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道御蒼穹
道御蒼穹 連載中

道御蒼穹

來源:google 作者:王龍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葉修 武俠修真 王龍

七千年前,玄天老祖飛升,留下了不被天道所容的「金剛道韻」,七千年後,他等的人出現,王龍自從獲得邪天罡經後,覺醒靈根,從凡夫成為修士,修邪天,獲道韻,戰合歡,踏乳城,進楚國,入南宮,登瀛台仙道,闖毀滅濕地……五行之星,本源為風,三因俱斷,四相不生道悟為刀,斬滅蒼穹!本書寫給想求道的有緣人……展開

《道御蒼穹》章節試讀:

  時光飛逝,七千年後......

  宋國,南田郡,玄天宗,藏經閣。

  藏經閣下聚集了三百多名凝氣一二層的修士,此刻他們一個個都咬牙切齒,盯着前面的以為少年

  「讓王龍當藏經閣首藏,我不服!」

  「一個小屁孩能有什麼本事,我們一大把年紀,憑什麼聽他的?」

  「他只是個凡人,沒有靈根,而我們是修士,身份遠在他之上,憑什麼讓他當首藏!」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個少年的身上,少年名叫王龍。自從三日前管理藏經閣的首藏老學究去世,將首藏一職傳給王龍,以葉修為首的凝氣弟子,就沒少找王龍的麻煩。他們的目的,自然是爭奪首藏一職。

  只要成為藏經閣首藏,以後就可以學習宗內的各類高深功法,尤其藏經閣首藏的地位,可以與宗內的內門弟子平起平坐。這樣的位置,外人怎能不覬覦。

  一個身材魁梧的青年在眾人的簇擁下,來到王龍面前,他就是葉修。葉修一臉不屑的看着王龍,眼裡全是鄙視,從小到大,王龍在他眼裡都是垃圾,只要他願意,以自己凝氣四層的修為,隨時都可以一招滅掉眼前這個垃圾。

  葉修瞥了王龍一眼道:「王龍,識相的乖乖把藏經閣首藏一職讓出來,否則的話,老子今天就殺了你!」

  王龍冷哼一聲,瞪了葉修一眼。

  「玄天宗為了避免修士偷學道法,自古以來藏經閣首藏都是由凡人擔任,你們不是不知,既然你們都是修士,根本沒有資格做守藏!」

  葉修哈哈大笑道:「規矩?在這裡,老子就是規矩!只要殺了你,我就會順利成章的當上守藏!」

  王龍看着葉修,目光一寒,道

  「也許三天前你能殺我,不過到了今天,恐怕你沒這個資格!」

  聽了王龍的話,葉修和他身邊的人全部哈哈大笑,笑聲中全是嘲諷之意。

  「你這種垃圾,老子要殺你根本不費吹灰之力,敢不敢跟老子到演武場死斗!不分生死不罷休!王龍,你敢嗎?」葉修充滿挑釁的問道。此刻他身邊的其他人也都跟着附和。

  「王龍你個縮頭烏龜,你敢去嗎?」

  「去了就死!」

  王龍冷漠的看着眾人,眼中露出寒芒,更有殺意。他雖然沒多少把握能戰勝葉修,但是事到如今,自己就算為爭這口氣,也要好好教訓葉修!

  「去就去,不分生死不罷休!」

  在眾人的起鬨和嘲笑中,王龍和葉修等人來到了演武場。

  此刻,四周聚集了大量的看客,大部分都是以葉修為首的玄天宗後備弟子,另外一些則是以王龍為首的藏經閣凡人。

  王龍表情不變,冷眼看着葉修。淡淡的說道:

