了一口唾沫。

「張團長不必氣惱,既然已經肯定了他們就是來找麻煩的,那咱們也就不用客氣了。」宋奇勝突然開口。

「說說你的想法。」

楊宇轉頭看着身後的宋奇勝出聲說道。

宋奇勝趕忙立正身體,向著楊宇和張貴敬了一禮。

「之前是還不能完全確定他們的意圖,我們才不敢貿然行動。」

見楊宇微微點頭贊同,又繼續說道:「現在確定了他們的意圖,他們居然還大搖大擺的在兩里外生火開灶。」

「嘿嘿…那咱們也不用客氣了,直接開炮轟他狗日的。」

楊宇轉頭看向張貴:「現在你是這裡的最高指揮官,你來決定。」

張貴咧開大嘴笑道:「那就轟他們狗日的,還想吃飯?等會我就送點炮彈給他們加菜。」

「嘿嘿……」

現今明軍攻城的6000斤紅衣大炮需要十頭牛才能拉動轉移,射程最大也不過5里地。

守城小火炮一般射程不到兩里,射速又很慢,就算偶爾射到了那麼遠彈丸也沒什麼傷害力了。

他們吃准了這裡不會有6000斤的紅衣大炮。

這些因素才是這支流寇隊伍敢在工坊前兩里的位置上安營造飯的原因。

可他們萬萬不會想到,對面這支民團的火炮射程和威力遠超這個時代。

「馬上派人去看看炮營還有多久才能到,既然要加菜那就給他們多加點,讓他們一次吃個夠。」

不過盞茶功夫,就有人騎馬來報,二團和炮營斥候營的隊伍已經到達工坊後方。

楊宇帶着張貴迅速前往會合。

但並未在人群中見到斥候營的營長李承望。

可現在也顧不上管他了。

立即下令二團3000人護着炮營在工坊右側列隊準備炮擊。

斥候營的隊伍全部進入工坊,協助防禦。

一系列的調動之下,工坊這邊幾千人的動靜頗大。

流寇那邊也發現了這裡的動向。

生火做飯依舊,但也安排了人手抵在前方,隨時防備民團的進攻。

流寇一方的人數佔據很大優勢,他們也和明軍戰鬥過很多次,根本看不上這支地方的民團勢力。

前些年的明軍還是頗具戰鬥力的。

可這幾年明軍精銳主力消耗殆盡,剩下的完全不中看。

都是一幫酒囊飯袋,只要一圍城,根本不需要打就會乖乖投降了。

地方民團也好不到哪裡去,就是些為了吃飯才參加的窮人而已,武器裝備更是差勁。

雖然聽說泉州這邊的民團不太一樣,可根本沒人放在心上。

此時-

流寇陣營的前方,正站着十餘人翹首觀察着對面民團的動向。

由於距離稍遠,對方的人站的又密集,也看不出什麼名堂來。

「大將軍,您說對面在幹嘛呢?不會是準備列隊投降吧?」

「哈哈哈…」

這句話頓時引來一陣大笑之聲。

「話不能如此說呀,他們定是畏懼了大將軍的威名,才在城外集合想要投誠於將軍。」

「咱們孫大將軍威名赫赫,定能一舉拿下泉州,那老蛤蟆算是要白跑一趟了。」

「就是,就老蛤蟆那點老弱病殘也敢來跟咱們搶功,媽的!」

「也就咱大將軍仁義,換別人早弄死他了。」

……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語的不斷恭維着居中的一名瘦小男子。

這名男子八字鬍,生的賊眉鼠眼的,正是這支流寇的統帥——孫大缸。

孫大缸在一個月前接到了李自成的命令,一路從江西趕到泉州。

同時接到命令的共有三支隊伍。

其中就屬孫大缸的隊伍最為勢大,足有兩萬餘人。

另外兩支都是不足萬人的隊伍。

事先的計劃是孫大缸正面佯攻,吸引守城的兵力出城,死死拖住他們。

另外兩支隊伍趁機攻下泉州,斷其後路。

一舉殲滅泉州守城勢力,給大明朝廷一記慘痛的教訓。

這一切都是事先計劃好的。

可妒忌不滿之心卻也讓孫大缸變得判斷力缺失。

為了搶得頭功,更不願為他人做嫁衣,孫大缸行進的速度最快,也是最先到達。

至於這麼做的目的-

「好了,都別鬧哄哄的了,老蛤蟆的隊伍離得也不遠了,趕緊收拾整頓一下,吃完飯就準備進攻。」

「一定要趕在他們到達之前殲滅掉這支軍隊,那時候老子看誰敢跟我爭。」

孫大缸眯着老鼠眼,撫着八字鬍聲音冰冷。

「大將軍,要不咱們還是往後再撤兩里按照原先的計划進行吧,聽說對面的民團火器居多,我怕……」

一名身材頗為壯碩的中年漢子湊近了小聲說道。

「嗯?我的命令你聽不見嗎?」孫大缸眼中露出殺機。

「卑職……明白。」中年漢子無奈,轉身離去。

「不知好歹的東西,大將軍,這小子屢次三番的質疑您,要不還是……」

孫大缸身側高瘦的男子說著,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

「等這次拿下泉州城再說吧,現在正是用人之際,這小子還算是勇猛,等他打完這一仗再成全他。」

「嘿嘿…還是大將軍想的周到,小的欽佩。」

轟……

一陣震耳欲聾的聲音傳來,孫大缸面色一變。

《大明豪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