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婉兒等等我
大唐:婉兒等等我 連載中

大唐:婉兒等等我

來源:google 作者:雨相林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陸沐 雨相林

簡介:【神穿+身穿+謀略+日常+斗詩+吐槽系統】2100年,陸沐買了一台沉浸式VR機器後測試了一款名為夢回大唐的新遊戲,從一開始的漫不經心,到最後猛然發現自己竟然是藉助遊戲神穿回大唐永淳元年,來到這世界只有一個任務,幫助上官婉兒成為巾幗宰相系統?語音助手罷了!展開

《大唐:婉兒等等我》章節試讀:

鏡子里的陸沐眉宇修長,臉龐清秀,皮膚白皙。

陸沐對着銅鏡齜着牙,「難怪我這欠打,這活脫脫一個娘炮長相啊!」

量夢!你們這角色建模不太行啊!我原本可是硬漢臉的,難怪我這麼被婉兒嫌棄,看這個娘炮樣,我都想打。

【人設需要。】

好個人設需要,你們怕不是看那些老掉牙的古裝劇里的原型建模的吧,整得娘炮樣子,唉!

陸沐摸着**,搖了搖頭。

太監啊真是命苦啊!

【今天怎麼不退遊戲了?】

萬一我要是退了,上官婉兒偷偷溜出來去見李賢怎麼辦?

「小沐子!」屋外傳來王總管的聲音。

「總管大人!我在呢!」

陸沐應聲來到屋外,王總管表情嚴肅的看着陸沐,這讓他感覺大事不妙。

「總管大人,有什麼讓小的做的嗎?」陸沐笑臉相迎的問。

「天后娘娘找你!快點去!」

陸沐大驚失色,「啊!天后找我幹嘛?」

王總管推搡着陸沐不耐煩的說:「去你就知道了!記住,別亂說話啊!」

陸沐被王總管推着往琴嫣殿趕去。

【觸發劇情,武則天的審問。】

審問?量夢,如果我說錯話會不會死啊?

【很有可能。】

完了完了,武則天可不是省油的燈啊!

陸沐雖然歷史學的不怎麼樣但也知道武則天可是歷史上出了名的心狠手辣,這讓他不由的緊張起來。

十幾分鐘後陸沐來到琴嫣殿門前,得到召喚後顫顫巍巍的走了進去。

屋內傳來蕭瑟之音,殿中香火縈繞散發著淡淡香氣很是安神。

武則天坐在書桌前表情認真的看着書。

陸沐急忙行禮道:「參見天后娘娘。」

武則天放下書緩緩說了句,「停。」

琴聲戛然而止,大殿周邊的帘子後走出幾個宮女緩緩退出宮殿。

量夢,她這是要幹嘛?

【別怕,無事發生。】

雖然這裡是遊戲,但是武則天的氣場着實讓他感到害怕。

「小沐子,說說吧,你和婉兒什麼關係。」武則天冷冷的問道。

「回稟天后,我與上官才人無任何關係。」

「那你為何頻繁出現在寒煙樓。」

武則天的聲音異常平淡卻充滿着壓迫感。

「奴才是太監,主子讓幹嘛!我就幹嘛!」

武則天冷哼一聲,「油腔滑調,今日本宮召你前來是有任務交與你。」

陸沐心中大喜情緒激動的說:「赴湯蹈火啊!天后娘娘!」

「本宮調你去寒煙樓做婉兒的侍奴,你可要好好表現。」

哈哈哈,正如我所願。

「謹遵天后旨意,奴才定會好好表現的。」陸沐邊說邊使着眼色。

不就是想讓我監視上官婉兒嗎,還要見一面。

「退下吧。」

陸沐行禮回道:「奴才告退!」隨後緩緩退出大殿。

一想到以後就可以和上官婉兒朝夕相處,陸沐拿完調令就迫不及待的趕往寒煙樓。

陸沐剛來到寒煙樓就撞見上官婉兒在涼亭內撫琴。

陸沐強忍着激動走上前去,「見過上官才人,我奉王總管之令調到寒煙樓做您的侍奴。」

上官婉兒雙手按住琴弦詫異的盯着陸沐。

「陸沐,我這裡不需要侍奴,你走吧。」

啊!婉兒,你咋這麼絕情啊!

