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大小姐的鬼才護衛
大小姐的鬼才護衛 連載中

大小姐的鬼才護衛

來源:google 作者:叔于田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劉傑 周強 都市小說

他的腦袋值一億多美金他選擇了一個同樣價值一億多美金的任務保護大小姐,就是在保護自己展開

《大小姐的鬼才護衛》章節試讀:

  「好的,帥哥!」
黃毛說著拿出電話,開始叫救護車。
  在路上劉寒雨不停的看向周強,小心的問道:「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多大的麻煩?」
  「多大的麻煩在我這裡都不叫事,你專心開車就行,雖然我長得帥,總不能一直看着我吧。」
周強平靜的說道,好像剛才發生的事情跟他沒有一點關係一樣。
  聽到這話,劉寒雨一陣的無語,心想着這個周強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得罪了華英集團,還有好果子吃?
  看白浩今天受傷的程度,沒有一個月,恐怕都難以痊癒。
  白浩是他老老爹白正樹的獨生子,周強將他打成了這樣,如果白正樹能夠坐視不理的話才怪。
  「我真懷疑,你之前是做什麼的。」
劉寒雨既然說什麼都不好使,就不去追究了,只能順其自然了。
  現在對於周強之前的來歷充滿了興趣,因為他那超於常人的身手,可真的不是蓋的。
  「無可奉告!」
周強對於自己之前的行業,肯定是要保密的。
  因為自己現在是鬼網上第一通緝的人物,人人都渴望拿掉自己的腦袋,來換取那一筆不菲的傭金。
  史蒂芬·安德森不死,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承認自己是Q,也不能暴露一點自己是殺手的信息。
  否則給自己帶來的,絕對是絕無僅有的危險。
  劉寒雨將周強帶到了自己的別墅里,對他說道:「我告訴你,讓你住在這裡,是不想讓我哥分心,否則的話我, 肯定讓你睡大街。」
  周強則是聳了聳肩,隨口道:「我無所謂,只要你樂意……」  「你……」劉寒雨氣的說不出話來,哼了一聲,快步的上了樓。
  到了第二天,學校里就傳開了一個消息。
  白浩帶着二十多人,埋伏在地下停車場,等到周強出現之後,一擁而上,將他淹沒在人群中。
  最後被打的奄奄一息,鮮血橫飛,腿骨都變了形,看來這輩子是下不了床了。
  樊帥聽到這樣的傳言之後,露出一絲笑意,直接回到了自己的班裡。
  「看來,得罪白浩的確是悲慘的下場啊。」
  「這個周強也真是的,剛轉過來的第一天竟然就遇到了這個煞星,也只能怪他自己點背了。」
  「哎,真是惋惜啊……」  所有的學生聽到這個消息後,都在為周強感到惋惜,並且心中對白浩的畏懼又多了一些。
  臨出門之前,劉寒雨對周強說道:「做天破例讓你坐了一次我的車,今天再破例一次,去公司一趟,徵用一輛公車,以後自己開車。」
  周強頓時一驚,急忙道:「大姐,我剛從國外回來,沒有駕駛證的。」
  聽到「大姐」這兩個字後,劉寒雨面色極具難看,雙眼都快噴出火來,狠狠的盯着周強。
  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急忙說道:「大小姐,我錯了。」
  「哼,那是你的事,跟我去公司,給你找輛車開。」
劉寒雨不管周強願不願意直接上了車子。
  昨天下午,也就是樊帥那些人見到周強上了劉寒雨的車,其他人一概不知。
  到了公司後,周強挑了一輛零三年的帕薩特,雖然外形看起來破舊一些,但是內飾卻是十分豪華的。
  見到周強選好了,劉寒雨沒有說其餘的廢話,直接離開了公司。
  拿着車鑰匙的周強,急忙跟了上去,省的在路上出點什麼事情。
  到了大學的地下停車場,周強先讓劉寒雨離開,自己才慢悠悠的從車裡出來。
  這個大小姐怕自己掉她的身份,不讓自己跟她有太多的瓜葛。
  走進教室之後,見到陳雨涵急忙朝着自己跑了過來,急忙道:「寒雨,昨天那個周強聽說被白浩打的……」  說到這裡,她的臉上儘是擔憂之色,剩下的話都不忍心說出來了。
  「打的怎麼樣?」
這時候耳旁傳來周強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後,陳雨涵急忙轉過頭,發現周強毫髮無傷的站在自己的身旁,一臉自信的看着自己。
  還以為自己眼花了,急忙揉了揉,再次睜開眼睛,發現的確是周強。
  「天吶?
我沒看錯吧。」
陳雨涵這時候有點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了。
  因為一大早上的,學校里就傳開了,周強被白浩帶的人打的不成人形,可是看到周強的樣子一點也不像被打慘的樣子。
  教室里的其他人見到周強此時安然無恙的站在這裡,也都紛紛瞪大了眼睛,心中震撼不已。
  「不可能,昨天親眼看到他被那麼多人圍毆的,怎麼今天看起來一點事情都沒有。」
