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大宋第一攝政太后
大宋第一攝政太后 連載中

大宋第一攝政太后

來源:google 作者:胖胖的藍胖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劉夫人 古代言情 龐老爺子

大宋第一位攝政太后,「章獻明肅皇后」劉娥,從襁褓中就失去了父母,成了孤苦無依的孤女,艱難成長,以為遇見良人能有一個溫暖的家,到頭來只不過是黃粱一夢直到遇見那個護着她,疼她,愛她的那個人,與他一起實現他的夢想,無論前面有多困難,有多危險,都陪着他,跟他一起站在巔峰處,攜手白頭,成為他的皇后展開

《大宋第一攝政太后》章節試讀:

「給我的嗎?」劉娥看着展開的粉紅色的衣服,雖然布料看着粗糙,但樣式很漂亮,沒有一個小姑娘是不喜歡漂亮衣服的。

「嗯,當然是你的,現在家裡誰還穿這種顏色的衣服呀!趕緊穿上試試,等會兒出去也讓你表哥看看」劉娥的表嫂把衣服交給劉娥後就出去了。

劉娥捧着手中的衣服愣了一會兒,然後看了看靠在床上的龐老夫人笑着說:「穿着試試吧!既然是給你的你就收着吧!」

劉娥聽了點了點頭,拿起衣服穿了起來。

當衣服穿好後,劉娥站在龐老夫人面前還有點拘束,有點不好意思的拉了拉衣袖。

「姑娘家家的就應該穿些顯亮的衣服,這麼一捯飭我的外孫女還真是天香國色呀!長大了還得了,那還不傾國傾城呀!」龐老夫人滿意的說道。

「外祖母!」劉娥不好意思的嬌嗔着。

「好了,好了,出去給你表哥表嫂看看吧!不過我的外孫女確實是挺漂亮的嘛!」

劉娥有些害羞的打開房門,站在房門口頭低在那,兩手下意識的搓衣角:「表嫂,表哥」。

等了一會兒也沒人說話,劉娥慢慢的抬起頭來只見一屋子的人都在看着她,只有在專心啃着雞腿的昌哥沒有看着她。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劉娥的表嫂張氏,一臉笑意的來到劉娥身邊拉着她轉了一圈:「嗯,挺合身的,你還別說表妹這一妝扮起來可真好看」。

「是呀!總是穿那灰不溜秋的衣服,沒想到這麼穿還挺好看的」龐勇跟她招招手:「趕緊過來吃飯吧!表妹不要愣着了」。

劉娥紅着臉上前,在飯桌旁坐下,還在啃着雞腿的昌哥抽空看了一眼:「小姑姑,今天晚上可真好看」然後低下頭又啃起他的雞腿來。

大家都笑了起來,只有龐李氏在那陰着眼看着她。

大家也沒搭理她,龐大還在前面布店沒有回來。

劉娥從陶鍋中裝起一碗雞湯,又端了一小碗飯給龐老夫人,讓她在自己的房間吃。

等劉娥弄好之後,坐在飯桌旁,龐勇端起飯碗:「娘,吃飯」。

「吃什麼飯,氣都氣飽了,吃什麼吃」龐李氏推開面前的飯碗大聲說道。

龐勇見他娘又無緣無故的發起脾氣,頗為無奈道:「娘,又怎麼了?能不能吃頓飯了」。

龐李氏指了指劉娥身上的衣服:「這衣服料子是我送給你媳婦的,怎麼穿在她身上了」。

這料子是前段時間,龐李氏把兒媳婦欺負回娘家後,自己帶着好幾匹布,還有好些禮品去賠禮道歉,就那最後兒子跟兒媳婦也沒跟她一起回來住,只同意讓昌哥過段時間回來住幾天。

龐李氏看着這件衣服就想起那天的低聲下氣,姜氏的爹娘就只有她這一個女兒,那天去那,姜氏的娘親對她冷嘲熱諷的,明裡暗裡的說些不好聽的話,她只有點頭賠笑份。

「既然娘把那布匹給榮慧了,就是榮慧的,她想怎麼用就怎麼用,再說了,現在祖母生病了,也沒有精力給表妹做衣服,她這個做嫂嫂的給妹妹做件衣服有什麼不可以的」姜氏在那喂着昌哥吃飯,龐勇在一旁解釋道。

龐李氏反正看着那明晃晃的粉色,就覺得礙眼:「給她穿這麼艷做什麼?是讓她出去勾搭人嗎?你們不知道她在茶館唱着小曲嗎?她穿成這樣在往那一站不就明擺着勾人嗎?」

劉娥聽了握緊手中筷子,剛要起身跟她理論,龐勇先她一步站起身:「娘,你不覺得你說這話太惡毒了嗎?表妹她也不過才十歲,十歲的小姑娘穿的漂亮點有什麼不對」。

龐李氏見她的兒子起身跟她叫喊,當下就拿起手帕撒起潑,一邊擦着眼淚一邊大聲的哭着說:「你說說要你這個兒子有什麼用,護着你自己的媳婦就算了,現在還要護着這個外人,就知道欺負你娘,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龐勇看着他自己的娘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滿身的疲憊感,每次都是這樣子一說她不對了,她就尋死覓活,拿死來威脅人,最後讓人拿她沒辦法。

最後龐勇有些無力的跟劉娥說道:「表妹,飯我們就不吃了,我和你嫂子就先回去了,你有什麼事就去米鋪找我」。

龐勇抱起昌哥去裡屋跟龐老夫人告別,然後拉着姜氏回去了。

劉娥看着她辛辛苦苦做的一桌子菜,也只有嘆了口氣,然後拿起自己的飯碗夾了些菜進屋去了,留下龐李氏自己坐在那哭鼻涕抹眼淚的,還在那念叨着:「這個不孝子,要知道他這樣,當初就不應該生下他……」。

「怎麼又吵起來了」龐老夫人朝外面看了看。

劉娥坐在凳子上吃了口飯:「嗯,看我穿表嫂做的衣服不順眼,說了些不好聽的話被表哥說了」。

「該,她以為這個家沒人能製得了她了,她還不是也怕將來你表哥不管她」。

「嗯」劉娥就答了一聲就吃起飯來,實在是忙到現在餓得慌。

「你也趕緊吃,吃完了就洗洗睡吧,外面的等明天在收拾,你現在去自找沒趣」龐老夫人看她餓急了的樣子說道。

「我才沒那麼傻呢!讓她去找氣撒」。

吃完飯後劉娥溜着去廚房那提了桶熱水,給龐老夫人洗了洗,自己洗了洗躺在床上準備睡覺了。

外面的哭聲還沒有停,一直到半個時辰後龐大從前面關了店鋪,回到後院龐李氏的哭聲才停下來。

在對着龐大一通罵之後,才消了在兒子那受的一肚子氣。

最後在他們吃完飯後,整個屋子裡才安靜下來,劉娥也真的睡著了。

寅時日與夜的交替之時,劉娥就輕輕的下床穿起衣服來。

「今天這麼早就起床了」龐老夫人迷迷糊糊的說道。

劉娥穿着衣服小聲的說道:「今天上午還要去茶館,所以家裡的事要提前做完」。

說著打開房門,來到了廚房,因為龐老夫人每天早上要喝副葯,三碗水煎成碗水,還要小火,所以時間要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