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秦山河
大秦山河 連載中

大秦山河

來源:google 作者:不吃肉的大都督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不吃肉的大都督 軍事歷史 將閭

當千古一帝是什麼感覺!穿越到大秦九皇子將閭身上,臨危受命,力挽狂瀾除奸臣,平叛亂,滅十八王侯;北卻匈奴,南定百越;掃六國餘孽,登蓬萊仙島;通河西走廊,收西域諸國;日月所照,風雨所至,皆我大秦山河!展開

《大秦山河》章節試讀:

次日清晨,姜呂還在睡夢中,就被高海叫醒。

「公子!公子!」

「哎呀!這才幾點,就來吵吵!我鬧鐘還沒響呢!」說完姜呂一下驚醒,意識到自己已經身在大秦。

「高海,現在幾點。。。什麼時辰了?」姜呂翻了半夜的竹簡和往來信件,現在是哈欠連連。

「公子,已經辰時了!」

「辰時?」姜呂心底默念着十二生肖算出時間,才七點鐘,聽着門外的動靜,顯然府內眾人已經起來很久了。

秦人務實勤勞,還真是名不虛傳,姜呂苦笑。

看着身上亂糟糟的袍服,姜呂喊道:「高福,進來個人替本公子更衣,要男的。」

說實話,里三層,外三層,裹來纏去的,他實在是不會穿啊。

高福有點驚訝,公子一直是自己更衣,怎麼突然讓人幫他更衣。轉眼一想,也就釋然了,雖然公子死而復生後言行怪異,自己也曾經懷疑是不是被妖邪附體了,但是看公子行徑並無暴虐邪異之狀,高福就當是劫後心神不寧吧。

「你們幾個,進去幫公子更衣。」高福喊道。

片刻後,姜呂身着黑袍,頂着黑眼圈走出房間。

昨天的竹簡信件沒有白看,雖然讀起來很吃力,但是融合了身體原主人記憶的姜呂還是艱難的了解到當前的狀況。

將閭,大秦始皇帝第九子,白身公子。

從往來信件和記錄中,姜呂發現,皇子臣工間往來甚少,除了朝堂盛會,太廟祭祀等重大活動之外,幾乎無甚交集。

而皇子間的來往更是稀少,皇族事務,父子天倫,兄弟之間才能見面,彼此互相不熟知,兄弟之間的情誼自然很是淡薄。

其實朝臣之間的來往也很少,除了政務往來,私交甚少。

究其原因,秦朝的制度使然。

秦帝國如同一台巨大的機器,皇帝是機器的大腦,負責帝國決策,臣工相當於各零件,聽從皇帝指揮而行動,全國如同一體,有條不紊的進行着。

大思想家荀子曾入秦後感嘆:「秦國官員除了上班就是回家,不結黨營私;秦國廟堂,當天事當天畢,經常看見官員閑着覺得他們沒事一樣。秦國四代如此,怪不得可以戰無不勝。」

姜呂昨晚弄清其中情況,心神放鬆,才睡了個安穩的好覺。

看了眼高福,姜呂打着哈欠問道:「什麼事,這麼早喊我起來?」

「公子,太醫令已在前廳等候,是否傳到這裡替公子檢查身體。」

「不必了,就在前廳看吧。」

「諾,還有一事,昨日府內侍衛回稟,今天右丞相、廷尉、宗丞會登府探視。看時辰,想必丞相他們很快就會來府,公子,還是早做準備。」高福有點擔憂看了看姜呂。

姜呂看了眼高福,明白他一半是關心自己,一半是擔心他的命運。

姜呂的靈魂已經跟這具身體完全融合,屬於皇族的印記已經蘇醒。他明白,從前的姜呂不復存在,從此刻起,他就是大秦的九皇子,將閭!

