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唐之開局獲得簽到系統
大唐之開局獲得簽到系統 連載中

大唐之開局獲得簽到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故居來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故居來 阮牧

現代青年阮牧穿越唐朝,開局獲得簽到系統只要到達指定的地點就能簽到長安城簽到獲得神力春風樓簽到獲得詩詞大全國公府,皇宮,太極宮......只要簽到就能變強變厲害且看阮牧如何在這盛世大唐譜寫屬於自己的篇章展開

《大唐之開局獲得簽到系統》章節試讀:

崔浩走在前面,他對這種百姓都怕他的感覺很是爽,所以崔浩這個人絕對不允許出現變數,他看着面前站着的少年,有點疑惑但是很快消散笑道:」小子,想找事?「

少年沒有回答他,只是這樣看着他,崔浩冷笑一聲,揮揮手道:「別讓我看見他。」

家丁們點點頭,然後一個個都走上前,旁邊的百姓都看出來這個少年有麻煩了,少年笑了一聲,然後沖了上去,第一個家丁還沒反應過來就被踢到在地,捂着肚子叫痛,後面幾個有點畏懼但是崔浩給了個眼神,他們就立馬上前,少年躲過了甲家丁的拳頭後抓住他的臂膀甩了出去,然後一腳踹在乙家丁臉上,丙家丁想要跑,少年抓住他的衣袖拉了過來啪啪臉上打了幾巴掌。丙家丁吃痛轉頭跌倒在地,崔浩看着家丁一個接一個被踹到,有點尷尬和害怕,把那個小妾扔了出去說道:「你,你想幹嘛?我可是博陵崔氏的子弟。」

少年笑了聲說道:「什麼時候一條狗都能算是博陵崔氏的人了?

崔浩有點生氣但是知道現在不是發脾氣的時候他表現出笑意說道:」那個,這位小哥,我們可以做個朋友的。「

少年這次沒有回話,就要上前給崔浩一個教訓,崔浩看到少年沖了過來就立馬閉上了眼睛,他爹和他說過,被打的時候閉上了眼睛不會痛的那麼明顯,但是當他的肚子被一拳打了過來的時候,崔浩感覺自己都要上天的感覺了,他本來就因為經常透支而腎虛,身體也不好,這一拳差點讓他看到了自己慈祥的奶奶。崔浩倒了下去,睜開眼睛看着少年,少年想要用腳的時候突然從房頂上跳了下來一個人,說道:」你可以停手了。「

少年看着此人,面容粗獷,但是眼神犀利,很平靜的看着自己,像是很厲害的樣子,但是少年一腔熱血怎麼會怕,作勢就要打,那人出手飛快,立馬攔住,兩人打在一起,但是還沒過三招少年就後退,崔浩看着面前的男人替自己報仇叫道:」殺了他,殺了他。「

那個男人看着崔浩說道:」我答應你父親保你三次,這是最後一次,殺了他之後,我就離開崔家了。「

崔浩此時才明白這是父親請過來保護自己的,於是點了點頭,他此時只想弄死這個少年,男人點頭,從腰間拿出匕首就要上前了結少年性命的時候,一個石子從遠處飛來打在男人手上,男人立馬後退捂着手看着人群。

於是一個騷包的少年走了出來,手裡把玩着石子,沒錯正是阮牧,這小子本來只想吃吃瓜沒想到看到這麼精彩的畫面,本來不想管,但是這個少年別人看不出來阮牧作為一個現代人自然看的出來,長得這麼白,不是女子還能是誰,其實阮牧前世看電視劇的時候就想要吐槽了,這麼明顯的女扮男裝都看不出來,活該男主和女主到了五六十集才在一起。於是他出手了,效仿呂布轅門射戟,今有阮牧射石,呃,為什麼是射石?算了不管了。

