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道之上
道之上 連載中

道之上

來源:google 作者:孤獨的鏡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姜塵 孤獨的鏡子

大魔碎天天道有缺滋生萬道萬物皆可悟道入道即可弒魔護天道而生破天道而逝古之善為士者,微妙玄通,深不可識夫唯不可識,故強為之容展開

《道之上》章節試讀:

「先生,這是您要的熱水。」

「謝謝!」

破舊的私塾之內,只有幾名孩童。

教書先生年齡不大,看着有點嫩澀,別樣的是一身特有的書生氣質。

隨着指尖筆塵洗滌而去,授業課程也正式結束。

書生慢步走出私塾,抬頭望着天,輕輕發出一嘆息。

天空很怪異,像是破碎的玻璃一般,無數道裂痕蔓延整個天際。

「你們看看姜塵這小子,我們從小看着長大的,到現在還沒有悟道!」

「就是!就是!讀書有什麼用!」

街坊鄰居的議論很小聲,不過姜塵聽的清楚,也只是無奈笑了笑,他自己或是習慣了。

突然間,大白天,轟鳴乍現,一道光速自天際裂痕中筆直而下。

「是張家的大院,大家快去看看那!」看熱鬧的人群紛紛而去。

過後大街小巷傳來張家的喜訊,原來是張家的第三子張風,今年不過八歲,以武入道。

「以武入道啊!」姜塵喃喃自語。

乾坤大陸之上,每日都會有人借天道契機入道。

有人日喝三缸水而入道,引天地母氣入體,修大乘可吞山河水。

也有人上山砍柴三十年而入道,修大乘可砍日月川流。

然而以武入道者,成就不可限量,如今大陸上的幾位巔峰存在都是以武入道。

「讀書十六載,難道我真不能證道嘛?」

扶風吹襲白衣,捲起兩髻,姜塵默默望着天際。

讀書證道,古來少之,入大乘者指數間。

姜塵從小被遺棄,是被青芒鎮上的老夫子撿到並養大。生活拮据,只能靠教一些孩童識字,勉強能夠一日三飽腹。

做什麼都比讀書好,這是鎮上人的共識,所以孩童只要能識字便會離開私塾,另謀他計。

「你回來了。」

姜塵推開門扉,手裡端着苦藥。說話的是老夫子,去年秋天就一直卧床不起。

「爺爺您慢點,喝了着葯,您一定能好起來!」姜塵笑着說道。

老夫子毫不在意地接過,只是慈祥的笑着。

回到姜塵的房間,屋子很簡陋,只有一桌一椅一床,剩下的就是四壁書架。

十六年載,姜塵與書為伴,他讀盡世間三千道藏。可謂知古今,通陰陽。

「天荒初開,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周而不殆。」

姜塵閉目養神間,識海如龍游翻滾,在千層浪之間隱約浮現一座天門,天門之上映射出這四道真言。

「天門不開,寸步難行。」

姜塵注視着四道真言,試圖參悟其中玄妙。

「錚」一道金芒自天門飛出把他的身軀震飛,再回過神來,一頭冷汗**衣襟。這次神遊耗費了大半精氣神,他便提早入了夢。

第二天的清晨,青烏山山腳下聚集了很多人,他們多數是為了組團上山採摘天地靈藥。

「哎喲喂!我們的姜大夫子也來採藥啊,別讓山上的野人抓過去當媳婦!」

「哈哈哈哈」

隨着一個尖嘴猴腮的男子調侃,眾人也哈哈大笑起來。

姜塵並未理會,他上山採藥自然是為了治療爺爺的病。

青烏山依傍青芒鎮,山中自然無野人,不過聽老一輩的人說,在山的最深處棲息着大凶。採藥人也只敢在外圍尋靈藥。不過外圍也會偶爾出沒開了靈智的凶獸,以人為食。

「要不我們也帶上姜塵吧,畢竟我們也是從小就認識的!」

「玉瑤妹妹,我知道你善良,可這山裡兇險萬分,還得帶個拖油瓶,采不到葯是小事,萬一遇到凶獸那可咋辦!」

說話的是兩姐妹,姜塵也是認識的。

「玉蓮妹妹說的對,我們要以集體為重!」為首青衣男子開口說話,也是他們隊伍里唯一一個入道者。

「謝謝玉瑤妹妹的好意,我會保重自己的。」這時候姜塵開了口,他不想讓玉瑤為難。