【新任務,上官婉兒的考驗。】

陸沐輕笑一聲,「上官才人,這是我的調令,這可是天后娘娘批閱的。」

我都這麼說了,你不是又要得罪武則天吧!

上官婉兒起身接過調令隨後雙手背後坦言道:「那好,上次雨中作詩看你也是讀過幾年書的,今天我就考考你的即興賦詩能力,若是讓我滿意就可以留下。」

嘿嘿,寫詩我在行啊!

陸沐強忍着開心急忙答應道:「還請上官才人出題。」

「接下來你要作一首七言律詩,要求就是每一句中都包含我的姓名其中一個字,並且不能重複。」

陸沐聽完面露難色。

這也太難了吧!

陸沐轉念一想問道:「有諧音可以嗎?」

上官婉兒有些意外的看着陸沐,「可以,不過最多只能用兩個。」

陸沐聽完後在涼亭里走來走去構思着詩句。

回想起上官婉兒的一生,能在眾多世俗偏見而出成為巾幗宰相,為國為民,一生無子,此等貞潔烈女倒是與荷花出淤泥而不染倒是有些相似。

好!就以歌頌荷花來讚頌上官婉兒。

上官婉兒輕笑一聲繼續撫琴。

陸沐想了大概十幾分鐘後停下腳步。

「我想到了!」陸沐激動的振臂高呼。

琴聲戛然而止,上官婉兒驚愕的看向陸沐。

陸沐嘴角上揚悠悠念道:

「天上芙蕖賜金池,觀得玉衡矅輝遲。

鶯聲婉轉不覺倦,而因溪客發新枝。」

陸沐看到上官婉兒呆住的表情解釋道:「在我心中,你就是上天所賜的瑤池荷花來到這帝都長安,玉衡星也因為你的美麗而暗淡無光,夜鶯優美的歌聲不斷,那是在為池中荷花長出新的花苞而歡呼雀躍不知倦意。」

陸沐說的是天花亂墜,上官婉兒聽的是煙視媚行。

上官婉兒,這可是耗費了我畢生所學表達對你的愛意,我就要看你對我,動情不動情!

【你還是真是有夠不要臉的。】

上官婉兒摸了一下緋紅的臉故作鎮定的說:「雖然不是佳句,就算你過了…」

【上官婉兒對你的好感度加一。】

嗯!怎麼才加一啊!要是有人為我作詩,我立馬感激涕零,不愧是高冷美人就是有個性!不過,我很喜歡。

陸沐見狀乘勝追擊道:「上官才人剛剛彈的可是《梅花三弄》。」

「是又如何,聽過此曲的人繁多,你知道此曲,又有什麼值得賣弄的?」上官婉兒有些反感的說。

陸沐行禮言道:「雖不知才人為誰而奏,但是曲中帶着淡淡的憂傷別有韻味,我很是喜歡,在下告退。」

陸沐瀟洒的轉身離去走向寒煙樓的宿舍。

上官婉兒被陸沐的一頓操作無心撫琴,若有所思的靜坐在原地。

【任務完成,恭喜你通過了上官婉兒的考驗。】

哼,每次任務完成也沒有獎勵,就算是劇情遊戲也會有遊戲內的獎勵吧?

【提醒,現階段只發放現實獎勵。】

哦!後續難道真的有遊戲內的道具獎勵?

【目前你的劇情沒到到觸發條件,開啟新地圖時就會進入下個階段。】

新地圖?透露一下唄!

【一切盡在史書中。】

切,我才不會去看史書呢,看完了還有什麼勁玩啊!知道個大概才有意思。

【你是個合格的測試玩家。】

不說了,我要退出遊戲,量夢,等着對我俯首稱臣吧!

