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道門靈異店
道門靈異店 連載中

道門靈異店

來源:google 作者:天不生我劍仙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葉子陽 天不生我劍仙 懸疑驚悚

我爺爺去世那年,說我天生陰陽眼加之子時出生,乃極陰之命,他替我強行封了十八年,會在我過生那天解開,但我命中會遇貴人,必會逢凶化吉,當我十八歲三伯伯過世回老家奔喪時,我的人生發生了重大改變……入靈店,管陰陽,被迫去盜墓,經歷着常人無法想像的事展開

《道門靈異店》章節試讀:

隨着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慢慢接近了午夜時分,周圍漆黑一片,屋內的燈光變得格外耀眼。

不知為何我心裏一陣不安,右眼皮子一陣跳,總感覺有不好的事要發生,胖子倒是穩如懶豬,坐在那裡眼睛半開半閉着,坐着也能睡,我也是服了他。

「嘶啦,」一聲傳來,放在白日里自然是微不可聞的,但在這寂靜的午夜如同平地一聲驚雷。

聽到這聲音的我臉色難看起來,另外幾個陪我的大叔也似乎聽到了,瞬間停止了談話,除了胖子依舊呼呼睡着。

「我好像聽到了有什麼聲音,」其中一個輕聲詢問道。

「好像是從棺材裏面傳出來的,」另一個大叔不確定的聲音響起。

「不會是你們聽錯了吧,」帶着狐疑的語氣,剛才吹牛吹的最大聲那個問道。

這給我整不淡定了,不會這麼倒霉吧,閑聊的幾人頓時沒了聲音,一瞬間氣氛安靜起來。

「嘶啦,」又是一聲傳來,這回我們四人都聽見了,除了睡着的胖子,詭異的感覺從我們的心底蔓延。

眾人臉色都變得有些不自然起來,我們壯着膽子緩慢向棺材移動。

到了棺材面前,村裡李叔嘟囔着,「冤有頭,債有主,他三伯伯你可別嚇唬我們,老天保佑,南無阿彌陀佛,菩薩保佑,」口中念念有詞。

那模樣,就差披件袈裟就可以當降妖除魔的高僧了。

正當我們準備打開我三伯伯的棺材查看時,一隻灰老鼠吱的一聲竄了出來。

眾人都被嚇了一跳,見是只老鼠頓時鬆了一口氣,原來是老鼠在作祟,真他奶奶的嚇人。

回過神來之後,我頓時憤怒不已,我三伯伯都去世了,這畜生還不讓他安生,正準備一腳踩死老鼠。

被村裡李叔攔了下來,對我說道,「子陽,這老鼠可是狐黃白柳灰中的仙家,現在弄死了可不是個好兆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把他放了吧。」

