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島嶼求生:我能無限制垂釣
島嶼求生:我能無限制垂釣 連載中

島嶼求生:我能無限制垂釣

來源:google 作者:狼安靜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於符 狼安靜 都市小說

「叮!」「歡迎來到島嶼求生世界」【恭喜您成功綁定,無限制垂釣系統!】當於符覺得,這輩子穩了的時候…「密室?」「凶宅?」「大逃殺?」「這不是個島嶼求生世界嗎!」【這些副本都是在島嶼上生成的】「原來如此……個鬼啊!」「那要你到底有什麼用?」…(閱讀說明後)…「真香!」展開

《島嶼求生:我能無限制垂釣》章節試讀:

徑直來到書架前的豪華辦公桌,打開抽屜後,就只是一些書本紙筆等平常物品。

當打開書桌**的大抽屜時,於符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大抽屜的儲物空間好像有點淺。

有夾層!

左敲敲右摸摸,

瞬間確認了,這抽屜底部絕對藏着東西。

【藏有特殊信件的抽屜】

【打開方法:抽屜完全拉出,轉動抽屜把手,彈出隱藏木塊,推動木塊打開隔層。】

於符表示,這絕對是靠我自己的智慧解開的。

真的!你要信我啊~

打開隔層後,抽屜內躺着三四封粉色的信件,以及一張寫了只寫了幾行字的白色信紙。

打開粉色信件,一股子膩歪騷氣的信息,瞬間湧入眼帘。

於符頓時變成了「地鐵大爺看手機」表情包,嘖嘖的直皺眉頭。

幾封信的內容大致掃了一眼後,連忙收了起來,還好開了自動馬賽克,要不然直播間早就封了。

:我抗議!主播吃獨食!

:到底是什麼勁爆的內容?馬賽克都自動彈出來了!

:我翻牆出去看了一下,不得不說!老外真開放!

:到底是什麼內容啊!啊!!!好奇死了啊!!!!!

:通篇大致就是,羅斯我好想你~想和你在哪哪哪玩遊戲,我新買了一些好看的衣服,好玩的玩具,練瑜伽學會了什麼姿勢啊,你什麼時候來,等你呦等等,看得我嘖嘖嘖,單手打字以示清白。

:卧槽,我瞬間懂了,我是不是沒救了?

:???

拿起那張寫了幾行字的信紙,上面的文字也隨着視線,同步的翻譯成能看懂的語言。

(親愛的蘇菲娜,我這邊的事情馬上就辦完了,等我處理好莎雅跟那個小賤貨,咱們就能永遠性福的在……)

文字到這就已經斷了,除了大概知道了一些人物姓名和關係外,並沒有其他有用的提示。

把物品放回原位,合上抽屜後,開始翻看身後書架上,有沒有藏有物品。

把每本書都認真的翻找了一遍後,並沒有藏有其他信件或提示,而且也沒有系統提示的出現。

所以書架上可以說是沒有任何線索了,

但是光知道人名有什麼用呢?

腦海中思索着,手腳不停的開始查看起,書房內的其他傢具擺設。

當書房內所有的傢具都檢查完,連地毯、吊燈、花盆內壁都仔細的找了一遍。

然而並沒有找到絲毫,其他的線索。

倒是在花盆內找到了一把鑰匙,走出書房開始構思房屋的格局。

突然發現其他求生者們,好像都不見了,

看觀眾的彈幕描述,應該是到樓底下試密碼去了,不管他們。

三樓有四道門,分別是書房、卧室、衛生間以及打不開的門。

徑直走到樓梯旁的那扇未知之門前,拿出鑰匙一對比,發現並不是。

轉身走到主卧室,看着主卧亂七八糟的樣子,於符收起之前,覺得求生者們有素質的言論。

畢竟都淪落到現在這個地步了,誰還管你素質不素質,找密碼就完事了!

忍着強迫症開始進屋搜尋,皺着眉頭翻找了半天,並沒有找到需要開鎖的箱子。

難道我的思路錯了?

這把鑰匙並不是三樓的?

那為什麼這把鑰匙,要藏在三樓書房的花盆裡?

明明一樓二樓都有裝飾用的花盆,為什麼要藏在三樓?

除非這把鑰匙……

並不屬於這家裡的任何一扇門。

而是羅斯的情婦,蘇菲娜家裡的鑰匙。

想到這於符的嘴角有些抽搐,看向彈幕印證了自己的這個猜想。

有人找到了這把鑰匙,並拿着這把鑰匙試遍了全屋上下,

通向外界的門打不開,而屬於屋內的門,則用不着鑰匙,因為根本就沒鎖。

把鑰匙放回花盆後,下了樓,來到大門前。

看着圍坐在一塊的求生者們,一邊有人排列組合,一邊有人試着密碼,一邊有人端着燭台照明。

至於靠觀眾彈幕,是根本不可能的,彈幕有字數限制,以及時間限制。

除此之外,保不準會有觀眾搗亂。

而且每一條彈幕發出的時間,間隔不能少於10秒,這是為了防止刷屏而同一設置的。

也不知道設置這個到底有什麼用?

難道觀眾發彈幕可以增加生存點數?

可笑……

看着他們邀請自己,於符憨憨的笑着,以數學不好拒絕了,惹來了一陣白眼。

以找蠟燭的借口離開,大致逛了一下一樓,

一樓的空間最大,有廚房、客廳、衛生間、車庫以及通往地下室的樓梯。

還有通往後院的門,不過被上了鎖,根本打不開。

上了二樓,發現也有一扇打不開的門,透過玻璃看應該是通往陽台的。

那麼三樓打不開的門,應該也是通往屋頂或陽台。

既然都上了鎖,不存在沒有鑰匙的可能,所以通關應該還有第二條路。

不過這都跟自己沒什麼關係了,自己要是想的話,可以隨時離開……

大廳,大門前。

迷彩壯漢手持着倆燭台,為身旁短髮白襯衫黑絲小姐姐照着亮。

看小姐姐的樣子,應該是做秘書或者會計工作的,

手上不停排列數字,清澈冰冷的聲音,清楚的念着數字。

五人四個蠟燭,把本來就不算黑的大門邊,照的是燈火通明。

「噔!布穀~噔!布穀……」

突然響起的鐘聲,嚇得眾人一哆嗦,在整整響了十二聲後,

再次安靜了下來,屋內肉眼可見的暗了下來。

因為有蠟燭的照耀,站在門口的六人,似乎並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妥……

於符來到二樓走廊盡頭,二樓一共有五個門四間房,除去衛生間和一扇打不開的門外,

有三間屋子可以探索。

而走廊盡頭這間房和其他的房間有很大的差別,這門是粉色的。

一看就知道是兒童房,也就是這棟房子小主人的屋子,也可能是羅斯口中的小賤貨?

打開門,一股腐朽的氣息撲面而來,躲過門框上掉落下來的灰塵。

進入屋內,看着比求生者們經過的主卧還要雜亂,以及傢具上那厚厚的灰塵。

足以彰顯,此房早已經閑置了很長時間,並且期間根本沒有人來打掃。

皺着眉頭,強忍着不舒服,細細的搜索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