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魔帝
大魔帝 連載中

大魔帝

來源:google 作者:唐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唐狩 奇幻玄幻 譚清雪

中州四域,陣法乾坤,一個少年,一門禁術,開啟了成為大魔帝的征途!...展開

《大魔帝》章節試讀:

  「你不要亂誣賴我們,是你的族人先攻擊我們的。」

  「哼,總之你們殺了我的族人,而且主人讓我殺你們,你們不得不死。」

  「大言不慚,兩條狗就想殺我?你們也太小瞧我了吧。」

  譚清雪話未說完,手中那兩把匕首不知何時又出現在手中,銀光一閃,破空聲響起。

  配合著那歪斜的步法,眨眼間就來到一隻幽冥犬的身前。

  只聽『鏘』的一聲,匕首刺在了幽冥犬的獨角上,磨出了几絲火花。

  硬扛?一旁的唐狩驚了,在剛才他可是看到了那兩把匕首的厲害,之前的幽冥犬便是喪生於此匕首之下,如今卻被擋住了?

  譚清雪更是驚了,要知道,他的這兩把匕首可是削鐵如泥,在它砍過得東西,沒有毫髮無傷的。

  頓時,譚清雪明白了,幽冥犬的身體縱然強橫,可是能從如此強橫的身體中破體而出的獨角,而且還是最堅硬的頭顱。

  可想而知,那獨角有多麼的堅硬。

  當然,越硬的東西,就越是好東西,為何很多人都喜歡圈養幽冥犬?就是因為它那堅硬的獨角,那可是煉造武器與防具的好材料丫。

  相傳,曾經有人為了煉造一把稱手的武器,殺了成千上萬的幽冥犬,取其獨角,壓榨獨角之精華,容大道之紋,合吾之本源,煉造了一把上古殺器。

  當年他手持上古殺器,立於虛空,殺器一揮,本源大道從殺器中飛射而出,一片大域就此消失,化為虛無,歸於虛空。

  「咻。」

  另外一隻幽冥犬穿梭幽冥,卻不再出現?譚清雪警惕,隨時準備接招,以不變應萬變。

  又是一聲,只見兩隻幽冥犬已經站在一起,抱守陰陽,從其獨角一片黑色能量海洋沖溢而出,行成一張太極圖。

  太極陰陽?

  圖寬八尺,黑白雙色,分陰與陽,兩隻幽冥犬一隻抱陰,一隻守陽。

  陰陽太極圖中,出現兩隻有點虛幻的犬身,飄忽不定,就像閃爍的熒光,若隱若現,在太極圖魚眼之中來回遊動。

  「吼」

  隨着幽冥犬的吼聲,太極圖打出,衍化成八丈有餘的巨圖,頓時籠罩警惕中的唐狩和譚清雪。

  太極圖降下,將兩人困於其中,唐狩位於陰,譚清雪位於陽。

  不妙,譚清雪心中大喊,陰陽圖需要太極境界,且知曉了陰陽調合之法,在自然中,領悟其中的奧妙,化身於陰陽之中。

  以己身,打出陰陽太極圖,看來這兩隻被圈養的幽冥犬不一般,太極圖只能是一個人打出,而其卻是兩人,不,應該是兩狗。

  這種組合打出來的太極圖,裏面肯定孕含非一般的奧義。連兩隻狗都這麼厲害,那麼其主人呢?

  譚清雪不敢在想下去,看着眼前的困境,不由皺起了眉頭,更加擔心的看向身受重傷的唐狩。

  而太極圖下的唐狩便是莫名其妙,雖然他搞不懂這是什麼東西,但是看這架勢,威勢龔勇,氣息撩人,危險的徵兆在唐狩的心頭不停的響起。

  只見太極圖形光一閃,開始旋轉,譚清雪只感覺身體受到強烈的壓迫,撕心裂肺的痛楚,由內而外爆發,身體開始出現裂痕,鮮血婉如條條細蛇,從身體各處,淌流而出。

  譚清雪仰天長嘯,金光閃溢,竟然化成一名少女?難道?譚清雪是一名少女?

  譚清雪三千青絲浮浮飄揚,柳眉細腰,身上的灰袍,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換作一套藍色蓮裙,婷婷玉立,身體周圍纏繞着絲絲金光,身影有些若隱若現,給人的感覺異常飄渺。

  一腳踏出,太極圖,滅。

  隨着譚清雪將太極圖覆滅,唐狩脫困而出,驚訝的看着譚清雪,不知道說什麼好,女兒身?