  「葉修,出手吧!今天殺你沒商量!」

  葉修睥睨的看了王龍一眼道:「你這垃圾真是活得不耐煩了,既然你找死,老子現在就滅了你!對付你,不需要靈力,我只要拳頭就夠了!」

  說罷,葉修猛的一拳轟出,拳風呼嘯,身體迅速逼近,一拳就要打在王龍胸口,只要這一拳落下,王龍必死無疑。

  王龍瞬間抬手,一把捏住了葉修的拳頭,猛的用力,葉修的拳頭立刻一頓,被王龍生生握住。緊接着拳頭上傳來一股大力,直接捏得骨頭咔咔脆響。

  葉修一陣吃痛,內心震驚不小,他本能的抬頭看了王龍一眼,眼中充滿震驚,本來準備秒殺王龍,可是現在他才感受到王龍的實力,要比三天前,發生了天翻地覆般詭異的變化。

  就在葉修震驚的瞬間,王龍的左手已經轟出一拳,目標同樣是葉修的胸口。

  葉修吃痛之下,尖叫一聲,體內修為猛的運轉,陣陣靈力直接灌輸到整個右臂,他的拳頭立刻變的堅硬無比,力道更是大了幾倍。

  」給我死!「葉修凝氣四層的修為瞬間爆發,他不再考慮王龍這三天怎麼突然變強,現在他想要的,就是速戰速決,秒殺王龍。

  巨大的修為之力瞬間湧來,直接與王龍的拳頭對撞在一起,轟的一聲悶響之後,兩人紛紛退後,各自噴出一口鮮血。

  葉修的一拳,對王龍造成的轟擊極大,此刻他的左臂發麻,體內氣血翻湧,五臟六腑都在不停翻滾。他體內沒有半點靈力,之所以能接下葉修全力一擊,靠的完全是肉身的力量。

  葉修更是吃驚不已,他做夢也沒想到王龍竟然接下了自己全力一擊,更為詭異的是,剛才過招的過程中,他分明沒有感受到王龍體內的半點靈力,對方完全是憑藉肉身的力量!

  」好小子,倒是小看了你,你的肉身竟然變得如此之強,不過即使如此,今天老子照樣能殺了你!「說著,葉修右手儲物戒一閃,一張黃色的符籙在手,掐訣之下,黃色符籙猛的一閃,瞬間飛出,直奔王龍。

  王龍體內沒有半點靈力,無法催動符寶,但是他眼疾手快,眼看着葉修掐訣,憑藉肉身的強悍,腳底猛的發力,一個箭步衝到葉修身前,眼看符籙臨身,王龍迅速向左一閃,避過符籙的攻擊,同時瞬間出拳,直接轟向葉修肩膀。

  葉修一擊未中,剛要後退,豈料已經晚了半拍,王龍的一拳,已經結結實實砸在他的左肩上。一陣劇痛立刻傳來,葉修咬着牙,立刻運轉體內靈力,抵禦着王龍犀利的一拳。與此同時,藉著王龍這一拳之力,葉修猛的後退。後退的同時,操控符寶再次轟向王龍。

  符寶立刻在空中調轉方向,朝着王龍身後射來,王龍只感覺背後發涼,本能的一個空翻,在他身體騰空的時候,符寶直接飛過。回到葉修手中。

  」小子,你空有一身蠻力,不是我的對手!「說罷,葉修儲物戒再次一閃,另一張符寶在手。他單手掐訣,同時打在兩件符寶之上。

  王龍看着葉修,畢竟只修鍊了三天邪天罡經,雖然有老學究指點,但也只是學了些皮毛,眼下想要殺掉葉修,只能近身,而且必須速戰速決,越是拖沓,對自己越是不利!

  想到這裡,王龍內心一橫。體內邪天罡經全面運轉,他的整個呼吸立刻逆轉,體內的血液全部逆行,整個肉身立刻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恐怖之力,一股真氣直接灌入腳底,王龍猛的一踩腳下石板,一尺多厚的石板立刻斷裂,而王龍的速度更在一瞬之間暴增數倍。整個人,如一道閃電般瞬間衝出,直接沖向葉修。

  而此刻的葉修,口中的法訣還沒來得及念完,王龍的速度,實在太快了。甚至他都沒來的及反應。就感覺到一股巨力自己轟在自己心口,緊接着一種心被掏空的感覺籠罩他的全身,甚至靈魂在這一刻也完全提頓。

  此刻,葉修的眼中充滿了震驚和疑惑,

  」這.......不可能!「

  四周的觀眾也是一陣驚呼,剛才的一幕,極為驚艷,看得他們都是內心一震。

  這一拳之力,直接轟擊在葉修心口,他體內的靈力徹底紊亂,甚至胸口也凹陷了一塊,口中再次噴出一大口鮮血,他本能的將手中還未掐完法訣兩件符寶甩向王龍,身子立刻全力後退。

  「想走?我說了,殺你沒商量!」

  見葉修要逃,王龍直接一拳轟出,直接將兩張未成形的符寶轟碎。更是再向前一步,瞬間轟出第二拳。

  巨大的拳頭直接轟在葉修後背,打穿了他的心臟,伸到了胸前,葉修只感覺眼前一黑,王龍的手已經從身後貫穿他整個身體,手中握着葉修還在跳動的心臟,王龍一把捏碎,頓時鮮血四濺,場面十分血腥。

  鮮血噴了王龍一身,使他看起來充滿了殺手般的霸氣感覺。

  王龍信步走下演武場,瞪了眾人一眼,所有人早已嚇得魂飛天外,他們當中,屬葉修實力最強,已經到了凝氣四層,怎麼會被王龍......