  「就是,我也看到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安然無恙的站在這裡,那白浩豈不是……」  有的人將目光看向了白浩的座位,發現白浩還有他的幾個手下都沒有出現在教室。
  「嘶……」昨天看到打鬥場面的人,頓時倒吸口冷氣,臉上皆露出不可置信的驚容。
  每個人都像是看着怪物似的看着周強,眼中充滿了無盡的敬畏之色。
  這時候,在市中心醫院的高級病房內,白正樹一臉的愁容,看着躺在病床上腦袋腫的跟豬頭似的白浩,心中疼痛萬分。
  「浩二,到底是誰將你打成了這個樣子?」
白正樹見此時白浩清醒着,焦急的問道。
  白浩雖然紈絝,但是並不傻,從這一次的教訓來看,那個周強絕對不是什麼簡單的角色。
  自己將來肯定是要接管白家企業的,如果能夠將周強拉攏到自己這邊,那麼無疑是如虎添翼。
  面對父親的回答,白浩囫圇不清的說道:「爸……您別問了……我自己會處理這件事情的。」
  白正樹現在心中的那個着急啊,如果不是白浩此時躺在床上,真相狠狠的教訓他一頓。
  自己堂堂華英集團董事長,獨生子被人打成了這樣,竟然還不知道是誰幹的,傳出去讓別人以為自己是怕了誰。
  「你……你就不能說出來?
我們白家在碧山市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你總不能讓我丟這麼大的面子吧?」
白正樹右手的手背拍打着左手的手心氣憤道。
  白浩嘆了口氣,解釋道:「爸,您聽我的,別追究下去,這件事情我自有安排。」
  對於自己兒子的脾氣,白正樹十分的了解,既然問不出來索性就不繼續問下去了。
  「那你好好養傷,我先回公司了。」
白正樹露出一副無奈的表情,緩緩走出了病房。
  到了外面後,白正樹對一名穿着黑色皮夾克的男子輕聲道:「去市一中調查一番,看看到底是誰傷了我的浩兒。」
  「知道了,董事長!」
男子點頭答應了一聲,轉身便離開了這裡。
  周強今天安安穩穩的坐在劉寒雨的旁邊,沒有一個人敢來搗亂,也沒有一個人敢小瞧他,因為他現在已經取代了白浩四少之一的地位。
  劉寒雨本來想要將這個討厭的傢伙趕走的,但是又怕他不走,也就沒開口,任由他在一旁坐着。
  「對了,我告訴你一件事情。」
劉寒雨轉頭看向周強認真的說道。
  周強正在閑着無聊,聽到劉寒雨的話後,頓時來了興趣,點頭道:「你說。」
  「昨天你偷的那輛單車,車主不是你能夠得罪的人,就連我爸在他的面前都不算什麼,他如果找你的話,一定要客客氣氣的,否則會有很大的麻煩。」
劉寒雨鄭重的說道。
  聽聞這話,周強頓時一愣,然後笑道:「無妨,我想那個人既然能夠得到這個限量版的單車,頭腦絕對不一般,不會跟我這個毛頭小子一般見識的。」
  劉寒雨撇了他一眼,嘟着小嘴說道:「還算你有些自知之明。」
  過了一個多小時,學校這邊也沒有什麼事情了,劉寒雨轉過頭看向周強,說道:「我要去趟醫院,你去嗎?」
  「你去哪裡我去哪裡,希望以後像這種幼稚的問題,你不要問我。」
周強站起身說道。
  沒想到這個討厭的傢伙竟然敢說自己幼稚,劉寒雨用自己的粉拳,用力的在他的後背錘了一下,不滿道:「再敢亂說話,把你的舌頭割了。」
  「周強!」
剛剛走出教室,不遠處傳來一道聲音。
  周強微微一愣,轉頭看去,卻發現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來人年齡跟周強相仿,小平頭,穿着也比較樸素,跑過來之後笑道:「還真的是你小子啊,這麼多年不見,都變樣了。」
  這個人是周強的小學同學周勝,兩人都姓周,加上各方面都說的來,很快便成為了最好的朋友。
  周強小時候在學校被人欺負後,都是由周勝出面幫忙調解。
  周勝在周強的心裏有着很高的地位,因為小時候如果沒有他幫自己,恐怕自己都活不到現在呢。
  「周勝,好久不見。」
周強此時發自內心的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相隔十多年不見,兩人有着太多的話說不出來,都緊緊的盯着對方。
  想起了自己還有事情,周強嘆了口氣,說道:「周勝,我就在這個班裡,有什麼事情儘管來找我。」
  「你要有事就先忙,我也是偶爾看到你,過來打聲招呼。」
周勝說完,轉頭便離開了這裡。
  就算是去醫院,劉寒雨也沒有讓周強坐她的車,而是一人一輛,朝着醫院駛去。
  到了頂樓的高級病房走廊的時候,劉寒雨露出無比驚訝以及恐懼的表情。
  因為此時,在走廊里,橫七豎八的躺着自己公司的人,並且有人嘴角溢出鮮血,身上還有數道傷口。
  周強見到這一幕也是一驚,不知道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此時,在劉傑的病房內,一名青年矇著面,手中拿着一把正在滴血的彎刀,看着兩名訓練有素的特種兵,露出了陰森的笑容。
  「兩位,你們不是在下的對手,今天我是來取劉傑的姓名的,不想傷害無辜的人。」
青年用着怪異的聲音說道,讓人聽後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哼,無恥之徒,有我們兄弟兩個在這裡,你休想得逞。」
王冰看着眼前的蒙面青年,冷冷的喝道。