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秦莽夫:開局統帥黑影軍團
大秦莽夫:開局統帥黑影軍團 連載中

大秦莽夫:開局統帥黑影軍團

來源:google 作者:徐大海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嬴子銳 徐大海

穿越大秦,成為嬴政的第二個兒子,嬴子銳朝堂之上,無意間莽了一波,直接獲取黑影兵團的控制權,更是擁有超越了人類巔峰的肉體殺蓋聶,斬趙高,干驚鯢,橫掃百越匈奴,開疆拓土,嬴政直呼666橫掃墨家,拳打儒家,腳踢陰陽,罷黜百家,獨尊儒道改造扶蘇,收服公輸家族,促進大秦第一次工業革命嬴子銳從此以《掄語》為基本綱領,建立儒道,設立七十二堂口,率領座下三千弟子,打遍天下,驅使無盡黑影軍團,橫掃諸天扶蘇:老大,君子不重則不威是什麼意思?嬴子銳:就是說,打人要下重手,不然敵人不會尊敬你蒙恬:請問既來之,則安之是什麼意思?嬴子銳:既然來了,就安心的死在這裡吧嬴政:吾兒子銳,有帝王之姿李斯:不好了,妖族入侵了嬴子銳:妖孽,還敢來,根本不把我放在眼裡,三千弟子,集體開鬼背,大威天龍,殺!展開

《大秦莽夫:開局統帥黑影軍團》章節試讀:

「豎子!竟然敢曲解聖人之言!」

【叮!】

【檢測到宿主對《論語》的解讀,符合「莽」的內涵,獎勵加速融合塔拉面具和范馬勇次郎身體模板的時間,十分鐘內融合完成。】

嘶!

這也行?

嬴子銳眼前一亮,看着臉色發綠的淳于越等人,心底有了主意。

嘿嘿,想要毀了我?

那就不要怪我下手了。

王座之上的嬴政不斷的咀嚼着嬴子銳的話,神情也越來越振奮。

「好,此等儒家思想,才是朕所需要的儒家思想。」

「那些宵小之徒,朕就應該使出全力。」

「讓他們知道,這天下,是我大秦的天下。」

嬴政看向嬴子銳的目光越來越滿意,不住的點頭。

身旁的趙高臉色極為難看,看着嬴子銳的眼睛,閃過一絲戾氣。

陛下竟然對二公子有如此高的評價,胡亥又多了一個競爭對手。

不行,這個人,不能留。

殺!

還沒有等他發作,淳于越就忍不住大罵了起來。

「豎子,竟然敢扭曲孔聖人之言!」

「子曰:見賢思齊焉,孔聖人教導你們要向賢德的人學習。」

「你跟着我們這樣的大儒,卻變成這樣,朽木不可雕也!」

嬴子銳嘆了一口氣。

老畢燈,你這是找死啊。

眼神不屑的一瞥道:「子曰,見賢思齊焉。」

「說的是,孔聖人看見自己座下的七十二賢人,就回想起當年把齊國國君吊起來打的往事。」

「孔聖人真正想說的是,不管對方身份多麼顯赫,我想打就打。」

【叮!】

【宿主對論語的理解符合「莽」的內涵,獎勵加速融合塔拉面具和范馬勇次郎身體模板,時間為十秒鐘。】

噗!

淳于越一口老血噴出,身子好像觸電了一樣,激動的顫抖。

「你胡說,孔聖人乃是飽學之士,儒雅隨和。」

「更是德備才兼,仁義為先,豈會像你那樣打打殺殺,簡直就是有辱斯文。」

【叮!】

【融合成功。】

一瞬間,嬴子銳的身體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身上的肌肉瞬間膨脹起來,原本平板一樣的身體,好似突然長滿了一塊塊的老麵包。