  所有人都覺得不可思議,但王龍不在乎眾人的眼光,在眾人無比震驚中,直接回到了藏經閣。

  周圍的看客全部驚呆,他們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對望半天,腦海轟鳴,全是駭然,王龍三天前還是被葉修踩的凡夫,如今三天後竟然逆襲殺了葉修!太匪夷所思了,在他身上發生了什麼?

  此刻演武場上空雲端之上,白雲之中,有一個青衣老者正在閉目打坐,整個死斗過程都被他神識感知,但是從始至終,他的眼睛都沒睜一下,他是玄天宗宗主之下,五大長老之一,青松長老。身為結丹期老怪,這種比斗他早就見怪不怪,至於是誰死他也毫不關心,畢竟從他們的角度看這些修為低劣的弟子,猶如在看螻蟻。

  青松身影一閃,原地消失。

  有幾人上台收了葉修的屍體。人們開始猜測王龍這三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就在三天前,藏經閣的老學究死了。他臨死前,把藏經閣首藏一職傳給了王龍,可是葉修不服,為了爭奪首藏一職,兩人約定死斗。不分生死不罷休,這才有了今天的比斗。

  王龍回到住處,運行着邪天罡經,心裏想着三天前的一幕幕……

  老學究俗姓張,跟王龍一樣,是個徹徹底底的凡夫,從小是個孤兒,後來被玄天宗收留,作為藏經閣首藏,掌管藏經閣各類功法典籍,他在藏經閣呆了一輩子,看過的經典要比王龍多的多,尤其對於《浩玄經》最有研究,能未卜先知。

  「三日後老夫必死,現在將《最上乘論》傳給你!我帶你去藏經閣第五層」

  王龍一愣,他來藏經閣也有些年頭了,這藏經閣明明只有四層,哪來的第五層!

  「張爺爺你不是說笑吧,這哪裡有第五層?」

  老學究沒有回答,而是從衣兜里拿出一枚玉簡,用手輕輕一捏,玉簡碎裂,此刻原本兩人之間的虛空之處,竟然多了一道傳送門。

  「咱倆進去吧!」

  王龍有些詫異,這一切發生的有些莫名其妙,這隻有修士才能催發的玉簡,張爺爺怎麼也可以......

  老學究似乎看出了王龍的心思,微微一笑道:「老夫不是普通人!」

  王龍腦海立刻轟鳴,只是此時他根本沒多想,滿腦子都是對能夠修仙的渴望和憧憬。隨着老學究的進入,他也毫不遲疑的邁進了傳送門。

  白光閃過,兩人瞬間來到一個空蕩蕩的樓閣里。只是這閣樓內,空無一物。

  「這.....」

  這裡根本就不是房間,只是一片虛無。王龍感覺好似置身虛空。

  「真正的經是遍滿虛空的,它無處不在。只有有緣人才能感受到。你能否感受到,就看你的造化了!我獨留你在這打坐三天,三天過後,無論結果如何,你都必須來見我。」老學究說完,再次走出傳送門。

  「記住,如果能在在虛空中找到一個把手。你就成功了!這本經書名為《最上乘論》。」

  老學究的話回蕩在整個閣樓內,王龍只感覺腦中嗡鳴,不知所措。

  「虛空中的把手……」王龍自言自語,看來這個把手是被隱藏起來了,只要找到它,那麼,就可以找到那本經書。那麼這個把手…….是什麼?」

  虛空中的把手,虛空中的把手……

  虛空中怎麼會有把手?難道是說此事就好比在本來無一物的虛空中找到一個抓手,然後才能圖破!

  王龍恍然大悟,所謂道在人悟,道之一字,不可說,說即是錯!若如此,若能感悟大道,則是在虛無之中有了把手。

  必然是如此!想到這裡,王龍毫不猶豫,立刻席地而坐,盤膝打坐。

  道!道!道!天道,是什麼?

