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道門之後
道門之後 連載中

道門之後

來源:google 作者:獨愛小蘇打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歸墨 獨愛小蘇打

在這霓虹璀璨的都市之下,潛藏着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學成下山的林歸墨只是想過正常人的生活,安安靜靜的讀所大學,可誰知一件又一件靈異事件發生在他的身邊,擾亂他的生活,並且這些事件發生的十分巧合,就像是專門針對他一般,林歸墨意識到了事情不太對勁,他必須儘快破招!與此同時,一個巨大的陰謀也逐漸籠罩住了他......展開

《道門之後》章節試讀:

說起來,在歷史中,陰佛門也算得上是當時的一大派。

開山鼻祖正是大夢鬼如來,陰佛門也是在他的帶領下逐漸壯大,鼎盛時期直逼正統佛教。

而佛教最先在華夏盛起之地,眾說紛紜,現在已經無從考證。

不過佛教進入藏地卻是早有定論,那就是在吐藩王朝。

並且藏傳佛教與中原佛教有些不同,藏地的佛教保留着天竺的一些教義,當地的民眾便也將其傳承了下來。

經過不知多少年的傳承,最終流入中原,與當地的佛教相結合,然後衍生出了陰佛門這一門派。

陰佛門的教義與所有佛教分支都不相同,他們的教義是:轉世千百,皆為苦,若想不苦,只能不出輪迴,永為鬼!

其他佛教都是信奉輪迴來世,而陰佛門修行的卻是鬼界。

只有永世為鬼,方才能夠跳出輪迴,不用再遭受多世之苦。

但是因為陰佛門的教義,向來不服從於歷屆朝廷,有時甚至出現坑殺朝廷大員的情況,不過也最後順應天時,被滅佛大軍圍殺。

死在屠刀烈火下的教眾數不勝數,以至於同時期華夏的勞動力銳減,生產力足足倒退二十年有餘。

而作為教主的大夢鬼如來,則是被滅佛大軍俘虜後帶回朝廷,之後便不知所蹤。

林歸墨的思緒重新歸位,看着眼前面色和藹,手捻佛珠的僧人,他看上去並不像大夢鬼如來,莫非是陰佛門的教眾?

對面的僧人彷彿是看穿了林歸墨的心思,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施主,貧僧乃是陰佛門下九大護法之一,八臂修羅釋迦葉,同時也是我鬼佛座下九弟子之一!」

「八臂修羅?我看你的修行還不怎麼到家嘛!」

林歸墨嘴上出言諷刺,實則心中已然掀起軒然**。

關於陰佛門的事迹,他也只是在幾年前聽師父雲陽真人提過一嘴。

當時除去大夢鬼如來之外,其座下九大護法單拎出來個個都是獨當一面的狠人。

他們的實力絕對不可小覷,否則也不可能做到和正統藏傳佛教相庭抗禮。

這時,林歸墨突然回憶起他所見過的佛牌有哪些不同的地方了!

之前李大光手中的那塊,佛牌的整個上半身除了頭顱都已經被刮掉了,只能看得見下半身在打坐。

而進入方菲菲夢境前所用的佛牌,其中上面的佛像已經恢復了半截身子。

它正在逐步恢復實力!!!

林歸墨不敢怠慢,眼前的釋迦葉只有四臂,看來他還沒有恢復到鼎盛時期。

趁你病要你命!

