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當黑月光逃跑失敗後
當黑月光逃跑失敗後 連載中

當黑月光逃跑失敗後

來源:google 作者:一尾淡水魚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一尾淡水魚 現代言情 舒宜

快穿,偽小白兔x真大灰狼舒宜是一個豪門位面的反派,因為成功幹掉主角而導致位面崩潰黑月光系統找到了她,讓她去扮演各個位面男主們的黑月光,虐他心,傷他肺,讓他痛不欲生,直至將黑化值刷到一百舒宜:這個我最擅長後來,她完成了任務歸來後,那些位面都在崩潰邊緣系統哭唧唧:我讓你把黑化值刷到一百,沒讓你把黑化值刷到爆表啊!現在女主也感化不了男主了,你快給我回去!於是舒宜在系統的威逼利誘之下又回去了,某一天,她揪着系統頭上的兩隻耳朵舒宜:不是很囂張嗎?不是想看我怎麼被虐嗎?系統欲哭無淚:大佬們人幹事啊!她都殺你全家了,你能不能稍微有點出息?#洗白之路漫漫遠兮##今天宿主也在裝可憐##又是心疼大佬和自己的一天#展開

《當黑月光逃跑失敗後》章節試讀:

護士給舒宜重新紮針,整個過程動作很慢,眼睛時不時往藍陌那邊瞟。

這無疑會加劇舒宜的痛苦,雖然她並不在意。

藍陌眼睛眯起,毫不留情道:「做不好就換人過來。」

女護士臉色一白,連忙道對不起,在舒宜扎針處貼上白色薄貼後,連忙起身離開了。

畢竟能住在這種病房的人,非富即貴。

「我帶了粥,醫生說你有胃病,需要吃些東西。」

舒宜一愣,再次小聲道:「謝謝。」

藍陌把打包好的粥遞給舒宜,舒宜緩緩打開包裝。

因為左手使不上力,她往往是用右手來端粥,左手來拿勺。

這個動作在正常人眼裡無疑有些彆扭。

藍陌知道是女人左手受傷的緣故。

他很好奇她曾經經歷過什麼,導致如今年紀輕輕,就有了身上這些複雜的病痛。

女人醒來後,他便暗暗地觀察着她。

她全身上下都是廉價的、洗的不能再洗的衣物。

但舉手投足之間卻又有些貴氣,那是上層家族才能教導出的禮儀。

「我叫藍陌,你叫什麼名字?」

舒宜吞下口中的粥,道:「舒宜。」

藍陌覺得這個名字有些熟悉,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

而且,她聽到他的名字沒有絲毫情緒波動。

「很好聽。」

察覺到舒宜不愛說話,藍陌沒有再多說什麼,而是重新打開筆記本,在一旁工作起來。

舒宜愣愣地看着窗外的高樓大廈,飛過的鳥兒和電線杆。

中間護士來換了幾次藥劑,藍陌一直都待在這。

她猶豫了一下,道:「你……我這裡不需要人陪着,如果你有別的事可以去做……」

「我今天的工作完成了,時間還早,家裡也只有我一個人住,索性就在這裡多陪你一會,你有什麼需要也可以直接和我說。」

藍陌停下手中的動作,溫柔道。

舒宜聽到後,什麼也沒說。

她只是覺得,他待在這裡,她會有些不自在。

兩人只是第一次見面,就算是他誤會了,要為今天早上的事故負責,做到這種地步,也有些不太合常理了。

最後一瓶藥劑輸完,護士來拔了針管。

舒宜小心翼翼地下了床,毫無意外,收穫了藍陌看過來的目光。

「你身上的病很多,最好是躺在醫院觀察幾天……」

「謝謝你的好意,但我還有事,必須要走了。」

舒宜扶着牆,用乾淨理智的雙眼和藍陌對視。

藍陌還是被那雙眼睛中的堅定與倔強所打敗。

「那好吧,這是我的名片,如果出現其他問題隨時可以聯繫我。」

舒宜收下了,然後一點一點挪着步子往外走。

到拐角處時,她往後看了一眼,確認人沒跟上來後,把手中那張暗金色的塑料卡片扔進了垃圾桶里。

沒再看一眼,而是看向了牆上嵌着的醫院院部分佈圖,她記住了路線,就這樣出了醫院。

「系統,人跟上了吧。」

系統:……

為什麼這麼自信!

