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大同幻想紀序章之實力碾壓
大同幻想紀序章之實力碾壓 連載中

大同幻想紀序章之實力碾壓

來源:google 作者:末.途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末.途 蔣蕭敚

天子降,鎮乾坤,掃域合,開太平;入仙島,助崛起,震百世,話無敵;闖都市,興教育,傳教義,創盛世華夏千年路坎坷,大同百年天下知暴風雨來臨之前,人們肆意破壞,暴風雨來臨之後,只有一座城市安然無恙,天災人禍十五年間接連不斷,誰有能力維護這僅有的美好?未來未來,一切還有希望...大同幻想紀·永恆序言·第一序章·實力碾壓篇,聲明,這只是序曲,只講了一點點關於大同的東西,只在最後,按理來說,沒什麼含金量,鋪墊加警醒作用罷發展較慢,布局較大,總結——極端慢熱展開

《大同幻想紀序章之實力碾壓》章節試讀:

俄而,狂風大作,烏雲密布,悶雷滾滾並閃電奔襲,卻無一滴雨。

「蔣道先,閑來無事跑至這隱神堂作甚?」,顏廣西,武聖四重巔峰。

「老夫理應來此,本就是我蔣家先祖,我等後輩降世,自然來此記名,你有何疑問?」

蔣道先絲毫不虛,一隻手就可以鎮壓的人,又有何懼,顏廣西不再說話,不在理之中,已然語塞。

待片刻,顏廣西又道,「如今看這天氣怕是要下雨,你這兩個重孫引起的動靜不小!」

「難言不是巧合,若要動手何須這些理由,實力弱,便想從小輩下手,當真是『老輩』,倚老賣老絕不為過」,蔣道先淡淡道。

「都說直接進攻,別說廢話,這老傢伙油鹽不進,還是以往德行」,德萊克不耐煩的說道,說罷即動手,「十字殺」,蔣道先艱難接下,如此一看——「當今的蔣家家主,竟難接下我隨意一擊,我不過武聖四重巔峰,看來你也不咋滴,蔣家武道第一的寶座,該讓賢了」,德萊克嘲笑道。

蔣道先臉上卻充斥着淡然。

「敵不過還這臉色,看來不打服你,不知拳頭苦,顏廣西,別出手,讓我自己打」,德萊克冷哼一聲,再次出手。

「三言·十字殺」,多了倆字,其實就是多了兩道十字劍氣,三道十字劍氣奔向蔣道先,蔣道先艱難抵下,德萊克面露詫異。

十字殺最高十重,而他只能發揮五重,這便是他次次強一招,雖說艱難,但蔣道先還是抵下了,這就不得不重新看待了。

蔣道先摸着鬍鬚,笑着看向他,這神情,這動作,彷彿在說:『好雞肋啊』

德萊克怒火中燒,而蔣道先依舊捋着鬍鬚笑着看他,德萊克心中的怒火蔓延到臉上,氣不打一處來,看向旁邊的顏廣西,「你只看着作甚」,顏廣西一臉無辜,「是你讓老夫不出手的」,德萊克一哼,道,「現在,一起出手,宰了他」。

兩人方欲出手,「呵呵,沒想到,德萊克的劍也有不靈的時候」,奧尼,誒持國,武聖四重巔峰,德萊克哼了一聲,沒在意,同是武聖四重巔峰,打不過,沒辦法。

「他的劍就一定行?」,彼國,斯勒,武聖五重初期,這下德萊克連哼都沒有了。

這個更恐怖,不認不行,緊接着,又出現一人,只是他沒有說話,不過,在場除了蔣道先等一眾蔣家人員以外,剩餘所有人同時一驚——埃富國,奧盛·拿破崙,武聖七重中期,世界第一人,基本無人能擋,他的出現,讓眾人感受到了壓力,緊接着

地國,武聖四重前期——巴拉;

埃富國,武聖五重前期——歇爾;

欸持國,武聖四重前期——漢輕。

「哼,擅闖我華夏要地,你們這是何意啊」,此音浩蕩,震撼人心,語落,人現——華夏,蔣家,蔣重慶。

「呵呵,何須跟他們廢話!」,華夏,海家,海夜闊,武聖七重中期,這人的出現又讓的眾人一驚,世界第二人,不過他的出現也在情理之中,蔣家與海家交好,緊接着

華夏,林家,林問際,武聖四重巔峰;

華夏,葉家,葉任鳴,武聖四重前期...