陸沐打開機艙嘗試性的朝着屋子喊了句。

「量夢?」

【我在!】

「嘿嘿,開燈!叫布丘打掃房間,順便把垃圾倒了!」

【收到!】

「哈哈,叫你老是坑我,只要我在的一天你就必須服侍我。」

【呵呵,我看你是寂寞太久了吧!】

「別說有的沒的,說說我在游戲裏怎樣才能提前解鎖遊戲內獎勵。」

【當上太監總管。】

「沒了?」

【目前只能透露這些,你想我劇透嗎?】

「劇透,你要是敢劇透,我現在就卸載你。」

無論是看影視劇還是玩這種劇情類遊戲被劇透觀感大幅度下降影響體驗,這是陸沐所不能容忍的。

【隨便,搞的誰想做你的**一樣。】

「哼,進了我家你就別想走了,量夢,愛你呦。」

【直說吧,你到底想了解什麼?】

「嘿嘿,你可真是個聰明的小可愛,我當上總管後能不能轉職?」

【 】

陸沐兩手一拍露出笑容,「我知道了,哼哼,誰TM想在游戲裏當太監,整天受人欺負,我要坐快意恩仇的俠客,要當文人騷客,我要當夢回大唐里的王!」

【最後一個我並不是很認同。】

「現在我已經一隻腳邁進升遷的大門,只要討好武則天,那職位不是嘎嘎升!」

【提醒,觸發特殊隱藏任務有機會提前解鎖遊戲內獎勵,目前你這個階段只有一次機會。】

「不早說,我皇宮地圖都沒探索完呢,是金手指嗎?」陸沐激動的問道。

【金不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代價?,對了!角色死了會清零數據重來嗎?」

【角色死了,遊戲測試結束。】

「有意思,很有挑戰性!」

下線後的陸沐沉浸在回憶中久久不能平靜,這是他第一次玩歷史類型遊戲,只不過人物角色過於真實,不知不覺中喜歡上了這款遊戲。

「睡個屁,量夢,開燈,我要上號!」陸沐突然起身喊道。

【大晚上的,游戲裏可沒有什麼劇情哦。】

陸沐穿着拖鞋就坐進機艙中,「看看夜景不也行嗎?」

【正在加載中……】

緩緩睜開雙眼,發現自己在床上正準備入睡,屋外皎潔的月光灑進房間內,時時有悅耳的蟲鳴聲傳來。

穿好衣服走到屋外,感受着寂靜安詳的夜晚,他已經太長時間沒有感受到這種夜深人靜的場景了,在未來都市中燈火通明,忙着娛樂,早就忘了自然之美。

「量夢,意境很不錯哦,今天沒有遊戲維護,好評哦!」

【多謝。】

漫步來到涼亭,一盞燭火在微風之中搖曳,一道形影單只的身影靜站在廳前看着天空滿月。

陸沐走過去輕聲說道:「沒想到,還有人同我一樣被這夜色美景所吸引。」

陸沐看向月亮不自覺的說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好詩好詩啊!」

「哦,這首五言絕句,是誰的詩?言語如此簡潔卻意境非凡。」上官婉兒饒有興趣的轉過身來問道。

「這當然…」

【提醒,李白這時候還沒出生呢。】

差點露餡了,還好有你。

陸沐話鋒一轉接著說道:「這可是詩仙的詩。」

上官婉兒坐在陸沐對面一臉好奇,「陸沐,你可真是個古怪之人,有些學識為何會淪落到當一名太監,考取功名步入仕途,謀天下事,難道不更好嗎?」

陸沐尷尬的撓了撓頭,「我…」

「不必解釋,傷心事還是忘了比較好。」上官婉兒神色哀愁的緩緩說道。

上官婉兒雖為女兒身,看樣子也有一顆精忠報國的男兒心啊!

【要不然她怎麼會不顧世仇追隨武則天呢。】

「還不快去休息,明日有要事去做。」

陸沐嘿嘿一笑,「得嘞,小的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