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第一駙馬
大唐第一駙馬 連載中

大唐第一駙馬

來源:google 作者:大漢使臣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大漢使臣 郭興

寧做一白丁,不做駙馬郞熠熠生輝的大唐,當駙馬成了一個顏色的代名詞郭興望着眼前國色天香的公主,咧嘴一笑道:「那個敢造次,讓他看不到明天的太陽」西郭東程,號稱大唐兩架並駕齊驅的馬車,他們能讓權貴折腰,能讓混子低頭展開

《大唐第一駙馬》章節試讀:

才剛剛畫了幾筆郭興就感覺到一陣眩暈傳來,顯然是這幅身體太過虛弱所致,索性剛剛大吃了一頓,此時倒也過得去。

郭興是從後世穿越而來,原本這幅身軀的主人家徒四壁,父母被拉去修運河了,家中就只有奶奶帶着三個小鬼生活。

作為大哥的郭興從十一歲開始就承擔起了一家之主的重任,種田砍柴,也就這兩年老二慢慢長大他的壓力才小了點。

按說家中不是大富之家也能過活,結果李淵殺進關中,劉文靜那個衰仔帶兵攻打薛舉失敗,把糧草折得一乾二淨,沒辦法李淵從長安近郊借糧給李世民繼續打下去。

家中的餘糧被清空,家中老二郭慶又是個大號飯桶,無奈郭興外出捕魚以貼補家用,結果掉到河裡被後世來的郭興給鳩佔鵲巢了。

不過也算不上鳩佔鵲巢,畢竟後來來的郭興也是個殘魂,被風暴裹挾而來,與現在的郭興揉吧揉吧拼湊成了一個完整的靈魂。

看着郭興裝模作樣的在那裡寫寫畫畫,九公主想要攔截,李淵卻揮手制止,站立於身旁任由郭興表演,開始還是渾不在意的神態,隨着郭興繼續畫下去,李淵的臉色慢慢開始變了。

等郭興畫完了圖紙,李淵臉色沉重的道:「你這東西能好用嗎?從來沒見過彎曲的犁。」

「犁沒見過還能沒見過釣魚的魚鉤嗎?這土地就像是一條大魚,被勾住了只要施展的人得當,根本就不可能脫鉤,但是直犁稍不注意就會跳出地面,而且還需要兩頭牛拖拽。我這曲轅梨一頭牛可以輕鬆搞定,而且轉彎迅速,每天可耕地五六畝,比直犁速度快的多了。」

「這沒經過實驗做得了准嗎?」李淵雖然心中已經認同,但還是保留着意見。

「其實陛下你自己知道,對了我獻出這麼厲害的東西,怎麼也得來點賞賜吧?」

「好,給你白銀百兩,先下去吧,等朕試驗成功了再說其他。」

「多謝陛下。」

說著話有人拿來了白銀,郭興把銀子揣進了懷中,笑嘻嘻的走到了一臉愣神的九姑娘面前,一仰頭就在她臉上親了一下,朗聲道:「你已經是我的人了,先給你蓋個章,等我攢夠了錢就來娶你,哈哈哈……」

郭興說著話大笑着離開了,直到郭興離開,一臉懵的九公主這才如夢初醒,匆忙用手擦過郭興親過的地方,一臉暴怒道:「我殺了你,臭流氓。」

看着氣急敗壞的九公主李蘊,李淵卻也沒說什麼,要是這個曲轅梨是真的話那名揚天下簡直不要太容易。

到時候就是郭興想要娶公主,他也不好阻攔,大唐初建,此時的駙馬可不是好當的,就是盛唐時期那些世家大族也是看不上當駙馬的,有真才實學的人選擇當駙馬李淵只會高興怎麼會拒絕呢。

李蘊不知道李淵的想法,此時一臉羞憤的離開了大殿朝着東宮的方向跑去,她要去找大哥,想辦法好好教訓一下這個臭無賴。

郭興出了皇宮心虛的朝着身後看了看,剛才腦子一抽就把九公主給親了,這要是李淵震怒就算是救命恩人也得扒層皮啊。

畢竟這事關一個女子的名節,雖然這個時代對名節沒有後面的朝代那麼看重。

出了皇宮,郭興一陣採買背着一筐子東西氣喘吁吁的出了長安城,望着一望無際的道路,無奈道:「早知道來的時候就把老二帶上了,這小子可是現成的苦力啊。」

郭興剛剛靠近霸原就看到郭家村村口聚集了一大片人,頓時一陣激動,難道他成了里長的事情被村子裏的人知道了?

這是在歡迎自己?

不提郭興的自信,剛剛靠近村口的時候就聽見了吵架聲,一群人喊叫着眼看着就要上演全武行。

郭興的弟弟郭慶自然也在這裡,看到郭興回來忙走到了郭興身旁道:「大哥,你要是再不回來這裡可就沒辦法收場了?」

「怎麼了?」

「咱們村因為老一輩人不是修運河就是戰死了,留下的人不多,這不賀家村的說咱們浪費耕地,這村口的一大片田地沒人種,他們要在這裡開荒。」

「開荒?開荒不去無主荒地開荒跑到咱們的田裡開什麼荒?」

「族長也是這麼說的,剛才和賀族長的兒子起了衝突,被打暈了,這會雙方正在扯皮呢。」

郭興把筐子往地上一放,推開人群走了進去,大喝道:「都給我住口。」

隨着郭興一聲大喝,原本還吵鬧的人群頓時停了下來,郭家村本就是孤兒村,留在村子裏的多是半大小子,眾人都是一起長起來的,平日里關係自然都不錯。

一個孩子王帶着兩個跟屁蟲,還有一個奶奶要想活着也是不容易,所以郭興可沒少和這些人打架,以往和賀家村起了衝突也是郭興出頭的,畢竟不是誰都有個能拉開鐵胎弓的堂哥和一個力大如牛的弟弟的。

在農村家族就是你底氣的來源,郭興這樣的混不吝也能鎮住人,就是身體瘦小了些,要不然威懾力更足。

郭興一聲喊,人群頓時停住了,郭興越過人群,看着老神在在站在那裡的賀族長道:「咱們霸原幾大族,兩三千口人,這是幾百年落下的情分,如今我郭家村遇到了困難,賀族長卻來趁火打劫,還算是個人嗎?」

「郭興你他媽的怎麼和我爹說話呢?」賀族長的大兒子賀行之素有勇力也是個混不吝,聽到郭興的話頓時炸了毛。

「長輩說話小孩少插嘴。」

郭興一句話頓時惹得眾人一陣大笑,別看郭興年紀小,但是他們家輩分大,他和賀族長他們都是一輩人,算是混在孩子堆里的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