  而且還很漂亮,譚清雪的強勢氣息散發而出,令譚清雪在唐狩心中的地位再次提升了一個等級,好強大。

  剛剛還受到打壓的譚清雪,此時竟然一步踏破太極圖,反敗為勝,每踏出一步,地面上就留下龜裂的腳印。

  兩隻幽冥犬合力打出太極境界的攻擊,可還是被其攻破,頓時,幽冥犬慌了,驚訝片刻,終歸沒有逃走。

  「融合。」只見兩隻幽冥犬大喝,兩隻犬身融合在一起,化作狗首人身的生物,身上不斷散發出黑霧,將周圍死死包住。

  唐狩一直在旁邊觀看着譚清雪的戰鬥,愣愣的有些失神。此時的黑霧已經蔓延到了十米開外,唐狩自然在其中。

  朦朦朧朧,什麼也看不到,如此強大的戰鬥,唐狩根本就幫不上一點忙,只能靜靜地聆聽交戰發出的聲音,想知道哪方佔據了上風。

  「吼……」

  連續三聲吼聲,挑起了真正的戰鬥。黑霧中,譚清雪面對濃濃黑霧,絲毫不懼,連踏三步,虛空抖動,直接破裂開來,伸手一抓,狗首人身的幽冥犬被其揪了出來。

  「別以為躲進虛空,我就耐不何你。」

  狗首人身的幽冥犬瞬間分化,躲過譚清雪的玉手,一左一右,攻向譚清雪,譚清雪雙手快速掐印,兩座虛化的大山直接打向兩隻幽冥犬。

  兩隻幽冥犬躲閃不及,兩座大山壓下,剎時血肉漲裂,一絲元神,逃逸而出,盾入虛空。

  「人類修士,你手段強橫,難怪主人讓我等來截殺你,看來你身上真有主人要的東西。」看來這些並不是霸王餐惹的貨,是另有所圖。

  「你得主人是誰?想到我這裡得到什麼東西?」

  譚清雪早就覺得蹊蹺,吃個霸王餐,也不至於追殺到這種地步吧。

  先以吃霸王餐放出幽冥犬,如果譚清雪殺了幽冥幼犬,其他幽冥便可光明正大的追殺譚清雪。

  如果譚清雪敗了,後果不用說也知道,好狠的一步棋。

  「我的主人是誰,你不必知道,還是做個糊塗鬼比較好,至於是什麼東西,我想,我不說你自己也知道。」

  「你有把握把我殺死么?雖然你們可以發揮太極境界的攻擊,我想以你們八卦兌境都不到的兩隻妖獸,發出這麼強大的攻擊,打出太極圖,想來付出不小的代價吧?」

  能以八卦兌境發出太極境界的攻擊,誇越這麼大的境界,必然付出生命的代價。

  「哼哼,沒錯,我只是沒有想到,太極圖都沒有把你鎮壓,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人類修士,你也用了什麼秘術吧,不然也不會如此強橫。」