隨着一道道聲音的響起,一位位武聖出現在人們視野之中,大概一看,共有二百餘位武聖出現,要知道全世界總共便有二百四十四位武聖,而今,來了超大半,一般站在蔣家的對立面,只有可憐的四十三位站在了蔣家這裡。

「道先老哥,莫急,老弟攜華夏十位武聖到來,抱歉啊,有些人還需要鎮守邊疆,沒來全」,來人一襲軍裝,面色堅毅,周身攜帶一股無形的氣場——華夏,華家,華護,華夏軍神,據傳聞是武聖七重中期,華夏最神秘的武者,已經好久沒出手了,所以沒有排名,蔣道先很是感動,華夏軍部共計十六位武聖,如今出來十位,可見國家對蔣家確是重視,重點是華護這傢伙不問世事多年了,居然也出世了,可見他對蔣道先或者是整個蔣家也有着某種情感。

而蔣道先感動之餘卻是深深的得意,也對,他們對蔣家終究還是不了解,對此,蔣道先也不說啥了,反正來不來,這些人,蔣家若不想放過,一個都逃不了,要怪就怪他們摸不清蔣家的底蘊了,着急來送死了。

蔣道先剛欲發言,「戰,亂華·斬」,拿破崙·奧盛首當其衝,直指蔣道先。

「軍神決·盾」,華護釋放武技,「蔣老哥,我來抵擋他吧,你先去幫助他們」。

這些武技都是傳承千年的秘術,力量非凡。

蔣道先點頭,去截殺其他人,除了華夏一人應付一個,其餘都是一人打一堆,蔣道先四處觀望,找准一個收割一個,除了重傷就是重傷,卻無一例死亡。

看到這情況,德萊克怒吼一聲,「老傢伙,受死,五言·十字殺」,最強一招。

「問際兄,閃開一下」,林問際頂在了德萊克身前,對轟德萊克,遇見這最強殺招,在準備認真的時候,蔣道先乍然一聲,當即,他往右閃了一下,「太極掌」,蔣道先一招破開十字殺,重創德萊克。

「怎麼會」,德萊克不甘心,同時也意識到,原來剛剛只是蔣道先的玩鬧,他躺在地上,無法行動,如同死狗,林問際方欲上前收割,卻聽見蔣道先說道,「問際兄,讓他躺在那裡吧」,既然蔣道先說了,林問際縱然不懂也不問,到了這個年紀啥都懂了。

德萊克的一瞬間落敗,眾人儘是詫異,還未待眾人驚訝完,他們也被狂轟亂炸,如同德萊克一樣,死狗般躺在地上。

原來,蔣正軍參戰,幾招間,重創百餘人,戰況一瞬間,就要分出勝敗。

剩下的人逐漸被重創,卻並無死亡,有蔣道先與蔣正軍的補刀,這場很快就要宣告結束。

諸多敵對武聖躺在地上,口吐鮮血,只剩下奧盛還在堅持,在他分神的時刻蔣重慶一記補刀,瞬間就將他重創,又有一人加入了補刀小隊,管他怎麼樣,先讓他不能動,奧盛躺在地上,望着天空,陷入了深思,「怎麼會這樣,我可是接受了那位的力量」

一堆人躺在地上,不同的腦子想着同一件事——「這就是最年輕武帝嗎,這就是武聖之下無敵武帝嗎,不是說武聖之下無敵嗎,怎麼會這樣強,連我們武聖都能揍過」,甚至有人絕望的喊了出來,「軍天武帝,一招敗我,武帝與武聖差距怎麼可能那麼大,況且你是武帝,我是武聖啊!」

反觀蔣正軍,能重創武聖的招式肯定很費體力,但他似乎無啥事,讓看到的一眾武聖強者狂噴鮮血。

一道沙啞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廢物,一群廢物,給你力量,連這些低階武聖都辦不倒,要爾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