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丹道還能這麼玩?
丹道還能這麼玩? 連載中

丹道還能這麼玩?

來源:google 作者:喵喵小拳頭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喵喵小拳頭 奇幻玄幻 徐晨

丹帝徐晨飛升失敗後,僅剩的一縷殘魂流落在潛靈小世界但天無絕人之路,他發現了一條全新的丹道正途:憑藉對丹道的獨特見解,徐晨可以將玄奧複雜的丹方拆分為數十上百個簡單步驟,讓凡人也可以煉丹!而世間最不缺的就是凡人,徐晨不敢想像,未來修道者世界將會發生怎樣翻天覆地的變化!展開

《丹道還能這麼玩?》章節試讀:

萬千大小世界中,億萬修道者中,僅有三人修成帝位。

徐晨面露絕望之色,沒想到自己在小世界藏身數百年,最終卻還是被其餘兩位帝級修道者找了出來。

他自己也是帝級修為,但他的造詣主要在蘊養丹火上,雖培育出了帝級丹火,可以煉製帝級丹藥,但自身的靈力、神魂、氣血品級卻只有九品,尚未跨過帝級天塹,因此,相比於另外兩名帝級來說,他的戰鬥力略顯不足。

而且他身懷帝級丹藥,在另外兩人眼中,他就是一個帶有致命誘惑的寶庫,吞掉他身上的帝丹帝火,說不定可以找到飛升契機!

小世界的天穹被撕裂出一道猙獰的裂口,兩個帝級法相的腦袋鑽了出來,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丹帝徐晨,一別數百年,別來無恙?」

「老夥計,你我緣盡於此。」徐晨含淚打碎丹爐,釋放出絢爛奪目的帝火,悲愴道:「數萬年來,我們朝夕相伴,我不忍心與你分離,但今日卻不得不分離!你逃走吧,莫要與我一同殞命。」

帝火住了一輩子的爐子沒了,徐晨打開世界裂縫,把它拋向其他的小世界。

「逃吧,一定要活下去。」徐晨擦擦眼淚,打開儲物袋。

袋內的帝級丹藥衝天而起,撞向兩個帝級法相,然後紛紛解體爆裂,為帝火的逃離爭取時間。

然而,帝級法相匯聚了兩位大帝畢生心血,豈是這麼好對付的?兩大法相張開口,將丹藥吞入口中,咀嚼一番後發出滿足的聲音:「呵呵……多謝晨帝的款待……」

徐晨見帝炎消失在虛空中,心事了卻,再無牽掛。

他身為丹帝,九成實力都在帝火身上,如今放走了帝火,本就戰力不強的他更是淪為待宰羔羊。

但他不在乎,笑着抬起頭,道:「兩位尋找了我數百年,不正是想置我於死地?來吧,不用再說更多的廢話了。」

其中一個帝級法相雙手揪住天穹的裂口,伸展雙臂向兩邊撕扯,結果就是整張天幕都被撕扯了下來!

這座小世界也徹底暴露在無盡的虛空之中!萬千生靈被湧入的虛空大風撕扯為碎片,被虛空烈火燒為灰燼!

片刻後,整座小世界也徹底被肆虐的虛空元素撕碎吞噬。

一根金燦燦的巨指從虛空降落,指向徐晨。

徐晨並無太多慌張,而是從容赴死。

就在這時,一道清脆的鳳鳴響徹虛空!被送走的帝火又重新回來了!

七彩帝炎化作鳳鳥,揮動遮天蔽日的雙翼沖向被碾碎的徐晨,抓起他一道尚未泯滅殘魂扔向茫茫虛空。

兩大帝級法相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但卻喜不自勝。

「本以為要再耗費數百年尋找帝火,沒想到它竟然自己回來了!」

虛空中無日無月,兩大法相不知過了多少年歲,才將帝火囚禁起來。

「玄水帝,徐晨的那縷殘魂不知墜向何處去了,我們能找到全盛期的徐晨,那是因為他身懷帝火極易被我們感知,現在他只是一道殘魂,氣息微弱,我們便無法尋找到他的位置!」青木帝生性謹慎,如今有些擔憂,他道:「不斬草除根,我心難安。」

玄水帝哈哈大笑,虛空之中的元素之風的運動軌跡被擾亂:「青木,他徐晨擁有帝炎尚不是我們的對手,如今更是一縷一無所有的殘魂,有何懼哉?他斷無東山再起的可能了!」

青木帝收起法相,回歸人形,道:「是我多疑了。」

虛空茫茫無邊,就算大帝也無法探知其邊界,其間誕生的大小世界更是數之不盡,徐晨的這道殘魂必定會墜入某個未知的世界。

潛靈小世界東南邊荒,徐晨在一具亂葬崗中的屍體上復蘇。

這具屍體從裡到外沒有任何損傷,應該是被修道者用神魂類靈術打碎了神魂。

此時的他不禁警惕起來,這種殺人手法不簡單,是誰殺了身體的原主?自己佔據的身體大概率會引來一些禍端!