下人的心思,將閭一眼便知,淡淡道:「高總管不必擔心,本公子心中有數。還是先去前廳讓太醫令檢查,以便恭候丞相大駕。」

說完邁步走向前廳,留下一臉錯愕的高福。

前廳內,將閭坐於首位,被一白髮蒼蒼的老者撥來弄去的,滿臉的無奈。

「九公子,你真的沒有不適?」白髮蒼蒼的太醫令眉頭緊皺,問道。

將閭苦笑,這已經是太醫令第五次發問,隨即道:「老令啊,我都說了幾次了。除了腦袋還有點暈乎乎的,有些事情記不大清,除此之外,本公子並無半點不適。」

「奇哉怪哉!昨天查驗,公子明明溺水而亡,全身沒有半點生機,現在怎麼突然活過來了。」謹慎的太醫令百思不得其解,眉頭都快皺到一塊了。

將閭隨口編道:「也許是本公子命大吧,又或者父皇天威在上,地府廟小,他不敢收我!」

太醫令認真思考一番,竟然點點頭,晃着碩大白頭告退。

將閭擦了擦汗,古人的醫術也太高明了。太醫令上上下下將自己查了一遍,甚至診斷出公子有疾。

祖傳中醫,千年傳承,名副其實。

還未坐下,聽到門外勒馬的聲音。

「公子!丞相、廷尉、宗丞已到府外!」高海沙啞的聲音傳來。

「走,府外迎候!」將閭大步流星,出了府門,看到丞相跟太醫令在聊着什麼。

將閭遠遠拱手,等到三人走近,將閭拱手恭敬道:「丞相,廷尉,宗丞。」

右丞相馮去疾,大秦關內侯,出將入相,人臣之極。

廷尉姚賈,大秦關內侯,秦國一統戰爭中,孤身入山東,攪得六國雞犬不寧,居功甚偉。

宗正丞贏程,贏氏元老,算起來還是將閭的皇叔。

將閭自知,在這三位高爵重臣面前,自己公子的身份完全不夠看。

「公子不要多禮!折煞老臣了!」見到將閭這樣謙恭,三人心中微動,急忙上前拱手道。

眾人入府走進前廳。

「小子將閭,見過兩位世叔,見過皇叔!」入座後,將閭又以子侄身份見禮,讓三人大為受用。

「九小子,更加英武了!有你父皇當年的樣子!好樣的,不愧是贏氏的種!」贏程咧着嘴大聲道。贏氏元老直來直去,在始皇帝面前都是如此,自然不會跟將閭客氣。

馮去疾點點頭,笑道:「九公子客氣了!」

就連姚賈也是客氣道:「君臣有別,九公子萬勿如此!」

將閭不知面前三位如何探查自己異狀,只能先發制人,小心試探道:「昨日小子酒後無狀,煩勞世叔操勞,今日更是親自來府,小子惶恐!」

其實三人已經從太醫令處了解到將閭身體並無大礙,只是精神還很虛弱。

馮去疾放下心來,死而復生的事情雖然詭異,馮去疾卻知道這不是個例,民間多有成例。至於妖星之言,馮去疾武人一個,壓根不會在意那些神棍所言。不管怎麼說,將閭沒死就好,陛下那裡也好交代。

姚賈也是心中一松,似乎放下心事,淡淡道:「公子沒事就好,老臣會命廷尉府修改卷宗,並將其中緣由呈稟陛下。」

將閭肅然道:「廷尉府秉公執法,本公子欽佩之極!」

倒是贏程敷衍了兩句:「好好好,沒事就好。」雙眼卻在府外看來看去,心不在焉。

三人閑聊片刻後,馮去疾開口道:「陛下近幾年連番巡守天下,勞苦之極,導致身體情況不甚樂觀。陛下卻不在意,堅持帶病繼續出巡,這已經是第五次大巡守了。我等十分擔憂陛下的身體,萬幸公子沒事,不然陛下聞訊必然心傷,後果不堪設想。」

將閭聽到第五次大巡守,心中一堵,有種不好的預感。

只聽姚賈接道:「還好有少公子亥隨駕出巡,少公子天性憨直,經常語出驚人,總能逗得陛下聖心大悅,對陛下病體大有益處。」

將閭聽到少公子亥,神情大變:「你們是說,這是父皇第五次巡守天下?隨駕有少公子胡亥?」

三人齊齊點頭。

將閭心中沒來由一痛,口中大呼:「父皇!」

說完竟然跌倒在地,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