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當詭秘復蘇撞上全球武魂覺醒
當詭秘復蘇撞上全球武魂覺醒 連載中

當詭秘復蘇撞上全球武魂覺醒

來源:google 作者:木古青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元上草 木古青藍 都市小說

邪神克魯蘇、海神波塞冬、路西法、巫妖王、墮天使、各路大妖魔王……當詭秘開始復蘇,龍級怪物一增,全球寸草不生,眼看可怕得怪物要吊打全人類全球武魂覺醒卻讓人類迎着絕望而上,越戰越勇「這個世界本就黑暗,就算孤獨飄零,就算微不足道,就算被人遺忘,也要敢於成為唯一的光」聽着腦袋裡神秘的聲音,元上草早已在無奈中習慣了,但他始終不明所以且毫無辦法「卧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被這幻聽癥狀折磨了快10年了,還不放過我?」幻聽折磨也算了,關鍵就在元上草希望滿滿地參加武魂大學武魂覺醒的時候這個孩子覺醒的武魂卻讓他徹底的無地自容……堪稱羞恥……「這武魂……離離原上譜!」「啊……我的魂師夢碎了……還是讀個普通大學找份穩定的工作享受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吧……」也許是禍不單行,某天元上草感覺裂開了「……這幾天痛的死去過來的,原來是背上長翅膀?」誰會將這樣的傢伙和人類史上最偉大的戰士聯繫起來?就離譜,離離原上譜展開

《當詭秘復蘇撞上全球武魂覺醒》章節試讀:

面對無法理解的詭異駭人景象。

元上草眼睛瞪得像銅鈴一般,他本能地想要遠離,但此刻靈魂已經完全身不由己,無法動彈。

「咕嚕嚕……」

巨大的肉球瘋狂的扭曲翻動,正在發生劇烈的變化。

肉球翻動着,裂開一條橫縫,無數的粘液隨着裂縫的張開而拉出百米長的細絲,一隻巨大的眼球毫無目標的亂翻一陣,猛然間死死盯住元上草。

「卧槽……離離元上譜。」

元上草說不出的被一股骨子裡湧出的敬畏所支配,彷彿掉進了深海之中,被一隻巨大的海怪全神貫注地觀看。

「嗖嗖嗖……」

巨大的詭異肉眼之上突然伸出數十根紫色的光線來,如同有生命般在空中一陣扭曲狂舞,然後像是確定了目標一般,朝着四面八方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飛去。

其中一根立馬就扎到了元上草的身體內,當元上草低頭多時,才反應事情已經發生,他伸出手想要將詭異的紫線扯出,卻終於只是想想而已。

這麼多次魂飛天門,偏偏今天這次,元上草終於擔心受怕地想到了生死的問題。

「尼瑪,這次到底是怎麼了?那到底是什麼怪物?

這是噩夢吧?這到底是不是噩夢啊?!

我不會就這樣死掉吧!?」

元上草回想起之前在電視新聞中、各網絡站點中看過的所有怪物,也沒有看見像眼前這個眼球這樣的東西。

「快點醒來吧!」

元上草用盡所有的力氣掙扎,實際卻一動未動,孤零零的飄在天空中面對着詭異巨大眼球的注視。

「咻咻咻……」

本來已經消失的懸空黑門出現在了元上草的身旁,隨着雙門折開,一名身穿白甲銀鎧手持銀色長槍的英武男子飛沖而出!

銀色光芒如彗星,手持長槍刺向詭異的巨大眼球,貫穿整個天際的巨大白色光柱打到巨大眼球之上。

眼球在巨大的能量衝擊下痛苦的扭曲,數十根紫色的芒線爭先恐後一般斷裂開來,最後只剩下3根紫色芒線,其中一根依舊連接着元上草。

巨大眼球一陣扭動,連接着元上草的芒線另一端鼓起了一個小球,這個小球順着芒線在芒線之中繼續運動起來,看樣子很快就會衝進元上草的體內。

「嗖!」

銀槍白甲男子點點虛化消散,化作一道猛烈的白光衝進了元上草的靈魂之中。

元上草感受到體內兩股巨大的力量正在對抗,幾乎快要將他撕裂。

「額啊!」

元上草猛然睜開眼睛,看見了課桌以及一攤口水,之前的劇痛消失,他因為痛苦而發出的聲嘶力竭的嘶吼似乎也只是幻覺,他此刻正趴在課桌上。

但他發現,他醒了,但沒完全醒。

他能看見,眼珠能微微轉動,能聽見周圍同學講話,甚至能聽清他們講話的內容、語氣和情緒,但他不能動彈,甚至不能張開嘴巴請別人幫幫忙。

這個噩夢是真夠狠的,連醒過來都要分兩個階段嗎?可真有你的。

今天這樣的事情,我可不想經歷第二次了,等我醒了,我一定要去看看心理醫生了。

「喂喂,別睡了,草哥。都要放學了。」

元上草感覺到身旁的彭文浩用手扯着自己的衣服。

「可真有你的,昨天晚上打撲克了嗎,這麼缺覺?