徐晨檢查自身,發現自己神魂殘缺嚴重,自己腦海中記載的丹方、靈術盡數忘記!不過自己作為丹帝對丹藥的敏感意識卻保留了下來。

徐晨在腰間發現了一張銅製令牌,上書有字:「玄劍宗,核心弟子!」

徐晨找到路人問清楚路線後,走了一整天,終於來到玄劍宗。

正思考要不要進入時,一個白鬍子老頭急匆匆地出現在徐晨面前,焦急道:「徐晨!小祖宗,你跑哪去了,老宗主已經不行了,正吊著命等着傳位於你,你快去議事大殿吧!」

徐晨來到議事大殿,看見一個形容枯槁的老人癱坐在宗主座位上。

「宗主,我回來了。」徐晨恭敬行禮。

老人心頭疑惑,自己的兒子怎麼對自己這麼生疏?但他馬上就要死了,考慮不了這麼多,立刻顫巍巍地指向徐晨,道:「傳位於他。」

說罷,氣絕。

殿內所有人紛紛落淚。

但有一人卻露出驚悚之色。

徐晨不是已經神魂破碎而死?我親手把他屍體丟在亂葬崗,可現在他為什麼又活生生地出現在我面前!?而且這老宗主早不死晚不死,偏偏在主人離開的時候要死,此事對我主亦是大大的不利!

必須立刻把這裡的事情報告給主人!

此人神不知鬼不覺地挪動身體,悄悄向殿外走去。

徐晨神魂修為高達九品,就算殘破不堪也極其敏銳,當即就發現這個鬼鬼祟祟之人。

「把他抓起來,他曾加害於我,想篡奪宗主之位。」

殿內眾人怒髮衝冠,施展靈術將此人鎮壓在地上。

此人寧死不從,在地上掙扎不斷,大叫道:「你把我殺了吧,主人會為我報仇的!」

徐晨來到他面前,自言自語道:「是誰在暗害我呢?」

此人趴在地上,哈哈大笑,嘲諷道:「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告訴你任何有用的東西!」

話音剛落,他便被徐晨用神魂之力沖昏了大腦,頓時翻起了白眼,將自己知道的一切都悉數告知:「我家主人是玄霄長老,他是炎宗在玄劍宗埋下的暗子,主人計劃殺掉宗主之子徐晨,那樣宗主之位就會穩穩落在他這個宗門第一強者頭上。」

徐晨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有人碎我神魂,我險些喪命。」

殿內眾人驚怒萬分,紛紛怒斥:「玄霄八歲入我玄劍宗,至今已有四十年,他藏的真是夠深的!枉我宗傾盡全力培養他,他卻是這樣一隻白眼狼!若是徐晨少主真的被暗害,宗主之位就真的被這賊子篡奪了!」

有人驚恐道:「玄霄昨日外出執行任務,三日後便會歸來!他修為高達九等,可我宗衰敗,只有玄重一人修為達到五等,其餘人等均在三等之下,根本無力與之抗衡!」

就在此時,徐晨卻站了出來,鎮靜道:「諸位莫慌,我有抵禦之法,你們去將庫房中所有的丹方和天材地寶送到我面前。」

數小時後,堆積如山的寶物被送到徐晨面前。

徐晨查看了所有的丹方,有些無奈。

這些丹方都是一些低等丹方,而且絕大部分丹方都是於修鍊無益的,都是類似於驅蟲丹、止癢丹這種服務於生活的丹方。

找了許久,也只找出一份五等血源丹丹方,以及一份五等補血丹的丹方。

血源丹可以培養不滅之心,強化氣血等級,補血丹則是消耗品,可以補充消耗的氣血。

徐晨將拿起血源丹丹方,丹帝的意識影響下,片刻便將丹方理解了個透徹!

對於煉丹師來說,煉丹是一個只可意會不可言說的神秘過程,需要通過千百次失敗積累經驗,才能找到某種手感,將煉丹的成功率提升上去。

然而就算成功率上去了,他們心中也仍是模模糊糊的,只知道這樣做可以提高成功率,但根本不知道成功率為何會提高,他們對丹方的認識只是浮於表面經驗,卻沒有深刻的理解。

但徐晨不一樣,如今的五等血源丹在他面前,就像是被脫光了衣服的新娘,被看得透徹。

徐晨不僅知其然,還知其所以然,能對丹方做到舉一反三!

徐晨洞察一切後,立刻對血源丹玄之又玄的煉製步驟作出改動。將玄奧晦澀的步驟進行數十次拆分!

每次拆分,煉製步驟都會變多,但步驟越多,單位步驟的難度也隨之降低!

最終,徐晨將血源丹的煉製方式拆解為八十步!每一步的難度都不高,即使是凡人使用普通的爐火也可以煉製!

徐晨當即下達命令:「給我找來八十個凡人僱工。」

有人不解,問道:「宗主,您找這麼多普通人幹什麼」

徐晨回答:「煉血源丹。」

殿內,所有人都愣住了。

然後有的掩嘴偷笑,有的皺起眉頭。

煉丹是個很玄奧、很神聖的事情,只有極少數天才才有做這件事的能力!讓凡人煉丹,和讓傻子去考科舉有什麼區別?

整個玄劍宗,就沒有一個會煉丹的!也正是這個原因,玄劍宗並沒有收藏什麼有價值的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