  王龍靜靜的坐着,不知過了多久,起初還能感受到自己的呼吸心跳。一天後,就連呼吸心跳都沒有了。王龍完全入定,脈搏停止了,只剩下神識中的念頭,直到第三天,王龍頭腦中的念頭思緒也都停止,甚至連念頭都不升起。此時的王龍,徹底的做到了「內遺身心,外遺世界」的物我兩忘。

  此時一念不生,一念不生之時,則,一念不生全體現,色空空色盡真如。

  「原來如此!吾道!立!」

  王龍終於有所領悟,儘管不清楚這是天道,或者是空道,但是他覺得這是屬於他自己的道!

  「從此,求道,應作為我一生的追求!」

  王龍仍然盤膝而坐,這一切,只是他此刻的心聲。他雙眼緊閉,六根全收。此刻,王龍能清晰的感受到,虛空之中,頓時紅光大盛,一道紅光正奔自己鋪面而來,瞬間沒入自己眉心。頓時,在他的心頭,出現一本金光閃閃的經書。上面四個大字,《最上乘論》。書名旁邊附有作者,絕行仙蕭衍著。

  金光閃過,書中的金頁一頁一頁的翻動,每翻一頁都掠過王龍的心頭,讓王龍徹底的過心不忘。無數的功法,法寶,丹藥等等修仙名錄,甚至各種上古功法,其中很多多斷了傳承的絕世珍寶,修行方式都一一現在王龍心頭。

  此刻的王龍,隨着心頭掠過的經典,內心正多了一絲絲的明悟。修仙,原來如此!

  直到最後一頁經頁翻過,王龍已經徹底將《最上乘論》瞭然於胸。此刻,他微微睜開雙眼,從定中而出。

  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突然在王龍的腦海中響起:「絕行仙蕭衍,上古傳承《最上乘論》,今日咐囑與你,當妥善用之。今日老夫送你一口仙氣,作你日後修仙之用!」

  這聲音猶如洪鐘,在聽到聲音的同時,王龍似乎感覺體內丹田一股熱流升起,身體立刻為之一振,瞬間一股仙氣充滿全身。

  只是這仙氣來的快,去的也快,瞬間消失於虛無。

  王龍動了動手指,感覺自己就像做了一場夢一樣,只是這不是夢,而是真的。現在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似乎,比以前強硬很多。而且在丹田處,正有一道氣流穿來穿去,流遍全身,終而復始。

  王龍大笑一聲,起身後,走出了傳送門。

  出現的時候,再次回到了藏經閣四層。只是不見了老學究,王龍望了一眼窗外,此時正是深夜。看來自己正好可以休息一下。

  從始至終,王龍獲得《最上乘論》傳承之事,整個玄天宗內,除了老學究,再也沒有任何人知曉,就連閉關的元嬰期老祖,都沒有感受到任何異樣。

  想着想着,王龍已經進入睡夢之中……

  夢中老學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王龍身旁。

  「張爺爺,我在藏經閣讀過的書可不少,卻從來沒聽過有什麼絕行仙啊,這是怎麼回事?」

  張老學究看了王龍一眼,微微一笑,說道:「絕行仙是真正的仙界的修真境界劃分,而我們這個世界所謂的修真,不過只是凡人世界。除非能夠渡劫飛升,才能踏入仙界,成為仙人。」

  聽了老學究的回答,王龍有些似懂非懂。

  老學究嘆了口氣:「老夫前幾日夜觀星象,算定老夫三日後壽元將盡。從今日起,由你主管藏經閣一切大小事宜!你就是玄天宗,下一任首藏!」

  「這是我這輩子在玄天宗的一切所得,雖然沒有什麼值錢東西,就算送給你,留做紀念吧!」老學究安慰了王龍幾句,從懷裡掏出一個包裹,塞到了王龍手裡……

  「切記,你醒之後不要去見我,要在這裡學習最上乘論,三日後去往生殿將我的屍體收斂!」

  清晨,夢醒!