男人捂着手說道:「你是何人?」

阮牧隨意道:「我只是一個路過的大唐騎士罷了。」

「大唐騎士?是什麼?」男人問道。當然在場的人都想要問。

阮牧笑道:「只是守護別人的笑容,再也不想看到任何人流淚的人罷了。」

「算了,小子,不管你是誰,今天我一會殺了他,你若是不讓開我連你一起殺。」男人怒斥道。

阮牧無所謂道:「那你就來吧。」

男人很明顯沒有看出這種人,怎麼這麼隨意,但是還是冷笑道:「小子,你死定了。」

然後不等阮牧回話就沖了過來,阮牧也不知道怎麼了,那個男人的動作在他的眼裡變得特別的慢,而且自己還能預判他下一步的動作,但是在那個男人眼裡就是無敵的人,不管怎麼變換招數面前的少年都能躲過,他的頭上有汗滴落了下來,阮牧伸了個懶腰笑道:「好了,不陪你玩了。」然後甩了甩手一拳打在男人臉上,男人直接就這樣被震了出去,阮牧看了看自己的手笑道:「沒想到我力氣這麼大,這比吃了震震果實還要牛逼啊!哈哈哈。」那個男人吐了口血,恨恨的看了阮牧一眼然後立馬逃走了,阮牧也沒管它,只是小角色罷了。

崔浩的心情可謂是起伏不平,從剛開始的開心到少年的驚恐,再到男人出現的驚喜,再到阮牧出現的絕望,崔浩真是憋屈,他恨不得別人都看不到自己,於是他想要逃跑。阮牧走到他面前笑道:這位就是崔公子吧?「

崔浩看到阮牧笑嘻嘻的樣子就有一種不好的感覺他笑道:」哈哈,我也是路過的,這位壯士,不,大唐騎士。「

阮牧說道:」那你既然是路過的能不能交一下過路費呢?「

崔浩尷尬道:」那,你要多少錢呢?「

阮牧隨意笑道:」不多,也就十貫錢而已。「

」什麼?十貫?「崔浩叫道。

」怎麼,崔公子不想給?「阮牧說道。

崔浩笑道:」怎麼會呢?只是十貫太重了我們也不可能拿在裝在身上啊。「

阮牧想了想也是於是想了想說道:」那你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也行。「

崔浩摸了摸身上拿出一塊玉佩笑道:」那個,這個行不行啊?「

阮牧拿起來在腦海里問道:」系統,這玉佩多少錢?「

【叮,檢測到玉佩,該玉佩價值二十五貫錢】

什麼?二十五貫?我靠。

【系統將收取一些手續費,所以該玉佩價值為六貫】

」。。我讀書少,系統你沒騙我吧,我靠,二十五你手續費能收十九貫,你比我馬爸爸還黑啊!

【就這個價,宿主若是不同意,本系統就不給你換了】

「別啊,好好好,六貫就六貫,我換還不行嗎?怎麼感覺被安排好了,新手大禮包也是六貫。」

【叮,已兌換,已自動換成新手大禮包,宿主可在處理完事情後查看】

阮牧點點頭然後意識回到現在,看着面前的崔浩,崔浩看阮牧這麼長時間都不說話,咽了咽口水,阮牧笑着拍拍他說道:「好了,崔公子,你可以走了。」

崔浩點點頭,準備走,那個「少年」叫道:「不能放他走,過一會京兆府的人來了就會處理此事,你不能私自放走。」

阮牧回過頭看着面前這個女扮男裝的傢伙,長得是真不錯,但是好像不大聰明,人家是博陵崔氏,就是京兆府的人來了人家也不會有什麼事情,現在放和等會放不是一樣的,即使放到後世也是如此,有權有錢的人,你怎麼和他斗,雖然阮牧現在確實有力量去對付一個崔浩,但是他的身後是世家,世家確實是一群蛀蟲,但是現在不能動手,只有自己真正有本事的時候才行,阮牧說道:」那我不管了,你們自己解決吧。我只是個路過的。「說完阮牧就要走,這時那個」少年「跑到阮牧面前說道:」你不能走。你要在這裡為他們作證。「

阮牧無語,自己還想要看看新手大禮包呢,哎,都怪自己沒事找事,於是說道:」這位姑娘,我知道你很想幫他們,但是我說了我只是路過的,我剛剛還救了你呢?你就別這樣了,你自己替他們證明吧,我先走了。「

那個」少年「被阮牧一語道出身份還很驚訝,但是立馬冷靜下來說道:」這位公子,你救了我,我自然會報答,可是你不能看着他們這樣啊,那個崔浩是個罪大惡極的人,你把他放走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到時候可就會有更多的百姓遭殃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