一米七的個頭也迅速躥到了兩米二。

原本寬大的衣服竟然撐不住,直接爆裂開來。

搭配上一身魁梧到了恐怖的肌肉,站在那裡好像一座小山一樣,遮蔽了眾人的視線。

范馬勇次郎身體模板融合結束。

緊接着,眾人只感覺嬴子銳身上湧現出一股屍山血海的殺氣,和唯我獨尊的霸氣。

僅僅是站在那裡,那殺氣便讓人如墜冰窟,血液都被凍結一般。

「這......這氣勢......」

蒙恬身為武將,對這股殺氣最為清楚。

同時心中也更為震驚。

要知道,哪怕是滅三國的王翦,都不能比擬此等殺氣。

王座之上的嬴政因為嬴子銳的刻意引導下,沒有被這個氣勢波及。

但即使如此。

身為絕對王者的嬴政,依舊感受到了不遜色於自己的氣勢。

「吾兒子銳,竟有王者之姿!」

越看嬴子銳,眼神便越熾熱。

隨即又看向扶蘇和胡亥,眼底不斷的在思索。

眾大臣在這狂暴的氣勢中,被壓迫的跪在地上,只能艱難的抬起頭。

在他們的視線里,大殿之上,嬴子銳的身影竟然緩緩的和嬴政重合。

二龍並立!

距離嬴子銳最近的,便是大儒淳于越。

最講究禮法的他,被這股駭然的氣勢驚的趴在地上,胯下騰起一陣陣白霧。

他。

尿了。

「人類極限的肉體,黑影王國主宰的無上王者威壓,不錯,不錯。」

嬴子銳感受着體內洶湧澎湃的力量,頓時就有了底氣。

同時,也激起了對那十二符咒的嚮往。

「十二符咒,是我的。」

將自身的氣勢收回來之後,將目光看向一臉狼狽的淳于越。

輕蔑的一笑:「就這?」

淳于越綠色的臉瞬間變成了紅色,但是依舊嘴硬。

「哼,赤身**,有辱斯文,孔聖人如若在世,一定逐出儒家。」

「不不不。」

嬴子銳伸出手指晃了晃。

「我才是最為理解孔聖人之人,孔聖人的德備才兼,仁義無雙,只有我可以做到。」

說著,便轉過身來,將自己的背展示出來。

眾人駭然的看到,嬴子銳背後的肌肉竟然好似活了過來一樣,緩緩的凝聚成了一個德字。

「這便是德背!」

說著,又將雙手握住,放在自己小腹前。

肩膀上的肌肉緩緩蠕動,左右肩各自凝聚成一個才字。

「這便是才肩!」

隨後一聲沉喝,雙手掐腰,碩大的胸肌凝聚成一個碩大的仁字。

「此乃仁義無雙!」

看着眼前這神奇的一幕,所有人都傻眼了。

德備才兼,仁義無雙還能這麼解釋?

嬴政張了張嘴,又閉上了。

這麼解釋好像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但是又好像說得通。

扶蘇,胡亥,趙高等人一臉的黑線。

尤其是一眾儒家的大儒。

「這便是德背,才肩,仁義無雙。」

「想當年,孔聖人周遊列國。」

「左手持劍,右手拿弓,腰挎箭壺,端坐戰車。」

「身後跟隨小弟三千,坐下七十二堂口,遍布天下。」

「各國傳道,橫推天下。」

「見到不服氣的,就單手掐着他的脖子拎起來,一般被教育一遍就會改過自新。」

「這才創下儒家這一大顯學,才有你等今天的地位。」

「卻沒有想到,竟然被你們這些腐儒給糟蹋成這個樣子。」

「若是讓孔聖人知曉,一定將你們逐出儒家。」

聽到嬴子銳竟然將自己的話原封不動的還回來,淳于越差點一口氣沒喘上來。

「哇呀呀!」

一代大儒,雙目赤紅,將頭上的髮髻打散,近乎於癲狂的在大殿里跳腳。

「你胡說,孔聖人絕不是動手打人的無禮之徒。」

眼看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孫叔通,茅焦等大儒都站了出來。

一臉不善的看着嬴子銳,其態度不言而喻。

力挺淳于越。

此刻事關儒家在大秦的地位,更事關自身的儒道正統。

「要是,怎麼辦?」

嬴子銳追問。

淳于越也是被氣的失去了理智,將手中的竹子做的朝板舉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