  看來這些力量都不是雙方的真正實力,都是靠外力強行提升的。

  「是又如何?不對……」

  「譚清雪,小心,他們在拖延時間。」

  已經發現了倪端的唐狩,在黑霧之中大聲叫喊,提醒譚清雪,讓本就感到有些不對勁的她,立馬恍然大悟。

  「哼哼,現在才發現,晚了。以吾族之名,點燃三才之火,開啟三爻殺陣。」

  虛空三處破開,三隻幽冥犬頭頂燃燒着藍色的火焰,相互繚繞,詭異無比,每過一分,三隻幽冥犬的身體就虛幻一分,它們是在燃燒自己的元神。

  三隻,對,沒錯,是三隻,難怪剛剛只有兩隻幽冥犬,第三隻一直都在準備着這個三爻殺陣。

  先以前者進行誘敵,佯攻實攻同時進行,又以雙方對話,拖延時間,好讓第三隻幽冥犬有充分的時間準備殺陣。

  殺陣落下,妖氣迷茫,來勢洶洶,二十四塊白骨,借勢插下,將譚清雪圍在其中。

  漫漫殺氣從森白的骨頭中散發而出,一種無形的威壓,讓譚清雪喘不過氣來。

  危機。這是譚清雪的第一感覺,二十四塊白骨相互交替,交織出一張能量大網,封死了所有出路。

  「鏘、鏘、鏘……」

  一把一把的黝黑小劍從白骨中射出,凌厲的逼向譚清雪。

  一生二,二化四,四衍八……

  一把,兩把,四把,八把……

  數以萬記的黝黑小劍,甚至還不止,把把攻其要害,招招取人性命。

  「借天威,顯其勢,開我天眼。」

  「鏘」

  譚清雪猛然睜開雙眼,頓時所有黝黑色的小劍,全部停在譚清雪身前,動彈不得。

  譚清雪身輕如燕,步伐踏出,一個閃身,躲開了全部攻擊,黝黑色的小劍落空,但是三爻殺陣不僅僅如此而已。

  轟隆隆,四面大牆平地而起,縱有幾丈,完全擋住了譚清雪,與此同時,天降大火,火勢雄雄,噴發而至。

  絕境,前有石牆攔路,後有飛劍殺至,上空又有天火降下,陣中無處可躲。

  只見譚清雪臨危不亂,雙手再次掐印,大山臨現,並不是打向各個殺招,而是壓向自己,把自己立於山中,以攻為守,立於不敗之地。

  「砰」

  天火、飛劍、石牆,同時撞向大山,頓時地動山搖,譚清雪只感覺自己的內臟簡直就要被震碎,還好自己打出大山足夠強橫,不然將會震成粉碎,歸於虛無。

  一次一次的碰撞,使得大山越來越虛幻,眼看就要堅持不住。

  「看來,只能用它了。」

  譚清雪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自語道。多次的碰撞,已經讓譚清雪有點吃不消了,不說要維持大山的靈力消耗,就是從外面傳來的震動,就讓譚清雪五臟六腑撕裂,那種疼痛,無法忍受。

  只見,譚清雪身體一震,一口碗大的譚清雪,形狀宛如瓦罐,呈金白色,閃爍光芒異常繚眼,金白罈子自其體內飛出,頓時將三爻殺陣壓制住。

  殺陣之外,縱然黑霧繚繞,殺氣重重,卻依舊擋不住那口金白罈子的盛光,而此時還在忍受這劇痛的唐狩臉色蒼白,失血過多,眼睛微眯,隨時有可能倒下。

  「六道已失,大道輪迴,道道道,縱已失道,道無可道,七化魔身,重塑六道。」

  天邊響起,二十七個字,猶如大道聖音,透徹天地,聲音不停的圍繞在唐狩耳邊,突然天地變色,風起雲湧。

  「轟」

  天劫?怎麼會有天劫?周圍就這些人,難道是突破?不對,到底是什麼引來了天劫?

  打雷了?好像不是,那種感覺,那種氣息,好危險,唐狩愣愣的看着天空,六道……輪迴……魔身……那都是些什麼?唐狩心中不住的問自己道。

  「嗡」

  天劫降至,猶如撞上了一口鐘,聲音頓時傳遍數十里,那是?是那口金白罈子,降落在唐狩上方的,擋住了雷劫,金白光芒對上雷光,空中一片絢麗,一道道彩色匹練,如與漪震出。

  看着眼前那絢麗的景象,唐狩心中霎時忐忑不安,為何天降雷劫,劈向自己?為何罈子會為自己擋下天劫?唐狩不明白,譚清雪更是不明白。

  只見那口罈子金光大射,一口將半米粗的劫雷吞下。

  輕晃壇身,直壇**出於剛才一模一樣的劫雷,沖向雲霄,化作一條巨龍,直嘯九天,射入那片劫雲中,劫雲轟然消散,天空又恢復從前,接着,金白罈子壇身再晃,一絲威壓從壇口溢出。

  「破」

  三爻殺陣徹底瓦解,三隻幽冥犬見情勢不對,暗罵一聲,破開虛空準備逃走。

  「哪裡走?」

  譚清雪大喝,同時手中掐印,三座大山打出,攔住三隻幽冥犬,三隻幽冥犬大吼,大山破開,屆時,威壓將整片空間壓制,虛空定住。

  「噗。」

  三隻幽冥犬直接被壓成血霧,在這樣的威勢下,連逃跑的能力都沒有,僅僅一瞬間,就將是覆滅,那口罈子到底是什麼來歷?

  戰鬥結束,金白罈子化作一道白光,直接飛入譚清雪體內,不再晃動,譚清雪看了看狼籍的戰場,那二十四塊骨頭吸引住了他。

  在威勢的壓迫下,肉身強橫的幽冥犬都直接化作血霧,而這些骨頭卻相安無事。

  突然,譚清雪眉頭一皺,似乎發覺了什麼,一把收起地上那二十四塊骨頭,扶着已經暈死過去的唐狩,步法一出,消失在天際,片刻,兩道身影降至。

  「果然沒錯,看來這次追對人了,只是可惜了這三隻變異的幽冥犬。」

  「哼哼,這下,那群老傢伙又有的忙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