我略微思考了一會,現在讓我三伯伯入土為安為主,免得又出什麼幺蛾子,我把抬起來的腳慢慢縮了回去。

然後,又伸了出來,一腳把老鼠踹飛了幾米遠,既然不可以弄死,踢飛總可以吧。

被踹飛的老鼠吱的叫了一聲,然後麻溜的不見了。

哎,再這樣下去我人都快要崩潰了,被那紅衣女鬼弄的有些神經緊張,麻蛋,她應該不會找到這裡來的,我心中自我安慰道。

經過這場小意外之後,眾人又坐回了炭火前,半夜時分溫度越發低,脂肪不多的人還真不抗凍,我搓了搓冰涼的手,瞅了一眼呼呼大睡正香的胖子。

喝着茶葉,吹着牛逼,磕着瓜子,如果沒接下來半夜發生的事,我想我們五個人的小日子過的還是挺安穩的。

剛才吹牛逼吹的最厲害那個是我王叔,都說隔壁老王,他卻是個怕老婆的人,家中就是絕對的定位坐標,老婆的話就是命令,說往東絕不往西,買煙的錢都得報備。

簡直丟了村裡廣大男性同胞的臉,我倒有些同情他,頗有些英雄惜狗熊的意味。

不過,沒想到王叔還是個悶騷型的,吹起牛來絕不含糊,吹一會他就停一會,喝一杯水接着吹,別人都插不上嘴,那跟機關槍噼里啪啦的。

吹了一會後,王叔站起身來,對我們說道,水喝多了,我去放水。

我一陣汗顏,這吐沫星子都快飛我臉上堆滿了,終於能歇歇了。

眼瞅着王叔走出去,我右眼皮子跳晃的更厲害了,心裏不由得發緊。

過了約摸十分鐘,王叔還沒回來,正心中疑惑,撒泡尿也不至於這麼久吧,於是我大聲朝門外喊了一句詢問道,王叔,你好了沒。

說曹操曹操就到,一股冷風吹來,只見王叔低着頭,耷拉着眼皮,一副沒精神的樣子向屋內走來。

這股冷風讓烤火的我也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胖子更是被凍醒了。

只見胖子猛的抖了抖肥胖的身軀,同時嘴裏念叨着,是不是沒烤火吶,凍死你胖爺我了,說完,揉了揉睡意朦朧的雙眼,望向了正進來的王叔。

然後,胖子小聲詢問到,王叔,你怎麼踮着腳走路哇。

我一眼望過去,還真是,瞬間頭皮發麻,住農村的誰不知道死人才踮着腳走路,腳不着地,看得我渾身發涼。

刷的一下我們三人猛的站了起來,胖子反應過來,也猛的站了起來,只不過用力過猛,人連帶着椅子翻了過去。

我們向著王叔望過去,只見他臉色蒼白,耷拉着眼皮,嘴角以一種詭異的弧度微笑着,抬起頭來直勾勾的望着我們。

老王你可別嚇唬我們,你站那,別動,李叔小腿顫抖着,往後退了一步說道。

在我們四個驚恐的眼神中,王叔還真停住了,眼神飄向我,我登時感覺不妙,這他奶奶的好像是沖我來的。

只見王叔的口中發出女人的聲音,恐怖的笑着,這肯定被附身了哇,這我有經驗,我頓時心頭一涼,完了,今天指不定交代在這裡了。

只見王叔雙手微抬,那架勢,是準備朝我們撲過來,門口被女鬼堵着,我們四個那不是被瓮中捉鱉,想跑也跑不掉。

眼瞅着附身王叔的女鬼張牙舞爪的撲過來,我急忙抄起兩條長凳抵住了他胸膛,一聲尖銳的聲音傳來。

咯咯哈哈哈,你的身體好誘人,把你的身體交給我吧,眼中如同飢餓的人看到了滿漢全席,一邊看着我竟流下了口水,撲上來的力氣突然加大。

這是要我的命哇,我連忙使出吃奶的勁頂住,回頭望着村裡李叔和劉叔顫抖的雙腿,還有胖子驚恐的表情,吼了一句,你們三過來幫忙哇,他衝過來我們三都得死。

後知後覺的三人這才趕忙幫我頂住長凳,依靠着長凳我們頂着不讓王叔衝過來,暫時穩住了女鬼。

村裡李叔結巴的開口道,小葉,這可…可咋辦吶,再這樣下去我快…快沒力氣了。

胖子也喘着粗氣說道,葉哥,快想辦法哇,這王叔被女鬼附身了力氣也太大了。

我能有個屁的辦法,有辦法我也就不會這麼害怕了。

被女鬼附身的王叔,眼見着我們拿着長凳頂着無法衝過來,雙眼越來越赤紅,臉色變的鐵青,異常猙獰恐怖。

長凳傳來的力度也是越來越大,正當我們四人快頂不住時,啪的一聲,王叔暈倒在了地上。

咋回事,難道這女鬼放過我們了?正當我們疑惑之時,傳來陣陣冷風,頭頂上的燈也忽明忽滅。

大家都站在一起,女鬼肯定從王叔身體里出來了,還沒等我說完,頭頂上的燈砰的一聲滅了。

人在黑暗中尤為慌張恐懼,村裡李叔見燈滅了,瞬間拔腿就往屋外跑,剛才見鬼時腿的哆嗦勁完全不見了。

正當我們也準備向外跑,去村裡搬救兵時,門外傳來李叔的慘叫聲,我們剛踏出去的腳步又收了回來。

胖子顫巍巍的問道,葉哥,咋辦吶,剛才我就想跑來着,結果腿不聽使喚,沒跑動,李叔肯定被鬼給害了。

現在我們都站在原地別動,人多陽氣大,一般的鬼害不到我們,我也只能強裝着鎮定對胖子和劉叔說道。

劉叔此刻也嚇的不輕,聽着他磕磕巴巴的說道,咋這麼邪門吶,往日村子裏也沒發生這麼撞鬼的事。

這句話倒是點醒了我,不會是衝著我的極陰之體來的吧,爺爺曾經對我說過,我的極陰之體對鬼有着極大的誘惑。

極陰之體,身通陰陽,修道術可得其大成也,一日千里,若被鬼奪舍,可做其容器,讓其以死人之魂活人之軀存活於世。

以前聽爺爺說教,我只當他在吹牛,還神神叨叨的,根本不信,左耳朵進右耳朵出,沒想到這是真的。

我只能祈禱老天爺救救我了,爺爺的本事我是一點沒學到,聽爺爺說過人多陽氣足,只希望女鬼能知難而退。

屋內出奇的冷,我們三處於一片黑暗之中,緊緊的靠在一起,一時間也不敢輕舉妄動。

不過,樹欲靜而風不止,女鬼是不打算放過我們了,在我旁邊的胖子突然叫了一聲,然後,再無動靜。

「胖子,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你是不是看見女鬼了,」我急忙關心的問道。

伸手不見五指的屋內,胖子很快回答道,「我沒事,我們快跑吧。」

說完,旁邊就有人牽着我的手就把我往外面拽,力氣出奇的大,我被拽着走了幾步。

感覺到不對勁,連忙嘗試甩開胖子的手,卻沒成功,我連忙思索道,不對,胖子沒這麼大力氣,這時以他的性格肯定不會亂跑,他不是胖子。

我頓時驚恐起來,那還能有誰,胖子肯定被女鬼附身了,我必須得穩住他,我假裝平靜的說道,「胖子,你鬆開我,我自己跑。」

女鬼似乎識破了我的詭計,獰笑着朝我撲了過來,望着近在咫尺的女鬼,難道我今日要命喪於此。

「啊,」只聽一聲慘叫,頭頂的燈亮了起來,一隻身着白色衣服的女鬼正惡狠狠的盯着我。

我懷中散發出一陣亮光,掏出來一看,是爺爺給我留下的玉佩,難不成這還是什麼寶物。

女鬼被玉佩傷的不輕,見我拿着玉佩,怨毒的望了我一眼,又撲了上來,不過,依然被玉佩所發出的光所傷,隨着又一聲慘叫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