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盜墓:暴打厲鬼,史上最狠守陵人
盜墓:暴打厲鬼,史上最狠守陵人 連載中

盜墓:暴打厲鬼,史上最狠守陵人

來源:google 作者:手心有顆痣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手心有顆痣 顧塵

顧塵接連遭受到失戀和失去工作的雙重打擊,正對暑期生活迷茫的他、意外覺醒了古墓系統從此,平平無奇的顧塵化身為守墓戰士,他暴打厲鬼、降伏粽子、統領奇蟲怪物、操控機關暗器,騎坐鎮墓獸無論是摸金校尉、卸嶺力士,或是搬山猛男、火力達人又或是有證考古者,不管誰進了顧塵在守的陵墓,都休想帶走一磚一瓦、一針一線顧塵:犯此陵墓者,不退必誅!展開

《盜墓:暴打厲鬼,史上最狠守陵人》章節試讀:

有些故事本是大可不必從主角被綠開始講起的,但掩蓋和逃避,並不能改變顧塵的命運。

顧塵,男,某三本院校的一名大一學生。

這一天,已經臨近放暑假了。

顧塵坐在宿舍的某把座椅上面,正一邊用着老大的電腦追劇,一邊啃着他最愛的泡椒雞爪。

突然,手機響起了頗為尋常的消息接收提示音。

顧塵隨意一瞥,頓時看到了分手兩個字,還特么是他女友突然發來的消息。

他感覺心一沉,顫抖着手指點擊進入聊天框。

【顧塵,我們分手吧!我是很認真在和你說,不要問我為什麼,我不想對你造成二次傷害。】

這時候,顧塵瞬間就感覺手裡的雞爪它不香了。

「老四,你怎麼了?」

一旁的小黑從包裝袋裏面擠出來一坨雞爪,同時好奇地用手臂撞了撞顧塵。

「別搞我,剛剛失戀了,心情不太好。」

「真的假的呀?」

顧塵點了點頭,「嗯。」

「咳!兄弟,天涯何處無芳草,你心情不好,應該也沒有胃口了,那我把這些剩餘的雞爪都拿走了哈。扔了怪可惜,放着又容易過期。」

「兄弟幫你解決它們,你好好緩緩,別想太多,愛情不是一切。」

說著,小黑拿了顧塵面前的雞爪,回到他的座位追劇去了。

時不時還因為劇情發出幾道笑聲。

顧塵回頭看了他一眼,不由得暗道:今天也太特么衰了吧?愛情沒了,友情也跟着慘遭挑戰?

【為什麼?你真是認真的嗎?我不怕被二次傷害,只想知道一個原因。】

顧塵想了好一會兒,他最終決定還是不要打電話去追問,而是回了女友一條消息。

接着就是發獃、略顯煎熬地等待着回信。

他在想,這會不會只是一個玩笑呢?

如果不是,自己該怎麼選擇?

任由她飛,傷痛他背?

又或是厚着臉皮求她再給自己一個機會嗎?

過了一會兒,消息的提示音再次響起。

顧塵緊張地看了看,正是女友回復的消息。

【好吧既然你一定想知道,那就告訴你。】

【顧塵,我現在找到屬於自己真正的幸福了。那是你給不了的。你窮就算了,還又小又快。和你在一起,我沒有安全感、而且不快樂。我現在和趙公子在一起了,希望你不要再糾纏我、以及不要來打擾我們的生活。大家各自安好吧!】

【希望你不要不知好歹,你這樣的男人,能拿什麼和趙公子比呢?】

看到這些,顧塵整個人都懵了,他腦子一片空白,如遭雷擊。

不過是片刻之間,他感覺自己像是受到了成噸的傷害。

顧塵的拳頭是捏了又捏,接着就邦邦給了不遠處位置的一個公仔玩具幾拳頭。

窮?小?快?

那個無情的女人,簡直是給了他致命的一擊。

顧塵再無挽留這段感情的想法,他回了一個好字,然後關了手機。

接下來的幾天里,窮小快這三個字,像它媽冤魂厲鬼一樣,時不時地不受控制的出現在顧塵的腦海裏面。

揮之不去,去又復返。

顧塵鬱悶和難受得一批,如今分手有些突然,他原本制定的暑假和女友出去窮游的計劃、已然泡湯了。

在期末考試結束後,顧塵也拿定了新的主意,他決定這個暑期生活,就去廠裏面打打螺絲、練練手速、掙掙零花錢。

剛好化悲痛為力量,正所謂情場失意、職場得意。

顧塵想着,大概自己初次進廠打螺絲會很順利,說不得還會因為太過優秀、而被樹立典型、大肆表彰等等。

他滿懷期待地進了廠,並被成功分配到了打螺絲的流水線上,開局正有條不紊地按照劇情發展。

可他打螺絲才剛開始,就慢慢地感覺不順了。

中介大佬說的美女如雲、變成了婦女如雲,這就算了。

這打螺絲雖不是啥多大的技術活,可打起來賊累,比給菜逼射手打輔助還要讓人覺得心累心煩。

而更可惡的是,顧塵一旁的某個老員工大媽還一直嫌棄他的手速,時不時又說些讓顧塵很不爽的話。

比如,這麼大的個子怎麼連這麼點事兒都辦不好?