玉瑤只能笑着回答,玉蓮卻沒好氣的拋過來嫌棄的眼神。

浩浩蕩蕩的幾個隊伍向著青烏山外圍而去,姜塵只能一人徒步而上。

半個時辰過後,北有一聲巨響驚起飛鳥。姜塵身體虛弱,所以走的很慢,前方的大動靜讓他駐足片刻。

遠處樹林嗖嗖作響,竄出一隻雪白小獸。姜塵見狀,眼珠子一下子直了。萬獸錄上記載,剎林有獸,難有一遇,名曰丘瀧,身形似狐貂,通體雪白,飲其血可解百病。

丘瀧天性怕人,見到姜塵踹頭就跑。

「丘兄,你等等我,我只要你的一點血,你不要怕啊!」

丘瀧貌似能聽懂人話,跑得更快了。

一股血腥味瀰漫林間,姜塵正追着丘瀧,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腳下。

一具屍體把他絆倒在地,屍體死相十分慘烈,整個軀體像是被某種利爪撕成了兩半。他捂着口鼻,好在不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慘狀,還算鎮定。血液尚未凝固,說明剛死不久,姜塵也認出了是一起上山的那伙人。

「是天星狼王!大家快跑!」前方有人大喊道。

一女子身法矯健,如遊走龍蛇。姜塵定眼一看正是玉瑤。

「玉瑤妹妹!發生了什麼?」

「姜塵哥哥,你快回去,我們發現了七星草卻不小心驚動了天星狼王!」玉瑤大聲提醒道。

七星草可是價值連城的寶物,七星可還魂,可續他人性命。而天星狼王定是守護獸。

思索間,丘瀧忽現盯着姜塵又搖了搖尾巴。「丘兄!」他慢慢靠近,剛要觸碰,丘瀧又一溜煙跑了。「為了爺爺的病,不管了。」

穿過一處密林,空曠的平地上散落着幾具屍首。

「王大哥!你要撐住,玉瑤已經下山搬救兵了!」

聲音尖銳,姜塵第一時間就聽出是玉蓮的聲音。

王蒙正是唯一入道者,此時他正掄着大鎚與狼王對峙。

「老子打鐵二十年,今天就要砸了你的狗頭!」

狼王開了靈智已然聽懂人言,雙爪蓄勢待發,尖牙變得更加狠厲。

「煌煌天威,雷錘鎮道!」

王蒙高舉漆黑大鎚,身後浮現一圈道韻。有天雷自天降,化浮雲滋澤錘身,威勢如猛虎滔天。

「王大哥發威,是龍也得盤着。」尖嘴猴腮男子尖聲道。

「王哥威武!」

「王老虎不是吹的!」

一眾小弟興奮大呼,玉蓮眼中泛着驕色光澤。

眾人高興之際,狼王仰天長嘯,頓時風雲變幻,「錚」「錚」。

「是,是是兩圈道韻!」有人尖叫。

狼王頭頂浮現兩道光圈,一黑一白泛着道澤。

「哐當」

一錘天威砸向狼王,塵土飛濺。王蒙自然也注意到了狼王的道韻,但箭已在弦上,不得不發。

煙塵散去,眾人驚奇。狼王的身影彷彿憑空消失一般。

「大家快逃!」王蒙大喝。

眾人面面相覷,隨後一聲慘叫,一人被撕裂了半截。

「快逃!」

狼王並沒有消失,而是速度太快,常人肉眼難以捕捉,就連王蒙也只能勉強察覺。接連好幾下的錘擊把地面錘出數個坑槽,眾人趁着王蒙的掩護紛紛逃躥。

遠處姜塵見機不妙,正要原路返回,卻一不小心撞到了飛馳而來的玉蓮。

「嗯?姜塵?」

玉蓮邪念心生,左手畫圈,掌力推拿拍在姜塵的後背。姜塵如被拋飛的板磚,向著狼王方向飛去。

「廢物!別擋道!」

姜塵從小身子虛弱,被她這麼一掌,內臟破碎,內血聚胸而不散,命垂危矣。

不知過了多久,姜塵從昏迷中醒了過來,正如人死之前有迴光返照,他咬着一口氣,艱難地在地上爬着。

又不知過了多久,他模糊的視線中出了一顆奇特的綠植。

綠植碧色泛着熒光,七處熒光點正是對應着星空的北斗七星。

姜塵艱難地伸出手想要去觸碰這一線生機,然而任他努力地抓取,卻也只能撲了空。

「鏡中花,水月中。真如書上所說。」姜塵心如死灰。

想來也是,如果真的這麼容易摘得,也輪不到我啊!

「我不想死,我也不怕死,可爺爺的病還沒治好,可弱小難於爭這天地一命數啊!」

「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