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盜墓長生:目標,在雨村養老
盜墓長生:目標,在雨村養老 連載中

盜墓長生:目標,在雨村養老

來源:google 作者:黃呱呱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周安 懸疑驚悚 黃呱呱

【不無腦+盜墓+無女主+無系統+時間穿越+鐵三角】由衷的希望我的出現,可以撫平所有的遺憾……你相信嗎,其實這個世界上存在着兩個世界,一個原本的世界,一個被幻想出來的世界而某一天,這兩個世界出現互通,我發現有人編寫了我的人生,為了脫離掌控,我從我的世界來到了吳天真的世界裏這是一個很偶然,很大膽的嘗試也正是因為這個經歷,我好像發現了終極的最終秘密從過去,現在,未來,我在不同的時間維度里,和不同時期的鐵三角成了朋友甚至因為我的出現,還改變了一些人的結局當一切塵埃落定,大家坐在一起泡泡腳,虛度虛度光陰也是一件美事啊PS:大概會跟快穿世界設定差不多,主角多次來到吳天真的世界,不會按順序走,中途也會回到自己的世界然後再回來展開

《盜墓長生:目標,在雨村養老》章節試讀:

吳天真一聽也看過去,忙讓老癢拿下來給他看看,才發現這東西跟他在屍洞和海底墓中見到的一模一樣。

這種鈴鐺詭異得很,發出的聲音能夠蠱惑人心。

但是老癢這隻裏面灌了松香,響不起來,所以老癢戴着才沒有出問題。

按照老癢的說法,這對耳環另外一隻被他老表拿走了,現在在他這裡的就只有這一隻。

他見吳天真似乎很感興趣,就對他說道:「你要是真、真喜歡,我那斗里還有四五隻棺材沒有開呢,聽我老表說那還是一個姓康的家族墓葬,埋得很深,估計裏面還有不少好東西呢。」

周安正要將最後一口酒送進嘴裏,聞言手上動作一頓,將酒杯放回桌上,看向老癢:

「你剛說姓什麼?」

他反應有些大,老癢還以為自己說了什麼不能說的,面色有些僵硬,結巴道:

「我也是聽、聽我老表說的,當時他們就只是提了、提了一嘴,說那裡有很多少數民族的埋葬習俗,其中有一個家族墓葬傳聞好像是姓、姓康…」

周安皺起眉,巧合嗎?

「怎麼了?你也見過什麼姓康的家族墓葬嗎?」

吳天真見他這個反應,還以為他也有什麼傳聞要講講。

酒都醒了一半,正要等着周安往下說。

結果周安很快就收斂下思緒,在他期待的目光下搖搖頭:「那倒是沒有見過,就是有個朋友正巧也姓康而已。」

吳天真有些失望,他總覺得老癢這個朋友雖然看起來真的不像是干倒斗這一行的,但是他的這個反應又讓人莫名覺得他的經歷不簡單。

周安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更加確定了這一趟他是非去不可了。

老癢見他這個解釋,也沒多想,湊過去問吳天真:「老吳,你、你幫我看看這能賣多少?改天我找個地方給它賣了,也好過生活。」

「你要想就光靠這一隻過生活,怕是不太行。」

吳天真實話跟他說,想了想,又問道:「你是不是有什麼難事?你可別把我當外人啊,要是經濟上有啥問題,能幫的我一定幫!」

老癢伸手將那隻六角鈴鐺拿回來重新戴上,苦笑道:「得、得了吧,你有多少家當我還不知道,要你掏個十萬八萬還行,多了也夠嗆。」

「這事你就別管了,你、你要真想幫我,就幫我留意留意,到時候幫我出手些東西。」

吳天真立馬就聽出了他的意思,老癢不像他還有家裡幫襯,生活也是真的不容易,頓時就有些心酸起來。

周安一眼就看出吳天真在想什麼,他這人心軟又重義氣,在老癢沒有把槍頂在他腦袋上威脅到他的生命之前,誰跟他說這一趟別有目的,他肯定還是不會完全相信的。

因為這才是正常的反應。

而他知道老癢有問題,也只是相當於站在了上帝的視角上,知道了很多吳天真所不知道的事情。

哪怕他攔住了這一次,也保不齊下一次,所以還不如就順着這個走向去走,反而還更保險一點。

他一出聲表明會跟老癢一起去秦嶺,吳天真果然坐不住了,三人在飯桌上敲定了再去一次秦嶺。

期間吳天真列出一張清單讓老癢去置辦妥當,周安回到出租屋,他對那晚看到的老癢他媽媽那事還是覺着可疑。

可是之後那幾晚都安安靜靜,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那個給他送身份證和錢的怪人也沒有再出現。

一直到他們坐上私人承包的那種長途大巴車。

唯一遺憾的是吳天真沒有喊上小哥和胖子。

周安猜想或許是他們這個時候還不算特別的熟?

路程還很遠,窗外風景也看膩了,他們仨乾脆買了副牌打起了鬥地主。

期間吳天真一直注意着周安手腕上的東西,最後還是沒忍住好奇,問他:「你這紅繩還挺特別的,是有什麼寓意嗎?」

他倒是見過有些人家的小孩,父母會給打個銀鐲子或是綁一根祈過福的紅繩戴在手腕上,寓意保平安用的。

一般等孩子長大了就會取下來了,沒想到他還戴着。

周安剛搶了地主,聞言看了一眼自己左手手腕上綁着的紅繩,隨意道:「沒什麼,習慣了。」

以前怕死了沒人記得,下墓之前總是習慣性綁一根在手腕上,久而久之的就成了他下墓必須要帶着的東西了。

他說得很隨便,吳天真卻總是沒辦法把目光從他手腕上移開。

這一路下來,他越跟這個人接觸就越覺得這人很神秘,但礙於他是老癢的朋友,他也不好追問個不停。

就這麼一路顛簸的到了西鞍,在招待所住了一夜,第二天繼續坐車來到太白山腳下。

吳天真跟老癢暈車暈得夠嗆,就連下車都是周安一手架一個給扶下來的。

要他們這個樣子進山肯定是不行,只能先在山腳下的農家樂小旅館裏休息一晚再說。

到了陌生地方,周安的睡眠質量說不上好,只要保證自己得到休息之後他就會醒來。

在房間悶得慌,本想出來透口氣,卻看到樓下站着五個人。

其中一個拿樹枝在地上比划著,隱約聽到什麼墓室之類的字眼。

周安靠近了一點去聽,聽到一個帶着口音的男人說著什麼「這邊姓康嘛」,「找睢書從這找准沒錯嘛!」。

又是姓康。

現在還出現個什麼睢書?

該不會這個東西和他要找的鬼書有關吧?

周安皺起眉,正想繼續往下聽,身後卻有人跟他打招呼:「早、早啊哥!」

老癢自從被他威脅過一次之後就一直對他恭恭敬敬的,一口一個哥的喊。

他一出聲,樓下的幾人聽到聲音立馬抬頭往上看。

正好跟周安還沒來得及躲開的身影對上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