就再等你一會兒吧。」

元上草不斷嘗試着動彈身體,未能成功,反覆嘗試了十多分鐘之後的背部傳來一陣陣劇烈的疼痛,如同燒紅的利刃在背部切開兩道口子一般。

「啊!好痛!」

疼痛襲來,元上草猛然從座位上坐直了身體,右手朝着自己的背部反手摸去。

彭文浩嚇了一個激靈。

「卧槽,你終於醒了,嚇我一跳。

怎麼?做噩夢了!?」

元上草在後背摸來摸去,沒有任何異樣,可那火辣辣的疼痛可是貨真價實的。

彭文浩端起身子拉開元上草的衣領往裏面瞧了一陣。

「痛你妹啊,什麼都沒有。你是不是夢到妹子在給你種草莓呢你?」

元上草這才看看周圍,班級里只剩下寥寥數人。

楊鳳鳴在講台前和陳老師正在聊天,岳晴和秋可兒在彭文浩身邊睜着兩雙迷人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這時陳靜看向元上草,笑了笑。

「醒了啊,都等着你呢。」

元上草摸摸腦袋。

「嘿嘿,這兩天備考太辛苦,一不小心就睡著了。」

隨即站起身,收拾好書包和剩下的幾位同學跟陳靜老師告別後走出教室。

陳靜輕輕地推了推眼鏡,她看着元上草的眼神卻有着一種隱而不宣的異樣。

……

奶茶店外,楊鳳鳴接過最後一杯奶茶,隨即轉身離去。

彭文浩吸完一口牛奶很芒。

「草哥,你昨天晚上幹嘛呢?不會真的在學習吧?」

元上草一邊吸着百香柚子茶一邊支支吾吾道。

「你說呢?你以為跟你一樣,要當一條鹹魚嗎?」

「嘿,話不能這麼說啊,草哥。我本來就是一條鹹魚,幹嘛要當呢?」

岳晴和秋可兒捧着奶茶,乖乖地跟在三人身後,臉上時不時就是一陣忍俊不禁的笑容。

岳晴看着楊鳳鳴,突然請教道。

「鳳鳴,你今天關於武魂發言我很感興趣,但我沒全部記住,你能再給我講講嗎?」

元上草知道岳晴的心思,搶道。

「哦,我記住了,我來給你再講一遍。」

岳晴立馬就翻了個「你少來搗亂」的眼神,倒是蕭美雲看着元上草笑得更加開心。

楊鳳鳴淡淡地微笑了一下。

「哦,那些啊,其實也不太重要,不用記了。講講更有意思的吧。

目前已知的武魂覺醒的武魂呈現出多種類別,主要有器具類、隨從類、附體類這三大類。

比如刀槍棍棒,扳手螺絲釘什麼屬於器具類。

老虎獅子,人形武魂和人類英靈,甚至有些惡魔邪靈都屬於隨從類。

附體類就比較複雜一些,幾乎包含各種形式的武魂,特徵就是最終附體於魂師本身而產生戰鬥力。

當然,這樣的分類我認為是不夠精準、不夠徹底的,但總之,這種「三類法」已經是人類社會的劃分共識了。」

岳晴露出崇拜地眼神,盡量貼近楊鳳鳴。

「哇,聽你這麼一說,立馬就懂了好多新知識呢!」

彭文浩嗤笑一聲。

「話說,真的會有人覺醒出「扳手」或者「螺絲釘」這樣的武魂嗎?那估計想死的心都有了吧。」

楊鳳鳴吸上一口珍珠奶茶。

「那怕什麼,只要能不斷吸收吞噬最高品質魂珠進階,就算是扳手,說不定也能傲視群雄。」

元上草也點頭。

「對對對,外號我都幫他想好了,仙人扳扳。」

彭文浩一戳元上草的腰,元上草嘴裏的果汁都噴了出來,追着彭文浩給他屁股踢了 一腳。

「我X你仙人板板。」

幾人有說有笑,將岳晴和秋可兒送回了家。

岔路口楊鳳鳴和彭文浩朝着元上草揮手。

「就這麼定了哦,明天武魂測評之後,就去一起去海邊散散心。」

元上草比了個OK的手勢,將喝空的杯子扔進可回收垃圾箱內,轉身朝着另一個方向走去。

「嘶……好痛」

沒過多久,元上草背部又傳來劇烈的灼燒般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