  王龍揉了揉眼睛,他不相信這個夢是真的,可是身邊那老學究給的儲物袋和藏經閣的首藏令牌,讓他不得不相信,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老學究……他是怎麼做到的,把儲物袋和令牌在夢中給我,而且一切都是真實!」

  不過無論如何,老學究對自己沒有惡意,而且已經將他的一生所有——儲物袋和令牌交給了自己,甚至向自己交代了後事,那麼一切,都應該按他說的辦。

  想到老學究三日後將死,王龍內心悲涼至極,但是一想到老學究的囑託,他便不敢再有絲毫懈怠。當下在床上閉目打坐。

  王龍在腦中翻開《最上乘論》,想看看上面是怎麼說的。一番思索之後,王龍找到了自己要學習的內容。《最上乘論》中的靈根論!

  論云:「夫靈根者,一切眾生本具也。只分顯與不顯,或謂無靈根者不能修仙。非也!……」

  文中接下來又講,普通凡夫也有靈根,只是需要自己開發。至於開發的方法到現在早已斷了傳承,已經屬於上古秘法,所以修仙界一直流傳無靈根不能修仙……

  仔細的將靈根論看了幾遍之後,王龍目中突然閃出精光。

  「這樣看來,我必然也可以修仙!」

  王龍花了半天時間,在《最上乘論》中,找到了這個秘法,此法名為「邪天罡經」。

  這種秘法是通過使人體血脈逆行,達到經脈逆轉,從而逆行人體經絡,破天地法則,達到逆天而行,進而修仙。

  而且這種秘法對於修行者還有有個極大的好處,就是可以通過修鍊,不斷的強化修行者的肉身。按照論點所說,最後可以達到無堅不摧的金剛之體。

  入夜,夢中。

  「王龍,醒醒」夢中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感到幾分熟悉,王龍睜眼一看,原來是老學究來了。

  「學究爺爺,你怎麼來了?」

  「娃娃,老夫時間緊迫,從今晚開始,連續三天三夜,老夫都會教你各種不同的秘法。這些對於你以後的修行,會有極大的幫助。你要用心學習。老夫先教你的是《浩玄經》,你聽好了......」

  「天地異象,大而不外,小而不內,變者為易,易者,日月相角……」

  就這樣,在夢中,一天天過去,王龍每天都在不停的跟老學究學習各種易象之術。如此日復一日,整整用了一個月時間,王龍才完全掌握了老學究教他的全部。

  「老夫現在教你邪天罡經。邪天者,逆天而行也,天所不容也。邪天者,轉天地正氣為邪氣,轉天地正道為邪道,以邪壓正。以邪為正,以邪,證道!……」

  「修此功法者,切記貪之過速,須知欲速則不達!當體法雙修,以練體促修靈,以修靈促練體,二者不可偏廢!此法看似比他法進展緩慢,然則其強悍程度亦是數倍於他法。修至大乘,可奪天地造化……」

  「邪天罡經始於吞吐之法。以氣血逆行,進而達到經脈逆行,從而破生理法則,進而破天地法則,而成就逆天之道。切記,此法雖然修行緩慢,但是……威力極大!這是已經斷了傳承的上古秘法!」

  就這樣,日復一日,老學究每天都在指導王龍修鍊,王龍每天可謂受盡折磨,忍受着常人難以想像的痛苦。直到不知過去了多少歲月,王龍已經能夠倒轉呼吸,轉常人的呼為吸,轉吸為呼。甚至能夠長時間閉氣。不吐不吸。直到整個體內氣血都可倒行,老學究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第三天清晨,王龍夢醒,在醒來的剎那,他猛然發現,在自己的頭腦中,多了無數的象學之道。而自己所掌握的,什麼五行八卦,相面風水,尋龍點穴,奇門遁甲,日月星辰,總之,天地一切異象,王龍一看便知其寓意為何,甚至如何修改地氣,窺天探地,也不在話下。

  而他的身體,比三天前,要強壯了數倍,整個人的呼吸完全倒轉,而自己體內氣血,竟然……全部逆行,王龍本就博覽群書,略微精通人體奇經八脈,如今向著自己手臂看去。原來本是經脈,此刻居然跳動不已,成了動脈。而原來的動脈,竟然變成了經脈。

  「這……」王龍喃喃,「難道夢中一切都是真的?」王龍沒有答案。

  「只是氣血逆轉,根據經書記載,如果繼續修鍊,可以將皮骨筋脈完全逆轉……」

  看着自己這具肉身,王龍頗為滿意,此刻的他,不再像以前嬌小瘦弱,而是變得高大結實,整個人看上去猶如壯年,一身結實的肌肉,臉上也多了幾分稜角。

  「也許,這真的就是我的一場造化!」

《道御蒼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