「欸你看後面那是誰……天雷符!」

趁着釋迦葉愣神之際,林歸墨迅速扔出七八張天雷符。

符紙如同出膛的子彈一般瞬間來到釋迦葉的面前。

「轟!轟!轟………」

傳出的聲音也不再是悶雷的小聲響,而是驚天之雷的天怒之聲。

面對昔日的陰佛九護法之一,林歸墨不敢留手,直接祭出了自己最強的天雷符,同時快速從腰間掏出兩張符紙貼在了雙腿上。

「疾風符!」

頓時,林歸墨的雙腿如同長了翅膀一般,邁開步子都是輕盈無比,彷彿是踩在雲端上,與此相伴的便是肉眼可見的速度增幅。

兩隻手裡各自捏着一張天雷符,一息之間,林歸墨便已經近身釋迦葉,同時兩張符紙猛然點在後者的兩條動物手臂之上。

「轟!轟!」

又是兩聲轟鳴,只見兩隻獸爪頓時被炸的皮開肉綻,在身體上不停地翻轉,似乎要脫離本體的控制。

「阿彌陀佛,死哉死哉!」釋迦葉的從天雷的轟鳴中穩住身形,經歷了這麼多天雷的轟炸,仍舊保持原樣,「施主,看來你與我鬼佛一門無緣,那貧僧也就不必留情了!」

話未落音,林歸墨只覺得自己下身涼嗖嗖的,趕忙低頭查看。

只見釋迦葉的佛珠直取自己丹田位置,這是下了死手,一旦丹田被破,所有修為都會化為烏有。

「艹!」

林歸墨急忙催動疾風符暴退,最終拉開了大約五米左右的安全距離,在此期間,無論釋迦葉發動任何形態的攻擊,他都可以做出反應防禦下來。

「阿彌陀佛,施主為何執迷不悟,輪迴得善乃是藏傳佛門愚弄教眾的借口罷了,何世不苦?入我陰佛門,跳出輪迴永世做鬼,不再受苦,豈不美哉?」

釋迦葉單手合十,另一隻手捻動佛珠,像極了一名想要度化教眾的僧侶。

「我師父曾經告訴過我,如果你的對手有能夠殺了你的實力,那他就不會和你廢話!」

林歸墨知曉現在趁其實力尚未恢復,正是擊殺的好時機!

於是雙手不停結印,口中也念念有詞:「黃泉有路,天地正法,急急如律令,引天雷!」

「轟隆隆!」

只聽得別墅外面傳來一聲巨響,頓時天空中風起雲湧,烏雲霎時間遮滿了半片天空,頗有一種黑雲壓城城欲摧的氣勢。

只見雲層之中似乎是有雷電翻湧,刺眼的白光時不時從雲層中散發出來,伴隨着凈化一切的氣勢,慢慢積蓄力量。

「這位施主,非要做的如此之絕嗎?你我二人就此別過結個善緣,來日施主若想皈依我佛,貧僧願為我佛請願!」

「現在說這些有點兒晚了吧!」林歸墨單手指天,而後雲層迅速破開,一條渾身閃爍着電光的雷龍赫然出現在天空之上。

透過二樓的窗戶,隱約可見,雷龍一雙電眼,此刻已經盯上了屋內的釋迦葉。

「早知如此,貧僧當初就不應該試圖度化施主。」釋迦葉也不再捻動佛珠,眼前的雷龍讓他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而且這種壓力除了天空之中的雷龍之外,還有眼前的少年,他竟然也可以在別人的夢境中憑空施展這種調動天地力量的法術,看來並非常人。

「是貧僧小瞧施主了,那不如我們來做個交易如何。」

「你現在還有談條件的可能嗎?」

這時,只見釋迦葉從身上的袈裟中掏出了一個小玉瓶。

而林歸墨的注意力也跟隨玉瓶的出現被吸引了過去,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玉瓶的裏面裝着一道魂魄。

「這便是宿主的魂魄,因為施主在現實中施展了定魂術,貧僧暫時也拿她沒有辦法,以她的魂魄,換取貧僧今日安然離開,施主覺得如何?」

釋迦葉的臉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他自然是知道林歸墨隻身入夢就是為了找尋這具身體的宿主,現在宿主的魂魄就在自己手上。

若是林歸墨強行降下雷龍格殺自己,那宿主的魂魄也會被劈的煙消雲散,再強大的定魂術也防禦不住。

所以現在壓力來到了林歸墨這邊……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