雖然人確實在後面,但系統卻不想如舒宜,「沒有。」

「哦,我不信。」

系統:可惡!

它軟趴趴道:「你身後那輛白色的保時捷就是藍陌的車。」

舒宜好似無知覺的往前走着,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

太陽落下,繁星綴滿夜空,她面色慘白的停在一處人少的街道上。

飢餓和胃部的疼痛讓她幾乎無法站穩。

看到一旁的公共座椅,她沉默着坐了上去。

如無意外,她大概今晚就在這裡坐一晚上了。

好在天氣十分暖熱,她沒有受涼的危險。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後,街口處那輛駐留許久熄着燈的白色轎車重新亮了燈,緩緩地駛進來。

它停在了舒宜面前。

舒宜起身,不管車內是誰,是否和她有關,她都下意識想要跑。

車窗降下,藍陌的側臉在黑暗中一點點顯現。

但舒宜卻一下就認出了是誰。

「你跟蹤我?」

她的語氣惡劣,配上沙啞的嗓音,在這黑暗中甚至有些可怖。

「抱歉。」

「別再跟着我了。」

她轉身離開,卻因為走的太急,大腦突然一陣暈眩,她兩腿發軟,幾乎支撐不住自身的重量。

藍陌一看情況不妙,及時扶了她一把。

沒有謝謝一說。

舒宜抽開他的手,仍舊不管不顧往前走。

第五步時,蒼白的額頭沁出汗珠,兩腿發軟,視線模糊到眼前都是重影,好似天旋地轉,意識徹底被黑暗吞沒,軟倒在了跑過來的藍陌懷裡。

第二天一早。

舒宜漸漸醒過來,入眼的是頭頂珠光的花紋壁紙和水晶吊燈,這讓她出了一身冷汗,以為自己又回到了近郊的那個別墅內。

心臟砰砰砰的跳,好似被一隻無形的手篡緊,她坐起身,觀察着周圍的擺設,身上的衣服也被人換過了,換成了藏藍色光滑的絲綢睡衣。

門「咔嚓」一聲被打開了,一個中年模樣的婦女端着托盤走進來。

「小姐醒了,這是早餐。」她衝著舒宜善意一笑,將托盤上的食物放在一旁的床頭桌上。

「這是哪?」舒宜蹙眉道。

聲音發出的同時伴隨着幾聲低咳,實在是喉嚨太乾澀了。

「這裡是藍先生在市中心的宅子,小姐住的是客房。」

舒宜想起來了,她昨天晚上從醫院出來後,藍陌偷偷地開車跟着她,然後她又暈倒了。

看來這人這次直接把她帶回了家 。

「藍……先生在哪?」

舒宜想不起那人的名字。

「他去公司工作了,吩咐我照顧好您,您先把粥喝了吧。」

舒宜也不為難自己,用右手接過傭人遞過來的粥 ,一口一口舀着喝。

「我可以走嗎?」

傭人接過空碗,為難道:「藍先生說是有一些事還沒和您說,希望您能等他回來。」

舒宜頓了頓。

這人幫了她兩次,雖然不知是否有別的目的,但至少現在沒看出來什麼。

她身上確實也沒有什麼可圖的……

還是該說聲謝謝再走。

「小姐覺得無聊的話,可以去後院里,那裡有先生種的花草,還有搖籃。」

舒宜覺得一直待在房間確實壓抑了些,於是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