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魏小郎君
大魏小郎君 連載中

大魏小郎君

來源:google 作者:撒加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安瀾 楊凌

穿越到古代,去做一個……窮書生,第一天便被女土匪打劫,搶去做了壓寨相公;本想着發展開

《大魏小郎君》章節試讀:

夜色降臨,山寨的人們把酒席收拾乾淨,楊凌牽着李安瀾的手回到新房。
李安瀾看到楊凌去吹燈,忍不住握緊了拳頭。
楊凌尷尬的笑了笑:「娘子,你要是緊張,咱們可以改日。
萬一你手滑打我一下,我沒準就卧床不起了。」
李安瀾被楊凌逗樂了,頓時覺得不那麼緊張了。
她輕輕抱住楊凌,「相公,你肯入贅奴家高興還來不及,怎麼會……」 越說聲音越小,最後都嚶嚶嚶聽不清楚說什麼了!
楊凌吹滅燈,摟着李安瀾來到床上…… ………… 翌日,清晨。
李安瀾服侍楊凌起床、更衣、吃飯,楊凌感覺像做夢一樣。
這種被山賊王甜寵的感覺真爽。
只是楊凌總覺得心裏不踏實,真的就這樣軟飯硬吃?
思索再三,楊凌主動開口:「娘子,我想為寨里做點事。」
李安瀾換好了衣服準備出去,聽到楊凌的話,眨動着漂亮的大眼睛,十分不解。
「相公,你若是覺得無聊,奴家可以去鎮子幫你買些書回來。
寨子里的事你真的幫不到什麼。」
楊凌搖搖頭,語氣堅定:「我可以教寨子里的孩子們讀書識字!」
「哈哈哈!」
李安瀾捂着肚子笑的眼淚都出來了,「相公,黑風寨所有人都是流民,沒有戶籍,我們讀書識字幹嘛?」
黑風寨不受官府約束,不用交稅。
可沒有戶籍,即便去城鎮里買東西也要偷偷摸摸。
更加不要說妄想去參加科考。
李安瀾笑着笑着,看到楊凌的眼神突然止住了笑聲,她柔聲道:「相公,奴家知道你是讀書人,入贅黑風寨委屈你了。
你想為寨子做點事的心情奴家理解,可辦學堂的事還是算了!
就算奴家支持你,寨子里的人也不會同意的。
孩子們要麼幫着家裡做農活,要麼去窯上幫忙。
去年大旱收成不好,今年必須多掙點錢存點糧食過冬。」
楊凌剛張開嘴:「我……」 李安瀾湊過來吻了楊凌一下,「好了,相公,奴家還要去處理寨里的事情。
你要是無聊就讓桃子陪你去轉轉。」
說完李安瀾朝外面走去。
「李安瀾,敢不敢跟我打個賭?」
楊凌憋得滿臉通紅拉住李安瀾的手。
「賭什麼?」
李安瀾嘴角藏着笑意。
喜歡讀書人,可也沒有必要把山寨里都變成讀書人啊。
不幹活了嗎?
「我要是說服寨民同意孩子讀書識字,你就支持我辦學堂!」
楊凌非常堅定說。
李安瀾愣住了。
她被楊凌的情緒感染了,柔聲笑道:「相公,你要是能說服寨民,別說辦學堂,你想娶十個八個小妾奴家都同意!」
前半句還正兒八經,後半句就充滿了調笑的味道。
「大當家,咱們該去清風寨談判了!」
外面傳來粗狂的聲音,是二當家李光。
「二叔,我來了!」
李安瀾鼓起勇氣又吻了楊凌一下,然後走出家門。
楊凌握緊拳頭。
曾經以為軟飯硬吃很爽。
如今卻發現,堂堂七尺男兒,我要吃軟飯?
楊凌大步朝外面走去,我要說服寨民。
看到一幫大嫂在田間幹活,楊凌主動湊了過去。
結果他還沒來得及開口那些大嫂把他圍住了。
「楊相公,不多睡會啊?」
「楊相公,沒看出來,身子板還挺壯實,大當家都受得了。」
楊凌扛不住這些嫂子們熱情的詢問。
「各位大嫂,我閑來無事,想教寨子里的孩子們讀書識字……」 嫂子們一愣。
我們只關心你和大當家誰什麼時候生孩子,生幾個。
你跟我說這個幹嗎?
一個黑胖嫂子錘了楊凌的胸口一拳,「學那個幹嗎?
咱們是流民,能吃飽飯就是老天爺照拂,讀書識字有什麼用?」
豐腴的大嫂捏了楊凌的胳膊一下,「楊相公,多吃點這麼瘦弱。
學識字有什麼用?
難不成你喊一嗓子山上的野雞、兔子主動跑到你的籠子里?」
楊凌憋的滿臉通紅。
他體會到了什麼叫秀才遇到兵。
根本沒有講理的地方。
他落荒而逃,卻不甘心,又跑到其他寨民家裡。
「讀書?
我祖宗十八輩大字不識一個,讀書不是欺祖?」
「我叫你一聲楊相公是給大當家面子,你要是敢教我兒子不學好,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楊相公,不是我說你,你趕緊和大當家生個兒子傳宗接代才是正事!」
婆子紛紛開始調戲楊凌。
楊凌落荒而逃,誰會和一幫年近半百的粗鄙老太太討論房事?
看着楊凌的背影,那些婆子們冷笑道:「呵呵……讀書人,不就是吃閑飯的嗎?」
「哎,小聲點,什麼吃閑飯?
那叫吃軟飯!」
「大當家就喜歡這種沒用的男人,咱們外人能說什麼?」
楊凌憋得滿臉通紅,氣的渾身瑟瑟發抖,卻發現根本沒有去處。
只能回家。
山寨里只有早晚兩餐。
他哪裡扛得住,可拿着火石咔嚓了半天也點不着火。
好不容易等到傍晚,李安瀾一臉疲憊帶着桃子回來。
「相公,你臉色怎麼這麼差?」
她飛奔過過來,蹲在楊凌的身前,握住他的雙手。
隨即李安瀾醒悟,「你今天去和寨子里的人說學堂的事情,被拒絕了?」
楊凌原本想發火,卻突然醒悟:我對媳婦發火算什麼本事?
老子還就跟那些寨民們杠上了!
還就不信邪了!
「娘子啊,你要是心情不好了會怎麼說?」
李安瀾一愣,「我……老娘心情不爽,誰惹我弄死誰!」
說完猛的捂住嘴,訕訕的看着楊凌。
楊凌悠悠道:「要是我會說,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李安瀾呆住了。
自古美女愛才子。
或許她不認可讀書,但不妨礙喜歡讀書人。
楊凌摟住李安瀾親了一下,「娘子,你也不希望咱們的孩子是個大老粗吧?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我要為咱們還沒有出世的孩子創造一個良好的環境。」
李安瀾聽的一頭霧水,可是不妨礙楊凌特意為她畫出的重點:孩子!
她不忍再反對:「相公,要不明天我幫你勸勸寨民們?
奴家還是有點威信的!」
楊凌冷笑道:「不用,明日看你相公怎麼讓他們求着我辦學堂!」

《大魏小郎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