看着挺聰明的人,手笨腦子也笨,呵呵。

現在的年輕人啊!真不行。

等等。

顧塵鬱悶地好幾次想要跳起來給她一頓暴扣,但最終他還是放棄了、默默地選擇了忍。

這樣的大媽,罵她吧?人家撒起潑來,他還真很難是對手吧!

至於捶她?估計他打螺絲打起繭疤賺到的錢,都不夠用來賠她醫藥費。

生活,真他媽不容易啊!

顧塵暗暗發誓,以後學習和工作得更加地多多努力才行了。

大媽還是時不時會到顧塵耳旁逼逼叨叨幾句,就在快要休息吃飯時,又有一個青年男人跑來把顧塵當新員工欺負。

終於,顧塵猶如火山爆發,破口大罵了幾句,然後呢!那位老員工感到面子上掛不住,雙方開始了武力衝突。

彼此互有損傷。

最終,顧塵選擇不幹了、揚長離去。

他走出廠門,背着包到了不遠處位置的公交站,一邊等着車,一邊思考着才剛剛開始的暑期生活、自己該怎樣去度過呢?

當顧塵正迷茫時,突然,一道冷冰冰生硬的電子音,在他的腦海裏面響起來了。

【叮!逮住一個幸運兒,系統成功覺醒。】

【叮!尊貴的有緣人,您想要改變命運嗎?想要成為極品猛男、掌控強大神秘力量、最終成為此方世界的至高無上的存在嗎?】

【那就綁定本系統,啟動您的開掛人生吧!一切您想擁有的、都將不再只是在夢裡才能實現,不要猶豫了,趕緊抓住機會,立刻綁定本系統吧!】

「系統?開掛人生?」顧塵被嚇了一大跳,他慌張好奇地四處看了看,並沒有察覺到附近有什麼異常。

「莫非是老子的腦子出現毛病了?」顧塵又暗道。

如果真是這樣,那得抓緊去檢查,然後鑒定一下是否和不久前與他打了一架的那個傢伙有關?

【叮!您到處看個鎚子呀看,本系統在您腦海裏面,豈是您那肉眼所能見到的存在?】

顧塵腦海里再次響起這頗為詭異的聲音。

「這麼神奇的嗎?」顧塵壓低了聲音,很是不可思議地自言自語道。

同時也算是在問那所謂的系統。

顧塵實在不敢輕易相信,傳聞中那比傳說還要玄幻的金手指系統,竟真的存在?

而且還突然被他顧塵給攤上了………

「我顧塵,何德何能呀?」

【叮!尊貴的有緣人,請不要懷疑,這一切都是真實發生了,您不要有任何心理負擔,能有這樣的好運氣,您就當作是祖墳冒了青煙吧!】

【所以,您要選擇綁定本系統嗎?】

「我不綁定會怎樣?」

【那我走?】

「等……等等,呵呵,我就好奇問問。」

顧塵趕緊說道,他想了想,反正人生無常、未來也不算可期。現在自己能有如此神奇的境遇,如果錯過了,實在是可惜。

倒不如試試看,或許真能改變命運、從此走上人生巔峰呢?

若是有什麼問題?埋下什麼隱患?

顧塵暗暗嘆了口氣,風險與收益共存,男人要有賭性,管他媽的三七二十一。

幹了。

「妥了,立即綁定系統。」

顧塵激動地大手一揮,頓時表現得像個十足的神經病。他在片刻間,引來了好些來自周圍的複雜怪異的眼神,其中有兩個離着他稍近的年輕妹紙、立即默默地選擇快步遠離了他更多。

這多少有些尷尬的情況,顧塵意識到了。

他無奈地撓了撓腦袋,自覺地進一步脫離群眾,走到了離公交站更遠的某個陰涼位置、一屁股坐在台階上面。

【叮!恭喜宿主,成功綁定了古墓系統,並領取守陵人身份。】

聽到這,顧塵頓時一愣,「守陵人?那不是去看墳嗎?」

我學業都還沒有完成,你讓我去守陵?

這不太好吧?

【叮!職業無貴賤之分,而且,是守墓、不是看墳。墳和墓還是有一定區別的。】

【更關鍵的是,宿主您守墓時,系統不僅會有寶貝給您,還會以資獎勵。】

【月入過萬,只是起步而已,雖然沒有五險一金,但卻有萬險和黃金。】

【刺激又賺錢,就問您開心不開心?興奮不興奮?】

【如果您沒有職業道德,監守自盜……】

「那會………會怎樣?」

這個事情很關鍵,顧塵沒想到系統會主動給提出來了。

於是,他趕緊問問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