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明:我從棺材爬出來
大明:我從棺材爬出來 連載中

大明:我從棺材爬出來

來源:google 作者:小鳥非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朱元璋 朱雄英

剛穿越就被封進了棺材?皇孫到皇帝的蛻變!文能治國安天下!武能上馬逆乾坤!大明朝最強革新家,理論科學家,鐵軌之父,科技鼻祖朱㭎:「大侄子,你文韜武略,照顧照顧三叔家不成器的弟弟!」朱棣:「論勇武,我不輸大侄子,若論其他,吾不萬萬不能及也!」朱標:「有這樣的兒子,我驕傲了嗎?我有嗎?」朱元璋:「大孫可保我大明,五百年基業矣」大思想家李贄:「我太祖高皇帝,蓋千萬古之一帝也,我武宗聖皇帝,蓋萬萬世之一帝也!」.「吾願望不多,唯中華主內,賓服四夷,天下大同爾,蓋天下,四洲五洋,凡開化者,皆言淮西---宣武十三年七月,帝刻!」展開

《大明:我從棺材爬出來》章節試讀:

乾清宮。

「父皇,您不會真的同意雄英去軍營吧?他只是個孩子啊,他懂什麼治國安邦的道理,又不知道是哪個混蛋,在雄英耳邊胡言亂語!」

朱標一臉急促的追着朱元璋,若是朱元璋真的首肯了,讓朱雄英去軍營,那他的好大兒,以後豈不是要聚少離多,更重要的是,以後的朱雄英生長環境,會完全脫離控制。

走在前邊,雙手背在身後,面色從容,一步步向前走着,大有老爺爺散步的樣子,與之朱標的急促不同。

「老大,我記得我告誡過你,外戚是不能干政的,無論是太子妃,亦或是皇后,背後的母系家族,不宜過大。」

朱元璋語重心長的說道。

「父皇,這外戚的事情,和雄英要去軍營,有什麼干係啊,您可千萬不能同意,您要是同意了雄英瞎胡鬧,兒子也不會放人的!」

朱標急躁不安,他是真的怕朱元璋會把自己的大兒子送去軍營,那太不美妙了。

「那你知道,為什麼父皇給你指婚的是常家?」

朱元璋繼續追問道。

「這個兒臣自然知道,洪武二年,岳父班師途中病逝,常家威望一落千丈、」

朱標對朱元璋的這些安排,可謂是心知肚明。

按照朱元璋的意思,徐達家是不可能出皇后的,絕對不可能!

「你身邊有藍玉他們一大批的小將,但是這些人,有多少人能交給雄英?又有多少人,能活到那個時候?」

「你又要什麼時候交給他?」

朱元璋說話的語氣越發沉重,似乎他已經看透了一切,洞悉了朱雄英的那點小心思。

「雄英有自己的想法,他想去軍營建立自己的威望,拉攏自己的軍功班底,就是說他並不想要你的那些。」

「這樣也好,一朝天子,一朝臣。」

「況且,那孩子很有政治目光,皇帝可以不懂治國,但皇帝不能不知軍隊,一個皇帝如果只懂得治國,而荒廢了軍隊,致使軍權旁落,必然皇位動蕩,坐卧不安。」

「但如果皇帝捏住了軍隊,再大的風浪,也會輕易平息,嗯,一個控制軍隊的皇帝,才有掀桌子的能力嘛!」

朱元璋自交微微上揚,似乎發現了什麼。

只有朱標在一旁還有些遲疑,神情錯愕道:「父皇,您的意思該不會是,讓雄英,血洗勛貴吧……」

「那個藍玉,單單咱知道的,他在軍中,就有數百個義子,在軍隊中,任人唯親,做了多少事情,咱懶得管他,也不屑於管他。」

「但每一個軍官,都想在軍中安插自己的親族,讓自己的宗族長盛不衰,但軍隊卻不能沒有新人注入。」

「這樣也好,也好!」

「你回去的時候,告訴雄英,讓他準備兩天,六月初,去中軍都督府,讓文忠給他安排。」

「另外,讓文忠盯着點,看好安全的事情,小孩子也應該磨練磨練!」

朱元璋似乎是拍板定奪,根本不給朱標再說下去的意思。

「父皇……雄英才八歲啊!」

朱標大聲喊道。

「你心疼兒子?那好,把朱植和朱桂,都送去,咱把兒子送去,陪你兒子,成了吧!」

朱元璋揮了揮衣袖,轉身離開。

朱標愣了半晌,乍一看好像是兩個陪一個,他不虧,但仔細一想,這朱桂和朱植倆人,到了到了,只是藩王罷了,朱雄英可是他的繼承人,這能比嗎?

再則說了,朱元璋對那兄弟倆的疼愛,能和朱標對朱雄英的疼愛一樣嘛?

不可能!

「這三個人聚在一起,還不把軍營給拆了?」

……

東宮。

院內。

朱雄英剛剛從坤寧宮走回來,他還不知道老爺子會不會同意放他去軍營,對於治國,他真的沒什麼想法,也沒什麼獨特的見解。

後世的那些東西,即便是照搬過來,在這裡也未必能發揮什麼作用,甚至有可能起到反效果。

而他能做的,也只有一個,將軍!讓軍隊變的更強,戰鬥力保持的更長久,盡自己所能及,聽天命歸屬罷了。

「長孫殿下。」

呂氏正帶着朱允炆在院子中賞魚,看見朱雄英沒精打採的走了回來,開口招呼道。

眺望一眼,沒有理會呂氏,邁步繼續向著自己的屋子走去。

他不懂女人,但總感覺這個呂氏,給他一種危險的感覺,非常危險。

見朱雄英不理自己,呂氏捏了捏拳頭,暗暗咬牙。

「娘,大哥怎麼不理人啊……」

朱允炆胖乎乎的小臉蛋,大耳垂都要搭在肩膀上了,看上去倒是和朱標更有幾分相似之處。

「他不理人,娘還不想理他呢,允炆,你要用心讀書,學習先人前輩的聖人言行,娘以後可就只能靠你了!」

呂氏望着被關緊的房門,神情凝重,久久不願收回,那一雙瞳孔,彷彿要將窗戶紙看破。

「他竟然沒死!」

屋子中,朱雄英剛剛關上房門,便有兩名小太監上前,替他解下了衣裳,褪去外邊那件厚重的袍子,只感覺身體一下輕鬆了許多。

「哪裡來的哭聲?」

朱雄英正享受着,忽然聽到房門外傳來一陣孩童啼哭聲。

「長孫殿下,應該是小殿下醒了……」

錢靈在一邊聽到詢問,連忙回話道!

「小殿下?我弟弟呢?」

朱雄英目露疑色。按照時間算,朱允熥這個時候,應當已經四歲了才對,怎麼還會一睡醒就哭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