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教父
大唐教父 連載中

大唐教父

來源:google 作者:我叫李三壽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小梅子 李昊然

全名尚武,民風彪悍天下兩分,各地群雄割據,戰亂連連這裡沒有後人熟悉的大唐盛世,只有暗流洶湧的各方勢力那麼,作為現代軍事學院出來的李昊然,穿越到這和史書記載完全大不同的大唐世界,該何去何從?又會在這個世界裏激起怎樣的浪潮呢?展開

《大唐教父》章節試讀:

神龍六年的春節,就在大周和大唐停戰不久後按時到來。對於戰火紛飛的長江沿岸,和義軍四起的中原各地的百姓來說。這個春節的到來,並不能讓他們臉上多出多少笑容來。

不過對於戰火沒有波及到的邊緣沿海城市華亭縣,這裡的生活似乎並沒有因為戰爭而有所改變。

人們的生活依舊如往常一般,該吃還是吃,該喝還是喝。節日的氣氛,已經濃郁了起來。

而就在這喜慶的節日氛圍中,城南角的李府里,卻是一片死寂的冷清和哀愁。

就在幾個小時前,李家唯一的獨子李昊然,突然口吐鮮血,面色紫黑,倒地後就不省人事。連續請了幾位大夫看過也都只是搖了搖頭,直接掉頭就走了。

就在眾人悲痛欲絕黯然神傷,打算替李家少爺準備喪事時,剛巧一位遊方道士打此處經過,揚言有良方可以嘗試醫治李家公子。

聽聞此言,李家主母也不管他是不是來騙錢財的江湖騙子,立即將老道士請了進去,權且死馬當活馬醫了。

正廳里,李家主母還是沒忍住心中悲痛,壓抑着聲音哭了起來。

「小姐,你不要難過了,少爺會好起來的。」一個老媽子上前勸慰道。

「劉姨,你說我命怎麼就這麼苦呢?公婆死的早,六年前夫君也撒手人寰,丟下了我孤兒寡母孤苦伶仃的過活。現在,就連我唯一的兒子,也命在旦夕。老天爺啊,到底我做錯了什麼,你要這樣懲罰我……」

李家主母悲慟大哭,卻是情緒太過激動,一口氣上不來,兩眼一翻昏倒在地上。

「小姐,小姐,你怎麼了?來人啊,快來人吶……」劉姨無措地搖晃着地上的人,卻是已經嚇得六神無主。

那邊小的還生死不知,這邊大的也悲傷過度昏了過去,李家頓時亂作一團。

廂房裡,老道士緩緩將床上那少年身上扎得像刺蝟的銀針一根根拔了下來。

當最後一根拔出,人影哇地一聲,一大口污血噴在床上。病情不見得轉好,反而是出氣多進氣少了。嚇得床邊的女孩尖叫一聲,面色蒼白無措地看着床上的少年。

「老先生,我家公子這是怎麼了?」女孩一邊焦急開口,一邊用手帕輕輕將少年嘴角血跡擦去,淚水不住地從臉頰滑落了下來。

「中毒太深,老道我也沒有辦法了!」老道士嘆息一聲,搖了搖頭。

「唉,去準備後事吧…」老道士將手從少年手腕上收回,惋惜地說道。

這少年此時卻是完全沒了氣息,已經死去了。只是可憐了這個還沒有開啟人生,就被終結的幼小生命了。

「少爺~~」女孩聽聞老道士此言,如同遭了雷擊一般呆愣了半晌,終於是情緒完全失控,趴在少年身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嘶!疼~」床上少年輕哼了一聲,微微睜開眼睛,眼神恍惚地看了下四周。「唉!又出現幻覺了!」

自從李昊然纏綿病榻快一年的時間裏,病情越來越嚴重。到了後面這幾個月,就再也沒有從床上下來過了。時常精神恍惚,多數時間都是在昏睡,還不時出現幻聽和幻覺。

「這次更離譜了,竟然幻化了個古裝美女出來。不過也好,起碼有個古裝美女給自己哭喪,倒也是挺不錯的。」李昊然瞳孔渙散地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痛哭的女孩,嘴角不自覺微微上揚。

還能幻想出來一個古裝美女給自己哭喪,這起碼也讓生命即將終結的李昊然,內心多少有些慰藉。

雖然這輩子自己還什麼都沒來得及做,雖然心中萬分不甘,但也只能接受現實。

「這輩子就這樣吧,下輩子……要是下輩子也和這輩子一般,那我也不想要什麼下輩子了!」李昊然嘆了一口氣。

正當李昊然感慨之際,忽然一聲轟鳴炸響從腦海深處傳來,一時間,各種記憶片段洶湧而來,強塞進李昊然的記憶中。

同時,巨大莫名的疼痛感從靈魂深處傳來,瞬間充斥全身。讓李昊然目眥欲裂,如同靈魂被撕裂一般痛不欲生,雙手抱頭痛呼一聲,又直接疼昏了過去。

原本匍匐在少年身上嚎啕大哭的少女,被這忽然的大叫嚇了一跳。在看到少年雙手抱頭一臉痛苦的樣子,先是一愣,又看到少年微微起伏的胸膛,直接驚喜地跑了出去。

「怪哉,怪哉!這少年原本一副早夭之命相,毒素已經深入骨髓,跑遍全身,已經是必死無疑。就連我的回春針法也毫無作用,明明脈象氣息已經全停了,現在怎麼又活了呢?」床榻前,老道士一手搭在少年的手腕上,臉上卻是驚疑不定之色。

自己雲遊天下,醫治過各種疑難雜症,卻從未遇到過這般還能死而復生的事情。

莫非是我的回春針法已經忽然進境到了能起死回生的地步了?怎麼可能!老道士搖了搖頭,對自己的斤兩還是掂量得清的,自己可沒有那般神仙實力。

或許一切都是運氣吧,也許,是老天爺不想讓這個少年死。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老道士看着床上那面色已經輕鬆不少,但依舊氣息微弱還在昏睡的少年。

站在一旁神色憔悴的李家主母,才剛剛蘇醒過來依舊面色蒼白。眼神焦急地看着老道士,神色希翼。看到老道士點了點頭,臉上頓時驚喜萬分。

正要開口說什麼,卻看了看床上的少年,立即打住了話語,快步跟隨着老道士走出門去。

正廳里,李家主母千恩萬謝地從老道士手裡接過藥方。順手拔下頭上的銀簪子,隨同藥方一起遞到面前的中年男人手中。

「阿福,快去給少爺抓藥來,要快!」李家主母焦急催促道。

中年男人連忙點頭,快步走了出去,卻是去藥鋪抓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